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破冰之旅:邓小平决策中美关系正常化

王桢

1979年1月1日,中国和美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1月28日至2月5日,邓小平副总理访美。这标志着自1972年中美关系解冻7年后,东西方两个大国在观望与探询的等待之后,终于求同存异,实现了关系正常化。在这一历史性事件中,邓小平起着决策者的重要作用,深深地改变和影响了整个世界的格局。

批评万斯的“后退”方案

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中美两国在上海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联合公报》,为中美关系正常化和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基础。然而,在尼克松连任总统后不久,便深陷“水门事件”丑闻。在此后的6年多时间里,中美关系进展迟滞,建交过程一波三折。

1977年1月,卡特入主白宫。7月,随着国际形势的不断变化,卡特认为中美两国建立合作关系会大大加强远东局势的稳定,并有利于美国在全球范围内同苏联竞争。8月下旬,卡特派国务卿万斯到中国作“探索性访问”。

十分巧合的是,1977年7月,党的十届三中全会恢复了邓小平党政军的一切职务。中美建交谈判中的关键人物邓小平复出了!停滞不前的中美关系出现了新的转机!

1977年8月22日,万斯到达中国。两天后,即8月24日,邓小平会见了万斯。

在会谈中,万斯主要向邓小平表达了美方的两个态度:一是美国重视中美关系正常化。卡特总统把对华政策看作是美国对外政策的中心因素,而这个政策的目的就是中美关系正常化。二是关于台湾的问题。他提出中美关系正常化后须保证美国同台湾的贸易、投资、旅游、科学交流及其他私人联系不受影响,并允许美国政府人员“在非正式的安排下”继续留在台湾。他还表示,美国政府将在适当时候发表声明,重申美国关心并有兴趣使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希望中国政府不发表反对声明,不强调武力解决问题。如果中国接受了这些条件,美台“外交关系”和《共同防御条约》均将消失,美国将从台湾撤出全部军事人员和军事设施。

邓小平神情严肃地答复万斯:我们两国之间存在着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台湾问题。国务卿先生提出的关于中美关系正常化的方案,比我们签订《上海公报》后的探讨不是前进了,而是后退了。我们必须澄清一个事实,是美国侵占了中国的领土台湾。现在的问题是,美国要控制台湾,使中国人民不能实现自己祖国的统一。我们多次说过,要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在台湾问题上有三个条件,即废约、撤军、断交,按日本方式。老实说,按日本方式本身就是一个让步,现在是要美国下决心。民间来往,我们可以同意。

万斯访华之后,邓小平不断向来访者批评万斯的倒退。他一再强调,万斯关于台湾问题的建议是一种倒退,中国不能接受。邓小平坚定地申明:中美关系正常化的进程可以加快,但中国在台湾问题上没有回旋余地。

万斯的这次访华虽然没有就中美关系正常化达成协议,但有助于卡特政府更好地理解中国对这一问题的坚定立场。

1978年4月,卡特总统宣布:我们希望在几个月内完全实现《上海公报》所表达的希望。这时,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走到了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前台。

与布热津斯基的第一次见面

5月20日,布热津斯基秘密到达北京。5月21日,邓小平会见了布热津斯基。

这是布热津斯基第一次见到邓小平。一见面,邓小平就问道:“一定很累了吧?”布热津斯基说:“我的劲头很足呢!来中国之前,我阅读了你同美国主要政治家和参议员的谈话记录。”邓小平说:“美国朋友我见得不少,中国问题不难了解,你从过去的谈话记录中可以了解我们的看法、观点、主张,直截了当。毛主席是军人,周总理是军人,我自己也是军人。”布热津斯基回答说:“军人说话就是痛快,我们美国人也是以说话痛快出名的。我希望你们不会觉得美国人不容易理解。”

很快,话题转到关系正常化上面,布热津斯基对邓小平说:总统要我带话给你:“美国已经下了决心,我们不仅准备同你们讨论国际形势,并将同你们采取并行不悖的行动,以促进达到同一目标,消除同一危险;同时也准备同你们积极讨论美中双方的关系问题。”

邓小平表示很高兴听到卡特的这个口信,随即向布热津斯基表示,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双方的观点都是明确的,问题就是下决心。如果卡特总统下了这个决心,事情就好办。我们双方随时可以签订关系正常化的文件。过去我们也说过,如果在台湾问题上美国方面还需要时间,我们可以等,但这不等于说我们并不性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历来阐明的就是三个条件,即断交、撤军、废约,这三项条件都涉及台湾问题。我们不能有别的考虑,因为这涉及到主权问题。

作为表明美方态度的另一种方式,布热津斯基向当时的中国领导人华国锋转交了卡特总统的两件礼物:一面曾经被美国宇航员带上过月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一块取自月球的石头。卡特在一张便条上这样写道:这两件礼物“象征着我们对于美好未来的共同追求”。

会谈结束后,邓小平在北海设晚宴招待布热津斯基一行。布热津斯基后来回忆说:“晚上继续会谈,我们频频互相祝酒。我对他说,我希望能在华盛顿自己的家里设宴答谢他。邓小平微笑地接受了。”

和邓小平的这次会见,给布热津斯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以至于当他回国向卡特汇报情况后,卡特在日记中写道:布热津斯基“被中国人折服了,我告诉他,他被诱惑了”。

邓小平和布热津斯基这次会谈后不久,中美双方商定:中国外交部长黄华同美国驻中国联络办主任伍德科克自7月5日开始商谈中美关系正常化问题。

24小时内决定接受访美的邀请

经过近半年的谈判,中美双方终于达成协议。1978年12月16日上午10时,中国和美国发表《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宣布两国政府自1979年1月1日起建立外交关系,两国将于1979年3月1日互派大使并建立大使馆。公报中强调美国政府承认中国的立场,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而就在1978年12月14日,卡特向邓小平发出访美邀请,他估计邓小平大概会将访问定在第二年也就是1979年6月。令他意外的是,雷厉风行的邓小平在24小时之内就作出了决定,1979年1月访美!

1979年1月1日,中国和美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当天,卡特在日记里这样写道:“今天是新年第一天,我们在为邓小平访美积极准备。我决定在肯尼迪中心为他举行盛大宴会,这样可以让更多人到现场参加。”“我还准备安排他去休斯敦看看,但得先听听州长和市长有何建议,我不想让邓小平在美国期间有任何尴尬。”

1979年1月28日,农历大年初一,邓小平起程访美。

虽然飞行了一昼夜共18500多公里,但邓小平依然神采奕奕。当他笑容满面走下舷梯时,蒙代尔副总统迎上前去同他紧紧握手。在接受了中国驻美联络处妇女代表的献花后,黑色的卡迪拉克牌轿车载着邓小平向白宫方向驶去。

别有风味的家庭晚宴

按照预定安排,白宫没有立即举行隆重的欢迎仪式,也没有用盛大的国宴款待贵宾。简单寒暄之后,邓小平一行从机场直奔白宫对面的伯莱尔大厦下榻。

美国礼宾部门已经对伯莱尔国宾馆做了精心的安排。不过,邓小平一进伯莱尔宾馆却顾不上品味这些陈设,他几乎没有休息,换了套衣服,就催促礼宾人员安排出发。

邓小平着急去哪儿呢?那就是老朋友布热津斯基的家。在布热津斯基访华的时候,邓小平早就答应这位朋友,到他家里坐坐。

邓小平一行来到布热津斯基的郊外住宅。布热津斯基一家精心准备了别有风味的家庭晚宴。宴会开始后,觥筹交错,笑语声声。酣畅之间,布热津斯基当众发表自己的高见说:“中国人和法国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认为自己的文明优于所有其他国家。”邓小平反应很快,用颇为自得的神情接过话头道:“我们可以这样说,在东亚,中国的饭菜最好;在欧洲,法国的饭菜最好。”这话自然获得了一片赞成。

在谈到两国关系时,布热津斯基对邓小平说:“卡特总统由于决定和中国关系正常化,他在国内已碰到一些政治上的困难。你在政治上也碰到了不少困难吧?”邓小平哈哈一笑,随即答道:“是呀,我也碰到了困难,在台湾省,有一些人就表示反对。”这一机智的回答,引得在座的人都笑了起来。

邓小平的光临,给布热津斯基一家带来了极大的荣耀。几天后,布热津斯基在办公室会见记者时,还异常激动地说:“在你想到这件事的时候,你就会感到惊奇,一个十亿人的领导人到达美国后仅两小时就到我家里赴晚宴!”“我是说,这的确相当令人惊奇!”

“无所不谈”的会晤

华盛顿时间1月29日上午, 有着179年历史的白宫披上了节日的盛装。卡特总统在白宫南草坪上为邓小平举行盛大的欢迎仪式。10时整,当卡特总统和邓小平副总理以及他们的夫人出现在会场时,乐队高奏中美两国国歌,鸣礼炮19响。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雄壮的旋律第一次在美国白宫的上空回荡。邓小平和卡特并肩走过长长的红地毯,一起检阅三军仪仗队。

在检阅了仪仗队后,卡特致词说:“今年开始了有意义的我们两国关系的正常化,今天我们又迈进了一步。”“对于我们两国来说,今天是团聚和开始新的历程的时刻,今天是和解的时刻,是久已关闭的窗户重新打开的时刻。”

随后,邓小平致答词,他高度评价了中美关系正常化的意义,说“中美关系正常化的意义远远超出两国关系的范围。位于太平洋两岸的两个重要国家发展友好合作关系,对于促进太平洋地区和世界和平,无疑地将是一个重要因素”。

欢迎仪式后,邓小平和卡特走进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进行两国最高级会谈。

会谈前,卡特和邓小平照例寒暄了几句。卡特说:“1949年4月,我作为一名年轻的潜艇军官曾经在青岛呆过。”邓小平听后风趣地说:“我们的部队当时已经包围了那个城市。”这时,坐在一旁的布热津斯基插话说:“那你们早就见过面?”邓小平笑道:“是的。”

随后,他们开始了正式会谈。卡特在回忆录中详细记述了他同邓小平首次会谈的情况:“我们计划进行3次工作会议,并决定双方首先谈谈各自对世界事务的分析。邓小平要求我先谈。”“我特别关切的是两桩事:一桩是从东南亚、印度洋北部到非洲这一地区动荡不安的局势以及某些外来的强国企图利用这一局势;另一桩是苏联军事力量的迅速增长。”“邓小平身材矮小,坐在内阁会议室的一把大椅子上,几乎看不到他这个人了。他在出神地听我讲话,接二连三地吸着烟卷。当译员把我的话译给他听时,他时而发出笑声,时而对其他中国人员频频点头。后来我要他对我讲的话发表些意见。他谈了他认为是重要的问题,指出现在美国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有许多共同利益。”

邓小平在这次会谈中指出:我们的看法是,整个世界是不安宁的。如果要创造一个有利于和平安全、稳定的世界,就应认真对待国际局势。就中国来说,我们不希望打仗。我们的目标是实现四个现代化,这就需要有一个比较长的和平环境。

中午,邓小平出席国务卿万斯举行的午宴。午宴结束后,邓小平来到国务院休息室。这时,一群记者蜂拥而至,纷纷询问邓小平同卡特谈论了些什么问题,邓小平以他那独特诙谐幽默的语气回答说:“我们无所不谈,上至天文,下至地理。”

1月29日下午,卡特同邓小平举行第二次会谈,主要是就国际问题交换意见。

让美国观众感动得流泪

1月29日晚,卡特总统为欢迎邓小平举行的国宴更是盛况空前。最引人注目的是,刚从卡特的家乡佐治亚州运来的1500株红色和粉红色的山茶花,使整个宴会厅充满了浓郁的春天的气息。很显然,这也是卡特总统精心安排的。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和前国务卿基辛格也出席了这次宴会。

宴会上,邓小平始终谈笑风生。当著名演员雪莉·麦克莱恩对他个人的经历表示兴趣时,邓小平风趣地告诉她说,如果对政治上东山再起的人设置奥林匹克奖的话,他很有资格获得该奖的金牌。

宴会结束后,邓小平夫妇在卡特夫妇的陪同下,出席了在肯尼迪中心举办的文艺晚会。尤其是晚会的最后一个节目,一群天真活泼的儿童唱起了中国歌曲,从而使晚会的轻松愉快气氛达到了高潮。

演出结束时,邓小平和夫人,卡特夫妇和他们的女儿艾米一起登台与演员们见面。邓小平拥抱了美国演员,特别是在拥抱唱了中国歌曲的儿童演员时,亲吻了他们,流露了真诚的感情,许多观众流下了感动的眼泪。一直强烈反对同中国建交的参议员拉克泽尔特在看了这场演出后说:“我们被他们打败了——谁也没法对唱中国歌的孩子们投反对票。邓小平和他的夫人看来真的爱人民;他确实令在场的观众和电视观众倾倒。”

经过短时间的相处,邓小平独特的个性和个人魅力便给卡特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他个子矮小,却很健壮。他机智、豪爽、有魄力、有风度、自信而友善,同他进行会谈是愉快的。”

1月30日上午,邓小平和卡特举行第三次会谈,重点讨论了双边关系问题。在谈到台湾问题时,邓小平说:我们讲过的话是负责的。中国人不会把自己的手捆起来,因为这有助于和平解决台湾问题。会谈中双方同意成立联合经济委员会,签订中美航空协定和海运协定。

卡特在日记中写道:“这一次有我们助手参加的会议比前一天的会议轻松而又和缓得多。”“我提出了关于最惠国待遇的法规问题,如果我们只给予中国、而不给予苏联,将造成不平衡。”“邓小平对我说,在移民问题上,中国不能同苏联相提并论。他还说,如果你要我输送1000万中国人到美国来,那我是十分乐意的。这话很自然地引起了哄堂大笑。”“我对他说,既然他给我提供1000万中国人,那我将给他提供1万名新闻记者。他放声大笑,并立即表示谢绝。”“我要求他(在美国作公开讲话时)提及台湾问题,并使用‘和平和‘耐心等措词。他说他希望美国和日本敦促台湾同意谈判。”“他要求我明年起在向台湾出售武器的问题上采取审慎态度。他表示他们不赞成向台湾出售任何武器。”

这次历时两个多小时的会谈结束后,邓小平和卡特当着许多记者的面热烈握手。当两国领导人再次握手时,邓小平兴奋地说:“现在两国人民都在握手。”邓小平这句富有感情、意味深长的话也深深地打动了卡特,此时,他把邓小平的手握得更紧了。

成功的访问

1月31日下午,邓小平同卡特在白宫东厅签署了有关领事馆、贸易以及科学、技术、文化交流等方面的协定。在协定签字之后,卡特总统首先致词并宣布,在不久的将来,美国将在上海和广州开设领事馆,中国将在休斯敦和旧金山开设领事馆,数百名美国学生将去中国学习,数百名中国学生将到美国进修。

2月1日上午,邓小平一行离开华盛顿,抵达佐治亚州首府亚特兰大进行访问。

2月2日早晨,前往得克萨斯州休斯敦访问。

在参观休斯敦附近的林登·约翰逊航天中心时,邓小平参观了阿波罗十七号指令舱、月球车和有三层楼的登月器的复制品,并愉快地在登月器和航天飞机中进行模拟飞行,详细询问了宇航员在宇宙中的生活情况。

晚上,邓小平应邀出席了西蒙顿举行的烤肉宴会和马术竞技表演。当邓小平和夫人卓琳在宴会后来到马术竞技场时,全场致以热烈的鼓掌欢迎。在表演开始前,两名骑白马的妇女把邓小平和方毅请到观众面前,向他们各赠送了一顶崭新的、边沿翘起的白色牛仔帽,他们当即高兴地戴上了。然后,邓小平应邀坐进一辆马车绕竞技场两圈,向热烈鼓掌的观众们挥手致意。邓小平等中国贵宾的到来,使竞技场外的生意格外兴隆。一个货摊上的数百顶牛仔帽,很快就被以30美元一顶的高价抢购一空。

2月3日,邓小平一行经过4.5小时的飞行,来到了访美的最后一站——西雅图。西雅图是美国著名的飞机制造中心。

2月4日中午,邓小平和夫人一行在西雅图出席了美国联合航空公司总经理爱德华·卡尔森和波音飞机公司董事长桑顿·威尔逊举行的午餐会。邓小平在宴会上致词说:“我们的行程的最后一站就是这个被称为‘通向东方的大门的城市。这使我们更加意识到,我们两国是隔水相望的邻居。太平洋再也不应该是隔开我们的障碍,而应该是联系我们的纽带。”午餐后,邓小平由桑顿·威尔逊陪同参观了波音747飞机装配厂。

2月5日上午,邓小平结束了对美国8天的正式访问,乘专机离开西雅图经日本回国。

邓小平在机场发表的告别讲话中说:中美两国之间一度中断的联系恢复了。我们面前展现了两国人民广泛合作的前景。我们希望美国各界朋友多多到中国来走走看看。中国的大门对一切朋友都是敞开的。

在历时8天的访问中,2000多名新闻记者追踪采访和报道了这一历史性事件,美国三大全国性电视网的黄金时间则全部变成了“邓小平时间”。在邓小平前往访问的亚特兰大、休斯敦和西雅图,当地报纸都在头版头条用中文通栏标题表达对邓小平的欢迎,并以大量篇幅报道邓小平的访问活动。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邓小平两度出现在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上,成为当年最让美国公众感兴趣、关注度最高的外国领导人。

邓小平在离美时致卡特总统的电文中说:我这次对贵国的访问取得了圆满的成功。我同你的会谈,同美国各界朋友的相互了解,加深了中美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中美两国关系将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得到重大的发展。我相信,这对于我们两国,对于整个世界,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