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我请孙毅将军审阅文章

邓建龙

笔者因长期从事中共党史与军史研究,曾先后拜访过10多位解放军开国将军。其中,令我最难以忘怀的是与“胡子将军”孙毅的交往。

1987年初,笔者写了《试评湘江战役及其意义与教训》与《红三十四师演变沿革》两篇文章,论述1935年初,红五军团三十四师作为全军后卫,为掩护中央红军顺利西渡湘江,在江东浴血奋战,最后全师壮烈牺牲的悲壮史诗。当时,虽说“文革”结束,已拨乱反正,但仍有许多党史军史资料没有完全解禁,笔者写这些文章时,深感资料不全,或难以定论。而孙毅将军曾是红五军团的老同志,加上他对我们这些青年作者非常关心和支持,因此稿成之后,我便寄给他,本意是想请他帮我审阅或斧正,如有可能就推荐给某些党史类刊物。

一个月后,我收到孙毅的回信。信封是他自制的牛皮纸信封,字是用毛笔书写的。信的内容如下:

建龙同志:稿件看过。湘江战役问题,其他同志早有论述。惟五军团三十四师沿革及其英勇壮烈牺牲,浩气永存,教育极深。诚可珍贵的资料。你这种搜集资料精神,可嘉可学。现在江西宁都,为五军团暴动地,江西省委指定宁都革命博物馆负责搜集整理编辑五军团的史料最后成书。该馆馆长或副馆长曾庆圭同志负全责。此稿可直接与曾一商,把此稿编入他的书中为宜。稿退回,请收转。此致敬礼!

孙 毅

1987年4月5日于清明节

孙毅特选择清明节给我回信,我明白他这是在表达对当年牺牲在湘江东岸的五军团三十四师全师将士的深切缅怀之情。遵孙毅所嘱,我立即将此稿寄送江西宁都革命博物馆。不久,该馆也给我回函言稿件已收,因各种原因,书暂未编辑。

1990年9月,我因公去北京出差,抽空专程去拜访了孙毅将军。

谈及1987年我寄文稿给他看时,孙毅问我是否将文稿寄给了宁都革命博物馆。我说寄了,对方也回了函,现仍在编辑中,不知何时出书。

孙毅说:“你写的《红三十四师演变沿革》有些史料我也不清楚。因为我在五军团时,五军团下辖十三、十四、十五3个军。我在十四军四十师、四十一师当过参谋长,后调红军大学工作,又先后调赣南红二十二师、红三军团、红一军团工作。三十四师也不是原宁都起义部队,所以不太清楚其沿革。”

孙毅的话让我十分感动。时隔3年多,他仍然记得我请他审阅的文章,并就有关情况作出解释,让我心中暖乎乎的。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