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衡阳篇

1928年8月20日,湖南省委就红五军下一步的行动方向作出规划:向萍醴一带转移,成立湘鄂赣特委,与朱毛红军互为声援。同时,省委还要求湘赣边特委、红四军军委积极配合行动。9月17日,滕代远以省委特派员身份主持召开幽居会议,湘鄂赣特委宣告恢复。

在接下来的艰苦、激烈战斗中,许多优秀指战员付出了鲜血和生命,也有人经不起考验,临阵脱逃。彭德怀对官兵说:我们起义是为了干革命,干革命就不能怕吃苦,不能怕流血牺牲。如果谁还想走,可以走,就是剩下我一个人,也要举着红旗,爬山越岭干到底。烈火炼真金,当那些枯枝烂叶化为灰烬时,真金才显出坚贞耀眼的本色。

为加强根据地工作,湖南省委派遣领导成员蒋长卿到浏阳、平江等地巡视,省委与特委的连接线再次变得非常繁忙。遵照指示,红军与平浏修铜游击队混合改编为5个纵队。黄公略一扫沉闷的心情,显得特别兴奋。当时,张启龙找了一件套青布对襟布扣农民便装,黄公略赶忙换下了摘除国民党帽徽领章的灰军装,学着农民的样子在屋里走来走去,还不停地说:终于找到自己的窝了!

时势造英雄,险恶的环境给了黄公略充分展示胆略的机会,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有一次,他与李隆芝带领游击队冒雪赶到牛石岭的一个村子,乘财主为儿子办喜事的机会,化装成送礼的外乡亲戚,那财主还没有看清楚到底是哪里来的“亲戚”,马牌手枪就已经顶到了他的腰上,财主束手就擒。可是,批斗大会刚刚开始,国民党的一部分队伍就向村子开来。大家认为不宜鏖战,便押着财主等人上了山。黄公略拖着敌人绕了一个圈,又从一个隐蔽的道路进了村子,还将雪地上的脚印扫平。敌人顺着原来的脚印转了两圈,才发现是在原地转圈圈,便灰溜溜地走了。最后,游击队满载而归。听了黄公略眉飞色舞的描述后,张启龙高兴地跳了起来说:“对,只要会打圈,就能会打仗!”就是在这样的斗争环境中,黄公略很快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游击战术,湖南省委给予高度评价。

得知红五军主力上了井冈山,国民党军队便集中力量展开进攻。进入冬季后,根据地的粮食、药品、食盐等急需品断绝,游击队和群众都处在啼饥号寒的境地,但大家的斗志依然不减。黄公略派人到镇上搞侦查,顺便买点吃的东西。侦查员回来时,只买到几把干辣椒。这天正好是过年,黄公略非常高兴,大声说:有辣椒好啊!部队就这样过了一个辣椒年。一天,中队长于化民回到部队,仅仅一个多月的分别,几乎就不认识黄公略了。在大雪天里,他还身穿一件单衣,一条只到膝盖的短裤,由于长期见不到太阳,脸色苍白。黄公略笑着说,我们都成白面书生了,要演古戏里的书生,不用化妆,可以直接上台。他还指了指自己的裤子说:我把灵活机动的战术都用到裤子上了。在山里搞训练,躲避敌人,树枝挂,石头磨,衣服哪里有不破的?靠屁股的地方磨了两个洞,我就把裤脚剪下来,长裤变短裤了,你说好笑不?

1929年3月,湖南省委派石青、袁国平前往根据地传达六大精神。4月12日,特委根据省委指示,在平江东乡八区举行扩大会议,成立边境特委,王首道任书记。随后,统一的党组织、苏维埃政权、革命武装接连出现,湘鄂赣根据地初步形成。

9月2日,边境特委在平江东乡四区召开扩大会议,决定采取半公开或秘密割据的方针政策,尽快恢复各地苏维埃政权,没收地主阶级的土地,深入开展土地革命。会议选举产生湘鄂赣边境特委第二届执行委员会,王首道、石夫(杨幼麟)、袁国平、刘建中、李宗白为常委,王首道仍为书记。

从1930年10月到1932年7月,国民党反动派对根据地先后进行了三次军事“围剿”。此时,湖南省委机关遭到破坏,中共湖南省委办事处随即成立,继续对反“围剿”工作进行指导。与此同时,赤卫军、游击队跟随红军主力冲锋陷阵,勇往直前。在丰田战斗中,红七师将守敌打得失魂落魄,狼狈不堪,全歼敌罗霖部一个整营,缴获了全部武装。

1934年第五次反“围剿”战争中,敌人来势汹汹。7月,根据地被分割成11块,大片土地丧失。湘鄂赣根据地在极其艰苦的形势下,比中央革命根据地早3个月进入游击战争时期。经过3年的艰苦卓绝斗争,根据地为全党保存了500多名党员干部和390多名战士,对中国革命功不可没!

在湘赣根据地,红军、各县赤卫队运用灵活的策略发展自身力量,人们争先恐后,力挺自己的队伍。茶陵周则元父子争当红军。50多岁的老工人王文盛,动员了20多个青年人报名参军,自己也要求当红军,领导见他年纪较大,他却说:我不能扛枪打仗,到红军中当3年伙夫总可以。

在湘鄂西根据地,红二军团无论是在崇山峻岭的大山深处,还是在碧波荡漾的洪湖水旁,都能游刃有余地与敌军周旋,为中国革命战争提供了在江湖地区建立革命根据地的经验。后来,夏曦、贺龙、关向应率红三军移转湘鄂边,与红六军团会师后创建湘鄂川黔苏区。

中流成砥柱

大革命失败后,湖南省委、湖南共产党人和人民群众以实际行动振臂高呼,掀起了秋收起义、湘南起义、桑植起义、平江起义,最早以工农革命军名义,设计制作并率先升起了“镰刀斧头”的旗帜,实现了工农兵大联合,在现代革命史上具有首创意义,为全国范围的武装斗争树立了榜样,指明了方向。

起义过程中,正当不少省份的同志还在为部队战斗力频频摇头,不知所措,还在为难以找到真正的革命依靠力量苦恼不已时,湖南省委、湖南共产党人就已经俯下身子,埋头苦干,以注重践履的精神,造就了一支支优良的军队。1927年9月,秋收起义部队缩编为一个团,辖2个营10个连,党组织建在连上,党小组建在排上,党员扎根在班上,一支新型的革命力量诞生了!1928年9月,彭德怀、黄公略领导的红五军编成5个大队,清洗了反动军官,发展了党的组织,变得更加纯洁,更加巩固,更加团结,更加具有战斗力!1928年11月中下旬,湘西前委贺龙等依据湖南省委指示精神,遣散了动机不纯的分子,建立了党团组织,加强了领导,充实了基层骨干,政治、军事素质明显提高!以此为基干,红军队伍继续壮大,成为一支拖不跨、打不烂的军队,根据地成为中国工农红军的重要诞生地,参加长征的三路主力红军和八路军、新四军中,有很多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湖南子弟兵,这在其他根据地也是少有的。

起义遭受挫折后,正当一些领导者和同情者苦闷、彷徨,为起义部队的去向苦苦思索、激烈争论时,湖南省委、湖南共产党人却在实践探索中,克服重重压力、质疑,抛弃种种悲观、失望,迅速向广大农村转移,在敌人统治力量薄弱的井冈山、湘鄂赣、湘赣、湘鄂西、湘鄂川黔地区建

立红色政权,为全国范围的燎原之势创造了条件,奠定了基础,对探索中国特色的革命道路产生了重大影响。

在起义和根据地建设的大熔炉中,许多无产阶级革命家接受锻炼,他们用激情、智慧艰苦斗争,创造了一个个奇迹,总结了一系列成功经验,实现了“匡复有吾在,与人撑巨艰”的革命理想,成长为开国将帅,其中包括元帅5人,大将4人,上将14人,中将22人,少将32人。

在秋收起义中,走出了元帅罗荣桓,大将谭政,上将宋任穷、李涛,中将刘先胜、杨梅生、郭鹏、赖毅、谭希林、谭冠三、张令彬,少将李贞、龙开富、杨世明、罗云、罗湘涛。在湘南起义中,培育出了元帅朱德、陈毅,大将粟裕、黄克诚,上将邓华、萧克、朱良才,中将欧阳毅、曹里怀、唐天际、王紫峰、萧新槐、晏福生,少将郑效峰。在桑植起义和湘鄂西根据地中,锻造了元帅贺龙,大将许光达,中将廖汉生,少将张树芝。在平江起义和湘鄂赣根据地中,培养了元帅彭德怀,上将李聚奎、傅秋涛、苏振华、钟期光、彭绍辉、杨得志、唐亮,中将李寿轩、周玉成、姚喆、刘志坚、张藩,少将汤池、苏鳌、李信、杨尚高、吴咏湘、张闯初、林胜国、秦化龙、熊晃。在湘赣根据地中,造就了上将王震、甘泗淇,中将刘培善、周仁杰、刘转连,少将廖海光、颜金生、段苏权、王永浚、王赤军、刘子奇、江文、何辉、陈志彬、周则盛、段焕竞、袁福生、谭文邦、黎东汉、颜德明、戴文彬等。

湖南共产党人在血与火的洗礼中,用鲜血、生命捍卫根据地,谱写了一曲曲英勇悲壮的战歌,上演了一幕幕誓死不屈的活剧:

1927年9月25日早晨,秋收起义部队朝大安里山区转移,走在前面的部队已进了山口岩。就在这个时候,江西国民党军队发起了突然袭击,一时间枪声大作。为掩护部队撤退,总指挥卢德铭、指挥部参谋胡景玉及40余名红军战士壮烈牺牲。毛泽东痛惜不已,大声疾呼:“还我卢德铭!”

1928年9月7日,湘鄂西第四军遭到敌人夹击,贺龙与前委成员几遭不测,参谋长黄鳌在突围中献身。10月,部队退守丝茅坡过程中,师长贺锦斋为掩护部队安全撤离,不幸中弹牺牲,年仅27岁,实践了“吾将吾身交吾党”,“誓为人民灭豺狼”的钢铁誓言。

1931年9月,黄公略带领部队行军途中,遭到敌人攻击。他一面令红七师隐蔽,一面跃上山坡,指挥机枪手对敌机猛烈射击。敌机子弹倾泻下来,黄公略顿时血流如注,壮烈牺牲。毛泽东挥毫泼墨,为追悼大会题写挽联:广州暴动不死,平江暴动不死,如今竟牺牲,堪恨大祸从天落。革命战争有功,游击战争有功,毕生何奋勇,好教后世继君来。

1934年六七月间,湘鄂赣省委、省苏维埃政府工作人员和红十六师转移到龙门山区时,被国民党军队重兵包围。广大指战员高唱军歌,与敌人厮杀,许多人血洒青山,壮烈牺牲,突围出来的不到1个营。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