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什么样的人“爱上了开会”

汪金友

有人把开会当成一种负担,一说开会就烦。也有人把开会当成一种乐趣,觉得开会就是享受。

有一次,在上海参加了一个笔会。第二天外出参观的时候,发现我们的团队里,多了一个谁也不认识的人,而且是个女士,40多岁的样子。于是有人去问她:“是谁给你的会议通知?能不能拿出来看看?”她支支吾吾,找个借口就溜走了。大家纳闷,混进会场,难道就为了蹭个午饭,再领个百十元的纪念品?

一位朋友讲起,他们单位,就有一个特别喜欢开会的领导。从周一到周五,每天都要开会。有时一天一个会,还有时一天开两个甚至三个会。最烦人的,是临到下班的时候开会。而且每次开会,他都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有一天,他老婆因病住院,大家想,今天总算不用开会了。没成想,晚上下班前半小时,他给办公室打来电话,让通知全体开会,一个都不能走。他来了,要每个人汇报当天的工作,一直开到晚上9点。

有人猜测,这样的领导,是不是患了开会强迫症?一天不开会,心里就难受,好像几顿没吃饭没喝水一样,总觉得缺点什么,少点什么。只有让他坐在那儿,面对着一群人慷慨激昂地讲一通,才能得到满足。

《北京日报》7月17日发表一篇文章,记者调查发现,现在有一些人,已经“爱上了开会”。他们以开会为荣,以开会为乐。组织开会的人,忙在其中,乐在其中。工作的压力,在开会中得到了化解;自己的权威,在开会中得以充分的展现。参加会议的人,把开会当作一种“美差”。在本地开会,签个到,打个盹,半天就过去了。到外地开会,不仅可看一路的风景,而且还能享受免费的美食,同时又能结交几个新的朋友。

有些人开会,是为了刷存在感。开会是最能体现领导权威的一种形式,所以越是新上任的领导,或者需要树立个人权威的领导,就越愿意开会。那一刻,他们是绝对的主角。所有的目光,都注视着他们;所有的掌声,都送给他们。那种感觉,对他们来说真的是非常美妙。

有些人开会,是为了推卸责任。上边开了会,布置了一大堆的任务,怎么辦?最简单、最省力、最安全的办法,就是开会。层层分解,层层加码,层层施压。话说的比上边还狠,圈划的比上边还圆。然后,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坐享其成。完成了,是自己的光荣;完不成,是下边的责任。

有些人开会,是为了消磨时光。或者没有能力干事,或者没有机会干事,或者本来就不想干事,于是就把开会当成是干事。无论什么会,叫去就去。坐在那儿,就当是修身养性,不管讲什么,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或者干脆打个盹,走个神,想想美事。

实事求是地说,有很多的会议,都是很重要的会议。也有很多的会议,是很无用的会议。比如那些走过场的会议、盲目性的会议、发泄性的会议、吹牛性的会议、老生常谈的会议、拖泥带水的会议等。开会代替不了干事,干事不一定非得开会。

所以,我们需要建立一种会议甄别机制。看看哪些会议,是非开不可的会议;哪些会议,是可开可不开的会议;哪些会议,是形式主义的会议。让那些滥开会议和享受会议者,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