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毛泽东与姜齐贤的点滴交往

毛春旺



姜齐贤,1905年1月28日出生于湖南省湘乡县农村(今属娄底市娄星区)一个小商人家庭。大革命失败后,在国民党军第九师担任中校医官。1931年8月,姜齐贤所在部队奉令开进江西,对中央苏区进行第三次“围剿”。在宁都时,他接到一些被红军俘虏后释放回去的医师来信说,红军不杀人,官兵一致,纪律严明,很得百姓拥护,俘虏也不虐待,还特别器重医务人员。这些传闻,使姜齐贤对红军产生了好感。9月8日,姜齐贤所在部队在兴国与泰和之间的老营盘被红军击溃,他被俘后参加了红军。

毛泽东勉励姜齐贤:把医疗技术贡献于人民的解放事业

姜齐贤参加红军后,在红三军七师任军医,工作很努力。1931年冬调任红三军军医处医务主任兼医务科科长。1932年1月,姜齐贤被提升为红三军军医处处长。就在他上任不久,一次政治事故发生了。红三军正准备攻打漳州时,有两个伤病员失去了联络。作为一个刚上任的军医处长,特别是又有过去那样一段经历,他心里十分不安,甚至还产生了想逃离红军队伍的念头。正在姜齐贤思想顾虑重重时,军政治部主任李卓然找他谈话,既指出部队的伤病员在战前失去联络的严重性,又宽慰地说:你才到任,对情况不熟,不会责怪你的。李卓然的话打消了姜齐贤的思想顾虑,使他更积极地投入到组织漳州战役的救护准备工作之中。

漳州战役打响后的一天,毛泽东遇见了姜齐贤,向他询问伤病员的救护情况后,说:“伤病员都是我们的阶级兄弟,要全力抢救,让他们早日恢复健康,重返战斗岗位。”毛泽东见姜齐贤操湖南口音,便问他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姜齐贤第一次见到毛泽东这样高级的红军首长,心情有些紧张。他很拘束地回答:“我叫姜齐贤,湖南湘乡人。”毛泽东见他不太自在,便以家乡话说:“我也是湘乡人,我们还是老乡哩!娄底我去过。”在旁的政治部主任李卓然告诉毛泽东,他是从国民党军队过来的,曾毕业于湘雅医科专门学校,在那边(国民党军队)是中校军医,现任红三军军医处处长。毛泽东听了很高兴,满面笑容地拍着姜齐贤的肩膀说:“好啊,革命不分先后嘛!你愿意参加革命队伍,走革命的道路,红军欢迎你。”毛泽东的话,给了姜齐贤极大的鼓舞和鞭策,使他终生难忘。谈话中,毛泽东还问及姜齐贤家里还有什么人,家境如何,姜齐贤都如实作了回答。

长征路上,毛泽东鼓励姜齐贤入党

1935年1月,红军长征到达贵州遵义,党中央在这里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遵义会议上,毛泽东确立在中央的领导地位之后,一直与姜齐贤所在的红一军团走在一起。一路上,姜齐贤既要给红军伤病员看病治病,又要担负军团首长的保健任务,工作很出色。

一次,毛泽东来到红一军团卫生部检查工作。姜齐贤向他汇报了卫生工作情况,毛泽东听后非常满意。他问姜齐贤:“你入党了没有?”姜齐贤很不好意思地回答:“没有。”毛泽东又问:“你为什么不入党呢?”这一问,姜齐贤顿时感到一股暖流传遍全身,内心非常激动,眼眶也湿润了。但是,想到自己是从国民党军队里被俘过来的,历史上留下了一个污点,怕党组织不会吸收自己。所以,他委婉地以问代答:“像我这样的人也能入党吗?”毛泽东看出了姜齐贤的心思,笑了笑说:“你从国民党军队来到红军,就是加入了革命队伍。你过去加入国民党军队是为个人找出路而去的,如今参加红军,是为了消灭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国人民,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你在红军中革命意志坚定,工作成绩很大,应该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你若想入党,我可以作为你的入党介绍人。”毛泽东的话,搬开了压在姜齐贤心上的石头,他紧紧握着毛泽东的手,激动万分地说:“好,好,我马上写申请。”

红军到达贵州安顺地区后的一天晚上,毛泽东召集军团干部开会,了解队伍的行军情况。会议开始后,毛泽东发觉姜齐贤迟到了,便查问其迟到的原因。姜齐贤立即报告说:“因为卫生部里有5名伤病员掉了队,我组织人员去寻找去了。原因是有个伤病员拉肚子,其他4人护着他走。夜深行军,道路窄,岔路又多,不知大部队的去向,故掉了队。找到他们后,我背着这个伤病员赶回宿营地,所以迟到了。”毛泽东听了以后,站起身来,伸出大拇指夸赞姜齐贤说:“好样的!了不起!”会场上立即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年12月,姜齐贤由陈赓、陈伯钧两人介绍,在陕北秋林镇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毛泽东提名姜齐贤负责军委总卫生部的工作

1935年11月,中共中央组建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恢复了红一方面军的番号。姜齐贤任红一方面军卫生部部长。翌年2月,他随部队东渡黄河,进入山西,开辟抗日根据地。姜齐贤日夜奔波,重新组建医院,开办训练班,培养医药卫生人员,筹集药品。

当时,部队在山西补充的新兵,有不少患有鸦片烟瘾。为不使这种恶习在部队流传,姜齐贤指挥全军卫生人员,开展戒烟工作,大讲吸食鸦片的危害,制定戒烟纪律和办法,使吸食者戒绝了烟毒,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

根据形势的发展,中央军委于1936年5月任命姜齐贤为后方卫生部部长兼红军医院院长。10月,红一、二、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宁、静宁地区会师后,中央军委总卫生部和总医院移驻陕北。其时,中央决定派原总卫生部长贺诚护送王稼祥去莫斯科治病,经毛泽东提名,由姜齐贤负责军委总卫生部的工作,任军委总卫生部副部长,继而改任代理部长,后任部长兼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卫生部长。

长征之后的红军总卫生部,开展医疗卫生工作的基本条件很多都不具备,卫生机构很不健全,需要迅速建立和完善,许多工作都有待于进一步加强甚至重新开展,特别是医院急需重新建设,医疗设备急需重新添置。姜齐贤上任后,重新整编,组建红军医院和部队的卫生机构;扩建红军卫生学校,招收新学员进行培训;创办制药厂,大量收购和采集中草药,自制药品及医疗用具。经过一年多的努力,红军卫生工作恢复到了中央苏区时的水平,并有所超过。同时,对历次战斗负伤的2800多名残废军人进行了妥善安置,后来还成立了八路军残废军人总医院。

1938年春,国共合作的卫生勤务会议在武汉召开。经毛泽东提名,中央军委指派姜齐贤以特派员身份代表八路军医务工作者赴武汉出席会议。毛泽东提名姜齐贤去武汉实际上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姜齐贤将来华援助中国抗战的加拿大籍医生白求恩大夫请到延安去。

在武汉期间,姜齐贤受周恩来委托,拜见了白求恩,向白求恩详细介绍了八路军在敌后抗击日寇和八路军医疗卫生工作的情况。了解到前方药品不足、器材短缺的情况后,白求恩决心再补充一些药品、器械带往前线。武汉会议后,姜齐贤又到西安与国民党军医署驻陕办事处协商八路军的医药供应问题,然后才返回延安。

3月底,姜齐贤在延安热情地接待了白求恩,并陪同他去见了毛泽东,白求恩与毛泽东进行了长时间的谈话。之后,他又陪同白求恩参观边区政府机关、医院、学校,并为中共中央领导同志检查身体。他还邀请白求恩到边区医院给伤病员做手术。4月下旬,白求恩坚决要求到前线去医治伤病员,姜齐贤奉命陪同。

毛泽东、朱德为姜齐贤母亲祝寿

1938年夏,中央军委前方总卫生部撤回延安,与后方卫生部合并,姜齐贤仍任中央军委卫生部部长。7月28日,是姜齐贤母亲刘氏70大寿的日子。因久离家乡,他对母亲产生了深切的眷恋之情,但因抗战需要无法脱身回家为母亲祝寿,深感内疚。7月中旬的一天,姜齐贤与毛泽东、朱德、林伯渠等领导同志在谈论工作之余,顺便谈到自己的母亲70寿诞快到了,最近还收到母亲的来信,鼓励自己努力工作,将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为民族解放作贡献。毛泽东听后,深受感动,便随即叫身边的工作人员找来一块红绸布和笔墨,请林伯渠代为在红绸布上书写了“国之贤母”4个大字,然后,自己又亲手在右上方写上“姜母刘太夫人七十寿诞志庆”,在左下方签署了“毛泽东敬祝”字样。接着朱德也找来一块红绸布,题写了“人生七十古来稀,孟母贤劳说断机,哲嗣医疗称妙手,楼兰未斩尚戎衣”的祝寿诗。毛泽东亲自把两幅祝寿绸幛交与姜齐贤,嘱咐他寄回家,以表达八路军战士的心意。并叫姜齐贤写上一信,说明因抗战需要,暂时不能回家为母亲祝寿,待抗战胜利后,再为大人隆重祝贺。姜齐贤将这两幅珍贵的寿幛寄回家(原件现收藏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并汇了40元钱,表达他对母亲的敬意。

毛泽东、朱德很少为人祝寿,也不提倡祝寿,而这次破例为姜齐贤母亲题字祝寿,既赞誉了这位“贤母”的高风亮节,又表彰了姜齐贤对革命医务工作的忠诚,这不仅是对姜齐贤的极大鼓舞,更体现了八路军将士与人民心连心,表达了领袖对全国人民和千千万万个革命母亲的爱,激励着广大八路军将士和全国人民的革命热情。

后来,毛泽东和朱德又分别给姜齐贤母亲赠送了一张题名照片。在毛泽东的一生中,给人赠送寿幛和个人题名照片,是绝无仅有的一次。姜齐贤将两幅珍贵的寿幛和毛泽东、朱德的题名照片寄回家以后,又全心全意地投入了抗日战争。

毛泽东对姜齐贤说:“你要用钻研医疗技术的精神多学一些马克思主义理论”

姜齐贤在抗日前线指导战地卫生工作中,发现曾为红军总卫生部制定的《卫生条例》,已不适应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卫生工作,因此,他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主持重新制定了《卫生部门暂行工作条例》《暂行卫生法规》两个指导性文件。这两个文件,为进一步做好全军的卫生工作起到了积极的指导作用。特别是《暂行卫生法规》,全文共8章,内容全面具体,其中《部队卫生制度》一章,所占篇幅较大,系统总结了我军卫生工作的优良传统和成功经验,反映出了我军卫生工作制度化、规范化、科学化水平。

1939年5月,姜齐贤响应党中央的号召,总结卫生工作的新经验,撰写了《持久抗战中野战卫生勤务的实施》一文,发表在1939年5月15日出版的《八路军军政杂志》第5期上。该文对野战卫生勤务的基本任务、各级卫生组织的形成、行军和作战中的卫生工作以及医务管理、业务技术、政治工作等,都作了比较详细的论述,对指导我军持久抗战中的卫生工作具有重要意义,深受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中央领导的赞赏。

1939年秋,毛泽东在延安的一次干部会上,号召全军干部都要学马克思主义理论,提高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会后,毛泽东还勉励姜齐贤说:“你要用钻研医疗技术的精神多学一些马克思主义理论,不断提高自己的政治理论水平。”得到毛泽东的指点后,姜齐贤认真地反思:从国民党军队到红军,由中央苏区到陕北根据地,在医疗技术和卫生工作方面,确是用了一番心思的,但由于长期的革命战争和长征,很少有机会系统学习政治理论,也没有把学习政治和革命理论放在心里,认为只要把业务技术工作做好了就行,因而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不高,给领导工作带来了很大不利。

毛泽东的指点,给姜齐贤指明了学习的方向。他决心以政治来统率业务,以钻业务的精神来学政治。从此,每天晚上,他不顾白天的工作劳累,坚持学文件、看书报。每当中央领导作报告、讲形势,他都积极参加,认真聆听。

为了能集中精力、集中时间学习政治理论,1939年冬,姜齐贤向党组织提出去马列学院学习的请求,党组织批准了他的请求。在马列学院近一年半时间的学习中,姜齐贤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提高了政治理论水平。特别是通过学习陈云的《怎样做一个共产党员》和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等重要著作,他进一步了解了共产党的性质、纲领和目标,明确了共产党员的标准和义务。他边学习,边把自己摆进去,检查了过去为找出路而参加部队,单纯的技术业务观点,不问政治、成名成家、光宗耀祖等思想,并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深刻分析了产生这些思想的根源,立志要做一个合格的标准的共产党员。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