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是中国共产党全部理论与实践的思想基础(上)

王伟光

2019年新年伊始,《求是》杂志第1期发表了习近平总书记《辩证唯物主义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一文,意义重大、非同一般。

近代以来,当中华民族沉湎于帝国主义侵略压迫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沉重灾难之中时,中华民族先进分子呐喊出“振兴中华”的民族最强音。在对指导救国救民各种思想武器的比较选择中,中华民族先进分子接受了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作为实现民族复兴大业的唯一思想武器。从此,中国共产党人运用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创造了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在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指引下,中国共产党人带领中国人民浴血征战、艰辛努力,经过革命、建设和改革的百年奋斗,取得了從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伟大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即在眼前、胜利在望。中华民族的百年奋斗史雄辩证明,中国人民的伟大胜利是马克思主义的伟大胜利,是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的伟大胜利。学会运用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中国共产党人就会无坚而不摧、无往而不胜。

一、辩证唯物主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科学真理

毛泽东指出:“马克思主义有几门学问……但基础的东西是马克思主义哲学。”①马克思主义作为科学的理论体系,内涵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也就是最高层次,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世界观方法论,也称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即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可统称为辩证唯物主义。第二层次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也称马克思主义一般结论,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认识自然、社会和思维一般规律而得出的科学理论。第三层次是马克思主义的具体结论,也就是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对特定历史条件下的具体问题作出具体分析所得出的具体判断。哲学世界观方法论层次、一般原理层次和具体结论层次,这三个层次构成了马克思主义系统的、科学的、不断创新的理论体系。

马克思主义哲学即辩证唯物主义,揭示了宇宙间一切事物的一般规律及其本质特征,是对自然、社会和思维最一般规律及其本质特征的科学概括,是颠扑不破、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譬如,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时空是运动的基本形式,运动是有规律的,对立统一是根本规律,规律是可以认识的;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是社会存在的反映,人的认识是社会实践的产物,实践是认识的源泉、动力与唯一检验标准;劳动创造了人与人类社会,人类社会由无阶级社会发展到阶级社会,再发展到无阶级社会,在阶级社会中阶级差别、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是客观存在的,阶级斗争是阶级社会发展的直接动力;生产力是推动历史发展的最终动因,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的社会基本矛盾运动推动历史发展……这些辩证唯物主义关于自然、社会、思维最一般规律的真理,是马克思主义整个理论体系的核心、基础和前提,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观察问题、分析问题、处理问题的立场、观点、方法,是共产党人观察认识问题的世界观,也是共产党人分析解决问题的方法论。掌握辩证唯物主义,也就掌握了真理、掌握了最锐利的思想武器,在实际斗争中就可以少犯错误、少走弯路、少受挫折。

马克思主义一般原理,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们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分析判断问题而得出的一般结论,反映了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和必然趋势,也是客观真理。譬如,关于人类社会形态由低级到高级演变规律的理论、关于共产主义代替资本主义必然趋势的理论……等等,是马克思主义最基本的观点。是共产党人认识和处理一切问题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是不能违背的,违背了,就要犯认识上和实践上的错误。

马克思主义具体结论,是在特定条件下运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分析具体问题而得出的具体认识,是人们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处理具体问题的具体的指导方针和重要依据,会因时间、地点等具体条件的改变而改变,具有一定的历史局限性和认识局限性。譬如,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只能在几个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同时进行才能取得胜利的具体结论,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数国同时胜利论”,是马克思在当时自由资本主义的历史条件下所形成的。在列宁所处的无产阶级革命和帝国主义阶段,由于时间、地点、条件的变化而改变。列宁发现了帝国主义经济政治发展不平衡的规律,提出了社会主义革命可以在帝国主义统治的薄弱环节率先实现的观点,形成了“一国胜利论”,指导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取得成功。马克思主义的具体结论是有局限性的。条件变了,仍然死抱着马克思主义具体结论不放,脱离具体的现实条件,就会犯教条主义错误。给中国革命带来重大失败与挫折的,大多是因为教条主义错误而造成的。

学习掌握马克思主义最重要、最根本的,是学习马克思主义哲学世界观方法论,即辩证唯物主义。把马克思主义哲学概括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或统称为辩证唯物主义,这两种说法是一致的,都是正确的。那种认为辩证唯物主义只解决了对自然界一般规律的认识,而对社会、思维一般规律的认识尚未涉及的观点是偏颇的。辩证唯物主义是关于自然、社会、思维最一般规律的科学。自然、社会、思维三者既一致又有区别。人类社会说到底是自然的一部分,社会发展过程也是一个自然历史过程。人类社会是自然的一部分,又是自然的特殊部分,是自然界中由有意识的人有意识地利用自然、改造自然、对象化自然的特殊部分。思维是人的思维,说到底也是自然的一部分,是自然更为特殊的部分。人的思维是自然物质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作为物质的人脑的机能,是人在社会实践中对外部世界的反映,是人的社会实践的产物。人对自然的科学认识,如果不包括对人类社会发展一般规律、对人的思维一般规律的认识,就不可能完成对整个自然的科学认识。只有完成包括人类社会历史、人类思维一般规律的科学认识,才能完成对自然一般规律的全部科学认识,才能形成最彻底的辩证唯物主义哲学,才能完成对旧哲学的彻底改造,实现哲学革命。当马克思主义完成了对自然,同时完成了对社会历史和人类思维一般规律的认识,创造了历史唯物主义和唯物主义认识论,才真正创造了辩证唯物主义。辩证唯物主义是包括了唯物论、辩证法、历史观、认识论、价值观、人生观等全部观点在内的系统的科学体系。辩证唯物主义自然而然地包括了唯物主义历史观和唯物主义认识论,同时如果没有唯物主义历史观和唯物主义认识论也就没有辩证唯物主义。

辩证唯物主义之前的一切旧唯物主义的根本缺陷:一是唯物主义与辩证法的分离,唯物主义往往与辩证法分离,辩证法往往又与唯物主义分离;二是不能把唯物论与辩证法有机结合起来,运用于揭示人类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在历史观领域表现为历史唯心主义;三是不能把唯物论与辩证法有机结合起来,运用于说明人的思维是怎样产生的,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不能揭示人类思维发展的一般规律,在认识论领域最终仍然逃脱不了唯心主义的束缚。旧唯物主义表现在历史观领域和认识论领域都是唯物论与辩证法相分离,最终仍然坠入唯心主义泥坑。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彻底、完备的唯物主义哲学,突破了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局限,把唯物主义和辩证法结合起来应用于社会历史领域和人的思维领域,完成了历史观领域和认识论领域的彻底革命,从根本上克服了旧唯物主义的根本缺陷,克服了以往一切哲学在历史观和认识论上的唯心主义,使辩证唯物主义完成了对自然、社会、思维发展最一般规律的哲学概括,实现了唯物论和辩证法在一切领域的有机统一,构成了无产阶级及其政党正确思想路线的理论基础。

在辩证唯物主义那里,唯物论与辩证法是作为一个有机结合起来的思想体系,自然观、历史观和认识论也是统一的。历史观和认识论既是自然观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是自然观的特殊组成部分。这表现在:一方面没有结合在一起的唯物论和辩证法作为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就不可能对社会历史作出科学的说明,不可能对人类思维过程,即认识过程作出科学的说明,不可能确立唯物主义历史观和唯物主义认识论;另一方面,没有对社会历史过程的唯物论、辩证法的理解,对人的思维过程的唯物论、辩证法的理解,特别是对人类物质实践意义的揭示,就不可能完成唯物论与辩证法的彻底结合,从而也就不可能完成对整个世界的彻底的唯物论和辩证法的认识,不可能摒弃唯心主义历史观和唯心主义反映论,不可能建立起完整的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理论体系。

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和唯物主义认识论,构成马克思主义哲学严密的科学体系。只有掌握了有机结合起来的唯物论辩证法,才能揭示人的思维即人的认识的一般规律,同时也只有确立了唯物主义历史观,才能揭示人的思维即人的认识的一般规律。从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的构成上来看,唯物主义认识论可以融入辩证唯物主义理论体系,是辩证唯物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又把马克思主义哲学世界观和方法论合称之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说到底,统称为辩证唯物主义。当然,在统一完整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中,绝不能偏废任何一个重要部分。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说,辩证唯物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世界观方法论的全部。共产党人必须要用辩证唯物主义作为自己的世界观方法论,反对形形色色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反对历史唯心主义,以正确指导实践。

二、辩证唯物主义是最科学、最管用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

习近平总书记认为,当前,结合我国实际和时代条件,必须学习和运用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着重解决四个问题:一是掌握世界统一于物质,物质决定意识的原理,坚持从客观实际出发制定政策、推动工作;二是学习掌握事物矛盾运动的基本原理,不断强化问题意识,积极面对和化解前进中遇到的矛盾;三是学习掌握唯物辩证法的根本方法,不断增强辩证唯物思维能力,提高驾驭复杂局面、处理复杂问题的本领;四是学习掌握认识和实践的关系的原理,坚持实践第一的观点,不断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

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是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在实践中的具体运用。习近平总书记高度概括了辩证唯物主义最基本的观点,创造性地把辩证唯物主义基本观点转化为指导实践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为我们结合今天新的实际,掌握辩证唯物主义,指导实际工作指明了方向和路径。今天,学习辩证唯物主义,重点要掌握好以下几个方面最基本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

第一,一切从实际出发。

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第一性的,不是精神决定物质,而是物质决定精神,世界统一于物质性,是辩证唯物主义一个基本观点。

什么是物质,即怎样给物质下一个科学的定义,人类经历了一个长期曲折的认知过程。辩证唯物主义与旧唯物主义的区别不在于承认不承认物质是第一性的,而在于旧唯物主义把物质归结于某种具体的物质实体,而辩证唯物主义却给物质作了科学的定义。如中国古代朴素唯物主义“五行说”,直观地、形而上学地把世界归结于“金木水火土”五种最基本的物质元素,认为它们是构成世界的最原初的物质。古希腊唯物主义哲学把世界或归结于原子或归结为一团燃烧的火等某种具体物质形态。这些看法只不过是一种朴素的、缺乏科學根据的猜测。近代唯物主义根据当时自然科学关于原子是物质最小单位的认识,把原子归结为物质的最基本单位,具有不可分性、质量不变性,认为物质就是由原子构成的。原子说虽然是朴素唯物主义的进步,但仍然逃脱不了旧唯物主义的局限性。一切旧唯物主义虽然坚持了世界的物质性,但由于把物质直观简单、形而上学地归结为某种具体物质实体,无法说明世界的本原,最终导向唯心主义。

辩证唯物主义第一次科学地解决了物质概念问题,明确了科学的物质概念,确立了辩证唯物主义的物质观。恩格斯说:“物、物质无非是各种物的总和,而这个概念就是从这一总和中抽象出来的”。②哲学上的物质概念,不是指具体的物质形态或结构,而是指物质的全体,是对一切领域和一切物质形态的共同本质的抽象概括。列宁给物质下了一个科学的定义:“物质是标志客观实在的哲学范畴,这种客观实在是人通过感觉感知的,它不依赖于我们的感觉而存在,为我们的感觉所复写、摄影、反映。”③世界上千差万别的物质实体,其唯一的共同特征就是它们的客观实在性。辩证唯物主义的物质概念克服了旧唯物主义把世界归结于某种具体物质形态的形而上学局限性,对形形色色的具体物质形态作出了科学的抽象,奠定了唯物主义物质观的基石。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把唯物主义物质观的基本观点运用到历史观领域和认识论领域形成了科学的实践观,建立了实践基础上的唯物主义认识论,从而确立了包括实践观在内的最科学、最完备的唯物主义物质观。

坚持辩证唯物主义物质观,具体化为指导实践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可以归结为一句话,一切从实际出发。遵循辩证唯物主义物质观的基本观点,在实际工作中必须遵循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思想路线。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我们党从事革命、建设和改革必须遵循的正确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正是基于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思想路线,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具体实践和时代条件相结合,一切从中国国情实际出发,制定了新民主主义和社会主义革命的理论、路线、方针和政策,取得了中国革命的胜利,完成了使中国人民站起来的伟大历史任务。也正是靠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国情、与建设改革实践相结合,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实现了富起来的伟大历史任务,正在向强起来进军。

第二,一切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

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物质和运动是不可分的,没有不运动的物质,也没有离开物质的运动,物质世界,包括精神现象在内的一切都处在永不停歇的运动、变化和发展之中,也是辩证唯物主义的一个基本观点。

一切都是运动变化发展的观点,运用到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上,就是一切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没有停止不前的实践,没有永恒不变的认识,也没有亘古不移的理论。世界是变化的,实践是发展的,一切事物都因时间、地点、条件的变化而变化。条件改变了,人们的认识,人们所采取的指导思想、行动路线、方针政策也要随着时间、地点、条件的变化而变化。俄国十月革命走的是率先在中心城市举行武装暴动取得政权,然后再向农村进军,以城市带动农村的革命道路。中国革命的具体情况与俄国不同,国情实际发生了根本变化,照搬俄国革命的具体道路就会遭受失败。中国共产党人从曲折和失败中找到了一条成功的道路,即农村包围城市的中国革命道路。理论创新,恰恰说明条件变化了,理论认识也会随之发生变化。一切以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是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思想路线的深化。

第三,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世界统一于物质,物质世界又是多种多样、千变万化的,每类具体物质形态的运动既存在与其他一切物质形态共同的普遍规律和一般本质,又具有其特殊规律和特殊本质,物质世界是一般与特殊、普遍与个别的有机统一,又是辩证唯物主义的一个基本观点。

个别就是指单个的、具体的事物。一般则是指不同事物之间在本质上的共同点。个别是具体的、特殊的、活生生的,而一般则是抽象的、普遍的、干巴巴的。比如,人们所看到的人是一个一个具体的人,或是男人,或是女人,或是黄种人,或是白种人,或是黑种人……这些一个一个的具体的人就是个别的人。而人们所说的人则是一般概念,因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是黄种人、白种人还是黑种人,这个人还是那个人,都具有人的共同本质,都是人。具体的人就是个别人,个别人是具体的、生动的、实实在在的人;一切个别人的共同的、普遍的本质则是一般的人。一般的人是人们在长期的实践中对千千万万具体的、个别的、特殊的人的共同本质的抽象认识,是一般概念。

个别和一般并不是彼此孤立、互相排斥的,而是具有内在统一性的。一般只能在个别中存在,只能通过个别而存在。在个别事物中,蕴含着一般、普遍、共同的本质和规律;如果离开了个别的、具体的事物,一般就是空洞的、虚幻的、没有内容的东西。不能设想,离开了一个个具体的、个别的、特殊的人,还能存在什么抽象的、一般的、普遍的人。从这个意义上说,“个别就是一般”,“任何个别(不论怎样)都是一般”。④不能把一般作为脱离个别的独立存在,与个别、具体的东西相提并论。

从认识个别到认识一般、从认识具体到认识抽象、从认识特殊到认识普遍,这是人类认识的一般规律。认识一般只能通过认识个别而实现,否则就会得出荒谬的认识结论。由于人的认识总是由个别到一般,也就是人的认识总是从认识个别事物开始的,进而认识到一般,然后再从一般认识到个别。没有对个别的认识就无法形成对一般的认识。因此,辩证唯物主义要求我们,“在分析任何一个社会问题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绝对要求,就是把问题提到一定的历史范围之内。”⑤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对具体问题作具体分析。”⑥

共性与个性、个别与普遍辩证关系的道理,是辩证唯物主义的真理,不懂得这点,就等于背叛和抛弃了辩证唯物主义。这个道理在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上必然体现为对具体问题要做具体分析。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是辩证唯物主义的精髓,是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活的灵魂。

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特色国情相结合,是中国共产党人秉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道理在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上的灵活运用。只有把马克思主义的一般原理应用于中国的“具体环境”和“特殊條件”,使之发生内容和形态的改变,才能形成适应中国实际需要的、具有中国内容和表现形态的、为中国人民所接受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才能用于指导中国的实际。既要肯定“一般性”,坚持马克思主义一般原理,又要肯定“特殊性”,坚持马克思主义一般原理与中国特殊实际相结合;不能因为强调“特殊性”而否定“一般性”,从而否定马克思主义一般原理;也不能因为强调“一般性”而否定“特殊性”,从而否定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必要性。因为强调“特殊性”而否定“一般性”,是拒绝和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作用;因为强调“普遍性”而否定“特殊性”,就会脱离中国的具体国情,脱离中国的历史文化,脱离中国的人民大众。因为强调“普遍性”而否定“特殊性”,就是教条主义;因为强调“特殊性”而否定“普遍性”,就是经验主义。教条主义离开具体实际,生搬硬套马克思主义的结论和词句,拿来指导实践,就会走弯路,使事业遭受损失。经验主义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普遍指导作用,拒绝马克思主义指导,离开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指南,就会迷失方向。

注释:

①《毛泽东文集》第6卷,第396页。

②《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343页。

③《列宁全集》第18卷,第130页。

④《列宁专题文集: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第150页。

⑤《列宁专题文集:论马克思主义》,第302页。

⑥《列宁专题文集:论马克思主义》,第293页。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