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周定一:毕生贡献给中国语言学

张观怀


2013年春节,惊闻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的老乡、学者周定一,在单位为他举办祝贺他百岁寿诞茶会后不久倏然仙逝。百岁学者周定一与我们永别了,我寻思着要写点文字,也算是代表炎陵老乡对周定一的一片缅怀之情!

读书求知

周定一1913年11月出生在炎陵县龙溪乡古塘村(旧称酃县五都小古塘)一个客家人家庭。幼年在当地读私塾,后到县城入县立第二高级小学(前身为梅岗书院)读书,1925年随在铁路局任工程师的父亲周树吾到长沙继续读高小,1926年因病休学,1927年回到县城第二高级小学。初中三年是在留日归来的酃县人士何炳麟执教的湖南省立岳云中学就读的。1931年考进上海浦东中学读高中,因正逢一二八淞沪抗日战争前夕,随之转学到南京中央大学实验学校就读直至毕业。1935年因成绩优秀被北京大学录取,就读中国语言文学系。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北大、清华、南开被迫南迁,在长沙合并组成长沙临时大学。半年后,抗日战争局势不断恶化,长沙临时大学又迁到云南昆明,更名为西南联合大学。周定一随学校一再搬迁,在动荡中坚持读书求知,1939年在西南联大毕业。大学毕业后,周定一在中学任教多年,后应聘回西南联大中文系任教。

革命风云

周定一在县立第二高级小学读书的那几年,正值第一次大革命时期,酃县(今炎陵县)的农民运动在中共酃县特别支部的领导下迅猛地开展起来。还是高小学生的周定一,就参加一些力所能及的宣传教育和集会游行等革命活动:参加在洣泉书院操场上召开的群众大会,亲耳听过省农运特派员、县农协会主席朱子和慷慨激昂的演讲;接受中共酃县特别支部书记李却非的指派,与几位同学组成宣传队到县城大街上和十都、沔渡一带乡村开展“打倒土豪劣绅”的革命宣传活动;追随押着土豪劣绅的农协队伍上街游行示威,高呼革命口号。

在长沙读初中时,周定一与在另一所中学读书的酃县老乡刘乐扬相识,在刘乐扬的住处开始阅读一些秘密散发的铅印的小张的革命文艺等读物。事后好几年,周定一才得知,刘乐扬早在那个时候就已靠拢了共产党组织走上了革命道路。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全国抗日呼声日高。周定一当时在上海浦东读高中,曾多次参加上海学生去南京向国民政府请求抗日的请愿活动,并负责领喊请愿口号。在第二次请愿活动中,学生们遭到南京军警的血腥镇压,周定一在军警的追赶中落水,幸有群众相助,才免遭不测。那几年,同学们接连不断地举行游行示威呼吁抗日救亡,周定一每次都积极参加。

1945年,西南联大师生为争取民主举行了一次示威游行,周定一手里拿着写有“要民主,要自由”的小旗子高喊着口号,和同学们在大街上行进着。突然,有个人把他请到一边。周定一正感到愕然时,那人摘掉鸭舌帽,取下眼镜低声说:我是刘乐扬!在西南春城竟能见到酃县老乡,周定一非常高兴。刘乐扬指着身后的报馆说:我在这里供职,有时间到这里来找我,我现在的名字叫张兆麟。在后来的交往中,周定一才知道,此时,刘乐扬化名张兆麟,在民主党派民盟主办的《民主周刊》任记者。由于经常采写抨击国民党反动派种种劣迹的稿件在《民主周刊》和昆明的其他报刊发表,刘乐扬引起了特务们的注意。有一次,敌人追捕刘乐扬,被周定一碰到了。情急之中,周定一把刘乐扬带到他兼职任教的南菁学校宿舍里,躲过了特务们的追捕。

10月,有民主倾向的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被蒋介石用武力挟持去了重庆,云南政局进一步恶化,社会各界反对内战、争取民主的运动日渐高涨。国民党反动派恼羞成怒出手弹压,制造了震惊世人的“一二·一”惨案。西南联大联合昆明市40多所大中学校师生开展示威游行罢课抗议,要求严惩凶手,得到了社会各阶层的声援。周定一这个时候已经是西南联大的老师,与闻一多是中文系的同事,他仍然与学生们一道积极投身到反内战、要民主的革命活动之中。蒋介石为了缓和气氛,假惺惺地将直接制造惨案的云南省警备司令关某“撤职查办”,另派二十集团军总司令霍揆彰继任云南省警备司令。霍揆彰上任后急于平息事态,通过身边的酃县人找到周定一,邀请他去游说西南联大师生停止活动尽快复课。周定一拒绝了霍揆彰的“邀请”。后经师生代表与当局有条件地谈判才恢复上课。

语言学研究

青年时期的周定一与穆旦、向长清等同窗学友在闻一多、朱自清的关心和指导下,发起成立了联大第一个学生文学社团——南湖诗社。周定一撰写的《南湖短歌》被认为是该诗社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抗战胜利后,北大、清华、南开都返回原址办校,西南联大解散。周定一受北京大学聘请仍在中文系任教。同时,应湖南老乡沈从文之邀,与之合编《平明日报》副刊《星期艺文》。其间,发现和培养了后来成为著名诗人的邵燕祥。邵燕祥后来也在北大文科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

1950年,中国科学院成立语言研究所(后归属中国社会科学院),周定一就从北大调入语言研究所。从此,周定一就一直在研究所工作,甚至退休之后仍然坚持语言学研究,1991年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从成立研究所的1950年算起至2012年止,周定一在语言研究所工作和生活了62年。可以说,周定一的一生都贡献给了中国语言学研究事业,获得了中国社科院的最高学术称号、终身荣誉——荣誉学部委员。

周定一的研究领域十分广泛,语音、词汇、语法、方言、语言学史、词典编纂、语言政策和文字规范化等均有涉猎,其中用力最多的是词汇研究,特别是近代汉语词汇研究。

周定一在语言所担任多年中国语言学界的中心刊物《中国语文》的编辑。1955~1960年,他以常务编委身份主持编辑部的日常工作。在此期间,他和编辑部的同仁一起为编好这份国内语文学界的顶级刊物兢兢业业、殚精竭虑。那时的《中国语文》担负着促进我国语言学的发展和讨论文字改革问题两方面的重任。语言学界的许多大大小小的问题都集中到《中国语文》来表达、来讨论。周定一和编辑部的同志们一起竭尽全力把《中国语文》办成全国语言学界所瞩目的杂志,在贯彻国家语言文字政策、促进中国语言科的发展及增强语言学界的团结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周定一在《中国语文》发表了一篇《承前启后,继续前进》的专论,这篇文章从促进汉字改革、推广普通话、实现汉语规范化等方面概述了在完成语文工作三大任务方面取得的显著成绩,同时对我国的语言如何继往开来提出了他自己的意见,受到了语言学界的好评。


在学术研究上,周定一著述甚丰。他先后用周因梦、因梦、许令芳、尹梦华等笔名发表出版了数十篇(本)学术论文和著作,如《杨雄和他的<方言>》《博闻强记的郭璞》《音译词和意译词的消长》《所字别义》《红楼梦里的词尾“儿”与“子”》《关于红楼梦里的<掌不住>》《红楼梦词汇中的标音问题》《酃县客家话研究》《酃县客家话特殊词汇例释》《酃县客家话语法》《红楼梦语言词典》《红楼梦词义演变一例》《词汇的新陈代谢》《论文艺作品中的方言土语》《谈汉语规范化》等。

周定一在20世纪50年代撰写的《杨雄和他的<方言>》,介绍了汉代杨雄的生平和杨雄的著作《方言》,并分析这部汉语史上重要著作的价值和影响。1954年俄文《友好》报曾全文译载。周定一20世纪50年代写的论文《音译词和意译词的消长》中的论点也被国外杂志引用。

周定一早年撰写的《所字别义》一文,受到我国现代语言学奠基人之一、语言学泰斗王力的推崇。王力在为“文革”后的第一批汉语史研究生讲课时就高度评价周定一的这篇文章,称赞“写得很深入”,并号召研究生“就是要写这种文章”。

周定一在大学期间,师从中国语言学界“三巨头”之一的罗常培,获得不少启迪,之后又在罗常培的领导下工作,缔结了深厚的师生情谊。1958年12月罗常培去世后,周定一悲痛之余承担了《罗常培语言学论文选集》的编辑工作,于1963年结集出版。他用这特殊的方式回报导师罗常培。

周定一还全力协同谭全基修订原由郑奠、谭全基编的《古汉语修辞学资料汇编》一书,交商务印书馆再版发行。周定一在该书修订中做了大量的具体工作,但谢绝在该书署名,只写了一个简短的后记,体现了一个严谨、正派学者的高风亮节。

1960年,《现代汉语词典》推出试用本,周定一担任审订委员之一,为《现代汉语词典》的审订花费了大量时间,后因“文革”而一度中断。1972年,语言所从河南息县干校回京,周定一又被抽调去参加《现代汉语词典》的修订工作,并为之倾注了大量的精力。1978年,《现代汉语词典》(修订本)由商务印书馆正式出版发行。

1978年,周定一写了《语言研究与应用》专著之后,旋即由其担任主编和钟兆华(后来增加了白维国)一起着手编撰《红楼梦语言词典》。其间,几经周折,反复修改,到1988年基本定稿。全书收词25000多条。语言学界称这本有250多万字的巨著《红楼梦语言词典》是18世纪的北京话词典,同时也被赞誉为汉语汇史研究中的一个里程碑。曹雪芹当年写《红楼梦》“十年辛苦不寻常”,周定一和他的同伴也花费了10年不寻常的工夫。周定一也为此两鬓染霜。1995年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时,新华社为这本书的问世用了6种文字向海内外数千家媒体发布了消息。

桑梓情深

周定一是炎陵客家人,其父亲周树吾是炎陵一中的创办人之一。周定一夫人何显华(湖南大学毕业)在炎陵一中任教员和教导主任多年。周定一夫妇对炎陵县特别是炎陵一中非常惦念。

周定一以浓厚的桑梓情谊,写了不少怀念故乡、友人的诗词和散文。在他的文集中有孩童伙伴《先普子》,有中学朋友《乐扬兄》,还有师长《开华先生》和五都老乡《廖珩先生》,乡谊友情真挚感人。特别是他大学毕业时,就选中《酃县客家方言》作为毕业论文,并得到了指导老师罗常培的赞许。他的《酃县客家话特殊词汇例释》《酃县客家话语法》等论文,是有史以来最早的、为数不多的关于酃县客家话的研究文章。

政协炎陵县委员会1987年正式编印《酃县文史资料》,恭请周定一为该书题写书名。周定一欣然命笔,题写了书名。现在,斯人已逝,周定一的亲笔墨宝已成了永恒的留念。

年逾古稀的周定一夫妇1989年10月由北京回故乡探亲,专程走访炎陵一中,受到一中师生和县教育局负责人的热情接待。周定一夫妇倍感家乡的温暖。

1993年炎陵一中举办50周年校庆活动,周定一偕夫人何显华向一中赠送新中国成立后国家最大的文化出版工程成果《中国大百科全书》(全套74卷12.6亿字,书价4000余元)。炎陵一中数百名师生高举彩旗载歌载舞迎接周定一的赠书,周定一非常感动。

笔者曾于1997年10月到北京市车公庄路中国社科院宿舍拜访周定一。正好周定一在包头铁路局退休的胞妹周我行也在座。在交谈中,时年84岁的周定一与年逾古稀的妹妹不由深情地回忆家乡的民俗和小吃,津津乐道地说起家乡的霉豆腐、烫皮和水酒,还兴致勃勃地追忆家乡人用牙钵磨红薯粉以及刨红薯丝、晒红薯片等陈年往事。两位老人的浓浓乡情深深感染了笔者。

2002年6月,我接受县客联会写一篇关于炎陵县客家人概况资料的任务,准备在世界客家人代表首次祭祀炎帝陵活动中交流。6月9日,县客联会将打印稿快递给周定一审阅。周定一认真审阅后并很快地作了回复。他在5000多字的稿件上批写了10处近500字的意见,可见周定一诲人不倦的优良作风。

2005年11月,92岁高龄的周定一还再次给我来信,又谈及了其父周树吾的历史情况。

2012年11月,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领导和同仁举办茶会祝贺周定一寿高期颐,并将中国社科院老学者文库丛书之一、中国社科出版社出版的《周定一文集》赠送给他,作为百岁寿诞的一份贺礼,恭祝他身体健康,寿越双甲。周定一非常欣喜。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