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引起习总书记关注的女英雄

胡遵远 朱云丽 胡本昌

2016年4月2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亲临安徽省金寨县视察指导工作。

霏霏细雨中,总书记缓缓地走到金寨县革命烈士纪念塔前,悉心整理写着“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的红色缎带后,深深地三鞠躬。

随后,总书记瞻仰了金寨县红军纪念堂、参观了金寨县革命博物馆。立夏节起义(也称商南起义)者使用的粗糙枪支、从金寨县开始传唱的《八月桂花遍地开》的歌词曲谱、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创建初期的斗争形势图……总书记一次次驻足凝视、一次次陷入沉思,并不时地询问起有关细节,对革命先烈的崇敬之情溢于言表。

女英雄引起了总书记的高度关注

在金寨县革命博物馆金寨革命史展厅“坚持三年游击战”展区,讲解员满怀深情地介绍:1934年11月,红25军长征后,在金寨县金刚台上,活跃着一支特殊的红军队伍——金刚台妇女排,她们吃野菜、嚼草根、藏密林、卧冰雪,机智勇敢地同敌人进行周旋,克服了人们难以想象的困难,保证了革命红旗始终高高地飘扬在大别山上!有一首歌谣真实地反映了金刚台妇女排的战斗生活:“山沟石洞是我房,树枝稻草盖身上,山菜野果能当粮,三天不吃打胜仗。”今天,我重点向领导们汇报金刚台妇女排战士---张敏的故事。

张敏是妇女排的一名普通战士,身边带有一个还在吃奶的孩子。由于经常缺粮断炊、营养不良,导致张敏身体较差、缺少奶水,孩子常常饿得哇哇直哭。有一天,正当敌人又一次开始搜山清剿的时候,孩子又饿得大哭起来。随着敌人的一步步紧逼、一步步靠近,孩子的哭声随时都会暴露十几个战友的藏身之处,那样,后果将不堪设想!此时此刻,张敏来不及多想,毅然绝然地将空瘪的乳头紧紧地塞进孩子的口中,然后紧紧地捂着、捂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短短的十几分钟,就像几个世纪那么漫长……

终于,敌人走远了,战友安全了,张敏却发现孩子的面色发紫、早已没有了呼吸,张敏的心碎了……她含着热泪、喃喃自语:“孩子,娘对不起你!娘实在是没有办法啊!”被保护下来的战友们,先是呆呆地看着,接着是默默地流泪,过了很久很久,大家才一起用手扒了一个土坑、准备把孩子那副小小的遗体掩埋起来。可是,张敏怎么也舍不得放下怀里的孩子,就在那紧紧地抱着、默默地看着……

总书记听了张敏的故事,十分感动,很关切地问:这个同志后来怎么样了?

是啊!张敏后来怎么样了?从那时起,在我们心里就留下了一个大大的谜团、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近几年,我们一直在关注、在寻找。

功夫不负有心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得知张敏解放后生活在河南省固始县段集区钓鱼台村。于是,我们专程到固始县委党史研究室,委托他们把张敏的家人请来、了解情况。

在固始县委党史研究室,我们见到了张敏的二孙子曾祥有、三孙子曾祥海、小孙女曾祥云、二孙媳朱云丽、小孙女婿刘旭东等。

女英雄的家庭是一个革命之家、军人之家

据介绍,张敏,又名张本荣,是固始县张老铺乡芦大街人。由于早年长期参加游击战争,落下了严重的哮喘。年轻时大约有1.6米的个子,晚年时驼背严重。张敏生了很多孩子,但是,只活下来一儿一女。儿子叫曾繁清,女儿叫曾繁荣、女婿叫宋景起。高敬亭的夫人史玉清是张敏的干女儿。高敬亭平反后,在合肥开追悼会时,还邀请曾家人去参加。当时就是曾繁清和女儿曾祥云去参加的。那一次,高敬亭的女儿高凤英还给了曾祥云一块的确良布料。当年,在金刚台捂死的那个小女孩,后来是袁明(又名袁翠明,妇女排排长、吴大胜的夫人,金寨县花石乡人)掩埋的。据说,当年张敏在金刚台上捂死的小孩至少有两个。张敏一直到1968年秋,才因病去逝。

张敏的公公叫曾耀先,1873年出生,是位革命烈士(有烈士证),安葬在段集青峰岭。曾耀先死得很惨,1929年6月在固始县段集窑沟被捕,团匪们把曾耀先的胡子全部拔光,然后将他活活打死。过了一段时间,他的儿子曾少甫(张敏的丈夫)去收尸时,只剩下几块大骨头。张敏婆婆曾曹氏,1873年11月出生,因全家數人参加革命,面对反革命势力对红军及其家属的追杀,老太太只能躲进山洞里。1929年6月的一天,因洞里粮食已经吃光,离开山洞出来找吃的,不料被当地民团发现,当即就说:这是“共匪婆子,打死她”,团丁用枪托将其捅倒到水塘里活活淹死。一年后其长子曾少甫获悉母亲牺牲,强忍悲痛,趁黑夜潜回老家窑沟檀树根,下塘收骸时,仅找到一撮头发和一根银簪子。

张敏的丈夫曾少甫,他们共有兄弟四人。曾少甫是老大。老二曾庆山,1908年1月出生,1929年2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在红四方面军73师任连长,1932年底在长征途中牺牲,时年24岁,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有烈士证)。老三曾庆志,1911年出生,1929年参加革命,1944年在冀鲁豫军区二十四团四连任班长,在山东郭小湖战斗中左肩胛骨受伤,伤愈后在当地从事民运工作,解放后被评定为三等乙级伤残军人(有军人伤残证),于1953年还乡,1986年7月在固始县段集镇钓鱼台病逝。曾庆志爱人支友凤,1906年出生,山东荷泽枣庄人,1929年入党,早年在家乡参加共产党地下活动,曾任妇女主任,后在当地从事民运支前工作,全国解放后,于1953年随丈夫曾庆志迁到固始县段集镇钓鱼台村生活,1993年1月10日病逝,终年87岁。老四曾庆平,1913年出生,因其父母、哥嫂数人参加革命,1929年秋被当地民团作为人质杀害,年仅16岁。

曾少甫的谱名叫曾庆修,不识字。1929年在段集窑沟参加革命。当时,大儿子曾繁清已经很大了。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西征时,留下很多伤病员,老二曾庆山随部队走了,组织决定曾少甫留守地方坚持游击斗争,所以他就没有去川陕。后来大约在金刚台地区的石洞里住了5年左右,在一次运粮当中10个脚趾盖被冻掉。先后长期与张富(张三铁匠、原商南县委书记)、夏世厚(曾任湖北省革委会副主任)、林维先(金寨人,开国中将,原武汉军区副司令员)、李晓明(原湖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丶刘名榜等在一起开展革命活动。解放后,曾少甫曾任第七区区委副书记。1956年,曾少甫60岁退休,党和政府关心曾少甫和张敏的生活,安排他们去信阳南湾水库附近或金寨梅山干休所居住。他们却要回老家窑沟生活。政府领导认为不妥,要求他们居住在集镇附近。于是,他们就选择了段集钓鱼台村,分配居住在地主3间旧瓦房。1958年,曾少甫出席全国民兵代表大会,受到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留念,荣获半自动步枪一支,一百发子弹,持枪证和奖状等。1986年病逝。当时,任湖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的李晓明还寄来了挽幛(实物还在曾祥海家保存)。

张敏的儿子曾繁清生有6个子女。老大曾祥启,1951年生,1968年参军,当时在旅大雷达11团,妻子丁广珍。老二曾祥有,1956年生,1976年参军,当时在新疆8023部队,妻子朱云丽。老三曾祥海,1968年生,1982年参军,当时是海军航空兵,妻子周元慧。大女儿曾祥宜,1953年生,丈夫解德元,1967入伍南京60军6453部队。二女儿曾祥秀,1959年生,丈夫程兴国,1978参军宝鸡二炮96400部队司令部管理处处长,转业后在陕西省发改委任处长。三女儿曾祥云,1962年生,丈夫刘旭东,河南34631部队工程兵。

女英雄的后代正在继承先辈遗志、传承红色基因

2019年7月20日,金刚台妇女排后代代表30余人,分别从全国各地汇聚金寨,开展“追寻先辈红色足迹、走好新时代长征路”活动。当年分管金刚台妇女排的县委委员史玉清、排长袁明、军医范明及彭玉兰、方礼明、胡开彩、陈发新、晏永香(又名晏玉香)、张敏等女战士后代,通过多方联络、经过认真准备,7月19日,分别从北京、上海、南京、武汉、合肥、固始等不同城市,来到先辈们当年浴血奋战、流血牺牲的革命老区——金寨县,寻觅先辈足迹、继承革命传统。

20日上午,金寨县人民政府副县长蔡黎丽及安徽金寨干部学院、县委宣传部、县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县文旅体育局等单位负责人及相关人员,与妇女排后代代表进行了真诚的座谈和交流。大家怀着一颗敬仰之心、虔诚之心,用最真诚的感情、最朴实的语言,先后讲述了自家先辈的光辉人生和感人事迹,很多人讲着讲着都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热泪……大家还非常踊跃地捐献了一批内容丰富、很有价值的文物资料。

在这里,张敏的二孙子曾祥有首次公开地介绍了张敏的事迹。曾祥有说,我的奶奶叫张敏,1904年出生,1968年7月病逝,终年64岁。

1929年2月,张敏带着6岁的儿子曾繁清(绰号小团长)随丈夫曾少甫参加革命。开始,她和家门哥哥张泽礼(张富,商南县委书记)、嫂子晏永香(又名晏玉香,张富的妻子)等在商(城)固(始)边区的苏仙石、窑沟、杨山煤矿、汤家汇等地开展革命活动。

1935年6月初,时任赤城县二区苏维埃主席的张泽礼,率领县游击队员、工作人员、红军家属相继转移到大别山腹地——金刚台一带,进行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不久,在金刚台组建了以张泽礼为书记的中共商南县委。根据当时红军伤病员的护理需要,县委安排晏永香下山动员红军家属及游击战士上山当看护。后来陆续上山的女性约40余人,被编为一个排,即“金刚台妇女排”,袁明任排长,晏永香协助袁明做思想政治工作。

平日里,她们一边躲避地方民团的暗探和敌人一次次搜山“围剿”,一边拔野菜、摘野果、挖葛根以充饥,更重要的是担负起为伤病员洗伤口、熬草药、补衣服、编草鞋丶做饭菜等任务。

曾祥有说:1936年冬,金刚台又下起了大雪,敌人又趁机搜山“围剿”,妄图一举扑灭大别山上的革命火种。在此之前,奶奶张敏刚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当女儿出生第6天,根据我便衣队搜集到的情报,敌人又要来搜山了。这时我奶奶心里翻江倒海,心如刀绞!她知道,孩子的哭声极有可能把敌人引来,那么伤员和妇女排战友们将面临险境……看着刚出生6天的女儿,奶奶毅然决然地做出了决断。她先将儿子“小团长”支到史玉清姐姐那里去。过了不久,搜山的敌人果真来了!奶奶张敏不容分说,背着大家,含淚忍痛地将女儿的小嘴紧紧地按在自己的乳头上,就这样捂着,捂着……敌人走了,敌人走远了。战友们安全了,伤病员安全了,但这个刚来到人世才6天的幼小生命却永远地离开了妈妈,离开了亲人,离开了她尚未看清的世界。奶奶什么话也没说,抱着断了气的女儿,有气无力地靠在石墙上一动也不能动了。当同志们看到这一幕时,都伤心地哭了起来,悲痛之余,大家又哭着责怪张敏:“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把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捂死?”奶奶艰难地对着大家说:“当前敌情这么严重,民团的暗探又多,敌人今天来搜山,明天来搜山,同志们怎么办,伤员们怎么办,我不能没有战友。”闻听这发自肺腑的道白,战友们情不自禁地围着张敏,任凭泪水伴送小生命的离去。当史玉清带着小团长回来了,看着大家湿润的眼睛,都低头不语,洞内一片寂静,心里在想,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坚强的张敏对着小团长说:“儿子,你过来。”小团长一看妹妹紫青的脸蛋,却一动不动,就问妈妈:“妹妹怎么了?”妈妈哽咽地说:“为了大家,也为我们自己,我把你妹妹捂死了,这不是妈妈不爱她,也不是妈妈不想要她,这都是搜山的敌人逼的呀,你要记住,这都是血债呀。我们一定要跟敌人斗争到底!”袁明、史玉清等人从张敏怀中接过死去的女婴抱出洞外,在不远处用手扒了一个坑,将幼小的尸体永远地留在了金刚台上。

两天后,爷爷曾少甫和陆化宏、肖九仇打粮回来,当听说女儿捂死了,他什么都没说,也没埋怨妻子。他知道妻子的初衷,也知道为革命就要有牺牲,他坐在地上只哀叹了几声,又安慰起妻子,要她坚强起来,要她更加坚定地走革命道路。

在这个活动中,张敏的二孙子媳妇、固始县住建局勘察设计室党支部书记朱云丽(晏永香外孙媳)受晏永香的家人委托,给大家介绍了晏永香的感人故事。朱云丽说:晏永香,出生于1904年,牺牲于1936年,河南省固始县方集乡人,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著名女烈士之一。

1929年,晏永香随丈夫张泽礼参加革命,担任中共杨山煤矿支部秘密联络站交通员,为党组织发动杨山煤矿工人起义做了大量工作,并在起义胜利后加入中国共产党,配合工会在矿区开展妇女运动,支援矿工斗争。

1930年春,被中共商城县委派到第四区担任区委委员、区监委负责人。为了保卫新生的革命政权,维护党纪政纪,她铁面无私,秉公办事,敢于斗争,被当地群众称为“女包公”,四区区委曾发出通知,号召广大党员干部学习晏永香为维护党纪政纪而斗争的革命精神。

1932年秋,红四方面军主力转移后,她参加了赤城二区游击队,活动于商固边境。1935年夏,随游击队转移到金刚台。商南游击队和妇女排在金刚台组建后,根据商南县委安排,她协助袁明同志负责做妇女排的思想政治工作。在金刚台游击斗争的艰苦岁月里,为了打破敌人的封锁,她曾多次冒着生命危险,下山为伤病员和妇女排的战友筹粮,和大家一起渡过一次次难关。

1936年冬,在一次反敌雪地搜山战斗中,她把十几位体力不支的妇女战士隐蔽好以后,自己冲出去,朝着战友们藏身的相反方向奔跑,故意引起敌人的注意,让敌人跟着自己追了10余公里。最后在大板沟一带,她在前无去路、后有追兵的情况下,毅然跳下悬崖、壮烈牺牲……

7月20日晚,曾祥有、朱云丽和另外两位妇女排的后代,又为汤家汇镇的干部职工讲述了张敏和晏永香的感人故事。

7月24日,朱云丽在固始县住建局建筑勘察设计室党支部主题党日活动中,向自己的同志和同事们讲述了晏永香的感人故事。

张敏的二孙子曾祥有告诉我们:虽然我们是红军的后代、革命的后代,但是我们要不忘初心、继续前行,为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主义新时代多做一些努力、多作一些贡献,决不辜负我爷爷、奶奶他们那些前辈为革命奉献出的鲜血和生命。

张敏的三孙子曾祥海说,我们是红色家庭、革命家庭,我们家兄弟三个都是当兵的,我的三个姐夫也是当兵的,我们从来没有给国家、给组织找过任何麻烦,我爷爷、我奶奶生前一再要求我们要洁身自好、自食其力。

我们的家庭也是一个很平凡的家庭,我们没有因为我爷爷、奶奶为革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家里牺牲了6名烈士,我们就以此去谋取个人的利益,而是把他们的这种精神继承下来、传承下去,为时代的前进、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作出我们革命后代的新贡献。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