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邓小平主持起草《历史决议》:科学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

蒋永清



1981年6月27日至29日,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决议全面科学地分析了建国以来党的历史,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科学评价了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维护了毛泽东的历史地位,肯定了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作用。以此为标志,改革开放新时期党在指导思想上拨乱反正的任务基本完成。

这个决议是在邓小平亲自主持下起草的。从1979年10月组织起草,到1981年6月全会通过,历经20个月。其间,邓小平就有关起草工作共作过17次重要谈话,为决议的最终形成付出了心血和智慧。

起草《历史决议》提上工作日程

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后,百废待兴。邓小平一方面反对“两个凡是”的错误观点,在1977年4月10日致华国锋、叶剑英和中共中央的信中提出“我们必须世世代代地用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来指导我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另一方面又认为对“文化大革命”和毛泽东的评价问题很敏感,时机还不成熟,为了安定团结的大局,暂时不要碰这个问题。

到了1979年,情况已发生了变化。在1979年春中央召开的理论工作务虚会上,人们比较集中地讨论了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评价问题和对“文化大革命”经验教训总结的问题。有人提出要像1945年党的六届七中全会作出《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那样,作一个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个建议没有被中央立即采纳。但会后要求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评价“文化大革命”的呼声越来越高,党内党外、国内国外都在密切关注中国共产党的态度。这些问题不解决或解决不好,全党的思想就不能统一,就会直接影响到中国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

1979年10月恰逢建国30周年大庆,中央决定由叶剑英作一个重要讲话。邓小平提出这个讲话要对过去30年作一个总结,特别是对“文化大革命”要作出一定的说明。

这篇讲话的起草是在邓小平直接领导下进行的。1979年8月下旬,邓小平同胡耀邦、胡乔木、邓力群谈话,提出讲话草稿“讲理论的东西多了,概念的东西多了,读后感到沉闷,需要做大的修改”“要从林彪、‘四人帮的事件中间得出几条基本的教训,要写得很准确”。9月4日,他再次同胡耀邦、胡乔木、邓力群谈话,提出讲话稿“还是要讲在30年的历史上毛主席是有伟大功绩的,我们的一切成就是在毛泽东思想照耀下取得的。我们的党、军队和人民是受毛泽东思想的教育,在毛主席领导下建立功勋的”,“要使人看了这个讲话以后得出一个总的印象,我们的党和人民现在是真正坚持毛泽东思想,是完整、准确地学习、运用毛泽东思想,是真正将毛主席为我们制定的路线、方针、政策付之实现,不是搞片言只语。这是个非常大的问题”。

讲话稿前后改了十八九遍,在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委员中进行了多次讨论,并在各民主党派中征求了意见。先后参加讨论的有三四千人。9月25日至28日,中共十一届四中全会讨论并通过叶剑英代表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9月29日下午,讲话正式发表。讲话提出:“中共中央认为,对过去30年特别是‘文化大革命10年的历史,应当在适当的时候,经过专门的会议,作出正式的总结,但是,在庆祝建国30周年的时候,有必要给予初步的基本估价。”讲话总结了林彪、“四人帮”极左路线的主要特征以及给全党和全国人民极其深刻的教训,对“文化大革命”10年的初步的基本估价是“反革命大破坏,使我国人民遭到一场大灾难,使我国社会主义事业受到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挫折”。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评价是“中国人民将永远铭记毛泽东同志的不朽功绩,坚决捍卫和发展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

讲话发表后引起良好反响,特别是对“文化大革命”、毛泽东及毛泽东思想的评价获得广泛认可。这时,党内出现一种普遍呼声,希望在国庆讲话基础上,更加具体、充实、丰富,进一步作出一个历史问题的决议。邓小平审时度势,顺应党心民意,准确把握时机,提出把历史决议的起草工作提上党中央工作日程。

1979年10月,邓小平同胡耀邦、姚依林、邓力群谈话说:常委研究,准备为五中全会、六中全会和十二大做点准备工作。第一,修改党章;第二,修改宪法;第三,讨论两年调整计划、十年长远规划;第四,起草建国以来党的历史问题决议,现在着手,六中全会讨论通过。邓小平还说,有了国庆讲话,历史决议就好写了。以讲话为纲要,考虑具体化、深化。这样,邓小平代表党中央正式提出起草历史决议,并在此后直接领导这一工作。

10月30日,具体负责起草工作的胡乔木在起草小组会上传达了邓小平的谈话,对决议起草工作进行了部署,提出以起草国庆讲话的班子为基础,再从人民日报社、新华社、解放军报社和中央档案馆调人,集中起来,脱产工作。历史决议起草工作正式启动。

决议的三条指导思想

经过两个月的紧张工作,1980年2月,起草小组拉出一份仅供领导参阅的《〈决议〉提纲(草稿)》。邓小平看后感到平铺直叙,主题不够鲜明。3月19日,他找胡耀邦、胡乔木、邓力群3人谈话,专门谈决议总的指导思想问题。首先,从写法上讲:“我看了起草小组的提纲,感到铺得太宽了。要避免叙述性的写法,要写得集中一些。对重要问题要加以论断,论断性的语言要多些,当然要准确。”其次,讲三条“中心的意思”:

“第一,确立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这是最核心的一条”,也是“最重要、最根本、最关键的”一条。 1980年2月,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为刘少奇平反昭雪。决定传达下去后,一部分人中间思想相当混乱:有的反对给刘少奇平反,认为这样做违反了毛泽东思想;有的则认为,既然给刘少奇平反,就说明毛泽东思想错了。对此,邓小平说:“这两种看法都是不对的。必须澄清这些混乱思想。”

“第二,对建国30年来历史上的大事,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错误的,要进行实事求是的分析,包括一些负责同志的功过是非,要做出公正的评价。”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