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我所知道江青迫害秘书的一些情况

阎长贵是江青的第一任机要秘书。1968年1月江青诬陷他是“坐探”,把他投入秦城监狱,关押了7年多。我曾和阎长贵共事3个多月(共同任江青的机要秘书),他出事后,我接着任江青的第二任机要秘书。江青诬陷、关押阎长贵的情况,我亲眼所见。

成为江青秘书后与阎长贵相遇

1967年1月6日,我从中央警卫团调到中央办公厅主任值班室工作,主要任务是收发、整理、保管文件资料,值班,接打电话,会议准备等工作。10月3日,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找我谈话,说:“你在主任值班室的工作干得不错,领会领导的意图较快,有一定的办事能力,你的家庭成份、出身和社会关系都是好的,政治思想表现也是好的,群众关系融洽,经组织考察研究,决定调你去江青同志那里工作,任务是收发和保管文件,也就是担任江青同志的机要秘书。”他接着说:“江青同志现在的秘书叫阎长贵,这个同志有文化,是个大学生,会写文章,是个笔杆子,人很老实,厚道,组织纪律性强。江青同志想把他调到中央文革小组办事组去工作,发挥他的特长,所以叫你去接替他。请你今天准备一下,明天就到钓鱼台11号楼去报到,我亲自送你去,你明天上午10点钟到我这里来。”

我对汪东兴找我谈话及内容,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那时,我对江青的脾气、性格、为人等一概不知,只是认为她政治地位很高、名声很大,她的秘书工作很重要,不容易做好,像我这样资质极平凡的人到她那里做秘书工作,实在不可想象,于是忙推脱说:“我文化水平低,能力差,不能胜任如此重要的工作,干不好对不起组织。”汪东兴看我不想去,耐心地说:“杨银禄同志,你知道吗?你是从中央警卫团很多干部中精心挑选的,调你给江青同志当秘书的事,我是报告了主席的,主席明确表示:调中央警卫团的同志干秘书工作,当江青的秘书,我信得过,我放心。况且,我把你的情况、介绍材料和照片,也已经送江青同志看过,她表示同意你当她的秘书。如果你不去的话,我不就为难了吗?”他还承诺说:“你去试一试,积极工作,认真负责,尽快适应那里的环境,适应工作,干好了就干下去,实在不行的话,再回警卫团。”

经过汪东兴这样耐心诚恳地说服、劝导,我想通了,不应该再坚持自己的意见了,不应该为难领导,组织上如此信任、器重我,不要不识抬举了。况且,按照组织原则,应该是个人服从组织,下级服从上级,我是个军人,服从是天职,按当时流行的说法,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这样我就同意了。

我又说:“我没有做过秘书工作,特别是给中央领导当秘书,心中没有底、发怵,请汪主任多帮助。”汪东兴说:“对于没有做过的工作,发怵是可以理解的,等干了一个阶段,熟了就好了,熟能生巧嘛。”

10月4日下午1时左右,我由汪东兴陪同,来到国宾馆——钓鱼台11号楼。进楼后,汪东兴带着我径直来到阎长贵的办公室。看样子,阎长贵是刚刚起床,被子还没有来得及叠。他揉了揉多日没有休息好的疲倦的眼睛,有礼貌地说:“汪主任来了,请坐。”

汪东兴指着我对阎长贵说:“这就是杨银禄同志,今天我把他带来了,请你首先把这里的情况和要注意的问题及需要他做的工作向他好好介绍一下。江青同志起床以后,请你把杨银禄来这里工作的事报告她,有什么事,你再打电话给我。从今天起,你们就在一起共事了,你要抓紧时间带他,使他尽快熟悉情况,熟悉工作。”汪东兴说完后就走了。

阎长贵当时的年龄是30岁,由于操劳过度,用脑过度,工作劳累,长期得不到很好的休息,看上去好像40左右的人。他个子不太高,腰也不太直,面色憔悴,双眼布满了血丝,一副近视眼镜挂在鼻梁上。他强打精神,用嘶哑的声音对我说:“已经知道你的大名了,欢迎你来这里工作,我早就盼着你来了,你来了我很高兴。”我说:“你的情况汪主任已经向我介绍了,你是大学毕业生,我是个初中生,你是我的老师,我要向你虚心学习,你在这里工作有了经验,请你好好教我、带我,我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也请你批评教育。”他说:“这没有说的,请放心好了,互相学习,互相学习。”他介绍说:“江青同志身体不太好,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特别怕声音,怕风,还怕见生人,一听到声音,见到生人,就精神紧张,出虚汗。咱们在楼里说话、走路、开关门窗等各种动作都要特别轻,千万要注意;因为她怕见生人,所以在短时间内你先别见她,尽量躲着她。如果实在躲不开了,你也不能跑,在原地站着,不要紧张,一跑就坏了。她不跟你说话,你别主动跟她说话,今天我不跟你说得太深了,以后你慢慢体会吧。你先在我这里熟悉情况,和我一起整理文件,等她主动要求见你时,我再带你去见她。”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阎长贵耐心地教我如何给江青挑选文件资料,怎样签收,怎样分类登记,怎样发送,怎样保管文件资料。他讲得很细,教得很认真,我也虚心学习。他像一位兄长教一位小弟弟,毫无保留,十分耐心。从第一天起,我就对他产生了好感,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他有知识,有修养,对组织忠诚,对同志诚恳,对工作认真负责,生活艰苦朴素,作风谦虚谨慎,性格内向,不善言谈。那时我就暗自下了决心,在我们相处的时间里好好向他学习,以利于今后做人、做事。

我和阎长贵相处了3个月零5天。在这段时间里,我按照他教我的工作方法,试着签收、挑选、分类登记、发送、保管文件资料。一开始,每做完一道工序都请他过过目,检查检查有什么差错?过了大约两周的时间,他对我的工作基本上满意了,放心了,大多数工序他就不过目了,只对江青必看的文件夹内的文件看看,把把关。因为江青还没有正式和我见面,所以江青打铃叫秘书,还是由阎长贵去。他平时谨言慎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除了谈工作,基本上没有聊过天,拉过家常,更没有谈论过江青的脾气性格,是是非非,他即使受了什么委屈也没有在我面前透露半点不满情绪。他容人、容事、容言,我对他非常佩服。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