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他从澧水河畔走来(上)

朱习文+吴必文

2月28日,天空阴霾低沉,气温骤然下降,让我们感受了上海的春寒料峭,但这丝毫没有影响我们急切而高兴的心情,因为我们要访问的是受人敬仰的上海市第八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上海市原副市长、98岁高龄的湘籍革命前辈裴先白。

在湖南省政府驻上海办事处副主任伍登国的陪同下,特意带着裴老平时爱吃的湘味浓郁的扣肉、腊味合蒸,我们叩开了华东医院南楼411病房,房间暖意融融,四周一幅幅裴老的照片首先映入眼帘,既有烽火岁月的革命照,也有披荆斩棘的工作瞬间照,还有儿孙绕膝的全家福,我们立即感到了房间的温馨和裴老人生的丰富。

裴老满面红光,口齿清楚,声音响亮,根本没有耄耋老人的龙钟之态。看到我们来访,裴老立即放下正在浏览的报纸,随手翻看我们递上的家乡党史刊物《湘潮》。当知道我们想了解他那瑰丽丰富的革命人生时,裴老连忙谦逊地表示自己的人生没有可圈可点之处。但裴老绕不过家乡情结,当我们介绍家乡澧县发生的巨变后,裴老开始回忆起他那充满传奇的战斗篇章,讲述他那奉献国家和人民的不凡历程。

裴老的人生是从澧水河畔起航的,他的回忆和讲述也是从澧水开始的。

投身革命,难忘董必武知遇之恩

裴先白,原名王裕祖,1916年11月出生于湖南澧县周公渡(今永丰乡大周村)。父亲王绍东勤劳朴实、善良忠厚,母亲易剑秋贤惠善良、知书达理,他们靠租种几亩薄田,勉强维持着全家的生计。父母先后生育了3个子女,王裕祖(裴先白)是老大,弟弟王新祖很小不幸夭折,妹妹王小梅一家三口在1941年常德大鼠疫中死于非命。

周公渡是承载裴老童贞、弥漫真情的地方。裴老从小讨人喜欢,向往读书。在周公渡一所私塾,他跟着自己人生的第一位老师方先生启蒙念书。方先生讲授经史子集,特别是那些做人做事的道理,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对此,裴老一直念念不忘,曾多次委托当地政府寻找方先生及其后人,遗憾的是无人知晓下落,也没人提供有价值的线索。

裴先白的外祖父在邻近澧县的安乡县城当老师,因此,他不久离开周公渡,跟随外祖父在安乡上学。安乡望衡岳而抱洞庭,平川沃野,人杰地灵。在这里,他顺利地读完了小学和初中。书本为裴老打开了观察世界和探秘人生的大门。带着渴望了解外面精彩世界的冲动,他从安乡坐船顺长江而下来到了“九省通衢”的武汉。因不慎遗失初中的学历证明,眼看将错失报考读高中的机会,他急中生智,借用弃考的同学裴先白之名报考,凭着扎实的基础通过了考试。从此,王裕祖就成为了裴先白。裴老告诉我们:当年那个真正的裴先白还有一个名字叫裴力之,后来去了台湾从政,曾担任台湾“国大”代表,裴力之是在台湾的大陆高干名单中发现裴先白的。后两岸关系解冻,几经周折,20世纪80年代初两人才在上海第一次见面,他们仍以兄弟相称。裴力之前几年在台湾去世,他的太太杨家宁还常到上海看望他的这位大哥。为了裴先白的名字,“文化大革命”期间造反派还将裴老打成混入党内的假党员进行批斗。

进入高中后,裴老接受了当时最新式的、最现代的教育。他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各科成绩都非常优秀,并且还培养了极强的组织能力。在此期间,他开始接触一些进步书刊,阅读了大量针砭当时社会的文章。高中毕业,裴老原想考武汉大学,读水利专业,因家乡常发大水,无奈抗日战争爆发,大学梦被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踏碎。当时,武汉是全国抗战的中心。在全民抗战声势的感召下,他浑身洋溢着强烈的爱国情绪,浑身充满着争取民族独立的战斗激情。

此时恰逢第二次国共合作,董必武在武汉利用合法身份和他广泛的社会影响,大力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在武汉安仁里1号董必武家,裴老与学友经常聆听董必武的时势演讲。回忆至此,裴老激动地说:“董必武家的门牌号安仁里1号,我终始都记得。”董必武的演讲,形象生动,入情入理,让青年学生热血沸腾。裴老坚信只有参加革命才能施展才华和实现理想,于是他放弃了知识救国的人生道路设想。无疑,董必武成了他走上革命道路的领路人。

此时,全国各地一批又一批的党员和进步青年,离开家乡,奔赴延安。裴老请求董必武介绍他去延安参加学习和革命工作。董必武特别喜欢这位聪明上进的热血青年,考虑到他文化基础扎实、组织能力强,没有答应他的请求,竭力挽留他做地方工作。董必武语重心长地启发说:“你们小孩子都去延安干什么?到延安是革命,到大别山的红军游击队去,那里也是战场,那里去的人少,你们去那里好了,去那里也是革命。”裴老听从董必武的劝告,改变初衷,与37位青年志士一道奔赴鄂豫皖交界处的大别山,全身心地投入到革命洪流之中。就这样,1938年2月,年仅22岁的裴先白参加了革命,3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8年5月,裴老在安徽第五临时中学组织学生进行抗日活动,动员进步学生去延安抗大学习。不久他担任立煌县(今安徽省金寨县)委宣传部长、第一任书记。当时县委的干部主要由青年学生、苏维埃时期留下的地下工作者和红军游击队的干部等三部分组成。在董必武的领导下,裴老积极开展党的地下工作,使立煌县在开展华中敌后抗日游击斗争、创建华中抗日根据地中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裴老出色的工作得到了董必武的充分肯定。不久,他就以县委书记的身份参加了新四军,在高敬亭领导下的新四军第四支队任留守处政治干事、总支宣传干事,走向了抗日的最前沿。四支队是当年红军长征后留在南方坚持游击战的一支红军老部队,虽然部队里大家年龄相差不多,但老同志、老红军多。裴先白过硬的文化基础、出色的工作能力和谦和的为人,引起部队众多老同志的认可和领导的重视,他很快担任领导职务,相继任新四军四支队政治部宣传科长,四支队七团、十二团政治处副主任。在此期间,他先后参加了周家岗、半塔、全椒、金牛山、定远、黄统苗等战役战斗,其所在的四支队七团获得了“铁锤子”团的光荣称号。

革命生涯最珍贵的瞬间:护送刘少奇

1939年11月,刘少奇、徐海东带领一批干部来到安徽省定远县太平集。太平集是当时新四军四支队司令部、政治部的驻地。裴先白时任第四支队七团政治处副主任,第一次见到了刘少奇。

刘少奇在太平集召开干部会议,作了主旨报告,谈华中的形势、任务和方针。此时正值国民党发动反共高潮之际,他强调说:“我们要坚决反对顽固派的进攻,建立抗日民主根据地,扩大革命的武装力量,协同地方党组织放手发动群众,减租减息,组织工农青妇等抗日救国会,使之成为我们的依靠力量。”在台下,裴老聚精会神地聆听了报告。刘少奇演讲口若悬河,观点精辟,裴老打心里佩服。会后,他把能找到的刘少奇的讲话收集起来,认真研读,并做了大量笔记。根据刘少奇的报告精神,裴老所在第四支队七团立即对照检查工作,提高了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认识。

1940年4月,刘少奇准备从淮南路西去路东半塔集,四支队首长秘密向七团下达了护送任务。半塔集在安徽来安县境内,是新四军第五支队领导机关所在地,也是当时淮南路东进行抗日活动的中心。七团接到护送命令后,团长秦贤安高度重视,与裴先白选派部队、实地探测、选定路线,并多次商量敲定护送方案报支队首长。这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择定出发日期后,秦贤安和裴老带着一个营和一个侦察排在岱山铺集合。天黑时,秦贤安和裴老率部队护送刘少奇出发,急行军40多公里,越过张八岭火车站,拂晓时分到达路东根据地的自来桥。一路上,秦贤安和裴老忐忑不安,庆幸的是护送方案周密,没有出现重大险情和意外情况,只是在过津浦铁路时,因敌人挖的护路沟又深又宽,马匹通过时有困难,为了不惊动敌人,只好慢慢通过,因此耽误了一些时间。

到达目的地路东半塔集后,秦贤安和裴老才松了一口气。这次护送刘少奇,给裴老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记忆。

部队稍作休息,简单吃点东西,正准备按原路返回时,刘少奇派人把秦贤安和裴老等叫到他的住地。见面后,刘少奇严肃地说:“为什么要在日伪占领区走这么长的路?沿途一带人烟稀少,土地荒芜,杂草丛生,村庄大都破败。在这种环境下,为什么不做伪军和伪保甲长的工作,为什么不争取群众,缩小日伪的占领区,扩大我们的根据地?为什么不争取伪军和伪保甲长中心向抗日的分子,既为日伪军工作同时又为我们工作的‘两面派呢?”几个“为什么”让秦贤安和裴老汗颜,他们向刘少奇如实汇报了统一战线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刘少奇稍沉思后说:“我们要坚决打击的是日寇,是死心塌地为日寇卖命效劳的人,其余的人都是我们做工作的对象。伪保甲长中,有的人土生土长在这里,日本人来了,他不应付能行吗?你们的政策、思想要改正,回去好好研究,再不能这样下去了。” 秦贤安和裴老觉得刘少奇的这番话很有针对性,他俩寻思,原来刘少奇在转移途中一直在观察思考。回到路西后,七团立即召开了团党委会,提出了改进工作的措施。

在新四军四支队工作期间,裴老还收获了爱情和家庭,他与杨天(原名杨天筂)相识、相知、相爱。杨天是湖南宁乡花明楼人,是刘少奇的姨侄女,聪明漂亮,多才多艺,曾是新四军军部女生八队的战士,皖南事变突围后到新四军四支队任组织干事。两个湖南青年,年龄相近,志趣相投,很快就成为四支队一对令人羡慕的伴侣。裴老回忆起他俩第一次见面的情形时,说:“我是在一次办理介绍信时认识的杨天,她的言行举止深深地把我吸引住了,让我产生了结识她的想法。”解放后,杨天随裴老到上海工作,曾任上海市向明中学副校长,十二中学党支部书记、卢湾区纪检委副书记等职,1995年去世。谈起自己相濡以沫的妻子,裴老明显放慢了语速,说:“我们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地工作,互相理解支持,互相关心尊重,从不干涉对方。解放后,有一次刘少奇到上海视察,利用闲暇时间请杨天去吃饭,杨天叫我同去,恰巧我有其他工作,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推脱说:我不是刘少奇的亲戚,我才不去呢。杨天非常理解,独自一人参加。”

1941年2月,第四支队改编为新四军二师四旅,裴先白任四旅十团政治处主任。1947年2月,部队集中改编后,改任华东野战军二纵四师党委委员兼十一团政委。解放战争中,裴老先后率部参加了淮北朝阳集、陇海路东、孟良崮、南麻临朐等战役战斗,曾率一个团的兵力阻击敌军8个团达七天七夜,为莱芜战役顺利歼灭张灵甫七十四师争取了时间。

在支援苏北的战斗中,裴老率部英勇作战,歼灭国民党军一个团,但不幸吸入了毒气弹毒气,患上重病。(续下期)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