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人牛”与“国牛”

齐夫

1949年新中国建立,距今已整整70春秋,昔日的孱弱幼苗已长成参天大树,曾经的一张白纸已画满最新最美的图画,过去的“一穷二白”一跃而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发展成长靠什么?原因固然很多,领导正确,制度优越,人民团结,发愤图强,都很重要;还有一条不可或缺的原因,就是我们有很多“牛人”,在各行各业领衔举旗,一马当先,披坚执锐,立下不世功勋。

1949年是农历乙丑牛年,如果说当初中国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牛犊,今天已成长为力大无比的“牛大哥”,而那些奋斗在各个领域的“牛人”功不可没,建树多多。

他们的名字叫老黄牛。在工业战线,有铁人王进喜、老孟泰、包起帆、郝建秀、时传祥;在农业战线,有李顺达、申纪兰、史来贺、黄大发;在科研战线,有于敏、屠呦呦、黄旭华、钱学森、邓稼先、孙家栋、南仁东;在文艺战线有秦怡、郭兰英、李雪健、谷建芬;在植树造林行业有“全国治沙英雄”王有德,八步沙“六老汉”,有塞罕坝英雄群体……他们身先士卒,以一当百;他们任劳任怨,兢兢业业;他们不计名利,无私奉献;他们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他们从不吹牛,从不以“牛人”自居,就算取得气冲斗牛的成就,也依然低调内敛,默默耕耘。

他们的名字叫拓荒牛。飞机设计师罗阳在飞机制造领域锐意进取,大胆革新,奋勇开拓,正是他和无数航空人的努力拼搏,我们终于在飞机制造方面打了翻身仗,各种机型竞相问世,彻底解决了周恩来总理在开国大典时遇到的大难题,“飞机再不用飞两遍了”。计算机信息专家王选敢第一个吃螃蟹,成功研制汉字激光照排技术,成为当代中国印刷业革命的先行者,被誉为“汉字激光照排系统之父”。“人民楷模”王启民,敢于挑战油田开发极限,研究并提出了一系列理论,突破了国内外认为不能开采的禁区,为大庆油田实现27年5000万吨以上高产高效持续开发作出重要贡献,荣获 “改革先锋”称号。他们不信邪,不服输,有一副天生敢打必胜的牛脾气,认准了目标哪怕被人说是钻牛角尖;他们敢想敢干,勇于创新,拓荒不怕荆棘地,耕耘敢为天下先,是一等一的“大牛”。

他们的名字叫孺子牛。人民教育家于漪、卫兴华、高铭暄,终身从事教育事业,苦心孤诣,殚精竭虑,不仅自己超牛,还教出许多牛学生,英名传四海,桃李满天下。模范公仆焦裕禄、孔繁森、谷文昌、廖俊波、朱彦夫、沈浩,伏下身子,甘心为人民做牛,负重前行,任劳任怨。他们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全心全意为群众服务,捧一颗心来,不带一根草去,一个干部就可能改变一个地区的面貌。他们是“牛人”,更是合格公仆,这样的“牛人”越多,人民的幸福指数就会越高。

正是因为我们有无数的老黄牛、拓荒牛、孺子牛,国家才能这样屹立东方,傲睨天下,民族才能这样的扬眉吐气,欣欣向荣。我们的事业需要更多这样的“牛人”。君不见,一个钱学森就“相当于5個师的兵力”(美国海军次长金布尔);一个顾方舟研发的脊髓灰质炎疫苗“糖丸”就护佑了几代中国人的生命健康,使中国进入无脊髓灰质炎时代;一个李保国就带动10万山区农民增收58.5亿元。当然,在这些“牛人”的背后还有亿万勤勤恳恳、埋头苦干的普通群众,他们的能力和能量可能与“牛人”存在差距,但其爱国奉献境界,拼搏进取精神却毫不逊色。

“人牛”才能“国牛”。牛人牛事多了,国家民族就牛了;“牛人”精神普及了,中国梦就近了。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