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1958年偶遇彭德怀元帅

谷静

1958年12月16日,从就读的耒阳师范回湘潭老家,途经黄荆坪姑母处的我,听说有大首长要来,早早来到了黄荆坪仅百十丈长的街道上。此时,在街道的两旁,已站满了社员父老乡亲,他们都在低言小语。“真的会回来吗?”“会的,会的。”好些人在私下议论。

上午10时左右,一辆吉普车从花石方向(后知是从周小舟老家)开来。车一停,好些人围了上去。我看见车门打开,走下一位身材敦实、面容十分熟悉的老人——这不就是平常在电影、画报上见过的彭德怀元帅吗?很快,涌动的人群挡住了我的视线。我这时才往前跑。可是迟了,我用尽力气也“破”不开人墙。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公社机关门口徘徊的我,竟然遇到了从公社食堂后门出来的彭德怀元帅,他离我只3丈多远。我忙走上前去,终于看清楚了仰慕已久的革命老前辈彭德怀元帅:他身着深蓝色呢制服,戴着同一颜色的呢帽,身材敦实、健壮,像农民一样朴素的脸庞上一双大眼如炬闪亮,正同周围的人们谈着什么。

忽然,人群中让出了一块空地——原来彭德怀要和大家照相。此时,我离他只有一丈来远,我觉得彭德怀这时看见了我这不起眼的10多岁的师范生!我全身上下涌动着一股暖流。于是,我不顾一切跑上前去,一边向彭德怀元帅伸出手,一边喊道:“彭部长!彭部长!”彭德怀笑眯眯地把手伸向了我,一双厚实、饱经历史沧桑的大手与一双纤瘦、稚嫩的小手紧紧握在一起了!彭德怀朝我投来慈爱的目光,他握着我的手,轻轻摇动。他那已有条条皱纹的胖胖的方脸神采飞扬。我仰望着彭德怀,真有冬浴春阳之感。一口纯正的湘潭乡音似春风向我拂来:“是学生吧?”

当时我忘情地握着彭德怀的大手,两眼一眨不眨地望着他,一时间口舌不听使唤,只知道点头。

彭德怀见我傻点头,笑了,笑得那么慈祥。他把我的小手握得更紧了,只听他十分亲切地问我:“在哪里读书?”

从傻态中惊回的我连忙说:“耒阳,在耒阳!读师范……”

彭德怀微微颔首,语气更为亲切、含情:“好,好啊,是未来的先生。”

“彭部长!”“彭元帅!”大概因为我开了个头,许多人也这样呼喊着。大家的手都伸向他,我该松手了,我不得不和彭德怀的大手分开了。这次握手是那样的短暂,但给我的感受是那样的深刻、难忘。彭德怀的大手厚实有力,传达给我的有温暖、有柔情,还有无声的言语,更蕴含着平等、关切、抚爱。

这就是我与彭德怀元帅的偶遇。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