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圣人”恽代英:坚守革命与爱情

尹家民

毛泽东谈到恽代英,目光饱含深情

1936年,保安。

美国记者斯诺在毛泽东烟雾弥漫的窑洞里,伏在那张铺着红毡的桌子上,握笔疾书。毛泽东交叉着腿坐在炕上,吸着烟。贺子珍把从农民那里买来的野桃子制成的蜜饯,摆在桌上,同样被毛泽东极少谈起的往事吸引住了。吴亮平坐在斯诺身旁,把毛泽东婉转的湖南方言译成普通话:

“大约就在这个时候(1917年),湖北成立了另外一个团体,叫做互助社,同新民学会性质相近。它的许多社员后来也成了共产党人。其中有它的领袖恽代英,在反革命政变中被蒋介石杀害……”

毛泽东背靠在两只公文箱上,又点燃了一支烟,他那目光像是一个在荒漠里夜行旅客所看到的远处的灯光。他打着手势继续说:“有三本书特别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中,建立起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我一旦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是对历史的正确解释以后,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就没有动摇过。这三木书是陈望道译的《共产党宣言》,这是用中文出版的第一本马克思主义的书,恽代英译的考茨基著作《阶级争斗》,以及柯卡普的《社会主义史》……”

时间已过了凌晨两点,斯诺已哈欠连连,但在毛泽东的脸上却找不出一丝倦容。

采访接近结束时,斯诺又询问:“你多次谈到恽代英,他似乎对中国早期马克思主义者的思想转变起了重要作用,我如何找到他的直接材料呢?”

毛泽东用手驱赶着烟雾,回想着:“我记得他是在武汉跟一个叫四妹的结婚了,大约3年以后,他被蒋介石杀害,四妹也不知去向……”

沈葆英终于找到党,并去了延安

四妹正在颠沛流离之中。

四妹即沈葆英。恽代英牺牲时,她在上海闸北一个缫丝工厂担任党的支部书记。她闻知噩耗时,悲痛欲绝,将眼泪咽进肚里,忍着巨大的悲痛,奋勇投入到对国民党反动派激烈的斗争中。不久发生了一二八事变,日本侵略军在上海登陆,占领了闸北。在炮火纷飞中,她与党失去了联系。

为了找党,她将儿子送到亲戚家寄养,自己东奔西颠,历尽了千辛万苦。1937年初冬,南通的江面恶浪翻滚,北风卷着雪花狂飞乱舞,成群的难民流落在街头,空前的寒冷与战争的恐怖笼罩着城镇。“号外,号外,重要新闻!”一个衣着褴褛的报童,正扬着报纸,向码头上的过客兜售,不住地喊叫着:“重要新闻:中共代表团重要人物周恩来先生飞抵武汉!”

沈葆英又惊又喜,又不敢相信,她买了张报纸,一字一板地念着号外上的新闻:“本报讯:中共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先生今日上午乘专机,9时50分飞抵汉口。同行的有陈绍禹先生、秦邦宪先生、邓颖超女士和孟庆树女士……”

沈葆英立即从南通出发,经淮南、扬州、合肥等地辗转回到武昌。可武昌偌大个城市,周恩来会在哪里?沈葆英灵机一动,通过《新华日报》投书周恩来。这一招果然奏效,她很快接到周恩来的回信,叫她到汉口八路军办事处。等她赶到办事处,夏之栩告诉她:“恩来同志因有急事抽不出身,你等一下。”

周恩来火速返回汉口旧日租界中街89号大石洋行八路军办事处。

“恩来同志!大姐!”

沈葆英话一出口,眼泪就沿着腮帮子滚了下来。几年来,身体和心灵上遭受的苦难,使她泣不成声,只好紧紧握着他们的手,用眼泪代替一切语言。

邓颖超拉着她的手说:“葆英啊,这些年你吃苦了。”

她拭去眼泪,倾诉了自己失去组织的痛苦心情。当她说到自己就如一只孤雁时,周恩来抚摸着她的肩头说:“你不要太难过了,现在孤雁不是归队了吗?不是回到家了吗?”

沈葆英抬起泪眼,笑了:“恩来同志,找到了你就是找到了党!”

沈葆英谈了这5年颠沛流离的生活后,周恩来沉吟了一下,说:“按照你个人的条件,完全可以找到出路,找到生活,但你不去寻求个人的生活,而坚持找党,这说明你和恽代英一样忠于党。”

“我想恢复组织生活。”

“可以嘛,你把这5年的主要经历写一下,请别的同志办一下。”

皖南事变后,国民党掀起了第二次反共高潮。形势一天比一天紧张,在重庆战时儿童保卫会工作的沈葆英,经常接到国民党特务的恐吓信,扬言保卫会里有共党分子,要搜查。“我该怎么办?”正当沈葆英焦虑不安的时候,接到了邓颖超的信。她写道:沈葆英妹,我们好久不见了,现在我要离开四川,不知什么时候再见你,特送一点东西给你作纪念。你在最困难的时候可将它们变卖作路费来找我。落款是“大姐”。她送的是一支派克笔和一件绸料旗袍。沈葆英明白这是邓大姐叫她立刻去找她,于是便和一位姓张的女同志,连夜摸黑赶往红岩村,到八路军重庆办事处后,周恩来告诉她:“组织上己决定送你去延安。”

1941年深秋,在周恩来的安排下,沈葆英和办事处的一批家属分乘几辆大卡车从重庆出发,经西安去延安。

1943年8月,恽子强(恽代英的四弟)带着小妹恽顺芳、恽代英之子恽希仲等从上海来到了延安。沈葆英到交际处见到了分别十载的亲生骨肉,真是悲喜交加。相见时,孩子都不认识她。她淌着眼泪,一把把孩子搂在怀里。这天周恩来专门派来警卫员,牵了两匹马,接他们母子到杨家岭。周恩来看到恽希仲时,亲切地摸着他的头说:“真像恽代英!小代上学了吗?路上走了多长时间?”

恽希仲一一回答。周恩来问:“小代,你知道你爸爸是什么人吗?”

恽代英牺牲时,孩子才3岁。恽子强为了保护恽代英留下的唯一后代,一直未将恽代英的事告诉孩子。孩子懂事后,也仅告诉他,他的父亲是一名英勇的共产党人,为解放事业献身了,从来没敢把恽代英的名字告诉他。所以他回答周恩来:“爸爸是一个共产党员!”

周恩来的嘴角微微一笑:“你爸爸是我党最优秀的党员。他是我们大家学习的好榜样。”

晚上,周恩来和邓颖超将恽希仲留在他们家里住了一宿,将恽代英与敌人英勇斗争的事迹讲给他听。

恽代英在日记里给亡妻写信,竟预料到自己的死

恽代英是江苏武进人,出自一个世代书香人家。启蒙老师是他的母亲陈葆云。陈氏是湖南长沙人,出身于仕宦之家,颇有一些旧学根底。她经常教幼儿读唐诗宋词。及至恽代英上学,因文才出众,作文常被学堂先生整句、整段连圈朱批,唤之“奇男子”,他尤爱读书,一册在手,废寝忘食,被人称为“书痴”。以后,他创建了“互助社”利群书社,参加少年中国学会,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先后在安徽、四川等地从事教育事业,开展革命活动,为《新青年》撰写了大量稿件。五四运动中,他是武汉学生爱国运动的主要领导者之一,组织过罢课、罢市、游行示威、请愿等活动。

恽代英时常在刊物上发表来往信件,以此教育开导青年。恽代英的书信、日记都是公开的,他的爱情婚姻事也写在里面,友人可以看。许多人就这样知道了他的事情。

1915年下半年,恽代英和沈云驹的二女儿沈葆秀结了婚。沈云驹是江苏苏州人,与恽家有世交。婚后的生活十分幸福美满,恽代英称之谓“以口对口,以心印心”。恽代英常向妻子宣传新思想,教她写日记和学英语,鼓励她自立。沈葆秀虽“婉柔似室女”,但“豪爽似男儿”,好读书,通情理,两人恩爱如同一双比翼鸟。却命运偏偏把他们拆离:1918年2月23日,沈葆秀因难产而死。

葆秀死后,恽代英悲痛欲绝:“吾此弦已断,决不复续……”以后,他常在日记里给沈葆秀写信,时常泪下沾襟。

在沈葆秀去世一周年的日记中,恽代英写道:从我们的婚礼到她悄然逝去,我将永远把她怀念。我的洋溢着欢乐的家庭,我们曾切盼有个聪明伶俐的儿子,从小把他栽培,让家庭更加和谐美满。于今,这希望竟随着她的逝去而化为泡影。我的最小的弟弟哟,我的好弟弟,我的好朋友,家中的事都托付于你了。当我离开人间后,请把我和我的爱妻埋葬在一起。

坟头定情,“圣人”娶了姨妹

恽代英失去爱妻之后,精神受到很大刺激。有一段时间,每逢星期天,他就带着日记本,到妻子坟头,一边看日记,一边凭吊妻子。1920年初,他和林育南等人成立了利群书社,不久又开办了利群毛巾厂。厂房小,有时就把活搬到岳父家做,亡妻的几个姐妹也一起干活。空闲了,恽代英还给她们补习文化,几个孩子都亲热地叫他“二哥”。十三四岁的四妹沈葆英深深敬爱这位二姐夫。

在恽代英的帮助下,1921年夏天,沈葆英考进了湖北女子师范。

不久,沈葆英入了青年团。1925年,又由共青团员转为共产党员。当她在工作和思想上碰到疑难的时候,总是写信请教恽代英。

也许爱情之神已悄悄来到他们身边。两人内心有一种共同的渴求,一种共同的惶惑,一种共同的忐忑不安。恽代英从上海调到广州担任黄埔军校政治主任教官,曾写信给沈葆英,问她愿不愿意去广州,帮他工作。沈葆英仔细想过,回信说:“到广州去,我是很向往的,但现在离毕业只有一年了,还是毕了业再去吧!”恽代英理解沈葆英的想法。

1926年夏天,沈葆英毕业后到武昌省立第一完小教书。10月,北伐军占领武汉,12月,恽代英绕道上海,和魏以新一起,乘船西上,次年1月3日到达武昌。

这时,沈葆英的三姐沈葆林在实验中学代课,离她的住处不远。恽代英回到武汉后,亲友们都催他结婚,他就找到三姐,摸摸光头说:“我为二姐守义10年。现在革命形势发展了,我肩上的担子重了,需要助手。四妹在女师毕业了,又是个党员,我想和她结婚,不知道成不成?”

三姐很爽快:“我和四妹先说说,你再直接和她谈吧。”

一天,恽代英来省立第一完小讲演。讲演以后,校长和许多人都出来送别,沈葆英也跟着出来了,恽代英站在校门口,稍稍停顿了一下,对沈葆英说:“四妹,有点事我想和你谈谈。”旁边的人看到这种情况,都会意地走开了。恽代英接着说:“四妹,今天天气还早,我想到二姐坟头上去看看,你能不能陪我走一趟?我还有些话要对你说。”

沈葆英点点头。

他俩沿着通洪山的马路向东走去,来到沈葆秀墓前。他深情地鞠了个躬,低声说:“葆秀,我和四妹来看你了。”他在旁边找了块石头坐下,对沈葆英说:“四妹,今天带你到这里来,是想共同向二姐凭吊,向她致意。我想先说说我心里的话,可以吗?”

他对着亡妻的坟,声音沙哑地诉说着:“葆秀,你离开人间已有10年。我为你守义也守了10年。古人强迫女人守节,我坚决反对。而今我为你守义,是心甘情愿的。这不只是我个人对你的情谊,也是为了给那些歧视妇女、不守信义的人看看,给他们一个回答:人间还有真情在……今天,我已是个无产阶级战士了,我党担负着解放全国劳苦大众的庄严任务。我需要亲密战友、革命伴侣。四妹已经长大成人了,她也是个无产阶级战士了,为了实现我们共同的理想,我希望她能和我并肩战斗。你九泉有灵,会同意我的心愿吧!”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发抖了。他转过脸来对沈葆英说:“原谅我,四妹,我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在二姐墓前,先道出了我的心愿,你不会怪我吧!你愿不愿意和我结成革命伴侣,也可以对二姐说说。”

她眼睛里闪耀的是阳光,血在发热,脸在发烧,心怦然乱跳。她把头埋了下去,羞涩地点了点。

1927年1月16日,他俩在武昌得胜桥恽宅举行了婚礼。

7月15日,汪精卫公开叛变。武汉沉浸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武汉军校的气氛更加紧张起来,到处贴着“打倒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的赤子赤孙”的标语。接着,汪精卫反动集团开始捕捉共产党人,形势一天紧似一天。

一天下午,恽代英身着便服回到家里,一面将文件、日记本和书报捆扎起来,一面对沈葆英说:“四妹,国民党已经通令捉拿我了,我要走了!”

他的目光和沈葆英的目光相遇在一起,沈葆英惊愕地望着他,问他该怎么办。这时,他仿佛被什么刺了一下,走过来,握住沈葆英的手,喃喃低语:“我们匆匆结婚,又要匆匆分手了。几个月前,宁汉分裂,现在是国共分家了。蒋介石、汪精卫联合起来共同镇压共产党,搞所谓的清党。而我们的党,因为陈独秀的右倾错误,没有组织反击,以致造成现在这样被动的局面。但是我们是要反击的,决不能让革命果实落到敌人手里,我要走了,你也得有应变的精神准备。”

沈葆英抬头望着恽代英,她那双黑眼睛又大又亮,脸上虽然焕发着20来岁青春的光彩,但神情抑郁,面孔变得苍白。她扭过脸去擦着泪。

恽代英摇摇她的肩膀:“你不要难过,我还要回来的。革命遭受挫折,但没有完结。共产党人是杀不尽斩不绝的!”

晚上,他辞别了妻子,趁着夜色,登上了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军长黄琪翔的船。

两次起义都失败了,但第二次婚姻仍很甜蜜

抵达九江后,恽代英参加讨论南昌起义计划,是领导南昌起义的中共前敌委员会成员之一(周恩来任前委书记),兼任贺龙的第二十军总参议。

1927年12月,参与领导了广州起义。暴动失败了,他们只好南下。恽代英随最后一批起义战士撤离广州,重抵香港。他给还留在汉阳的沈葆英写信。

信是以隐语写的。焦急不安的沈葆英努力猜测着信中的意思。信上说:“刚刚又做了一笔生意,赚了一笔钱,又倒出去了,但我们不失望。做生意,赚钱和折本是常有的事,只要不赔了老本就好。事情总不是一帆风顺的,顺风、逆风都会碰到。我们的船可能到一个港口去,要是在那儿停些时等生意,我再给你写信来。”

过了几天,沈葆英又接到恽代英的信,说是老板同意她来帮忙:信上说:“四妹,我在这儿要等一阵,接信后可立即动身南来,从上海换海轮,直达香港……”

沈葆英立刻动身到了香港,雇车直赴恽代英指定的旅馆,在二楼开了个房间,在旅客留言牌上写上“沈延”。

第二天下午有人敲门,沈葆英开门一看,正是恽代英,欣喜若狂。恽代英也抑制不住欢喜。他说他已来过几次,今天看到留言牌子,才知道她到了。

“这里人杂,认识我的人很多,不能久住,你算了账,跟我走。”恽代英把沈葆英带到一个平民住宅区。自此,沈葆英就直接在恽代英领导下作宣传干事。每逢恽代英在家开会,她便在楼下放哨警卫。

广州暴动失败后,省委在香港召开全体会议,总结和检讨暴动失败的原因。会议由中央派李立三主持,他指责暴动之所以失败,是由于领导上犯了军事投机的错误,简单地撤销了恽代英等人的省委委员职务。党中央发现后派邓中夏抵港,担任省委书记,纠正李立三的错误做法。但不久省委机关遭到破坏,邓中夏被捕。

周恩来特赶到香港,召开省委扩大会议。为了遮蔽巡捕和特务的耳目,会议利用办喜事的公开形式,在一栋张灯结彩的公馆里举行。恽代英让沈葆英担任会议的保卫工作。她第一次参加这样重大的活动,深感责任重大,不免心口咚咚直跳,特别小心地站在大门口接待来宾,眼睛紧张地注视着大街,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这时走进了一位顶有气派的“贵客”。他中等身材,穿着浅色哔叽西装,浓眉下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他跨进大门时,亲切地朝沈葆英点点头。

恽代英悄悄走过来,贴在沈葆英耳边说:“他就是伍豪!”

沈葆英惊喜地瞪大了眼睛。伍豪即周恩来。她以前虽没有见过,但早从恽代英和其他人口中闻知了他不少传奇性故事。在这次会上,恽代英和其他被撤职的同志恢复了工作,继续负责广东省委的《红旗》杂志。

有一次,恽代英看见沈葆英坐在房里闷声不语,低声问道:“沈葆英,你在想什么?是不是觉得生活太苦了?”

沈葆英摇摇头,依然神色不悦。

恽代英拍拍她的肩膀:“好吧,乘现在还没有开始新的工作,我陪你到街上走走。”

他们走到一家咖啡店门口,恽代英说:“进去吧,来香港这么久了,也开开洋荤。”他们找了个稍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要了两杯牛奶咖啡,慢慢地品尝着。

沈葆英怀孕了,反应很大,常常呕吐、不舒服。恽代英最怕的就是这一关,沈葆秀难产的阴影始终在他头顶上旋转。他忙开了。只要弄点好吃的或炒个菜,总是避开,让沈葆英一个人吃。有时从外面带点水果或其他营养品,一叫他吃,他总是拍拍肚子:“吃过了,吃过了。”其实,他常常饿饭。

被叛徒指认遇难,两年后他的学生陈赓关进了同一间牢房

1929年12月10日,陈独秀发表《告全党同志书》,表示拥护托洛茨基的主张,反对共产国际和中共中央。高语罕在上面签了字。15日,他和陈独秀、彭述之等在上海成立了托派组织“无产者社”,公开发表了《我们的政治意见书》。

恽代英的内心极为苦恼。在几次党的会议上,他阐明了自己的观点。李立三不能接受,认为他是右倾调和,撤销了他中央宣传部秘书的职务,调任沪中区行委书记。不久又调到工人集中的沪东区任行委书记。

恽代英回到家里,告诉沈葆英马上搬家。沈葆英想不通。恽代英说:“有意见以后再说,党的决定必须执行。”于是他们把儿子送进托儿所,自己换上工人装束,搬进了闸北的贫民窟。

为了迎接“红五月”,李立三下达命令,要工人举行罢工,好乘乱占领上海。

沈葆英的心时刻悬着。她知道,恽代英是蒋介石切齿痛恨、被国民党重金悬赏缉拿的人,现在却天天在敌人鼻尖下抛头露面,这不等于自投罗网吗?

回到家里,她看到恽代英闷声不响地坐在那里,便低声问道:“今天你也上了街?”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