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吴玉章宪政思想演变探源及其启示

龚俊

摘 要:面临深重的民族危机,中国社会急剧变迁,各种新思潮在中国兴起、发展及相互博弈。坚持不懈地探索救国救民道路的吴玉章,其思想深受当时各种宪政思潮的影响,也发生几次急剧大转变,最终他理性的选择了社会主义宪政思想。回顾吴玉章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宪政思想和实践,全面梳理吴玉章宪政思想的萌芽、发展和成熟的演变历程,探究吴玉章宪政思想为何有如此巨大的变化,将会给我们带来诸多极富价值的启示。

关键词:吴玉章;宪政思想;演变;启示

中图分类号:K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3-949X(2014)-07-0042-03

吴玉章(1878年-1966年),四川荣县人,我国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和思想家。他一生都在追求宪政真理,他在漫长的革命生涯中对特定历史时期的中国宪政问题有着热切的关注、执着的追求和理性的思考。他亲历戊戌变法、辛亥革命、“二次革命”、北伐战争、中共建党、国民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等重大历史事件,并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宪政思想贯穿其革命一生。中国当时特定的时代背景和特定的政治局面使吴玉章在各个历史时期的宪政思想极具时代特色和历史意义。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今天,认真研究吴玉章宪政思想及其演变历程对当今时代极具借鉴价值和现实意义。

当然,谈到吴玉章的宪政思想,笔者不是以当今的宪政概念或宪政理念去诠释吴玉章宪政思想的精神实质和内容,而是根据吴玉章所处特定历史时期的言行来分析他究竟具有什么样的宪政思想,挖掘其宪政思想的历史发展脉络。

一、从改良到革命——吴玉章宪政思想的萌生

吴玉章如同近代中国大多数进步思想家一样,由于深受传统的忠君爱国思想的影响,他也是从爱国、爱民、救国、救民而逐步树立起宪政思想观的。他从小受到中国传统的忠君爱国文化的熏陶,他自己说“甲午之前,在我的头脑中占主导地位的还是传统的忠孝节义的思想。……我从小便养成了关心国家大事的习惯。”[1]P3传统文化培育了吴玉章的民族气节和社会责任感。

1895年中国在甲午中日战争中战败并被迫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中日马关条约》,“这真是空前未有的亡国条约!……这是多么大的耻辱啊!……我们当时悲痛之深,实非言语所能表述。”〔1〕P2中华民族危机空前严重,吴玉章极度悲痛,他的历史使命感和爱国救国热忱油然而生。当他正愁于中国的出路时,康有为、梁启超等人提出了变法图强的救亡主张,迅速形成了一股改良主义宪政思潮。吴玉章欣然接受康梁的维新改良思想,投身于救亡活动,在政治倾向上态度鲜明,强力支持改良主义道路。“甲午战争的失败,更激发了我的救国热忱,我需要找寻一条救亡图存的道路。……中国的出路究竟何在呢?我有些茫然。正当我在政治上十分苦闷的时候,传来了康梁变法维新的思想,我于是热烈地接受了它。”〔1〕P4-5“当我读到康梁(特别是梁启超)的痛快淋漓的议论以后,我很快就成了他们的信徒,一心要做变法维新的志士。”〔1〕P7吴玉章深受康、梁的改良主义宪政思想的影响,他初步接触西方宪政,开始从国家体制上思考中国的发展道路,但他对西方宪政实质并没有深刻认识,因而对西方宪政体制并无好感,他认为中国应该像日本明治维新那样,走自上而下的改良主义道路。“在康梁的影响下,总觉得中国应该学习日本,走明治维新那样的道路。不过,我对西方帝国主义却并不那么崇拜,而对中国的前途则充满了信心。”〔1〕P17

虽然维新派提出的改良主义宪政思想极大地冲击了封建传统思想,然而戊戌变法犹如昙花一现。吴玉章继续为中国的出路而努力,1903年初,他踏上了去日本学习西方宪政民主知识的征程。“我在去日本的途中,就已经呼吸到了革命的空气;到日本以后,又受到了更多的革命思想的影响,而且还参加了拒俄学生运动;这样,改良主义思想在我头脑中就逐渐丧失了地位。”〔1〕P21“当我读了邹容的《革命军》等文章以后,我在思想上便完全和改良主义决裂了。” 〔1〕P21“革命的思潮便把我头脑中原来那些改良主义的思想冲淡了。”〔2〕P971吴玉章所阅读的宣传反清革命的文章和他在日本的见闻深深的触动了他,他看清了清王朝的反动和腐朽,原来清政府自上而下的改良主义道路只是泡影,现在只有通过暴力革命彻底推翻清王朝才能拯救中国,他的思想开始从改良主义向民主革命转变。1905年,他加入中国革命革命组织——中国同盟会,积极从事革命宣传活动,组织、领导和参加形式多样的推翻清王朝的斗争,并且“孜孜以求地实践着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理想信念,成为同盟会中最彻底最坚决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派斗士”,〔3〕P44这足以表明吴玉章的宪政思想发生了质的飞跃——由倾向君主立宪的改良主义思想转变为民主共和的革命思想。

二、从民主主义到初步社会主义——吴玉章宪政思想的发展

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的统治,然而“辛亥革命的成果被袁世凯所篡夺,革命党的组织陷于土崩瓦解,中国的天空上满布着黑暗的阴云。……中国人民所碰到的不是民主,而是袁世凯的专制独裁;不是独立,而是帝国主义的侵略和欺凌、蚕食和鲸吞;不是统一、富强,而是军阀们的争权夺利、鱼肉人民。” 〔1〕P103中国依然是一个贫穷、落后、分裂、混乱的国家。“二次革命”也没有挽回辛亥革命的成果,中华民国所确立的民主共和制度不能真正得到巩固和实施,社会状况依然是那样黑暗,亡国灭种的阴霾仍笼罩着中国,吴玉章因此“思想上非常苦闷……希望革命火焰会再一次迅速地燃烧起来,把丑恶的军阀统治烧个干干净净”〔1〕P104。

吴玉章被迫流亡法国,此时正值一战,交战国家为了各自利益疯狂杀戮。“世界资本主义制度的危机,已暴露无遗。同时,社会主义思潮风起云涌,各色各样的社会主义思想流派,盛行一时。”〔1〕P104吴玉章对资本主义深感失望,而对社会主义无限向往,他被社会主义所描绘的人人平等,消除贫穷等美好前景深深吸引。然而,此时的他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是肤浅的,粗略的,中国如何才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以及自己应该为社会主义做什么,他仍然感到不知所措。“我在法国虽然接触了一些社会主义的流派,但是它们并没有给我指明一条拯救中国的光明大道。” 〔1〕P1051917年吴玉章回国,但北洋军阀统治依旧黑暗,政治局面依然糟糕,社会依旧腐败,他再次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革命斗争——“护法运动”,仍然以失败告终,这使他深刻认识到革命成功不可能依靠军阀,军阀也不可能为革命效劳。他感到“从前的一套革命老办法非改变不可,我们要从头做起。” 〔1〕P109-110他彻底认识到以前的革命方法有问题,必须另辟蹊径才能挽救危亡的中国。

1917年底俄国发生十月革命。“了解到我们北方邻国已经建立了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了一个工农政府,伟大的俄国人民已经摆脱了剥削制度,获得了真正的自由解放。” 〔1〕P110这场在社会主义旗帜下指引的革命使吴玉章大开眼界,极大震动了他的思想,他越来越关注社会主义思潮。1919年五四新文化运动为中国思想界带来了发展契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广泛传播,并形成磅礴之气势。“处在十月革命和五四运动的伟大时代,我的思想上不能不发生非常激烈的变化。当时我的感觉是:革命有希望,中国不会亡,要改变过去革命的办法。虽然,这时候我对中国革命还不可能立即得出一个系统的完整的新见解,但是通过十月革命和五四运动的教育。必须依靠下层人民,必须走俄国人的道路,这种思想在我头脑中日益强烈,日益明确了。” 〔1〕P112在十月革命和五四运动的社会主义洪流中,吴玉章开始探索社会主义宪政,其宪政思想又一次发生质的飞跃——从民主主义转向社会主义,当然这只是初步的社会主义宪政思想,此时的吴玉章对中国革命和道路还没有一个系统的完整的见解。但我们仍不能忽视这次思想转型在吴玉章宪政思想演变历程中的影响,他已经认识到中国革命不可能指望资产阶级或军阀,而要依靠广大下层人民的力量,这加速了他与广大人民群众接近的步伐,决意走下层人民路线,在这以前和以后是一个根本性的历史转折,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为吴玉章向成熟的社会主义宪政观的转型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1925年4月,吴玉章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进一步向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靠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入党的那年已经四十六岁,我的前半生一直在一条崎岖不平的道路上摸索行进。……但是直到五四运动以前,还没有找到一条光明出路。感谢十月革命,……我们找到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这个理论武器一经与中国工人运动结合,立即发挥出无坚不摧的伟大力量。在这个新的历史条件下,我才能够通过自己的具体历程完成个人思想上的革命转变,参加了共产党,从一个民主革命者变成了一个共产主义者。” 〔1〕P121吴玉章认识到了马列主义理论和工人运动结合的强大力量,找到了中国革命前进的方向,他通过自己的具体历程完成了思想上的革命性转变,从一个民主革命者变成了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其宪政思想从民主主义进一步向社会主义转变。“当他颠仆竭厥最后找到了人类最先进的思想武器——马列主义之后,他就执着坚定地走上了马克思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道路。”〔4〕P21

三、从初步社会主义到成熟社会主义——吴玉章宪政思想的成熟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吴玉章去了苏联,他的宪政思想迅速向马克思主义指引下的社会主义方向发生着急剧的转变。“到了新的世界,学习了三年马列主义的革命理论。这才真正认识了世界与人生是怎样一回事。”〔2〕P1340“马克思列宁主义水平有了显着提高。我真像得了一面镜子,照透了自己,开始认识到自己以前从事革命,大半都是不满现状,出于‘爱国爱民'的‘英雄'思想,对于革命的出路和社会发展规律是没有深刻认识的……还不能用严格的阶级分析方法……看不到他所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的阶级局限性。”〔2〕P1340吴玉章在苏联通过总结大革命的经验教训和系统地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进一步认清了资产阶级的虚伪本质和人民群众的强大力量,加深了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俄国十月革命经验的理解。大革命失败的痛苦教训和十月革命的成功经验,以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正是推动吴玉章向马克思主义指引下的社会主义宪政思想转变的直接因素。从此,他的思想认识和理论水平均有显著提高,就像得到一面能够透视社会和自身的镜子,他已能初步用阶级分析方法,透过现象看本质,对革命前途和社会发展规律作较为深刻的认识和较为全面的理论分析。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当无产阶级通过暴力革命夺取政权并建立人民民主专政新政权时,吴玉章对中国的社会主义宪政建设提出了极具价值的建议和主张。首先,他认为民主政治、法治国家、宪法至上是宪政的重要内容,宪政运动的开端就要体现民主,由人民授权执政当局治理国家,执政当局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宪政运动的开始发展就是人民要管理国家,要定出根本法。规定我们的国家是怎样的国家,国事要怎么办?特别是宣战议和这样的大事,应该经过什么程序得到人民的许可,有了根本法,授权执政的人就有了制约,一人随便不得,办事就得依法,即使君主立宪国的君主亦不得违法。”〔2〕P196。其次,他认为实施宪政得依靠人民群众,人民群众是实施宪政的社会基础,人民参与政治是实施宪政的保障,还明确主张用无产阶级的暴力打碎旧的秩序,建立新型的社会主义宪政。“今天我们的民主必须要靠群众自下而上的和一切反民主的顽固派展开坚决的斗争……中国要实施宪政已是不容争辩的真理。”〔2〕P205“我们要准备为宪政而斗争,各国宪政运动没有不斗争的。”〔2〕P197再次,他对世界宪政的种类和中国宪政道路的选择做了全面分析,资本主义国家的宪政民主不是真正的民主,不应仿效;苏联的宪法虽是“真正民主主义的宪法”,但是中国的国情与苏联不同,亦不能为我所用,中国宪政没有现成的模式可循,只有把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才能探寻适合中国国情的宪政之路。“世界上有几种宪政,那些名为立宪国家实系封建军阀专政,如日本等等且不去说它,就是欧美的所谓立宪民主国家根本就是资产阶级少数人的民主。”〔2〕P202-203“现在世界上另有一种唯一的真正民主主义的宪法,这就是苏联的宪法。……苏联的宪法是世界上极好的真正民主主义的宪法。……苏联宪法虽好我们也不能采用。”〔2〕P203最后,他认为宪法不等同于宪政,徒法不足以自行,没有实施保障的宪法如同一纸空文,因此需要设立检查机关以监督宪法的实施。“检查机关必须设立,宪法及法律要有一个严厉监督遵行的执法机关。我认为必须要有这一机关,才能使宪法及法律不成为具文。”〔2〕P297吴玉章关于宪政的这些观点和论述足以表明他的社会主义宪政思想进一步深化,他已经完全树立起了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观点,他对宪政问题的研究和探讨更具有现实针对性。吴玉章的宪政思想再一次发生蜕变——社会主义宪政思想观成熟了,当然这不是他一时冲动,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经过反复比较和经受时代大潮的实践检验,最后才得出的重大抉择。

四、吴玉章宪政思想演变缘由及其对当代的启示

吴玉章的一生,是不断探索、追求宪政真理的一生。他经历了多次信仰、希望、失望、怀疑和探索宪政道路的漫长旅程,在革命生涯中总结经验、吸取教训,洞悉历史发展规律,反复比较、反复实践,最后毅然接受了马列主义指引下的社会主义宪政思想。他对宪政思想的选择是理性的,也是科学的,究竟是什么因素导致了吴玉章宪政思想一步一步地蜕变呢?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宪政的今天,探究吴玉章宪政思想的演变缘由仍会给我们带来诸多启示。

第一,中国当时的历史时代背景铸就了吴玉章宪政思想从萌生、发展到成熟的转变,其宪政思想被深深的刻上了时代的烙印,可以说吴玉章宪政思想的演变历程本质上是中国宪政思潮发展轨迹的真实写照。清末至民国年间,中国处于内忧外患的境地,民族危机深重,社会急剧变迁,出现了多种政治力量鼎力的社会局面,多元宪政思想应运而生。各种宪政思潮在中国兴起、发展及其相互间的博弈,与当时中国各种政治力量的较量密不可分。身处多种政治权力成分鼎立和宪政思潮跌宕起伏的时代,吴玉章对宪政的认识无疑也会随着历史时代的发展而深化,他曾信奉过、尝试过、怀疑过中国传统的忠君思想和西方舶来的改良主义、民主主义宪政思想,也曾领略过社会主义宪政思想,他通过反复比较和革命实践,逐一甄别,批判的继承和吸取各种思想的精髓,深化和凝炼其宪政思想。十月革命和“五四”运动后,尤其是大革命以后,吴玉章认识到资产阶级革命的阶级局限性,开始领悟到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真谛和无产阶级的革命力量。随着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进行,他彻底摒弃了他曾经信奉过的封建忠君思想、改良主义和民主主义旧思想,有鉴别地吸收了西方资产阶级宪政民主思想,欣然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新思想,最终形成了成熟的社会主义宪政思想。吴玉章宪政思想的演变历程留给人们的启示是,任何思想都难免打上时代的烙印,只有洞悉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和时代前进的方向,根据历史的发展而不断革新观念,与时俱进,开拓创新,才能顺应时代的潮流,保持思想的先进,推动历史的前进。用吴玉章的话说:“中国有句老话:‘识时务者为俊杰。所谓‘时务,我们可以把它叫做历史的潮流,客观发展的趋势。作为一个革命者,应该而且也只能根据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才能正确地领导群众,推动历史的前进。因此洞察‘时务是一个革命家最重要的才能和最可贵的品质。” 〔2〕P891

第二,中国当时有限的宪政文化因素注定了吴玉章宪政思想的萌生、发展和成熟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历程。无论是清末改良主义宪政的失败,辛亥革命前后的民主主义宪政的失败,还是社会主义宪政的波折,都与中国传统的宗法文化因素以及西方舶来的有限宪政文化因素密切相关。吴玉章自幼受到传统的忠君爱国文化的影响,其改良主义宪政无疑被打上了忠君的烙印,纵使他后来接触了西方的宪政民主思想和社会主义宪政思想,但中国整个社会的宪政文化因素极为有限,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吴玉章宪政思想的发展进程,社会主义宪政思想不可能一朝形成。吴玉章宪政思想的演进与中国宪政文化土壤的滋生进程总体上是一致的。正如吴玉章所分析的那样,中国不能产生宪政有其深刻的文化原因。宪政作为民主政治的表现形式不是孤立的存在物,不是简单移植而来的。宪政的成长需要与之相适应的各种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因素。〔5〕P79吴玉章宪政思想演进的漫长历程留给人们的启示是,今天我国宪政建设所需要的政治、经济因素较为完善,而宪政文化因素由于其固有的惯性,表现相对滞后,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宪政的成长。因此,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宪政不仅要有宪政制度的构建远见,而且还要注重培育宪政制度成长的文化土壤,宣扬宪政文化,培养公民的宪政意识,提高公民的宪法素养。宪政文化传播是宪政实施的前提,正如吴玉章所倡导那样,“学习宪法是全国人民大家的事情。全国人民都应当了解宪法的内容和宪法同自己的切身关系,按照宪法行使自己的权利,实现应享的权利,执行应尽的义务,提高社会主义觉悟和国家主人翁的品格,发挥政治积极性和劳动积极性。”〔2〕P471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