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忆解放初期参加的剿匪工作

游祖智

1949年9月,我有幸考上了解放军四十七军干部教导大队。教导大队学员有江西的、长沙的、常德的,还有桃源的,后来吸收了很多的湘西学员,在11月份正式打出湘西军政干校的旗帜。我们的校长就是四十七军第一任军长曹里怀。

1950年3月毕业后,我分到乾城(吉首)三区马颈坳。区公所就设在山坡上一栋两层的木房里,第一层住区武工队,第二层住区公所。那时候我们都有枪,既是工作队,也是战斗队,所以军政关系非常密切。

刚解放的马颈坳到处是土匪,遍地种鸦片。因为人地生疏,又不懂苗话,加上土匪混在群众之中,工作十分艰难。我们白天翻山越岭下村寨,晚上开完群众会还得摸黑赶回区公所。有一次,我们从龙舞返回马颈坳的路上碰上土匪。两边高山,中间一条小路,怎么办?区武工队的解放军抬枪就是一梭子,土匪发现对手不一般,乱放两枪就溜了。

面对这种情况,我们与部队同志研究了剿匪对策:第一要充分发动群众,检举揭发土匪的活动情况;第二是主动围剿土匪,狠狠打击其弱点;第三是政策攻心,争取多数,孤立少数,各个击破。

这些对策很见效。振武营大山背后龙舞有个土匪骨干,在党的政策感召下悔过自首,经常主动给我们通风报信,使土匪武装屡遭重创。土匪头子对他恨之入骨,扬言要活捉他,剥他的皮。有一天清晨他悄悄跑回家取换洗衣服,不料被土匪发现了,很快把他家团团围住。他急中生智,迅速脱下衣服给家人藏起来,自己跳进猪栏连接厕所的粪坑内,仅露出一张嘴巴通气。土匪进屋搜寻,怎么也找不到人。土匪很奇怪,骂天骂地后就撤走了。

短短几个月的工作,我们周围就有了一批积极分子和骨干。当地成立了农会,民族干部也成长起来了。这时,土匪如过街老鼠,有的被打死打伤,有的被抓起来,有的躲进山洞,有的向政府自首。“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这是我们当时工作的法宝,清匪、剿匪、灭匪,步步为营。

经过战斗的洗礼,我于1950年7月调到了县委机关。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