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全球化背景下的宗教变迁

马鑫博

摘 要:自地理大发现以来,整个世界就开始朝向一体化的趋势发展,“地球村”一词的出现正是对全球化的完美诠释。经历了几百年的发展,当今世界上的国家无一例外的都卷入到全球化的浪潮中,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在经历着全球化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宗教更是如此。本文立足于现状,研究和分析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宗教产生的发展和变化,力求探索出未来宗教的发展道路。

关键词:全球化;宗教

中图分类号:B9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3-949X(2014)-07-0045-03

一、问题起源

历史上看来,宗教作为一种独特的文化传统有着固定的信仰人群和传播地区,但在全球化浪潮的席卷之下,这种传统的平衡被逐渐打破,现代宗教相比过去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相互之间的融合和冲突是过去任何一个时代都无法比拟的。宗教之所以产生如此大的变化与当下的这种全球化环境息息相关,而何为全球化一直是学界不断争论的话题。

笔者认为,全球化首先发源于经济领域,而直至现代全球化发展的最重要领域仍然是经济,而宗教的发展也是伴随着经济全球化产生的。正如雅克·阿达所说“资本主义在空间的拓展已经遍及世界各个角落,而全球化既是这一空间拓展的表现,也是并且首先是一个改变、调整以至最后消除各国之间各种自然和人为的疆界的过程。这种种疆界是资本进行世界国模积累的障碍”①,因此,在这一点来看,经济全球化的实现和资本主义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的。世界各国与各地区之间在经济上愈益相互联系和依存、相互竞争和制约,使全球经济日益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的发展进程和趋势。[2]

全球化发端于欧洲,时至今日已基本实现了世界范围的同质化、同构化。经济全球化已经是一个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而宗教正是随着经济全球化的脉搏一起跳动,走上了全球化的道路。

二、宗教发展的变化

随着各国经济的发展,文化方面尤其是宗教也开始跨越旧时的界线,向其他国家和地区渗入。在经济全球化的带动之下,宗教自身也产生了极为重大的变化,在相互融合的过程中也产生了不少的冲突,这成为全球化背景之下一个令学界关注的焦点之一。

首先,总的变化来说宗教冲破固有的界线,实现了跨地域发展。“各宗教的传播和扩展跨越传统各自占主导的国界、民族和地域,形成相互之间更多的互动、渗透和影响”[3]。这种宗教的跨地域发展是宗教全球化最表面、最明显的变化。

这种跨区域的发展极大的促进了各国之间文化,各宗教之间的交流。一方面,人们通过接触不同的宗教,完善了个人的价值观、伦理观,也增进了相互之间的理解,这对各族人民相互的理解,各宗教之间的包容和融合提供了牢固的精神基础,为各个国家、文明、民族的共存提供了极大的可能性。另一方面,虽然各宗教之间的接触日益增多,但接触并不代表完全理解,相反地,在这样的情况下冲突的可能性也在增加,相互之间的排斥、诋毁是宗教发展的噩梦,矛盾的进一步激化更是容易引发地区冲突甚至是局部战争,这对任一国家、宗教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其次,普世宗教理念的出现标志着宗教开始了全球化进程。宗教的普世化倾向是全球化趋势下的必然产物,尤其当各宗教走出过去的界线开始走向世界时,这种普世化的变革更是对所有宗教的必然要求,否则将无法适应面向世界发展的需求,这成为了宗教普世化的外在动力。纵观世界各国,世界各主要宗教中无一例外的认为自身是拯救世界,救赎个人的唯一真理所在,牢固的宗教情怀使得信徒为了拯救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认识真理而进行传教,这是宗教普世化的内在动力。

普世化的宗教所表现出来的是一种拯救世界、关爱全人类的宗教情怀,普世宗教理念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单一宗教主张它是普世宗教,试图把自己作为全人类的唯一宗教去推广,以取代人类其他的宗教。另一种普世宗教的理念主张人类所有宗教在求同存异的基础上寻求多元共存的机制,为全球化的人类提供共同生存发展的精神信仰和价值伦理保障。后者主张所有的宗教有平等存在的权利,有平等的地位,相互之间应当包容开放、取长补短,其普世性建立在各宗教有共性的优秀成分之上。[4]

第三,伴随着宗教间的融合交流,宗教之间、教派之间的冲突矛盾开始逐渐加剧。正如上文所说,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快,各个宗教已经冲突旧时的界线,开始向过去从未涉及的地方发展,在这过程之中有融合也有冲突,这成为宗教全球化不可避免的一个重要的问题。

在过去的世界格局当中,每个宗教都有自己占据主导地位的固定的区域,如伊斯兰教大多在中东地区,佛教主要集中在中国以及东南亚国家,俄罗斯为东正教,印度为印度教等,这些宗教在自己的土地上大多已有百年甚至是千年以上的历史,各自拥有极为稳定的信众以及固定的传播区域,相互之间泾渭分明,因此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由于宗教而引发的大规模冲突十分少见。但是时至今日,这种旧有的格局已经被打破,宗教之间的冲突不断升级,已经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国际性的问题。

在宗教传播的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而引发的误解使得一些人认为外来的宗教是异端,是一种文化侵略,进而引发了很多不必要的矛盾和冲突,而引发宗教冲突的主要思想根源于原教旨主义。原教旨主义起初来自基督教,而后经过不断地发展,现在在各主要宗教中都能发现其身影,这种原教旨主义相比其他主义而言有其独特的心理状态,

一是对于某些基础性的文本拘泥于字面意思的理解;二是对“真理”的一种绝对主义的态度,他们把“真理”认为是排他性的,无论谁如有不同见解就被认为是陷入了谬误并必定会有此结果;三是针对一定的人群,特别是妇女,实施限制性的政策。[5]

原教旨主义的出现无疑是对和平的一种挑战,一些坚持原教旨主义的极端宗教分子为了所谓的信仰净化而不断制造恐怖袭击事件,在这一方面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表现得尤为突出。目前所知的多数恐怖袭击都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有关,但是实际上“伊斯兰教的源头以及绝大多数伊斯兰传统和活着的穆斯林都认为恐怖主义是令人憎恶的。他们认为恐怖是以伊斯兰教的名义对伊斯兰教的颠倒”[6]。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使得很多人对伊斯兰教和阿拉伯人民产生了误解和排斥心理,这些极端分子的行为虽然美其名曰圣战等,但实际上却是给伊斯兰教涂抹上了一个大大的污点,这无疑对阿拉伯世界、伊斯兰教的发展产生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第四,宗教一改过去神圣不可更改的姿态,逐渐开始向世俗化倾向。在过去,宗教披裹着神圣的外衣,对于世俗社会有着高高在上的姿态,尤其是中世纪的欧洲,教会的权力大于王权,教皇更是俯瞰各国君主,神权的权威足以让所有人为之震颤,但经过了几百年的发展,时至今日,宗教已经不像过去一般神圣难以企及,为了日后的发展,宗教自身就已经开始放低姿态向世俗接近,如宗教改革时期的路德宗和加尔文宗,他们将上帝的恩宠与世俗的职业相关联,虽然人仍然无法逾越上帝,无论出生还是死亡都归属于上帝,但人可以凭借自身的努力而确认恩宠,拉近了上帝与个人的距离,客观上讲,这样的职业观念也促进了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将宗教与世俗生活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这是对宗教的一个极具意义的改革,也是宗教世俗化的发端。

全球化的发展至今仍然是经济领域在主导,而宗教也无法摆脱市场经济的束缚,在物质极大丰富,精神却又极端困乏的年代,宗教的地位虽然不如往日一般高贵却又愈显重要。人们一方面难以放弃世俗生活的诱惑,抑或摆脱其束缚,一方面又渴望从宗教中得到精神上的解脱,在这样矛盾的要求之下,宗教向世俗的下降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在世俗化的过程中,宗教又难以避免的与当地文化进行了融合,这样的发展不仅是宗教本身的主动改变,也是囿于文化氛围的限制而做出的“被迫”的改变,我们难以评判这样本土化改造的优劣利弊,但客观上确实的减少了外来宗教与当地文化之间的矛盾冲突,为宗教的传播和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第五,大量新兴宗教的出现。伴随全球化的发展,宗教成为一种文化符号,新兴宗教的产生成为宗教全球化过程中一种独特的现象,在过去一百年间出现的新兴宗教相比过去一个时期都要多出数倍,在这些新兴宗教中有从主要宗教中衍生出来的新教派,也有假借宗教之名行邪教之实的异端,而这些邪教对生命安全、社会稳定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因此,对于新兴宗教要十分警惕,对于这些邪教要给予严厉打击,这是宗教全球化过程中的毒瘤,必须要毫不留情的铲除掉,这样才能宗教和社会的良性发展。

三、宗教对话

随着全球化趋势的不断加强,宗教之间的相互交流日益频繁,相应的矛盾和冲突也愈加明显,如何和平发展维系宗教关系成为当今世界的一个重要议题。

宗教作为一种重要的人类文明,对人们的生活有着重要的精神指导意义。著名学者亨廷顿所提出的文明冲突论将世界文明分为各个板块:儒教文明、印度教文明、伊斯兰教文明、基督教文明、拉丁美洲文明等。各个文明尤其各自的文化特征,相互之间有融合有冲突,亨廷顿认为当今世界的大多数冲突都源于文明的冲突,而近些年来的国际事件也证明,文明间的矛盾确实是引发国际问题的重要因素之一,而宗教则是文明当中重要的一角,因此,注重宗教关系的和谐是保证宗教良性发展、世界各国和平共存的重要途径,“所谓宗教和谐,就是在承认宗教多样性。差异性的基础上,各宗教通过对话增进彼此间的了解和理解,通过合作承担起维护和平与正义的共同责任,形成宗教内部、宗教与宗教之间、宗教与社会之间的和谐共生”[7],而促进这种和谐共生的重要手段就是宗教对话。

对于宗教对话,孔汉思先生曾强调“没有宗教之间的和平,就没有民族、国家乃至文明之间的和平;没有宗教之间的对话,就没有宗教之间的和平;没有宗教研究,就没有宗教之间的对话”[8]。由此可见,宗教对话对于实现宗教和平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在宗教对话中大致有三种立场:排他论、包容论和多元论。

排他论认为世界上只有一种宗教是正确的唯一的真理所在,其余宗教都是谬误的;包容论的理论前提与排他论相同,但包容论认为其与宗教都是唯一的宗教的外延,可以包容其中;而多元论则认为世界个主要宗教都是以共同的真理为基础,应该和平共存。排他论在理论上彻底否定了宗教对话实现的可能,最为明显的排他论主义者即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极端分子,而包容论虽然同意对话,但根本上其理论的出发点就是坚持自身的唯一正确,在对话中难免出现冲突的情况,而多元论是目前宗教领域中各界广为接受的一种立场,多元论认为“不同的信仰不可比,无公度,因此不兼容,可各行其是,并行不悖”[9],这种坚持平等的态度是实现宗教对话的根本保障,这也是排他论与包容论难以被人们接受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宗教对话的过程中,学界提出了“对话十诫”或“十项准则”,这十条准则始终强调对话的平等性、公平性,同时提醒对话双方如何进行合理公平的对话等,可以说这十条准则准确的概括了宗教对话所要注意的问题,而事实也证明在这十条准则的指导之下,宗教对话的开展十分顺利,同时也取得了极大的成功。

总的来说,宗教对话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是保证宗教和平发展的重要手段,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进行宗教对话都将是各国解决宗教问题、甚至是国际冲突的一个重要的途径。而实现宗教对话最重要的就是抛弃功利的目光,在理解的基础上平等的交流,这不仅是宗教对话的坚实基础,也是各国之间实现和平共处、共同发展的有力保障。

四、总结

宗教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上的瑰宝,在宗教当中我们可以找到精神的依托,为人处世的准则,宗教作为一种精神产物能够存在上千年之久自然有其合理之处,它对个人道德行为的约束,对生活的指导,社会的发展的辅助都是不容忽视的。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宗教一方面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一方面也受到了其他宗教的挑战,引导宗教的良性发展是保证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一环,否则就会出现恐怖袭击等一类畸形的宗教事件。因此,在相互理解的基础上实现平等的宗教对话对当今世界的发展意义更加重大,相信在宗教对话的促进之下,未来宗教会朝向一个和平共存的方向发展,为世界各国的发展,为各国人民的精神生活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参考文献:

[1]张志刚,严军主编.信仰与责任——全球化时代的精神反思[M].宗教文化出版社,2011年版.

[2][美]L·斯维德勒著,刘利华译.全球对话的时代[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版.

[3]王志成,安伦著.全球化时代宗教的发展与未来[M].学林出版社,2011年版.

[4][法]雅克·阿达著,何竟、周晓幸译.经济全球化[M].中央编译出版社,2000年版.

[5]张登文著.经济全球化与后发资本主义国家[M].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注释:

[1][法]雅克·阿达著,何竟 周晓幸译.经济全球化[M].中央编译出版社,2000年版第3—4页.

[2]张登文著.经济全球化与后发资本主义国家[M].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22页.

[3]王志成,安伦著.全球化时代宗教的发展与未来[M].学林出版社,2011年版第88页.

[4]同上书,第91-92页。

[5][美]L·斯维德勒著,刘利华译.全球对话的时代[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77页.

[6]同上书,第176页。

[7]张志刚,严军主编.信仰与责任——全球化时代的精神反思[M].宗教文化出版社,2011年版第2—3页.

[8]同上书,第93页。

[9]同上书,第276页。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