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洪水三次来中国

李家忠

在1955年授衔的1000多位开国将帅中,有一位越南籍的将军,他就是洪水少将。洪水早年即投身革命,曾三次来到中国。

第一次:改名“洪水”

洪水原名武元伯,1908年10月1日出生于越南河内市郊嘉林县。

1924年底,武元伯同一些越南爱国青年一道追随胡志明,来到了广州,很快就参加了胡志明创办的越南青年革命同志会。武元伯改名为李英嗣。那时反动派常常攻击共产党为“洪水猛兽”,李英嗣便索性改名为“洪水”,以表示自己同反动派针锋相对斗争到底的决心。1926年3月,洪水由李富春、蔡畅等介绍,成为了黄埔军校第四期的学员。1926年10月,黄埔四期学员毕业,大部分北上参加北伐,洪水遵照胡志明的指示,继续留在黄埔军校工作。

1927年8月,洪水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2月,洪水和当时在黄埔军校工作和学习的30名越南青年一起参加了广州起义。起义失败后,为了保护革命的有生力量,洪水随叶剑英、聂荣臻等起义领导人撤到香港。随后经叶剑英、聂荣臻同意,洪水暂时离开香港,前往泰国,在旅泰越侨中开展革命活动。

第二次:两次开除党籍

1928年春,时任广东省委军委书记聂荣臻通过越南青年革命同志会同洪水取得联系,希望他再次到中国来参加武装斗争。6月,洪水第二次来到中国。经聂荣臻介绍,洪水被派到东江工作,先后担任部队连指导员、团政委等职务。

1930年初,红十二军团在福建成立,洪水从东江被派到福建,先后担任红十二军团三十四师团政委、师政治部主任。1932年,已经是师职领导干部的洪水,被调到江西瑞金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担任教员。1934年1月,中华苏维埃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瑞金召开,经党中央提名,洪水参加了这次大会,并当选为中华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之后,洪水被执行“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领导人打成“高级特务”,并被粗暴地开除了党籍。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离开瑞金开始长征,洪水所在的中央军事政治学校被编入中央干部团。在朱德、刘伯承的关心和保护下,洪水被编入直属队,负责直属队在长征途中的宣传鼓动工作。1935年1月遵义会议后,中央纵队党委撤销了对洪水的处分,并恢复了他的党籍。

红军一、四方面军会师后,洪水跟随朱德、张国焘、刘伯承率领的左路军北上。左路军到达噶曲河边的日干乔,在即将过河的关键时刻,张国焘寻找种种借口反对北上,要率部南下。洪水坚决支持朱德、刘伯承的正确主张,并同张国焘当面争论起来。结果张国焘恼羞成怒,将洪水打成“国际间谍”,再次将他开除党籍,甚至妄图将他杀害。多亏朱德、刘伯承的保护,洪水才幸免于难。

后来,洪水所在的部队被打散,他孤身一人寻找部队。一路上,洪水靠讨饭、给人放羊、放骆驼,终于在1936年初到达延安。当时洪水骨瘦如柴、蓬头垢面,身穿又脏又破的藏袍,大家几乎认不出他来了。同志们都为他这种不屈不挠的革命精神所感动。

在延安,党中央再次撤销了对他的处分,恢复了他的党籍。对此,洪水坦然地说:“这就是革命。如果一个人决心参加革命,就必须经受得住各种磨难和打击,包括被自己的同志误解,否则怎么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革命者呢?”

1936年6月,中国工农红军大学在陕北瓦窑堡开学,洪水是红军大学的第一批学员。在红军大学,洪水听了毛泽东关于《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的报告。一次,毛泽东在参观学员们住的窑洞时对洪水说:“小洪,你这个南蛮子,对北方的生活习惯吗?”洪水笑着答道:“报告主席,一切都习惯。”

1936年11月底,朱德、刘伯承、贺龙、关向应来到延安。朱德看到洪水比他先期到达延安,便高兴地说:“小洪,听说你们的队伍被打散了,这么长时间没见到你,想不到你比我早到延安了。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洪水笑着对自己的老首长说:“我现在能在红军大学学习就是后福。”

1937年1月,洪水从红军大学毕业。这时,红军大学改名为抗日军政大学,简称抗大。新学员被编为抗大二期。洪水在抗大二期又学习了一段时间。

1937年夏,洪水从陕北调到五台县,担任东冶镇四区区委书记。1938年3月,洪水被调任晋察冀抗敌报社社长。

为了适应抗战初期游击战争的形势,洪水一面努力搞好报纸的编辑、出版工作,一面抓紧报社技术装备的更新改造。随着晋察冀解放区的扩大,《抗敌报》也越来越广为流传。后来,《抗敌报》改为晋察冀边区党委机关报《晋察冀日报》,由邓拓接替洪水、舒同任社长。

在晋察冀,洪水遇见了加拿大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洪水会讲英语,两人能直接交谈。白求恩对洪水说:“你来中国已十几年,是老战士了,我才是新兵。”洪水则说:“要说当八路军,咱们都是新兵。”从此,来自不同国度的两位共产主义战士,在中国的抗日战场上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1938年12月,党中央决定派一部分抗大的教职员及其他人员分赴晋东南、晋察冀根据地,建立抗大第一、第二分校。洪水被调到设在河北省灵寿县的抗大二分校担任政治教育科长和政治教员。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侵略者占领了越南。1942年,越南共产党(当时的正式名称为印度支那共产党)和胡志明向中国共产党提出希望在中国党和军队中工作的洪水和其他越南同志,能回国参加抗日战争。中共中央认真研究后,决定先调洪水回延安,在中央党校参加整风学习,经过一番休整后再动身回越南。洪水遂于1943年7月回到延安。

1945年越南八月革命前,越南党再次向中国共产党提出,希望洪水等越南同志尽快回国参加斗争。为回国后能更好地发挥作用,洪水和其他即将回国的越南同志抓紧做好各方面准备。洪水还把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和《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等著作翻译成越南文。

临行前,洪水前去向毛泽东、周恩来辞行。洪水向毛泽东行了一个军礼后说:“报告主席,洪水同志即将返回越南,特来向您辞行,请您指示。”毛泽东紧握着洪水的手说:“小洪,我们和你依依惜别,只能同意你走,那里是你的祖国嘛!条件艰苦,就得艰苦奋斗。我们了解你,你是个好同志。可你到了越南,一定要和越南同志搞好团结。”毛泽东又风趣地说:“洪水的性格是执着、透明的。这样的干部使用得好,是驰骋千里的骏马,否则就是爱尥蹶子的马。使用不好,他还会踢人哩!”周恩来也嘱咐说:“现在中国革命的条件一天天好起来,可你要走了。越南的条件仍然十分艰苦。从国外回到越南的干部有两种:一种是从欧洲、苏联回去的干部;二是穿过草鞋的、从中国回去的干部。你回去后要注意团结,注意解决问题的方式。”洪水把毛泽东、周恩来等的教诲牢牢记在了心里。

洪水于1945年11月初回到河内后,改名阮山。很快,阮山被任命为越南南方抗战委员会主席。1947年初,又临危受命,到连接北南战场的四联区担任司令兼政委。1948年被授予越南人民军少将军衔。

第三次:被授少将衔

1950年1月,胡志明秘密访问中国,请求中方对越南的抗法战争提供支持,并希望派洪水来中国,以加强越中两党、两国、两军的联络,更好地了解情况,协调援越抗法事宜。

就这样,洪水于1950年5月第三次来到中国。5月中旬,毛泽东在中南海会见了洪水,并请他住在中南海,便于同中国领导人经常见面。不久,洪水被安排到中央统战部二处担任越南组负责人。1951年1月15日,南京军事学院成立,洪水被派到南京军事学院基本系一期一班,进行正规、系统的学习。1954年,洪水以优异的成绩在南京军事学院毕业后,起初在中央军委条令局任副局长,年底又调任解放军训练总监部直属《战斗训练》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一天,朱德亲自到杂志社去看望洪水。朱德说:“小洪啊,你的工作很重要。《战斗训练》杂志面向全军,甚至要下发到连队,对全军部队的训练、战备都有具体的指导意义。一定要把这份杂志办好。”洪水激动地说:“请总司令放心,我一定尽力。”这次,朱德亲自为杂志的封面题写了“战斗训练”4个大字。

这期间,每遇越南抗法战争的重大战役,中央领导就请洪水去介绍情况,为中央的援越决策提供更全面的依据。每当中方派军事顾问团到越南工作前,中央也请洪水去给他们上课、介绍情况。洪水在这个特殊的岗位上,为抗法战争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实行军衔制。由于洪水是黄埔军校的学员,在大革命时期入党,在评定军衔时,有关部门为洪水上报的军衔是中将。但由于他是越南同志,考虑到两国、两军关系,中方特征求了胡志明的意见。胡志明认为,洪水的军衔与级别仍以同他在越南人民军中的军衔与级别一致为好。所以,洪水最后被定为少将。

10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官兵身穿佩戴军衔的军装,在天安门广场接受毛泽东的检阅。毛泽东在接见观礼的将帅时,询问洪水的定衔情况。当得知他被定为少将时,毛泽东对有关领导同志说:“这不合适,洪水同志是黄埔时期参加军队的,是否可以改为正军级?”于是,在毛泽东的亲自关怀下,洪水被重新定为正军级少将。

1956年初,洪水突然咳嗽不止,经检查,确诊为肺癌。党中央对洪水的病情极为关注,周恩来亲自指示卫生部:“要请最好的医生为洪水同志做手术。”著名胸外科专家吴英恺和张大为在手术台上发现,洪水的恶性肿瘤已大面积扩散,已无法手术,只好将刀口缝合。

为了延长洪水的生命,中央决定送他去苏联用钴放射治疗。但洪水知道,钴放射对他的晚期癌症作用不大,再加上苏共二十大刚刚开过,中苏两党的分歧已渐显端倪,从政治上考虑,他表示坚决不去。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洪水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回越南去。

周恩来亲自安排了洪水的回国事宜。他请国防部长彭德怀和副总参谋长黄克诚批给洪水3万元现金。这在当时确实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但有关同志向洪水表示,今后有什么困难,还可以再同中方联系。

临行前,洪水把中国人民授予他的勋章、肩章和帽徽都小心包好,把自己用心血撰写和翻译的文章,以及各种书籍逐一打包装箱。他要把它们带回越南作为永久的纪念。

9月27日,中共八大胜利闭幕。这一天,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叶剑英、黄克诚等领导同志在政协礼堂为洪水送行。当身体虚弱的洪水身穿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装走进会客室时,毛泽东从座位上站起来迎上前去,紧紧握着洪水的手,请洪水坐在他和周恩来的中间。毛泽东说:“小洪,去年国庆节,我在天安门城楼上看见你的时候,你还挺好,身体挺结实的,怎么现在出了毛病?我们没有照顾好你,没照顾好。” 洪水连忙说:“哪里,主席和中央一直非常关心我,对我照顾得很好了。我和彭总、黄总经常见面。彭总还到家里探望过。叶帅是我的老领导,我们见面的机会就更多了。”谈话中,大家回忆了过去几十年的战斗岁月。毛泽东说:“小洪,你回去后要好好治病,病好了,我们希望你还回来。”

洪水动身前,彭德怀又亲自对护送洪水回国的韩守文秘书说:“洪水同志病了,你们把他送回去。见了胡志明主席,要汇报清楚,洪水同志对中国革命有很大贡献,是积劳成疾,中国人民永远感激他。”

9月27日当天,彭德怀、叶剑英、黄克诚、萧克、孙毅等200多位开国将帅和外交部、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的领导同志以及越南驻华大使馆的官员聚集在前门火车站,为洪水送行。中方为他安排的是毛泽东和周恩来乘坐的专列。送行的人们同洪水一一握手、拥抱,祝愿他战胜疾病,再回到北京。战友们昔日个个都是铮铮铁汉,此刻都不禁流下了热泪。列车启动时,洪水用尽全身的力气,挥手向人们高呼:“再见了,战友们!中越友好万岁!”

洪水于9月31日回到河内。20天后,即1956年10月21日,洪水在越苏友谊医院逝世,终年仅48岁。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