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萧劲光两度赴苏留学始末

杜玉臻



萧劲光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戎马生涯中,经历过无数次职务升降和岗位变迁。每次重要的晋升和变动,大都是由知人善任的毛泽东所极力举荐和最终决定的。而毛泽东在考虑萧劲光任职的根据和理由时,总会提及他曾两度留学苏联的经历,是当时军中少有的“大知识分子”。

首次赴苏,

寻求革命真理

1917年,14岁的萧劲光以优异成绩考入长沙长郡中学。入学后不久,他便和同班同学、与自己同样出身贫寒家庭的任弼时结成了最亲密的朋友。

1919年, 五四运动爆发后,长郡中学组织了“救国十人团”,并发表了宣言,号召有志青年积极投身反帝爱国运动。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萧劲光产生了探索和寻求救国救民真理的强烈愿望。

1920年初夏,萧劲光和任弼时商量,利用暑假找点事情做,为毕业后的出路做准备。他们向往赴法勤工俭学,想到国外去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以改造这不平等的社会。但是,赴法勤工俭学已经停派。正当萧劲光苦苦思考寻找出路时,任弼时告诉萧劲光,长沙组织了一个俄罗斯研究会,准备送一些学生去俄国勤工俭学。萧劲光听后很感兴趣。虽然很快就要毕业了,但他与任弼时还是打定主意宁可不要文凭,也要抓住这一难得的机会。

他们很快便通过熟人介绍,加入了毛泽东任总干事的俄罗斯研究会。萧劲光几乎一次不拉地参加了研究会组织的介绍十月革命情况的报告会、讨论会。在这里,他知道了苏联已经建立起工农当家做主和没有剥削压迫的社会,听到了列宁领导的苏联政府发表的对华宣言。俄罗斯研究会决定选派进步青年赴苏联勤工俭学,萧劲光闻讯后积极报名,并荣幸地获准了,和他一起获准的还有任弼时、任岳、周昭秋、胡士廉、陈启沃共6人。临行前,俄罗斯研究会为他们送行,总干事毛泽东紧握着萧劲光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中国社会将面临一个翻天覆地的大变革,需要大批青年人为之奋斗,有志者是大有可为的。你们去吧,努力学习,拯救国家。我们等着你们,祖国等着你们!萧劲光告别了家乡,告别了亲人,踏上了追求理想的旅途。

1920年8月,萧劲光和任弼时等6人,由长沙乘船到上海法租界霞飞路渔阳里6号报到。这里是上海党的早期组织为赴苏联学习的青年开办的“外国语学社”,又叫“俄文专修馆”。萧劲光等要先在这里学习俄文和无产阶级革命的基本知识,为去苏联学习做准备。几个月的俄语学习结束后,1921年春,萧劲光和任弼时、刘少奇一行10余人,从上海吴淞港乘船启程,踏上了赴苏学习的旅途。他们经受了大海的颠簸,西伯利亚的寒冷,闯过多处关卡,终于在6月底到达莫斯科。

当时,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正在莫斯科召开。会议组织者让他们以东方民族代表的身份轮流列席大会。萧劲光亲眼看见了主持大会的列宁,聆听了列宁慷慨激昂的讲话。他后来回忆说:“当我第一次看到列宁时,情不自禁高喊‘乌拉,乌拉!虽然由于语言不通,难以听懂报告的全部内容,但列宁独特的手势和腔调,仍强烈感染着我。”

萧劲光一行于8月3日被分配到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以下简称“东方大学”、“东大”)。这所设在莫斯科的学校,以培养东方民族民主革命骨干为目标,开设有中国班、朝鲜班、蒙古班以及苏联远东少数民族班,共有数百名学员。萧劲光和任弼时、刘少奇、罗亦农、任岳等成为中国班第一批学员。校方考虑到学员毕业后回国从事革命工作不暴露身份,要求教官给每个学员都起一个俄文名字,萧劲光叫查戈洛斯基,任弼时叫布林斯基。

根据当时中国革命的需要,学校为中国班开设了政治经济学、西方革命运动史和历史唯物主义等课程。教师全部用俄语授课,要靠翻译一句一句地译,因为断断续续,影响听课效果,他们最初学习比较吃力。萧劲光觉得这些无产阶级革命理论很新鲜,也很重要,因而学习很认真、很刻苦。他的成绩评定表上各门课程大都是“优”。然而,他并不满足于这些,而是经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俄国十月革命成功是枪杆子打出来的,中国要走俄国人的路,也必须走武装斗争的道路。开展武装斗争,军事家是绝对不可缺少的。他想做一个中国的军事家。说来也巧,在东大学习一年后,一所初级红军军官学校到东大招生,东大根据学生填报的志愿推荐萧劲光、任岳、周昭秋、胡士廉到苏联红军学校学习军事。这所军校开设了军事指挥学、地形学等专业课程。在这里,萧劲光仿佛走进了一个新奇的世界。他第一次懂得了什么叫军事思想和军事战略。

在东大中国班,无产阶级政党严格的组织训练与系统的政治理论学习是同时进行的。1921年冬,东大中国班建立了中共党组织。1922年,萧劲光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就在萧劲光全力以赴想为学好军事拼搏一番的时候,中国共产党总书记陈独秀到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会议。身在国外的萧劲光见到自己党的领导人倍感亲切。然而,他听到的却是陈独秀的训斥:“胡闹,谁同意你学军事,学军事干什么?想当军阀吗?”萧劲光解释说:“我想学一下,将来回国会派上用场。”陈独秀不容分说喝道:“马上回东方大学去!京汉铁路大罢工都失败了,现在中国不存在直接革命的形势。”萧劲光等不得不中断了在苏联红军军事学校的学业。

1922年1月21日,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在莫斯科开幕。萧劲光和任弼时、刘少奇、卜世奇等东大学生也作为代表出席大会。

1924年1月21日,列宁去世,噩耗传开,萧劲光等与苏联的工人、农民、士兵一样悲痛欲绝。校方通知由中国班选出几名学员作为被压迫民族的代表,参加守灵。经党支部研究决定,由萧劲光、刘少奇、任弼时前往。萧劲光后来回忆说:“我站在列宁遗体旁,想到他的伟大功绩和他对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的关心,泪流不止。”那天,萧劲光把从《真理报》上剪下的一张列宁肖像贴在笔记本扉页上,写下了“永远记住这一天,一月二十一日”,“列宁,你永远活着”。

1924年春,萧劲光和任岳、胡士廉、周昭秋等结束了在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的学业,奉召回国。党组织先是派萧劲光到安源路矿工会做宣传工作。1925年秋,萧劲光又奉命到广州接受新的任务,时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代表党组织与他谈话,要他去国民革命军工作。萧劲光服从组织的决定,担任了国民革命军第二军第六师党代表,率部参加了北伐战争。

再次赴苏,攻读军事理论

正当北伐节节胜利之际,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1927年7月15日,汪精卫又公然宣布“分共”,继而发布《制裁共产党员之训令》。至此,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了!

是时,国民革命军第二军第六师已退驻湖北宜昌。在严酷的形势面前,萧劲光根据党组织的指示,在做好第二军第六师中已暴露的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有序撤离的部署后,赶赴汉口,等待党组织分配新的工作。

在武汉停留期间,经时任北伐军政治部宣传科科长、中共湖北省委妇女部部长蔡畅介绍,萧劲光与湖南著名革命教育家朱剑凡的女儿朱仲芷相识。共同的革命理想,让他们真诚地相爱了,并很快结为革命夫妻。

在大革命惨遭失败的血的教训面前,中共中央一边筹集力量,准备组织武装暴动,一边作出培养自己的军事人才的重要决定。萧劲光在李富春的推荐下,受党组织派遣,再次赴苏联学习。他告别新婚燕尔的妻子,离开武汉,取道上海,沿着第一次去苏联的路线,再次踏上了赴苏联学习的征途。

萧劲光几经辗转,于当年秋天来到了苏联十月革命的策源地——列宁格勒,被安排进了苏联红军托尔马乔夫军政学院。这是一所培养高级军政指挥人员的正规学校,苏军的高级将领大多毕业于这所学校。这所学校除军事理论外,在社会科学方面也开设了苏联共产党历史、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工人运动史和民族解放运动史、马列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等课程。

萧劲光入学后学习情绪很高。他第一次留学苏联时就怀有热切的愿望——学习军事,但由于陈独秀的反对,没能完成学业。这次不但实现了自己多年的愿望,而且进了享有盛誉的苏联红军高等军事学府,心中无比兴奋。加之此时,国内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南昌起义、秋收起义的消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湘鄂边革命根据地相继建立的消息陆续传来,萧劲光学习的积极性更高,紧迫感更强,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中。为了能直接听懂苏联教员的讲授,萧劲光刻苦攻读俄语,在不长时间内,他能用俄语会话,上课不用翻译,能直接听苏联教员讲课,而且还能用俄文作笔记,并经常到图书馆阅读俄文书籍。

在这里,萧劲光读到了斯大林的著名论断:“在中国,是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他联系中国大革命失败的教训,认定了“离开军事就救不了中国”的道理。于是,他钻研军事理论,从步兵操典、战斗条令,到战术学、战役学,从正规战的战略战术,到游击战的战略战术,从军事指挥学,到军队政治工作,从军队管理,到后勤保障,他都—一涉足探讨。在政治理论方面,他认真学习了苏军政治条例、政治委员条例、军队政治工作制度和工作方法、政治经济学和哲学基本原理。他认真做好一个又一个沙盘作业和战斗设想,认真参加每一次实战演习。他结合自己在北伐战争中经历的战役、战斗,认真研究苏联红军的优秀战例。就这样,他眼界越来越宽阔,军事理论的根底越来越深厚,门门功课都获得了优异的成绩。

学院有计划地邀请苏联党和国家领导人来校作报告,安排具有实战经验的红军将领开讲座,介绍指挥战役、战斗的经验和体会。斯大林就曾到学院专门为中国班作过报告,让萧劲光感到受益匪浅。苏联红军元帅布琼尼、图哈切夫斯基等也都曾到学院讲过课。同时,学院还经常组织学员就近到不同军兵种部队参观见习,与官兵就相关课题进行座谈讨论。萧劲光曾与同学们一起到苏联著名的红军将领布琼尼指挥的骑兵军参观。布琼尼接见并向他们介绍了骑兵军的战略战术和在战争中的作用。所有这些,萧劲光感到“收获非常之大”。

这所学院的外国学生中,中国人最多,与萧劲光同班的就有十几个,李特、刘明先、刘伯坚、李卓然、傅钟、曾涌泉、伍止戈等都是萧劲光的同班同学。这期中国学生大部分是共产党员。开学不久,报经学院同意,成立了中国共产党的支部。因学习刻苦,成绩优异,且有着曾在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和作为国民革命军师党代表率部北伐的经历,萧劲光被推举担任支部书记。他除自身努力并带动同学刻苦学习外,还用相当精力从事党务工作,特别是党的组织工作和教育工作。同学们也都敬重萧劲光这个支部书记和“老大哥”,在学习中、生活上遇到什么问题,大都愿意跟萧劲光讲。

1928年7 月,党的六大在莫斯科召开。新当选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向忠发专程到列宁格勒看望在托尔马乔夫军政学院学习的中国学员。萧劲光以支部书记的身份简要汇报了中国学员学习的情况。

三年紧张的学习生活很快就要结束了,1930年夏天,学业期满,党组织安排萧劲光和朱仲芷一起回国。其时,他们已有了一个一岁半的女儿。由于女儿幼小,行动不便,他们含泪将女儿寄养在莫斯科保育院。20年后的1950年,萧劲光作为海军司令员去苏联访问时,提出顺便查找女儿的要求。虽经苏联政府有关方面多方查找,却始终没能找到女儿。

在回国的列车上, 萧劲光对马上就要投入如火如荼的革命军事斗争充满了期待,他立志要做一名军事家的愿望就要实现了。

(压题照片为:北伐时期的萧劲光)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