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倾情军队通信事业的袁邦根

马晖晖

湖南隆回人袁邦根,是中共十五大代表,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曾任中国通信学会副理事长,国务院信息化领导小组成员。历任广州军区司令部通信部副部长、部长,总参谋部通信部副部长、部长,广州军区副参谋长、党委委员、纪委副书记,广州军区司令部党委副书记、广州军区司令部直属队党委书记等职,为军队的通信事业立下过汗马功劳,1994年7月晋升为少将。

善于学习当模范

1944年1月出生的袁邦根,8岁时在本地的钟家祠堂开蒙读书。他在读书过程中,总是求知若渴,不停地去探索书中的各种知识,很受老师喜爱、同学称赞。在学校里他除了专心听讲、虚心求学外,还担任写墙报、黑板报、喊广播筒的工作;放学回家,从不贪玩,不是埋头于古今中外的书本海洋去搜集无穷无尽的知识,就是摊开纸张写字练画。所以,他的学业成绩总是在全校名列前茅。

1961年8月,袁邦根参军入伍。9月,立志用技术报国的他进入解放军6900部队教导大队学习无线电技术,毕业后分配到该部队通信营无线电连,历任报务员、报务主任、电台台长。其间,他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写作,先后在《战士文艺》《战士报》《湖南文学》等报刊上发表小说《畅通无阻》、诗歌《红色电波》、报告文学《摇机班长》以及部分快板、对口词等军营曲艺作品,受到部队基层干部战士的喜爱和部队的通报表彰。1965年,袁邦根参加6900部队文艺创作组,主要为部队业余演出队编写节目,并且深入部队、工厂、农村搞些调查研究和体验生活。1966年,他调6900部队通信处任参谋工作。

通过勤奋自学,1984年经考试合格,袁邦根进入华南师范大学政治系学习,两年后毕业。为进一步提高现代科学文化知识特别是电子信息技术水平,经广州军区首长同意并报总参谋部批准,袁邦根于1987年5月至8月率团赴日本横滨,参加日本日立株式会社举办的程控交换机高级培训班。在日期间,除专心钻研有关技术外,他还积极组织本团人员利用双休日和晚上时间刻苦学习英语、日语,多次受到日本日立株式会社海外教育部的夸奖,说“中国代表团是学习的模范”。

袁邦根从日本归国后,以其渊博的知识和精湛的技术,为我军无线电通信现代化、数字化建设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在繁忙的业务工作中,他还刻苦钻研军事和科技理论,先后在军内外报刊上发表论文40多篇,大都被评为优秀论文,多篇被收集到军事文库和将军文选。他跟踪世界先进军事理论和先进科学技术所撰写的《着眼发展,加强信息战理论研究和数字化部队、数字化战场建设》一文,系统地提出了新时期我军信息化建设的指导思想、理论内涵和行动举措,在军内和国内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在军事史册上留下了辉煌的一页。

饱经磨砺显身手

1969年,广州军区机关为改善参谋队伍结构,从全区部队选拔年轻参谋人员。年底,袁邦根被选调到广州军区司令部通信部任无线参谋,分管全区无线电通信战备值勤工作。当时,部队的无线电通信设备比较落后,从上到下基本上还是双边带电台,后来虽然装备了少量单边带电台,但其稳定性、可靠性都比较差。在这种情况下,袁邦根和同志们一道,积极从改善联络组织、优化工作频率、提高人员素质入手,比较好地摸索掌握了各种气象和地理环境条件下的最佳工作规律,使全区的无线电战备通信工作出现了新面貌,不仅连续多年圆满完成了战备通信任务,而且在几次全军检查考评中都名列前茅。后来,全军在广州军区召开了无线电战备通信工作现场会,袁邦根他们受到了总参通信兵部领导和来自全军陆、海、空三军通信部门和部队领导的高度评价。

1974年1月15日至18日,南越当局不顾中国政府的多次警告,公然派军舰先后侵入我西沙群岛的永乐群岛海域,炮击我甘泉岛,并对我正在进行渔业生产的渔民进行挑衅,后又侵占我金银岛和甘泉岛。为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反击入侵之敌,中央军委命令广州军区组成前进指挥所统一指挥作战行动。这一作战行动虽然规模不大,但涉及陆、海、空军和渔民,通信联络比较复杂,通信装备又程式不一,有的还不能互联互通。面对困难,在军区通信部领导的直接指挥下,袁邦根大胆采取直接通与迂回通相结合、军用通信与渔业通信相结合、旁听旁抄与通播盲发相结合等方法,及时有力地完成了大报量通信任务,确保了指挥顺畅,为西沙之战的胜利做出了贡献。

1974年5月,袁邦根被任命为广州军区第一通信总站副参谋长并代理参谋长工作。1976年,他调回军区通信部,任通信科副科长、科长。

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解放军驻广西、云南边防部队被迫进行了对越自卫反击作战。广州军区组成前线指挥所。其间,袁邦根在军区前指负责整个广西方向参战部队的通信联络组织计划工作。反击作战发起后,他考虑到前线的需要和当时前线通信联络存在的问题,主动要求随主力部队行动,先后带领通信分队在前沿阵地开设了转信站,采取抵近收听、落地转发、频繁转移、避敌干扰、有线无线结合等方法和措施,有效地克服了因地形复杂和通信距离造成的通信联络困难,大大提高了指挥效率,并创造了一系列亚热带山岳丛林地无线电通信的技巧和战法。随着进攻战斗的发展,为切实了解和掌握前线作战部队的通信联络情况,及时解决存在的问题,他多次到一线的战斗班、排了解情况,与干部战士同住猫耳洞,及时有效地帮助前线部队解决了很多影响通信联络顺畅的难题,部队给予了很高评价。战斗结束后,四十一军等参战部队专门向军区前指发来电报为其请功。

1981年,因工作成绩突出,袁邦根晋升为广州军区司令部通信部副部长,1988年任部长。

呕心沥血作贡献

1992年6月,经总参多次派人和总参首长亲自考核后,袁邦根调任解放军总参谋部通信部副部长,1995年任部长。

在此之前,中央军委首长多次批示:对通信落后的问题,总参要认真研究解决。为认真贯彻落实军委首长的指示,袁邦根多次在部党委会上提出建议,认真组织制订了“九五”发展规划,提出全军通信工作发展总体目标为:通信技术数字化、通信装备一体化、通信网络综合化、通信管理智能化、通信人员知识化(简称通信发展“五化”目标)。

为走好军民结合、平战结合的道路,袁邦根在“九五”期间主要抓了7个方面的工作,即:通信干线建设,坚定不移地走军民合建的路子;通信装备技术体制,实行国、军标一体化;通信装备发展,逐步建立军品与民品相结合的体系结构;通信经费投入,采取军地共建共投;通信保障体制,逐步实行军民共同保障;通信网络管理,进一步坚持条块结合、军地结合的原则;通信资源利用,逐步扩大通信支援国家经济建设的范围。按照上述基本思路,借助全国“八纵八横”光缆网的建设,采取“搭车”的办法,由国家统一安排经费,军队参加施工,使全军基本建成了上至统帅部,下至团以上部队的“六纵六横”光缆网,并且形成了军地共建共维的维护管理模式,从而使我军的通信和指挥自动化建设上了一个新台阶。

海边防部队通信,特别是海边防分散执勤点小分队的通信联络,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袁邦根担任部长后,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几乎走遍了所有分散执勤点进行实地调研。他发现,通信之所以困难,一是部队点多线长、高度分散,通信基础建设难度大;二是投入经费太少,无法满足通信建设的需要;三是在通信手段的选择上有不尽合理的地方。为此,他一方面多次向军委、总部首长汇报有关情况,提出切实可行的建议,一方面积极筹措经费,同时与有关部队积极协调,与军队和地方通信科研单位、设备生产厂家反复商量研究,确定了以无线电通信为主,短波、微波、卫星、光缆等多种通信手段结合,立体成网,多路迂回和以通保密话为主,通密码电报和数据通信相结合的举措。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努力,使所有海边防部队和分散执勤小分队的通信联络从根本上改变了面貌。

在整个“九五”规划的实施过程中,袁邦根始终把人才队伍建设作为关键环节来抓。1995年底的一次会议上,在安排1996年度的工作时,他提出了“重中之重抓人才”的战略思路。1996年6月,他具体提出了抓好“三支”队伍建设的意见,列入全军通信发展到2010年的远景规划,即:一支能够进入世界电子科学技术前沿、具有技术创新能力、能够不断攻克国防通信发展中各种复杂课题的科学家队伍;一支技术精湛、作风严谨、热爱本职、安心工作的通信建设和值勤维护管理队伍;一支通晓技术、精于管理的通信指挥干部队伍。这些思路和做法,为我军培养保留通信和指挥自动化的各类人才起到了有效的指导和促进作用。

1996年,国务院成立信息化领导小组时,袁邦根成为国家信息化领导小组的成员。由于参与国家信息化领导工作,对国家全局的信息化工作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他深感信息化对军队的现代化和打赢未来高技术战争实在太重要。基于这一认识,他多次向总参首长建议,要抓紧我军的信息化建设,提出:要从我国和我军的实际出发,吸收发达国家军队信息化建设的好经验,着眼作战需求,着眼现有基础,着眼未来发展,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军队信息化体系。在具体操作上,提出了正确处理好3个关系的建议,即:军队信息化与国家信息化的关系,应主动纳入国家的统一规划,必须向国家的标准、要求靠拢,使之互联互通和便于国家向军队提供信息化设备和信息支援保障;各军兵种信息化之间的关系,要按照三军、武警部队一体的原则,实行统一领导,统一规划,统一标准,分工建设;军队信息化内部工作的关系,要做到指挥控制、侦察情报、探测预警、通信、电子对抗、武器装备的一体化,而且必须陆海空三军一体、战略战役战术一体、野战与固定一体、平时与战时一体。同时建议,必须抓紧培养军队信息化建设工作的各类人才,必须切实加强对我军信息化工作的组织领导,借鉴国家对民用信息化工作的做法,成立军队信息化建设领导小组等。

为使信息化建设工作逐步落到实处,1998年初,袁邦根组织力量深入调查,提出了《陆军数字化部队试点方案》。7月,他组织召开了信息战理论与数字部队、数字化战场建设研讨会,认真探讨了信息战产生的历史条件、基本概念、技术基础、理论体系、指导原则、战法运用以及对我军建设的影响;认真探索了数字化部队、数字化战场的基本概念、建设目标、建设原则、基本构成、技术支撑、编制体制、装备建设、作战运用、指挥体制等理论和实践问题;认真修改了《陆军数字化部队建设试点方案》。此次会议,虽然研究的成果是初步的,但与会专家学者和指挥员一致认为,在全军开了一个好头。后来实践证明,会议所有探讨的问题,对我军的信息作战理论和信息化建设工作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

关心家乡见真情

袁邦根从军43年,虽然身在异地,但始终惦记着家乡的父老乡亲,始终关心着家乡的建设。

他在总参工作期间,家乡经常有人去北京找他,有的是看望,有的是办事,有的是请他帮忙。不管是亲戚也好,老同学也好,不认识的人也好,只要他知道,都热情接待,能帮助的都尽力去帮。一次邵阳市组团去北京招商,他知道家乡尚不发达,经费有限,特意为该团联系了内部招待所,并想办法解决交通问题,使该团的招商工作进展顺利,收到了好的效果。

有一次,袁邦根回家探亲,看到村子里都是泥土路,一遇下雨满是泥泞,群众出入很不方便。但是修路需要很多经费,政府的财政也很困难。于是,他和家人商量,和两个儿子共凑了30余万元,加上省里和县里交通部门的帮助,为乡亲们修了一条崭新的水泥路。

20世纪90年代中期,袁邦根为了帮助家乡发展经济,改善群众生活条件,他在解决群众打电话难的问题上下了一番苦功夫,从光缆线路,到电话单机、程控交换总机、发电机,都亲自一项一项抓落实。程控交换机是用自己的学术研究成果换来的,发电机是一个老部下自己的工厂生产的,光缆线路也是一个民营企业按出厂价支持的。不久,全村的老百姓家家户户都装上了电话。

袁邦根每次回家探亲,他都要了解家乡的建设情况,积极向家乡政府和有关部门提出一些合理的建议。他还多次给家乡一些企业出点子,帮助他们协调一些关系。他常说,家乡是生我养我的地方,什么时候都不能忘本。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