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莱索托领导人的中国情

陈来元

1997年至2000年,我担任中国驻莱索托大使。任期内,尽管莱索托国内政局动荡不定,但中莱两国在政治、经贸、技术、文教、医疗卫生、新闻等各个领域的友好合作关系依然得到全面、快速发展,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也在不断加深,中莱两国政府对两国关系的发展均表示满意。在不断推动两国关系发展的过程中,我与莱索托高层领导的交往很多,工作关系和个人之间的关系都非常融洽,这使我切身体会到,莱索托高层领导有着很深的中国情结。

王室成员向往中国

莱索托王国是当今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君主立宪国之一,国王为国家元首。

莱索托现在的国王莱齐耶三世的已故父王莫舒舒国王于1985年9月访华,母后玛莫哈托王太后于1987年9月以王后身份访华。1988年,其弟赛伊索亲王也到中国访问和进修。莱齐耶国王早有访华愿望,但因种种原因,直到我于1997年底赴莱履新时还没有成行。然而,他为实现访华一直在不断努力。

1998年2月12日,我向莱齐耶国王递交了国书。他接受国书后,将我留下单独交谈,主要话题之一便是向我表达其强烈的访华愿望。他说,他一直想访华,王室成员中除了他本人之外,都去过中国,只有他未去。每当一家人在一起谈及中国,他母亲、弟弟谈起他们的访华观感时,他在一旁却插不上话,心中很不是滋味,这时他的访华愿望便更加强烈。因此,他希望我积极推动,促成他早日实现访华。

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莱齐耶国王的访华时间被安排在1998年9月。但不幸的是,行前莱索托国内发生政治动乱,其访华时间不得不向后推迟。1999年10月,国王终于踏上了中国国土,实现了访华。我专程回国陪同他访问。在北京,他见到了江泽民主席,出席了江泽民为他访华举行的欢迎宴会。除北京外,他还访问了南京、无锡和上海。访问十分成功。一路上,国王兴致勃勃,谈笑风生,因为他终于如愿以偿,实现了多年的访华愿望。他的成功访华对推动两国友好合作关系的进一步发展,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王太后国事、家事都愿对我说

玛莫哈托王太后在国王家乡有一幢别墅,我常到那里看望她或应邀去她那里做客。王太后是位慈祥、开朗、乐观的老人,十分平易近人。她对我说:“这里是我的家,你也把它当作是你的家,随时欢迎你来,你到这里就是到家了。”她对我常常谈起她访华的感受,谈中国对莱索托的帮助,谈两国人民的友谊。还谈她早逝的女儿,谈她当国王的儿子,特别为他的婚事操心,说他都30好几的人了,应该成家了。此外,她还说已故国王一生只娶了她一位王后,没有王妃,她为此而感到自豪。从她对我的这些谈话中不难看出,她没有把我当外人,国事、家事都愿意对我说。

我也邀请王太后到我家中做客,并由她自定其身边的工作人员或好友随行作陪。老太后欣然接受邀请。宴会上,我发现她爱吃中国饺子、春卷,此后每隔一段时间就让厨师包点饺子、春卷给她送去。她还喜爱中国的绿茶和小工艺品,我也不时给她送一点去。有时她农场的水泵坏了,我便派在莱索托搞援建的中国公司的专家去帮她修一修。王太后也常常让仆人将她农场养的肥猪宰上一头,给使馆送来。这样你来我往,相互间的友情不断加深。

国王以朋友身份到我家中做客

我早想宴请莱齐耶国王,但按莱索托礼宾规定,国王和首相均不能到任何外国使馆或外交使节家中赴宴。这样,请国王的事就不太好办了。于是,我向玛莫哈托王太后请教,看她有没有办法能帮我请到国王。王太后面授机宜说,按莱索托礼宾规定,国王确实不能出席外国大使的宴请,但你若不以大使身份而以个人名义请他这个朋友,而不是请国王,那他到你家做客就没有什么问题了。我茅塞顿开,按王太后说的办法去做,果然一举成功,国王同意以朋友名义穿便装到我这个中国朋友家中做客,并说将携带母亲、未婚妻和胞弟一同赴宴(后来赛伊索亲王因突然临时有事未能赴宴)。

国王出席驻莱索托外国使节的宴会很不容易,这次却接受变通办法,同意到我家中做客,说明他不但视我为大使,而且已把我当作他的好朋友看待了。此外,国王将准王后莫楚能小姐带来赴宴,此举又非同寻常。这是国王把我视为他的好朋友而不当外人的又一证明。还有一件事更让我出乎意料。席间,王太后向我透露了一条重要消息,即国王与莫楚能小姐已定于2000年2月18日举行婚庆大典。这一决定当时只有王室和政府高层知道,尚未宣布,外界无人知晓,而王太后却把我当作自己人,将这样重要的国事、家事、喜事第一个告诉了我这个外国朋友,让我一起分享他们的幸福和快乐。宴会结束前,国王、王太后和莫楚能小姐又兴致勃勃地与大使馆全体人员一起合影,留下了这值得纪念的美好时刻和欢乐情景。

王室为我这个朋友饯行

2000年5月9日,我接到外交部调我到纳米比亚任职的指示。于是,我开始了忙碌的辞行拜会活动,其中包括由莱索托外交部礼宾司安排去王宫向国王莱齐耶三世辞行以及去国王家乡向玛莫哈托王太后辞行。就外交礼仪而言,我拜会完国王和王太后以后,在莱索托任职期间与王室的交往就算结束了。然而王室却认为,他们与中国大使的正式、官方交往是结束了,但与我这个好朋友的交往还没有结束,因此决定在国王行宫专门举行一次家庭式午宴为我送行。

宴会那天,我准时到达国王行宫。这幢与王太后的别墅同在一个大院内的建筑物十分幽雅、别致,是专为国王新婚建造的。我走进客厅,一眼便在十分显眼的地方看见了我送给国王的结婚礼品——四扇一组的人物画双面绣屏风。这说明国王和王后对这件中国艺术品是多么喜爱。包括国王、王后、王太后和赛伊索亲王在内的全体王室成员都出席了宴会。国王和王后对我前来做客表示欢迎,为有我这样的中国朋友而感到高兴,祝愿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不断发展。王太后告诉我,我是第一位被邀请到她大儿子(即国王)的行宫做客的外国朋友,宴席上饭菜主要是她儿媳妇(王后)亲自下厨做的,因此我也是品尝她儿媳妇烹饪手艺的第一位外国客人。王太后还对我说:“今天是一个家庭式的聚会,我的小儿子(即赛伊索亲王)负责当招待端盘子、倒酒水。”我感谢王室的盛情款待,夸奖王后做的饭菜味美可口,赞扬赛伊索亲王工作勤奋,称赞王室对我本人和中国人民的友好情谊,祝愿两国人民世代友好。我们频频举杯,畅谈友情,相互祝福,依依惜别。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