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毛泽东在宁都帮房东割禾

曾春生

1932年中秋节过后不久,正是“割金包银”(当地农村对割禾的爱称)的时候,江西宁都东山坝小源村来了很多红军,在村里住了20多天。毛泽东就是在那个时候来到小源村曾栋材家里的。

曾栋材家的房子,坐落在小源村的半山坡上,距宁都会议会址榜山翁祠只有一二百米远,拐几个弯就到了。他家的房子在村里并不起眼,与周围那些青砖灰瓦、高峻的马头墙的赣派建筑群相比,略微显得有点寒酸。三间房子一字排开,正中间是厅下,左右两边是正间。厅下左边的正间,用杉板分隔成上、下两间,当时毛泽东就住在左边正间的上间。热心的曾栋材找出家里的两张长条桌放在厅下里拼成一张大的桌子,再放上几把木制靠背椅,供毛泽东办公、读书、看报用。

毛泽东在曾栋材家住下后,一有空,就与曾栋材一家拉家常。聊天中,毛泽东得知曾栋材家里正在割禾,家里的青壮年要么参加红军、要么参加地方赤卫队,劳力跟不上,立即叫来警卫员小吴、小陈,着急地对他们说道:“明天你们叫警卫战士一起到老曾的田里帮忙割禾,有时间的话,我也去。”

曾栋材听毛主席这样一说,赶紧制止说:“没事,没事,慢慢割,不要麻烦大家受累……”

毛泽东抢过话接着说道:“哎,老曾,你不要客气嘛!如果不抓紧割掉,寒露风一来,那你损失就更大了。俗话说啊,霜降不割禾,一夜掉一箩,是不是啊?”

老曾点头称道:“是啊,是啊,没想到毛主席也知道农村里情况啊。”

第二天,毛泽东带领警卫战士来到曾栋材的田里,割禾的割禾、脱粒的脱粒、“洗”(方言:意思是清理)谷的“洗”谷。只见毛泽东挽起袖筒、卷起裤腿,有说有笑地和小吴、小陈他们熟练地右手拿镰,左手抓禾,镰起禾落,金灿灿的禾穗瞬间变成一把一把禾扎,一把把禾扎被整齐地码放在禾架子上。曾栋材笑眯眯地对毛泽东说:“一看,毛主席就是种地的老把式。”毛泽东笑着回答道:“我在湖南老家也是种过地的呀!”

在毛泽东和警卫战士的帮助下,不到一天时间,曾栋材家里几丘田里的禾全部被抢割完了。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