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华寿俊与延安马兰纸

郑学富


1942年7月10日,朱德总司令与徐特立、谢觉哉、吴玉章、续范亭四老相邀游南泥湾,看到昔日荆棘丛生、荒无人烟、野狼成群的南泥湾变成了青山绿水、稻田葱绿、牛羊遍地的“塞上江南”后,非常高兴,为延安开展的大生产运动点赞,赋诗《游南泥湾》一首,赞道:“今辟新市场,洞房满山腰。平川种嘉禾,水田栽新稻。屯田仅告成,战士粗温饱。农场牛羊肥,马兰造纸俏。小憩陶宝峪,清流在怀抱。”诗中提到的“马兰造纸”即马兰纸,当时延安印刷报纸、文件,出版书籍用的都是这种纸,笔者曾经在延安革命纪念馆见到陈列的马兰纸。他的发明者是当时延安的青年化学家华寿俊,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中国科学院西安分院暨陕西省科学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

华寿俊,1914年12月20日出生于江苏省宝应县,1928年,就读扬州中学,开始接受共产主义思想,并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参加革命活动。1934年,在杭州之江大学上大学时,被叛徒出卖入狱,后得到同学保释。1937年,华寿俊到达武汉,经潘梓年介绍前往陕西,经八路军西安办事处奔赴延安,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训练部工作。其间,曾翻译过马列著作,教过书。

由于国民党的经济封锁,延安的物资短缺,条件艰苦,粮食和各种给养的供给十分困难。抗战全面爆发后,国共合作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边区政府和军队不断发展,各种物资的需求也在增大,尤其是印刷纸张奇缺,影响了边区新闻和教育事业的发展。边区政府机关报《新中华报》1938年6月30日曾发一则“启事”说:“因值抗戰期间,纸张来源困难,本报自六月份起已将报纸出版份量减少一半。”当时,边区的印刷纸张原料主要是废麻袋,产量少且质量低劣,很难用于印刷。1939年11月,边区政府安排华寿俊到陕甘宁边区的振华造纸厂工作,担任技师、工务科长,任务就是提升印刷纸张的质量,解决边区新闻刊物、文件、教学书本等印刷用纸的难题。

华寿俊经过调查发现,用农作物秸秆做原料,其纤维的强度太低,可是陕北的树木又较少,造纸原材料匮乏,他认为要想制造出高质量的纸张,首先要解决原料问题。他在一次边区组织的大生产运动的开荒劳动中,被一种草缠住了锄头,当他清理时,发现其纤维的韧性很强,旁边的人向他介绍说,这叫马兰草,老百姓的毛驴如果被它缠住了腿脚,都很难脱身,所以当地群众称为“扯倒驴”。在陕北漫山遍野生长的都是这种草,因其纤维精密且坚韧,不好消化,连牲口都不吃,当地农民用来搓绳用。华寿俊喜出望外,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罗夫的通讯《马兰草——一位青年化学家发明的故事》(刊登于《新中华报》1940年12月8日)写道:“他放下锄头,两条浓黑的眉毛一皱,棕红色的面颊,掠上一道严肃的光辉,站在开满兰花的马兰草坡上默默地思索。”华寿俊端详着马兰草,心里想如果把这种草作为造纸的原料,不但成本低廉,而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于是他立即开始试验、试制,终于成功地用马兰草造出纸来,不仅边区缺纸的状况得以改善,而且制造出的纸张质量好。《新中华报》报道说:“马兰草纸适宜印刷之用,因为它不易拉破,不易起毛,质料均匀,不起疙瘩,硬度又很大,又适宜写钢笔墨水。若改用碳酸钠蒸煮,可以制造吸水纸、绘图纸、滤纸、包装纸等。”罗夫在通讯中详细介绍了造纸过程:一选料,去掉杂草与尘土;二切断,将草切成寸许长;三煮浆,用土碱与石灰作用,产生苛性钠;四压碾,打成纸浆;五洗浆,即过滤;六挠纸,放上竹帘;七晒纸,整理压光。报道说:“青年化学家的尝试成功了,边区漫山遍野的马兰草,变成丰富的造纸原料,现在已用了10万斤马兰草造成20万张纸,印成各种书报刊物,边区的新闻事业,获得极大的帮助。因为他的制法简便,节省了很多人力与时间,纸的产量大增,过去造蔴纸,每月只产四五百刀,现在草纸每月产二千刀,最近要扩大纸厂,实现每月产二十五万张纸的计划。”由于马兰草造纸法的成功,边区政府在延安紫坊沟兴建了造纸厂,又在南泥湾等多处兴建了几家造纸厂,规模最大的造纸厂是边区政府的振华造纸工业合作社。《新中华报》1940年8月13日刊登江湘采写的报道《振华造纸厂参观记》说:“现在该厂产量已比前增加,每日产大廉纸六千六百廉,每月约十五万张(以前每月约产十万张)。纸呈米黄色,质地亦比以前好,厚薄适度,洞眼不大,附着的渣滓较少,纸的拉力也很好。”

为表彰华寿俊的突出贡献,1940年,陕甘宁边区政府授予他“劳动英雄”称号,朱德为他颁奖,并在家中接见了他,称他为“我们的发明家”。

马兰草造纸虽然成功了,但是在蒸煮纸浆过程中还存在一些缺陷。《解放日报》1941年5月20日刊登的新华社报道《大锅——边区工人的发明创造之一》记载了华寿俊蒸煮和碾浆的过程:“买十个汽油桶,把两个桶子煮碱,八个桶子煮草,事先把草拌上石灰,然后盛入碱水,装入段草,盖上石板,经过八小时的蒸煮,一桶能出四十多斤,每天日夜蒸煮两次,八桶能出六百多斤,这是唯一的蒸煮办法。”由于纸厂规模扩大了,生产能力增加了,原先的10个汽油桶已不能满足生产需要,而且原先蒸煮法用碱量多,造成成本过大。为解决这一现状,造纸厂在边区政府开展的五一竞赛中,号召“技术民主”,鼓励工人们搞一些小发明。《解放日报》的报道说:“工人刘福曾同志用土砖堆成大灶,中间安置四十四寸之大锅一口,上面堆以拌过石灰的干草,用泥封住,下面用柴烧煮。”这样,不仅不需要用碱,还减少了柴草,而且又减少了切料功夫,造纸成本大大降了下来。报道说,工人陈树铭更进一步,发明了更加合理的蒸煮法,“用土砖砌成梯形环口,把熔火之部加大,而草需先在水中浸上二天,然后拌上石灰(与十五天出货大锅之干草拌灰不同),堆砌泥封蒸煮。”

由于马兰草造纸工艺不断改进,生产厂家和产量迅速增加,边区政府公营造纸厂由1940年底的3家发展到1941年底的10家,年产量由833令提高到2147令。到1942年底,公营造纸厂发展到14家,私营造纸厂48家,年产总量6849令,基本上满足了边区出版、办公、学习和生活用纸。

1943年,陕甘宁边区建设不断发展壮大,商品流通也繁荣起来,货币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印刷钞票所用纸张的技术含量要求很高,可是由于国民党对边区政府的封锁,很难从国统区采购输入。边区政府又将制造钞票纸的任务交给了华寿俊。华寿俊经过反复研究、实验,终于圆满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且使钞票纸的制造工作大大缩短了时间。1944年以后,陕甘宁边区银行发行的各类钞票、证券等用纸,都是边区自己制造的。1944年5月,在延安边区职工代表大会上,华寿俊被授予“甲等劳动英雄”称号。会上,毛泽东主席亲自为华寿俊颁奖,还送给华寿俊一件羊皮大衣,以资鼓励。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