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专职厨师程汝明谈江青(上)

程汝明 1926年生,2012年因病去世。1954年开始在毛泽东专列上做厨师,1956年调任毛泽东专职厨师,1961~1976年10月任江青专职厨师。

采访者:郑仲兵 李宇锋

参加者:阎长贵 杨银禄

时 间:2004年6月25日

李讷说的“你们不要狗仗人势”这句话很简单,也不中听,但细细品味,含义十分深刻

郑仲兵(简称郑):我也叫你程师傅吧。你在江青身边工作了十几年,今天我们想请你谈谈关于江青的一些事情。

程汝明(简称程):好。从哪里说起呢?今天阎秘书(整理者按:指阎长贵)、杨秘书(整理者按:指杨银禄)在,我就从他们说起吧。我想他们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阎秘书走的时候我挺难过的,我真不知道他走。阎秘书被江青赶走(整理者按:指被江青诬为“坐探”,投入秦城监狱,关押7年多)了,那天李仁庆值班,他说起这个事。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我们聊起来就说,他完全是无辜的。杨银禄、周金铭走(整理者按:周金铭曾任江青警卫员,他们被江青诬为“反革命”,要总理抓他们,他们受到总理和毛主席的保护,去了五七干校)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事后我才知道。当时就小李子(整理者按:指看门、搞卫生的李执清)在楼门口警卫值班,说杨秘书被汪主任叫走了。当时我们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在挑选的时候,都是左挑右挑,都是德才兼备表现最好的,可以这样说,如果有一点儿缺陷和毛病都绝对进不来的。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是经受住了考验的,是被人们公认的好同志。有件事不知你们听说过没有?粉碎“四人帮”以后,中央办公厅就“四人帮”身边工作人员的表现问题,专门派人到钓鱼台国宾馆向领导和群众进行了解,问哪个楼里的工作人员最好?普遍认为十楼(整理者按:江青住的楼)的工作人员最好。说他们作风正派,谦虚谨慎,不盛气凌人,办事规规矩矩。怎么说呢?我们确实没有什么邪的歪的。对有的首长身边的工作人员反映挺大,对我们这儿没这种反映。我们对江青既不打她的什么旗号,也不占她的什么便宜。李讷在我们面前常说:“你们不要狗仗人势!”她这句话对我们刺激挺大,教育挺深。这完全是胡说,我们谁也没这样。不过她这样说,虽然听着逆耳,但也能鞭策我们老老实实做人。

郑:李讷还说过这样的话?

程:是啊,她常说这句话。当时的李讷,真不喜欢那一套,包括江青,她也不喜欢。李讷病病歪歪,心情不好,和他妈的关系也不好。她和她妈一样,不断地折腾工作人员。我们都不跟她一样,看在主席的面上,对她还是尽量地体贴、照顾。

江青批评起工作人员来,不分时间和场合。1975年到大寨去,江青叫电影明星秦怡给她拍照,她也给秦怡拍照,她还给其他人拍,她还叫她身边的人去拍。这是第一天。第二天,江青继续给人照相,江青身边这个工作人员又主动去照,江青就火了,声色俱厉地说:“我这是工作,你干什么?你这是抢镜头!”弄得这个工作人员下不来台。回来以后她跟我说这件事,我跟她说:“是啊,我说有些事儿她让你去你就去,避免着不去也可以。像你说的照相这件事,如果不是她讲话,最好别抢着往前去。”

杨银禄(简称杨):我们在中

央公办厅工作了十多年,总结了两句话:一个是知道的越少越好,第二个是离得越远越好。比如,人家新华社摄影师一照相,一拍,你赶快离远一点儿,别往里挤,越远越好。

程:刚才杨秘书讲的这个,我很赞成,在很多情况下,就要这样做,而且还要把工作做好,你去就是组织上派你去,就是要求你把工作做好。而在江青身边怎么做好工作,可真不容易。

杨:受宠不要若惊,更不能若狂。她喜欢你时,即她高兴那会儿,她什么都跟你说,你可千万要注意,千万要警觉。你还是要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能大意,否则就坏啦。

程:用过去咱们大老粗讲过的话来说,就是:“你不知道自己能吃几碗干饭?”你乍一听李讷说的“你们不要狗仗人势”这话很简单,也不中听,但把这句话细细品味起来,其含义十分深刻。作为领导身边的工作人员一定要摆正自己的位置。看到现在有些领导人的秘书和其他工作人员,耀武扬威,称王称霸,这就是“狗仗人势”,实在是一种低级趣味。我们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既不仗着江青或打着她的旗号做什么事,也没沾过她什么光。

“我是铁道部专运处的人,不是中央办公厅的人啊”

阎长贵(简称阎):跟江青大概没一个沾光的,倒霉的倒不少。

杨:倒大霉的就是老阎,倒中霉的是我,小周(整理者按:江青护士)霉倒得也不小。

程:实事求是地说,在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个沾光的。你看小周在江青身边吃了多少苦。粉碎“四人帮”江青被抓,我们工作人员进了花园村学习班暂时不能回家。小周很担心我老伴的身体状况,因我老伴几年前曾因病半身不遂。当时我家已搬离原来的地方,小周边打听边找,找到我家看望安慰我病中的老伴。

李(简称李):工作人员都给抓起来了?

程:实际不算抓,进学习班软禁起来了,不准回家,不准打电话,不准写信,还不准什么?反正有这几个“不准”。

杨:你在学习班呆了多长时间?

程:我在学习班一个多月,没等结束,我就提前出来了。为什么呢?这里有个插曲。王自开是警卫局交通科的机动司机,粉碎“四人帮”前几天张春桥的司机家里有事,派王自开去替班,那是正常地替班,结果把他也弄走了,也进了花园村学习班,他在学习班有半个多月不到一个月,向学习班领导提出来,说我是替班的司机,叫我老在里头呆着干什么?最后就让他回去了。当我在学习班一个多月的时候,我就想王自开能回去,我怎么不能回去啊?我是铁道部专运处的人,我不是中央办公厅的人啊!

李:您是铁道部专运处的人?您的组织关系、档案一直没转过来?

程:没转过来,但是党的临时的关系在这边儿。

李:拿工资还是在铁道部拿?

杨:对,对,张玉凤(整理者按:毛泽东的机要秘书)也是,他们是一个单位的。

程:我为什么在铁道部拿啊?铁道部的工资高,并且奖金多。这样我要调到中央办公厅以后,我一个月就亏好几十块钱哪!我的工资那时候是相当高的,99元,有副处级的那么高。

李:那您这个工资还加上几十块钱补助?

程:是啊,工资和其他补助加在一起,一个月最少也得150多块钱。

李:那您那时候比他们二位(整理者按:指阎长贵、杨银禄)都有钱。

程:那时候可能比他老头子(整理者按:指郑仲兵父亲)恐怕还拿的多。

杨:在江青身边工作人员中,那时候工资老程第一,我和大周第二,我们是70块钱。

程:最后我一想,我不是你中办警卫局的人,我是铁道部专运处的,干嘛也让我呆在学习班?于是,我就打电话给高成堂,要求回原单位。

杨:高成堂是汪东兴的秘书。

程:高成堂很快回了电话,告诉我:汪主任同意你的意见。还让我选择“留警卫局服务处,还是回铁道部专运处”,后来我经过考虑,我说我回专运处,不去服务处。怎么呢?从学习班出来我回到家,我那个老婆哭得厉害,就是把我弄到学习班以后,到10月份不是天冷嘛,我老婆叫我儿子去送棉袄,给我往钓鱼台国宾馆送,钓鱼台的工作人员说没这个人。又过了几天,说不行啊,天冷了没有棉袄哪行啊?我老婆又拿棉袄叫儿子往中南海去送。到中南海西门又说没有这个人。那这一下子完啦,找不到人啦!也不知道到哪儿去了。因为当时我们在学习班,规定不让写信,也不准往家打电话。同家里完全失去了联系,家里找不到我,当然十分着急。一想到这些事,我老婆就坚决反对我再去中南海工作,我自己也不愿意去了,所以从学习班出来就又回到了铁道部专运处。

“你技术也不怎么样,但是我就合你”

杨:程师傅是当时咱们中国唯一既通晓中餐又通晓西餐的双料特级厨师,全国就他一个。

李:是啊,我看到一篇文章,题目里就称您是“国宝级烹饪大师”。

程:我原来在铁道部专列上当厨师,从1954年起,毛主席乘专列外出时,我经常给毛主席做饭。1956年,毛主席在《水调歌头?游泳》诗词中说:“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这“武昌鱼”就是我做的。1956年我从铁道部专运处调到毛主席身边任厨师。1961年之前,我一直给毛主席当厨师。之后,一直到粉碎“四人帮”,我一直给江青当厨师,偶尔也为毛主席服服务。

江青是最难侍候的,给她当厨师,有的干一天就离开了,有的干长一点,也干不了多久,就得被换掉,但我却给她当了16年的厨师,直到她倒台为止。不是说我技术多高明,江青她自己就亲口跟我说“你技术也不怎么样,但是我就合你”。我就觉得怪可笑的,她说她就合我。

李:她还有点儿将就的意思?

程:哎,她就那个意思。不谦虚地说,在厨师行业,我应该算是合格的。在做人方面,凡是接触过我的人,都对我评价不错。不论对谁,我都坚持一视同仁的原则。

杨:程师傅看问题很有见解,是诸葛亮。我常到厨房找他聊天。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三位将军飞来横祸之前,叶群像走马灯一样往江青那儿跑,跑了四五天,以后不跑了。正跑的时候程师傅就跟我说:“你看吧,中央又快要出事了,你看这个叶群跟走马灯一样往这儿跑,不知道谁要倒霉了。”哎哟,没几天,杨、余、傅就完了。林彪逃跑后,程师傅又跟我说:“江青这个人哪,将来肯定没有好下场,她整人整得太多啦!”

李:您怎么知道林彪这事跟江青会有关系呢?

程:其实我在厨房里头根本不了解他们互相之间的问题,有些事情仅凭叶群那个人的表现来判断。一般老百姓讲“无事不登三宝殿”,叶群要是没事的话他绝对不会突然地往江青那儿跑,人家休息她也打电话问,人家不是办公的时间她也要见,这都不是正常现象。

郑:叶群一般不往人家里跑?

程:江青是毛主席夫人,又是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当时即使有将军想巴结她都难见到,不是说随便就能见面的。

郑:叶群过去也不是老到江青那儿去吗?

杨:江青要不允许她去,她一般不去。

程:那时候叶群没少去江青那儿,江青要不在的话,她去了跟工作人员说话客气着呢。

阎:叶群确实对我们非常客气,就是给人的印象显得有点猥琐,她不注重打扮,经常披着个毛衣,个子也不太高,后来看到不少材料说她工于心计,这是我当时没有想到的。

江青怕风怕光线。她每次乘车都要用一个大绿塑料布罩在整个汽车上

李:程师傅,江青这人平时你觉得怎么样?如果不把她当成一个大人物,你觉得她这个人是怎么样的人啊?

程: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时候,江青不像到了“文化大革命”那段时间那样。作为她个人吧,不缺这个,又不缺那个,什么都不缺。你说你那么大的一个人物,要在过去来讲也是个皇后了,但是一遇到事她那个性格相当的暴躁。我心里曾想过,她为什么那样暴躁,是不是更年期啊?是我自己这么想,当然谁也没在下边议论过她更年期的事。

郑:江青五六十年代不是那样,她那个时候也没有很高的职务。您是1956年到毛主席家的吧?您当时是不是觉得江青还好?

程:在当时来说能过得去。为什么呢?她一般没什么要求,挺节省的,会计划,吃东西一般也是按主席讲的去做,不是大吃大喝的主儿。你看她穿衣服也是那样,比如今天你见她穿的是一身旧的长布拉吉,她明天就能找个裁缝把这个布拉吉,按照她的点子,改个式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刚做的新衣服。她手挺巧的。据说在延安的时候,毛主席穿的毛衣啊,都是她织的。她跟我们也常说,在延安的时候,毛主席许多书稿和文章,都是她抄的。江青的字确实不错,李讷的字也写得挺好。李讷平时也讲,家里没有学校,主席没有时间教她,妈妈教她。服务科有个姓周的,叫周少林,老头子,长征的老干部,他原来是给主席做饭的。周少林就是个厨师,最后让我们给顶替下去了,后来他不做饭了,就当管理员了。他说我那时候给主席江青他们一家做饭的时候,我自己给他们买粮买菜,买回来我再给他们做。他说江青那时候生活条件也挺苦的,我蒸好的馒头她揣上两个,连菜都不要,就出去搞宣传去,一天不回来了。

江青跟林彪的习惯有点像,林彪怕风,江青也怕风,外边要是有风,敞着窗户不行。怕声音,他俩也一样。她怕的东西跟林彪怕的都一样,怕风怕光线。江青有一段在上海的时候,坐的是个吉斯车,你猜怎么着?她当时在锦江饭店办公,锦江饭店对面有个俱乐部,本来不远的路,她每次都得乘车到那儿去,并且要用一个大绿塑料布罩在整个汽车上。

李:整个汽车都罩上啦?

程:罩上啦,除了挡风玻璃。那个司机基本上就能看到前边的道儿。不罩上不行,当时她怕阳光怕到那个程度。

李:那是哪年啊?

程:大概是1958年、1959年。

杨: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汽车用布罩上开着走。

程:是罩上,她在上海兴国路住的时候也是这样。

“江青不整我,一方面是我凭着我的手艺,一方面是否与我整过她有关”

李:那时候她脾气坏吗?

程:没像后来表现的那样,但是那时候有些护士也不大好对付她,好像有的护士她挺喜欢,护士对她感情也挺好。但她对有的护士就不怎么好。

李:那时候的江青还好侍候是吧?

程:哎,那时候要比后来好侍候得多,但到最后,即到1974年、1975年以后,我看她对生活上要求也不那么太苛刻了。

李:她可能心思也不在这上面了?

程:哎,不在这上面了,什么吃啊穿啊住啊,她不考虑或考虑得少了。她那时候只想当官了。她不提这些生活上的东西,与她想当官有直接关系。那时候,她的关注点是什么呢?比如,主席病重的时候,她有时也守候在游泳池,毛主席逝世之后,中央提出要建毛主席纪念堂,保存毛主席的遗体,供人瞻仰。江青却提出,主席有遗嘱啊,说死后要火化,骨灰放到西山上去。她不赞成建毛主席纪念堂。

郑:江青不赞成建毛主席纪念堂?

程:是这样的。

李:这还是第一次听说。听说您比较了解江青的脾气,还经常跟江青斗斗智慧什么的,比如在做菜问题上,您给我们讲讲。

程:徐涛,也就是毛主席的护士长吴旭君的丈夫,曾经是江青的保健医生,以后被提为解放军305医院的院长。他在担任江青保健医生期间,江青为一点小事,把他剋得直哭。我知道后,就给他做工作。江青剋你几句,这算什么事儿?你这么大人了,为这点事哭不应该。我说你看我哭过吗?告诉你她有时候也剋我,她说今天的菜咸了,我说好,我叫你喊咸。下一次我给你做一个合适口味的菜,其他的菜不给你放盐,我叫你吃。她要说淡了,我就给她多放点盐。我真给她这样做。这样整她几次,她就不会鸡蛋里挑骨头,轻易喊咸或淡了。

李:您不害怕啊?不怕她整您啊?

程:她还真不整厨师。

李:您觉得她为什么不整你啊?

程:谁知道她啊!她是不是担心整了厨师,厨师一撂挑子,没人给她做饭、吃不上饭了?她是不是这样想的?这只是估计。

李:不会吃不上饭,很可能是吃不到可她口的饭。

程:我担任江青专职厨师前,是一个姓廖的老师傅,跟着她将近10年。我跟她是最长的,16年。江青不整我,一方面是我凭着我的手艺,认认真真地给她做饭,一方面是否也与我整过她有关?比如她说菜咸,我就给她弄一个口味合适的,其他的菜不给她放盐。她品了这些菜,叫服务员拿着到下边去叫大家尝,有时候沈同值班,有时候孙勇值班,他们都是警卫啊,他们尝完了,又送到厨房,对我说“江青同志叫你尝尝这个菜”。他们都知道这里面的缘故。江青直接找我的时候少。原来跟江青的那个廖师傅,几乎没有一顿饭不挨江青批评的。

“一切以她的要求为原则,这样做,她就抓不住我的毛病”

李:您说的什么时候?

程:在我之前,廖师傅没有一顿不挨江青批。她不是嫌这个菜咸了,就是怨那个菜淡了。江青不吃葱、姜、蒜,这是真的。但是一碰到烧鱼的时候廖师傅偷偷摸摸地往里面放葱。看到这种情况,我就给廖师傅做工作。我说,这你就不对了,首长提出来了不吃这东西,你就别给她往里面放,那又不是你吃,是她吃,你何苦呢?她吃着没味儿,你再给她往里面放也可以啊——她也没提出说没味儿啊?人家就要求那个嘛,你要按人家的要求办。江青辣椒不吃,羊肉不吃,狗肉不吃,鳝鱼、泥鳅不吃,甲鱼不吃,葱、姜、蒜不吃,这些人家不吃的东西,都要好好记住,不吃就不给她做,不给她放嘛,这样才行。

我给江青做饭,经常好几个星期得不到休息,家里碰到点急事也得不到及时处理。有时管理员也请来外边的厨师顶替我一天,让我回家休息休息,处理处理自己的私事。但江青吃惯了我做的饭菜,对于顶替厨师做的饭菜一吃就能知道不是我做的。所以非特殊情况,我不会同意请别的厨师顶替我。韩阿福师傅是给毛主席做过几十年饭的有经验的高级厨师,有一次管理员让他顶替了我一天,江青一吃感到不对,说“今天的饭不是程师傅做的”,她下来一问知道是韩师傅做的,就说“以后别让韩师傅给我做了”。有一次管理员将北京饭店的名厨师陈师傅请来替我一天,江青一吃,就说“这不是程师傅做的”,“以后别让他做了”。有时候管理员想请人大会堂的师傅替我一天,但他们了解江青,都不敢替我,怕挨训。鉴于这种情况,我想算了,以后我也不休息了,也不用请别的师傅顶替我了,我家里不就一个老婆、两个孩子吗,事情也不多,即使他们有事,也让他们尽量自己解决,尽量不用我处理。有时家里来客人,来就来吧,能见就见,不能见就算。有时家里碰到困难,就自己解决或克服吧!否则,请外来厨师顶替我的次数多了,江青非得发火不可。我在给江青做厨师的长时间里,白天、晚上都在她工作的驻地休息,时时坚守在厨师的岗位上,保证随叫随到。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