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忆南下老干部魏呈贵二三事

陈克鑫

2013年10月19日,我来到魏呈贵家,吊唁这位10月16日去世的、享年87岁的老领导。

看到老领导慈祥的遗像,我的思绪回到了从前。1977年11月下旬,常德地委组织部干部科长易炳珊找我谈话,说组织上调我到地委办公室秘书科工作,给地委副书记魏呈贵当秘书。他交代我一要忠诚敬业,二要勤快做事,三要刻苦学习,尽快进入角色,特别是要学会写领导讲话稿,全心全意为领导搞好服务。就这样,我成了魏呈贵的秘书。一直到魏呈贵1979年11月调任湖南省纪委副书记,我在他的身边工作生活整整两年。往事并不如烟。老领导和蔼可亲的形象,中规中矩的言行,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老领导是抗战时入伍、南下时入湘的老干部,是真刀真枪拼杀过日本鬼子的老战士,新中国成立后一直在常德地区工作,20世纪60年代先后担任过常德县、安乡县、石门县县委书记。老领导一生忠于党、忠于人民,对毛主席怀有深厚的感情,对工作认真负责,对自己严格要求,对同志满腔热忱,为我们树立了一个老共产党员坚强无畏、公正无私、朴实无华、言行无二的光辉形象。

他把人民群众的疾苦时刻挂在心上。1978年春天,他听说安乡安宏公社有的群众缺粮食,不得不吃一些红花草籽艰难度日时,立即要我通知地区财贸办公室、粮食局会同县里的同志进行调查。地区财贸办综合科长杨友年带地区粮食局的同志骑自行车逐村逐队核实情况后,地委行署马上下拨了粮食帮助群众度过春荒。1977年11月,他陪省委书记毛致用到湘澧盐矿检查工作,忽然来了一群拦车告状的农民。他立即下车听取他们的诉求,明确答复了他们的合理请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到常德后,他坚决贯彻中央的精神,提出总结过去“农业学大寨”的经验教训和部署今后的改革、开放、发展,要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决不能再干那种“干部图虚名、群众吃实亏”的傻事。1979年春,中央部署开始平反冤假错案工作和为“五类分子”摘帽,他是地委分管领导,对此抓得很紧,凡是他收到的反映受到不公正待遇特别是被错划为“右派”的信件,他都一一亲自批复有关部门,要求尽快按现行政策处理好。

他对自己要求很严,处处模范带头、一丝不苟。下去调查研究,一律不准收受礼物,不接受超标准、超规格接待,也不准购买农副土特产品。1979年3月,他到安武公社检查工作,公社书记是他20世纪60年代在安乡任县委书记时的老部下,吃中饭时炖了一只鸡,魏呈贵看到后很不高兴,要公社书记端下去。公社书记陪着笑脸说,都已经做好了,您就尝尝吧。魏呈贵坚决不干,要我端进厨房后才肯上桌。每到一处吃完饭,他都要问我,交伙食费、粮票没有?老八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优良作风保持终生。有次他到西洞庭农场看望老朋友、时任党委书记覃正彦,就在覃正彦的家里就餐,没有去招待所吃饭。一次他到常德县蒿子港区公所看望老部下、时任县委常委兼区委书记杨光宏,中午在食堂就餐,杨从家里拿了一瓶德山大曲招待他,他说自己不会喝酒,硬是没有喝。他生活十分简单,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我在他身边工作两年,没看见他在县里和公社吃饭时喝过一次酒,没有看见他在常德城区范围内饭店吃过一顿饭,他开完会再晚都坚持回家吃饭。他自己不抽烟、不喝酒,也不赞成年轻人抽烟喝酒。一次他严肃地对我说,年轻人抽什么烟?赶那个时髦干什么?由此,我戒掉了抽烟5年的习惯。

他坚持深入基层调查研究,实地听取汇报、了解情况,现场研究解决问题,从不坐在办公室发号施令。1977年至1979年,按照地委的分工,他分管党群系统和政法工作,联系安乡县的工作。地委这边的任务已经很重,头绪多、工作忙,即使不下去也忙不过来。但他只要有点时间就往县里跑。我曾统计了一下,他一年中差不多有一半时间在县里,地委不开会就不回机关,回机关开几个会后又去县里。1977年底至1978年底,他跑遍了安乡县的18个公社,有时候就直接住在公社干部的宿舍里,不回县住以节省往返时间。很多公社的大队、生产队都留下了他的脚印。1977年11月下旬,他和地委常委兼安乡县委书记刘淑媛陪同来安乡调研的省委书记毛致用及省委副秘书长沈瑞庭等一行在安金公社搞调查研究,就住在公社所在地焦圻镇,白天同农民在蚕豆田锄草,晚上开基层干部和农民代表座谈会,一连三天都是这样。1978年国庆节后寒露风很猛,他担心正在抽穗扬花期的晚稻受到影响,一天下午开完会已经5点来钟了,还专门跑到桃源县双溪口公社查看晚稻生长。他没有通知县乡,一个人不顾风大天冷,一丘丘田地看,有时还弯下腰一蔸蔸禾地摸,做到心里有数。随后,他向地委提出了加强晚稻后期培管、确保全年粮食丰收的建议。

他始终保持艰苦奋斗的政治本色,从不计较工作条件和环境。当时地委办公室车队有两台上海牌轿车,多数是北京牌吉普车,但他坐的是一台半新不旧的苏制嘎斯69吉普车。当时的公路都是沙石路面,安乡又是水乡,下雨时路就更难走。有人形容当时的县乡道是“晴天一把刀,雨天一包糟”,安乡县城是“光灰的城市巴泥的路”。一次雨天,我陪魏呈贵去安丰公社,在路上吉普车陷在泥里开不动了,他二话没说脱掉鞋子就下车与司机朱贤成和我一起推车,我们折腾了刻把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车推出泥潭。夏天坐在车里太热,他要司机干脆把篷布和挡风玻璃拆掉,往往几小时后个个都是灰头土脸,但他毫不在乎。当时的安乡县招待所就在一条街道边,我们就住在临街的一栋楼的三楼。安乡人十分勤劳,夜以继日都有人活动,往往是凌晨两三点才静下来,早晨5点左右又热闹起来。住在县招待所的人不容易睡好觉。我几次提出是不是换个地方住,他坚决不同意,说这里已经很不错了。每次都住老地方、老房间。他下基层调查从来只带一个秘书,不搞前呼后拥的随员一大堆,更不搞迎来送往的客套。那时去安乡没有桥,要过两次轮渡,非常不容易,特别是沙河澧水渡口,有时风大浪急不能开船,一等就是两三个小时,但魏呈贵从不说什么。

魏呈贵是我十分尊敬的老领导、老前辈,从他身上,我看到了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的一身正气、两袖清风,看到了南下老同志的崇高品德和高风亮节,看到了老一辈共产党人爱民亲民为民的公仆情怀,看到了老八路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他使我想起了上世纪60年代末毛主席曾经对他们这一辈人说过的一句话,我们要保持过去革命战争年代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拼命精神。魏呈贵不正是这样做的么?!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