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黄公略四次找党

马继善



黄公略曾是同毛泽东、朱德、彭德怀齐名的红军将领。“朱毛彭黄”成了他们统率工农红军的代称。黄公略17岁投笔从戎,经过“立国强兵”之路的探索,经过北伐战争的洗礼,经过广州暴动的考验,不畏腥风血雨,在革命低潮中找党入党;为找党组织自设苦肉计,差点丧命;化装寻访地下党,险象环生;为沟通苏区中央与在上海的党中央的电讯联络,功勋卓著。四次找党的传奇经历, 表现出他对党的无限忠贞,令人感动。

腥风血雨中找党入党

黄公略怀着“立国强兵”之志来到湘军,看到的却是军阀混战,民不聊生。1926年,蒋介石制造“中山舰事件”和“整理党务案”,清洗共产党员,接着又在1927年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黄公略没有被白色恐怖所吓倒,他看准时机,考入黄埔军校。他一直感叹“虽有智慧,不如乘时,吾如有可机之乘,是不自生自殁的”。自北伐开始后,他心中亮起了一盏明灯,这便是军中来了一位让他人生发生重大转变的共产党人段德昌。段德昌经常下到营团讲课,教唱《国民革命歌》。段德昌带来的《共产党宣言》、《共产主义ABC》等革命书籍,让黄公略大开眼界,他犹如在漫长的黑夜中见到了光明,由热烈的爱国主义和激进的民主主义,开始倾向共产主义。

黄公略在黄埔军校高级班学习期间,虽然学校发生了“四一五”反共清党,班上几名共产党员被秘密带走,接着又发生了“黄埔四一八惨案”,著名共产党人熊雄、萧楚女、谭其镜等先后被捕牺牲,但黄公略想成为共产党员的心情更加迫切。为了寻找党组织, 他经常去“革命俱乐部ABC”学习。A指农民运动讲习所,B指省港罢工委员会,C指国光书店。他到农民运动讲习所,听革命讲座,结识志同道合的同志;到罢工委员会去做工,如刻钢板,印油印,发传单;到国光书店,见有进步书籍就买,回校就埋头读。他想尽一切办法寻找党组织,其实,中共广东区委机关就在他们高级班校址长堤天字码头附近的越秀南路。黄公略苦寻党组织之时,党组织早已注意了他。

广东区委在考察黄公略的过程中,广州暴动发生。12月11日凌晨,早已知道消息的黄公略与湖南老乡贺国中听到枪声后,翻越学校铁栏杆围墙,参加了暴动。在未找到指挥部的情况下,自发拿起武器带领起义群众增援观音山战斗。敌军在英、法、日、美军舰大炮的支持下,大举反扑,起义军失败。黄公略、贺国中在陷入巷战后历险脱身。

经过这一次血与火的考验,黄公略被广东区委秘密发展为中共党员。由于是秘密入党,所以至今不知道他入党的确切时间和入党介绍人,只能大致判断他入党的时间是在1927年12月11日广州暴动之后至1928年2月黄埔军校毕业这段时间。

自设苦肉计找党险些丧命

1928年2月,黄公略从黄埔军校高级班毕业,本来应分配到南京任职的,这时在湘军的挚友彭德怀来信,并邮来路费,希望他回湘军工作,特别提到喜欢他的师长周磐也希望他回原部工作,具体职务都已安排好,任新设的随营学校副校长。广东区委知道后,借此机会委派黄公略去湘军做兵运工作,在军中发展党组织,适时组织暴动。黄公略于3月起程去湖南独立五师所在地——南县。

黄公略站在轮船的甲板上,望着那在唐宋时期还是洞庭湖上的几个小岛的南县,感叹山川、世道的变化。黄公略知道,在他离湘的一年多时间里,长沙发生了马日事变,湘省政局在宁(南京)汉(武汉)之争中频繁更迭。北伐期间黄公略原所在的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一师,几经变迁,成了蒋介石新军阀的非嫡系部队。周磐是变坏了还是变好了?已经当了团长的彭德怀和其他好友,这时是真革命还是假革命?在部队有共产党的秘密组织吗?能否与党组织接上关系?

见面后,久别重逢的老朋友谈得特别高兴。黄公略为彭德怀及好友们对时局的态度感到欣慰。但是关于党组织的事,他一点头绪也没有。晚饭后,彭德怀、李灿、张荣生、李力和新来的邓萍聚集到团部,开起秘密会来。一个马弁在门外放哨。这几个人除邓萍外,都是秘密救贫会和士兵会的骨干,黄公略都认识。开始,彭德怀要李力取来一套新军装,让黄公略换上。黄公略脱下西装,换上校官服,戴上大盖帽,就是不肯换脚上那双旧皮鞋。

会开得很热烈,从救贫会说到士兵会,从半年不发饷说到士兵不满,从周磐说到办随营学校。当邓萍念随营学校的章程时,黄公略越听越高兴,因为这个章程比起7年前那个救贫会纲领要进步多了。特别是章程明确提出“打倒新军阀”,黄公略认为这是革命与反革命的分水岭。想到此,黄公略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故意不满地发问:“打倒新军阀?谁是新军阀?”这一问,把在座的都问懵了。黄公略怎么啦?全国都在讨伐新军阀蒋介石,连花花公子周磐都同意,你黄公略是什么意思?彭德怀吼道:“新军阀,当然是指蒋介石啊!”黄公略假言称:“我们校长一贯遵照总理遣嘱,奉行三民主义,实行三大政策,我们校长……”黄公略一口气说了四五个“我们校长如何如何”,弄得个个目瞪口呆。

彭德怀第一个跳起来指着黄公略的鼻子骂道:“好一个黄石麻子(笔者注:黄因患过天花,脸上留下少许麻子,彭德怀在开玩笑或发火时,常这样叫他)! 过去你说对革命如何如何,现在你一反过去,那好吧,你走你蒋介石的阳光道,我过我难过的独木桥。”

这时,张荣生拿来一条长毛巾往黄公略脖子上一套,黄公略猝不及防,顿时脸色发白,说不出话来。

“绞死他!绞死他!”张荣生、李力连声说。

黄公略一面蹬右腿,一面用手指皮鞋。细心的邓萍发觉后,立即停止用刑。邓萍捡起蹬脱的那只皮鞋,仔细一看,发现鞋后跟有新钉的痕迹。找来刺刀撬开鞋后跟,发现了一张用玻璃纸包着的字条。拆开一看,是中共广东区委的党员介绍信。邓萍马上喊:“快救人!”又迅速将介绍信藏入衣袋里。于是大家又忙开了,有的捏他的人中,有的按他的胸口,足有半个小时,黄公略才苏醒过来。

邓萍为什么要把黄公略的党员介绍信藏入衣袋里呢? 为什么不把此事告诉彭德怀他们呢? 这是因为彭德怀他们这时还不是共产党员,而邓萍是,他是中共南(县)华(容)安(乡)特别委员会(简称南华安特委)特意派来做兵运工作发展党组织的。黄公略的这一“激”,虽然使自己皮肉受苦,险些丧命,但却迅速可靠地与党组织接上了关系。

化装苦寻地下党“裁缝”现身

不久后,独立五师奉命从南县开拔平江“清乡剿共”。这对于计划两年后“起义、当红军”的黄公略、彭德怀来说,碰到了大难题,却又提供了新机遇。这时的黄公略任三团三营长驻扎嘉义镇。身为共产党员而公开身份又是敌营长的黄公略,来了个以“剿共”为名,行“援共”之实。每次出去“清剿”,他发动秘密救贫会和士兵会的骨干,朝天放枪,零散地、整包地丢弃一些弹药在山上,有的子弹用传单包着,上写:“红军不要慌,朝天开排枪,上官不发饷,我要参加共产党”之类的话,通过这种方式,既可应付上面的督剿,又试图与地下党和红军游击队取得联系。很快,地下党和游击队就觉得这支队伍不寻常,也派人来探听虚实。于是,双方开始了你来我往的秘密交往。

已多次化装出去寻找地下党的黄公略,又在一个天热的午后,与勤务兵出了门。这是他第5次去找地下党了。黄公略头戴斗笠,身着白布对襟背褂子,一条沾着泥巴的破青布裤子,脚穿一双旧草鞋。勤务兵也是农民打扮,腰藏一把短枪,肩挎一个灰布包。昨晚,挨户团来报,说有人看见共党嘉义区的头子涂正坤回谢江他继父母家了。黄公略此行就是去谢江涂正坤继父母家。

黄公略以过路人讨口水喝进了茅屋,称自己从湘乡逃难过来,家乡农会遭到敌人破坏,呆不住了。老人很是同情。黄公略说:听说你们这边的共产党、游击队还在活动,我们就往这边跑过来了。勤务兵也说:“大爷,这是我们乡的农会主席,我的叔叔。我们是来找关系的。你们这里的涂正坤很有名气,他编的‘梭镖亮亮光的歌,我们都会唱。”黄公略干脆急切地说:“大爷,我们想找涂正坤。”一提到涂正坤,大爷就不说话了。坐在屋里边的老奶奶急忙叫老头子拿草来,把话岔开了。机灵的勤务兵早就注意到水缸里水不多了,得到大爷允许后,挑起水桶就去挑井水。黄公略见机行事,拿起木锤帮大爷锤草。

眼看天色不早了,见这两个外乡人也不像坏人,就留他们吃了晚饭。饭后,勤务兵到门外站了一会,突然报告黄公略:“有情况!”黄公略告别时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光洋塞进大爷的手心里,说是饭钱。正要出屋时,大爷长话短说:“涂正坤前天从北乡打回来了,现在山上同游击队在一起。他是个游方裁缝。说不准你们会碰上他。”

过了几天,一个游方裁缝来到三营,讨缝补活做。黄公略想起那天大爷提供的情况,判断此人必是涂正坤。只因当时人多嘴杂,要缝补衣服的士兵都围着他,不便接头。黄公略在等待时机。谁知不一会,勤务兵从门外跑来报告:“刘团长到! ”黄公略立即叫勤务兵把裁缝送出后门。这次与地下党的接头就被刘团长冲散了。

来者不善。刘团长是来找麻烦的。他有个弟弟在黄公略手下当排长,见三营“清剿”不积极、上山丢子弹、朝天放空枪、化装外出等可疑行动,都向刘团长打了小报告。这些,黄公略早有准备,他轻易地把这位虽反动但又草包的刘团长对付过去了。

黄公略正在为与地下党接头的事犯愁时,又传来挨户团抓到了3名共党分子。黄公略一听,天助我也!于是把3名共党分子带到营部。可是任凭黄公略怎么说,人家就是不相信黄公略是共产党。没办法,黄公略只好以枪毙为名,叫人拉出去朝天放了3枪,把他们放了。从表面上看,黄公略这次接头又没有成功,但是放了实际上等于营救了这3名共产党员的行动,让这3名共产党员确信黄公略是共产党人。

7月18日,彭德怀从县城派人送来急信,说南华安特委遭破坏,叛徒供出黄公略是共产党员,黄公略以随营学校名义给交通员开的去长沙的通行证被查获,周磐认出是黄公略的笔迹,下令要逮捕他。彭德怀约定他22日起义。

谁知黄公略“放虎归山”的事很快又让那位刘姓排长打了小报告。21日,刘团长责令他去团部问罪。黄公略担心有去无回,在此紧急关头,他当即立断,处决了这位排长,宣布起义。

枪声一响,义旗一举,很快就有一支游击队前来接应,领头的正是那位“裁缝”——中共嘉义区委书记涂正坤。涂正坤正是接到那3位共产党员的报告,连夜下山赶来接应的。为了起义部队的安全和不走漏风声,涂正坤立即处决了当地的恶势力,四处设岗哨封锁消息,帮助筹款筹粮,研究扑城会师路线,派出向导引路。“裁缝”现身,黄公略如鱼得水。起义部队乘着夕阳,连夜赶往县城与彭德怀起义部队会师。

找中央电波如虹架金桥

1931年5月,已升为红三军军长的黄公略,在第二次反“围剿”歼灭来犯之敌公秉藩二十八师中,又上演了一场更大的、永载史册的找党活剧来。这就是第一次沟通了苏区中央局与上海党中央的电台联络。

在此之前,莫说苏区与远在上海的党中央没有电台联络,就是苏区几十里之内,也只能靠人的两条腿去传送消息。经过黄埔军校高级班培训的黄公略,深知现代化通讯设备对战场指挥的重要性,他曾与总政治委员毛泽东谈论过多次。毛泽东告诉他,在上海的党中央也为此事甚为着急,一月间,党中央曾派涂作潮等试图进江西苏区建立电台。涂作潮到了长沙,通过关系找到张辉瓒的妻子朱怡芳,同她谈判。因为当时张辉瓒刚好被红军活捉了,朱怡芳愿意为涂作潮护送无线电器材和人员到江西苏区作为条件,换取张辉瓒的性命。他们到了南昌,得知张辉瓒已被处决的消息,朱怡芳气极了,想进行报复,打算扣留涂作潮一行。幸亏涂等巧妙脱险,回到上海。毛泽东特别叮嘱黄公略,这次一定要把公秉藩部的100瓦电台完好无损地搞过来。

于是,临战前夜,黄公略把金参谋和特务连张连长叫到跟前,面授机宜。

这一仗打得很漂亮,公秉藩做了俘虏,正如毛泽东词中说的“枪林逼,飞将军自重霄入”。可是,金、张二位及特务连,到了公秉藩师部附近也不见敌电台的影子。这时,黄公略派传令兵送来消息说,公秉藩电台不久前发出“SOS”的求救信号后,电波就消失了。金参谋判断:电台被打坏了,或是失去指挥能力了。金、张二人希望是后者。

金、张选择有房屋的地方搜索前进,走不多时,只见一位大嫂迎面跑来报告,说山坑街上有敌人,躲在杨家大屋里。金、张率部急进到街,只见街上有丢弃的电话线滚筒,脱下的军官服,写有“师救护队”的担架。金、张判断,公秉藩师部肯定在这里停留。

到了杨家大屋门口,只见堂屋的桌上摆着一台收发报机,屋里静悄悄的。金、张迅速分兵将屋的前后门堵了,喊话“白军弟兄们,红军优待俘虏,快出来吧!”“谁保护好电台,谁就有功有赏!”屋里仍未见动静。“你们不要害怕,绑起你们的长官,出来投降吧!”这句话真灵,屋里的电台队长怕吃亏,便对大家说“愿意投降的跟我走”。就这样,13名报务人员及完整的100瓦收发报机成功缴获。

黄公略得报,兴奋不已,速报毛泽东和朱德。他在报告中,把“完整无线电机一架”的“完整”二字写得很大,字下还画了两个圈。在接连几天的报告中,他对此越报越详细。5月17日的报告这样写道:“无线电机有一台完整的,并有汽油三瓶,人员十余,已派交通队长负责转送总部,电码八本送上,请查收。”

从此,红一方面军总前委首次与上海党中央实现了直接电讯联络。

(压题照片为:黄公略生前照)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