王嵎生多彩的外交人生

张兵

王嵎生,一位退休的老外交官,今年已82岁了。回顾50年来的外交生涯,“奋进不止”是他的信条。

班达拉奈克总理家的常客

王嵎生的驻外生涯从锡兰(1972年后改为斯里兰卡)开始,前后两次常驻,时间长达10年。众所周知,锡兰总理老班达拉奈克是周恩来总理的老朋友,他的夫人西里玛沃(大家通常称她为班夫人)又继他之后,连任两届总理,而他们的小女儿钱德里卡就是上世纪末在位的库玛拉通加总统。谁能想到,王嵎生夫妇这两位中国驻锡兰使馆的普通外交官竟是这个出了3位国家领导人的大家庭的常客。

王嵎生首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老班达拉奈克总理是在1959年,当时他作为翻译,陪同大使出席班总理为欢迎南斯拉夫总统铁托举行的盛大招待会。班总理身材矮小瘦弱,但双目炯炯有神,语言简练明快,动作敏捷果断,一看就是位很干练的人。他深情地忆起同周恩来的友谊并盛赞新中国,他邀请铁托访问锡兰,就是要表明走不结盟的道路和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但此后不久,这位锡兰伟大的爱国者却遇刺身亡了。他的夫人西里玛沃·班达拉奈克原是一位大家闺秀、家庭妇女,从事一些社会活动,曾任锡兰妇女协会主席。丈夫被害后,她在全国人民的拥戴下,毅然走出厨房,担任总理。执政期间,继承夫志,在内政外交,尤其是同中国关系等方面都取得长足发展。此后,因工作需要,王嵎生夫妇同班夫人有了直接的交往。

王嵎生的妻子陈依弥作为中国驻锡兰使馆的外交官和英文翻译,1962和1972年,在班夫人两次访华时,她回国参加接待工作,并有机会同班夫人零距离的接触。1964年,陈依弥作为宋庆龄副主席的生活秘书兼翻译陪同访问锡兰,直接见证了两国领导人的友好往来。班夫人连任总理后,由于积劳成疾,身体欠佳。中国政府应邀派了一个医疗小组为其治病,陈依弥又被派去做联络员和翻译。多年的近距离交往,使班夫人成了陈依弥的“忘年交”和“身份显赫”的女友。班夫人交代门卫,陈依弥女士来总理府或总理官邸无需预约,仅凭身份证就可随时出入。

王嵎生同班夫人之女的交往也颇有戏剧性。她曾留学法国,在政府农业部门工作。恰巧王嵎生正在自学法语,并在调研锡兰的社会和农业问题,两人交往自然共同话题多。他们相约每周在总理官邸互教一次中文、法文,并探讨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很快便成了好朋友。有人曾问及他学法语的“醉翁之意”,他笑而不答。其实大家心知肚明,重在“交友”。

那是一段让人难忘的日子,中国、锡兰的友谊佳话在百姓中广为流传,也是永远珍藏在王嵎生心里的美好回忆。

大使生涯的起点——尼日利亚

尼日利亚是王嵎生大使生涯的起点。驻尼期间,他提携后进,注重体育外交,团结海外侨胞,给自己的外交生涯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1985年,他在尼日利亚首次做大使,就非常注意捕捉年轻人的思想闪光点。当时,福建雄鸡牌蚊香在非洲很有名,特别是在尼日利亚。在非洲市场上,几百种蚊香竞争激烈,但尼日利亚人对中国的“雄鸡”情有独钟。尼日利亚系非洲大国,每5个非洲人中就有1个尼日利亚人。每年疟疾流行时,数十万人惨死在蚊虫叮咬下。他们对蚊香的需求量相当大,是中国海外一块已培育成熟的宝贵市场。如何保住并扩大这一市场,成了使馆商务处调研的主题。与此同时,不少国家也把眼光投向了尼日利亚。他们开始在尼投资办厂,也有的搞合资,先后得到尼政府的优惠待遇。中国的“雄鸡”面临严重挑战,经过使馆上下的多次研究,一致认为中国应该到尼日利亚建蚊香厂。商务处一位年轻的三等秘书响亮地喊出:“要让雄鸡在尼日利亚长鸣。”王嵎生立即决定,让这位年轻人以此为题,向国内写了报告,并受到国内表扬。

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1985年,尼日利亚新政府为走出经济困境,开始改革开放。当时国际上先例尚少,斗争十分激烈复杂。中国大使馆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研究发现,尼本国民族企业同跨国公司及其代理人的矛盾,工厂主同工人的矛盾都在不同程度地激化。这种改革是更加有利于民族经济的独立和发展,还是更易受到发达国家的控制,这种改革在政治、经济诸方面的总体含义到底意味着什么,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它影响和冲击着各派政治势力,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左右着国家的命运和前途。使馆在讨论这一问题时,有一位到馆不久的年轻外交官把尼日利亚进行的改革称之为“没有枪声的战争”。王嵎生大使很受启发,称赞他概括提炼的好,并请他以此为题向国内写报告,受到有关部门的表扬,并被某刊物全文转载。

王嵎生深切感到:“雏凤清于老凤声”、“青出于蓝胜于蓝”,不断提携后进,中国的外交事业才会后继有人。

体育外交,也一直是王嵎生驻尼期间十分注重的方面。

尼日利亚人民喜爱足球。1985年夏季,北京正在举行“小金鹰”杯少年足球赛。少年足球劲旅尼日利亚队一路过关斩将,进入了决赛。尼政府体育部长等专程飞往北京助阵。

“体育外交”的机会到了。王嵎生迅即召集有关部门进行研究部署,以便使尼体育部长等能及时赶到比赛现场。中国使馆破例为他们发了礼遇签证,同时向国内有关部门通报情况。部长等人得以顺利通关,直奔比赛现场。

与此同时,驻尼使馆开始忙碌起来。一方面拟好贺电,随时待发。不管尼日利亚得冠军还是亚军,都作好致电祝贺的准备;另一方面指定专人收听国内广播。一俟比赛结果出来,立即以最快速度发出贺电。尼日利亚少年队果真夺冠。王嵎生的贺电立即发出,比尼日利亚总统哈里将军发的贺电还早,也得了“冠军”。

足球队凯旋归来,王嵎生是唯一被邀请到机场迎接球队的外国使节。尼日利亚的宠儿们踏着红地毯,手捧鲜花,享受到国家的最高礼遇。军政府领导人纷纷走到王嵎生面前,握手致意。

当天的庆祝活动盛况空前,中尼友谊的种子深深扎根在千万黑人朋友的心上。

与此同时,团结海外侨胞也是王嵎生外交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尼日利亚是黑非洲的首富,20世纪60年代。随着石油的发现和开采而迅速崛起。许多外国人去尼“淘金”,其中也包括中国香港和台湾的企业家。他们中的大多数很爱国。同中国大使馆交往密切,但也有少数人例外。

据说有一位台湾的企业家,是李鸿章的后代,在国民党军队任过职,是位舰长,后经商有成,他在尼日利亚开了几家工厂,并订有戒规,凡进入过中国大使馆的员工,立即开除,可谓“坚定的反共分子”。

一天,中国使馆的工作人员去他的工厂办事,他立即通知门卫:恕不接待。

一个偶然机会,一位中国高级外交官刚好与他同机,且坐在

他的旁边。闲聊中,他很不礼貌地称自己是“打共产党的”。外交官很有礼貌地建议他回大陆看看,他针锋相对地说:“希望你也能去台湾看看。”后来从侨胞处得知。他虽然反对共产党,但也反对“台独”,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也不买账,认为中国人自己的事应由中国人自己解决。

如何有针对性地做这样一位既有影响,又很特殊的人物的工作,成了王嵎生思考的又一课题。王嵎生让周参赞“探路”,打了几次“擦边球”,他表示不愿到中国大使馆,但愿意同周参赞做“私人朋友”,并请周赴他的家宴。逢年过节,互赠礼品。实际上,他也在观察使馆对他的态度。有一次,他忽然问周参赞:“如果我请王大使吃饭,他会来吗?”周当即表示:“不应该不来。”他很快便向王嵎生发出了邀请,并请公司董事会的主要成员出席作陪。酒过三巡,他说:“我不赞成你们共产党,但我赞成你们提出的‘三通。我也反对美国人干涉中国的内政。”王嵎生抓住机会,说道:“我们虽是初交,但从你的谈话来看,你还是相当爱国的嘛!”他听后,立刻高兴地举起酒杯说:“王大使,多少年来,我就是等你这句话!来,让我们共同干一杯!”他一饮而尽。毕竟是血浓于水,一字千金,似乎把往日的怨恨和敌意一同化解了。

王嵎生同李先生的交往迅速在拉格斯的华人中荡漾开来,一些对我外交政策不了解,心存疑虑的侨胞说,像李先生那样的“反共大人物”,中国大使馆都不咎既往,其他人还不是小菜一碟嘛!从那以后,港台同胞主动与大使馆交往的人越来越多。

与哥伦比亚外长“不打不成交”

1988年,王嵎生调任中国驻哥伦比亚大使,一干就是5年,在这5年中,王嵎生历经考验。首先是与萨宁外长“不打不成交”,后有四次冒险走进贩毒集团老巢——麦德林。

1991年11月,王嵎生礼节性拜会哥伦比亚女外长努阿米·萨宁时,竟把翩翩走来穿粉红色时装的年轻女士当做外长的秘书,待走近一看,原来是萨宁本人。

在宾主寒暄后,萨宁竟开门见山地对王嵎生说,哥政府为广泛开展对外经贸往来,拟效仿某国与台湾交往的模式,在台湾设立外贸银行办事处,其称谓可能用“哥伦比亚共和国银行驻台湾办事处”。

王嵎生没想到,一个礼节性拜会竟遭此“突然袭击”,但他有“尚方宝剑”在手,便沉稳地应道:“中国不反对哥同台湾方面发展非官方的经贸关系,但拟议中的名称有明显的官方性质。”希望她重新考虑。萨宁尽力掩饰着不悦之色。王嵎生提请她注意,哥有信守两国建交公报和内部换文的义务,希望她维护大局。萨宁听后,觉得问题有点严重,便马上解释说,哥无意同台湾建立任何官方关系,她愿同中方一道,寻求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名称。王嵎生很有风度地感谢她的友善和顾全大局。

数月后,已恢复如初的哥中关系又起波澜。一位消息灵通且地位颇高的人士紧急约见王嵎生,说萨宁外长已授意一些法律界人士,草拟一份备忘录,从国际法和经济诸方面论证同台湾建立领事关系的必要性和可能性。使馆对此进行了认真的研究,认为从与萨宁第一次交锋看,她对台湾问题的敏感性和重要性认识虽然不足,但似无意发展同台湾的官方关系。另外,哥总统夫妇对华友好,没有对华改变政策的迹象。为了慎重处理这一问题,使馆找了哥中友协创始人之一、前总统洛佩斯·米切尔向萨宁传话和做工作。年迈但精力充沛的洛佩斯听了王嵎生的一番话后。大笑着说:“王大使,你真行,把球踢给了我这个老头子。好吧,我一定遵命。”

两周后,哥外贸部长桑托斯在一次会见中告诉王嵎生,洛佩斯曾同总统、萨宁外长和他本人一起议论过王嵎生提及的事情。总统和外长要桑转告王嵎生,绝无此事。这次交锋在双方未谋面的情况下,顺利解决了。

1992年春,波哥大举办了一次国际博览会。在筹展过程中,发表了萨宁答复《时代报》问题的公开信,信中说,她要改变前外长不允许台湾方面参加展览会的决定,但哥伦比亚只承认一个中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开信发表后的第3天,哥副外长安德烈斯在外交部紧急约见王嵎生,试探中方对萨宁公开信的反应。王嵎生当即表示,中方一向通情达理,实事求是。对萨宁外长允许台湾参展表示理解,对其同时重申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表示赞赏。不一会,萨宁款款走来,态度热情友好,说她一直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希望大使能信任她。王嵎生表示,对此深信不疑,并趁机向她转达了钱其琛外长的问候和邀请口信。从那以后,王嵎生同萨宁的交往日渐频繁,彼此亦建立了相互信任的友好关系。

王嵎生离任前,萨宁代表总统,授予王嵎生“哥伦比亚共和国民主大十字勋章”,随后又出席了总统夫人为王蜗生举行的送行午宴。

从3次交锋到相知相交,其中蕴含了王嵎生许多的勇敢、睿智、才气、豁达以及他日渐成熟的外交艺术。这在他的麦德林之行也得到了考验。

早就听说,哥伦比亚是鲜花与毒品并存,可卡因与咖啡齐名的国家,但不知为什么。带着这个问题,王嵎生踏上了他的“探险之旅”。序幕从参观某空军基地拉开,某空军基地司令亲自陪同王嵎生去看从毒贩子那里缴获的5架不同类型的毒品运输机。

王嵎生开始研究贩毒集团的老巢——麦德林市。麦德林是一座比首都波哥大还要美丽的旅游胜地,但由于“贩毒”和“抓毒”,使它成了“谈虎色变”的地方,许多常驻哥伦比亚的外交使节不敢踏访。

王嵎生4次冒着生命危险造访麦德林。受到当地政府和民众的热情、友好接待,这充分表明了中哥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深情厚谊。

第一次是应市长之邀。当地出动由6名武装警察组成的摩托车队实行保护,但王嵎生觉得过于“招摇”,建议保安人员改穿便装。第二次是应省长之邀。为保证王嵎生的安全,省长用他的私人直升机,将王嵋生接到省长办公大楼楼顶停机坪,然后直接进入他的办公室会见。第三次是去参加万人广场联欢会,那是一次非常热闹的歌舞晚会。保镖们背向里,将王嵎生紧紧围在中央。但会场秩序井然,未出现意外。最后一次是去参加纪录片首映式。那是一部专门介绍麦德林风土人情和旖旎风光的纪录片。电视台有意让王嵎生频频出镜,借以宣传麦德林的治安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可怕。

出任APEC大使

1993年2月,外交部任命王嵎生为中国APEC(亚太经济合作组织)高官,他开始了长达6年半的多边外交生涯,一直到1998年10月。

从双边外交到多边外交,是一个不小的转变,它牵涉到经济、贸易、科技和许多专业技术知识,王嵎生深知这一工作的难度。他从未受过这些方面的训练。必须虚心学习,从头当“小学生”。

王嵎生请教了中国首任

APEC高官、外交部国际司司长秦华孙,并在国际司一些同志们的指点和帮助下,开始了紧张的学习和准备工作。王嵎生虚心学习,从会议的主题议程、我方工作重点到什么是SOM(高官会)、HRD(人力资源开发)、CTI(贸易和投资委员会)、SHEPHERD(牵头人)、INCUBATE(孵化)等。他搞了几十年外交,一直用英语,而且英语很好。没想到,60多岁了。还要再学英语。同事们开玩笑说他是“大使级的小学生”。

一个月后,王嵎生率领中国APEC高官代表团赴美国古都威廉斯堡出席当年APEC第二次高官会,全身心地投入了工作。

6年多的时间里,王嵎生负责筹划和执行领导人会议和部长级会议的决定,总体协调APEC各委员会和工作组的工作,连续出席了西雅图(美国)、茂物(印尼)、大阪(日本)、苏比克湾(菲律宾)、温哥华(加拿大)、吉隆坡(马来西亚)的APEC会议。

最让王嵎生难忘的是1994年的茂物会议。那年的11月15日,各国领导人聚集一堂,发表了著名的茂物《共同决心宣言》,规定了APEC“大家庭”的奋斗目标,承诺最迟不晚于2020年,实现在亚太地区的自由和开放贸易以及投资。

因为领导人出席APEC会是非正式的,所以着装也完全是非正式的,没有人穿西装打领带,而是任君所好。克林顿第一次出席APEC会就穿牛仔裤。此次茂物会议,印尼总统苏哈托量身送衣,给每位与会领导人一件印尼蜡染印花衬衣,颜色各异。领导人穿上后,共同会见记者,就有了一种“大家庭的和谐与兴旺气象”,引起全世界瞩目。此后。菲律宾总统送每人一件“巴隆”(菲国服),加拿大总理克里蒂安送每人一件特制的牛皮夹克,江泽民主席送每人一件织锦缎中式对襟夹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着装习惯一直延续至今。

APEC在实践中,有一种形式不定的惯例,每有重要会议,东道主总要想办法,举办一些活动,以体现“大家庭”精神,使代表们有交流感情的机会。王嵎生印象颇深的一次是1998年9月15日在马来西亚的高官会议休息时,东道主举办了一场晚会,代表们谈笑风生,宛如一家人。

中国代表团即兴演唱了一首APEC进行曲(用《游击队员之歌》的曲子),表明中国不怕艰险,积极进取,争取共同繁荣。

最后,晚会有一个APEC知识问答比赛。比赛过程中,突然提出了一个问题:谁是APEC最帅的高官?台下几乎异口同声呼喊:“中国高官!”接着又问,谁能说出他的全名。马来西亚高官拉扎克立刻举手站起来说:“王嵎生。”王嵎生没有思想准备,他在APEC工作了6年多,参加了近30次高官会。现在就要离任了,没想到在这样的时刻还能受到这样的礼遇。当然,这也算为王嵎生在APEC的工作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多彩的外交人生

王嵎生退而不休,笔耕不辍,收获颇丰。《难忘的外交岁月》、《外交使命与情缘》、《一个大使的成长与思考》、《亲历APEC》等他写自己的亲闻亲历的专著一本接一本呈现在读者面前。主编了反映世界风云变幻、国际热点追踪等时评杰作。如:《动荡世界——中国外交官眼中的世界热点》、《资深外交官看世界》、《国际热点追踪》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还是一个老外交官博客迷。几十年来,他观察国际形势,纵览世界风云,透过现象看本质,形成独特的见解。2002年发表在《解放军报》的《美国先发制人战略,是“福音”还是“祸根”》获得第八届中国国际新闻奖言论类一等奖。他的生花之笔在国际时评的舞台上尽情驰骋,挥洒着光与热。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有条评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