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中国外交领事人员:海外民生工程奠基的前沿卫士(上)

梁宝山


李克强总理在2014年5月访问非洲时,强调要更加注重海外民生工程建设。

海外民生工程包含多方面的内容,向海外公民提供领事服务和保护是其中一项重要内容。

我外交部领事司和中国驻外使领馆通过日常工作向公民个人提供的各种形式的协助和保护,每年多达3万~4万起,每天平均上百起,这些事件却很少引人注意。我作为外交部领事司的特邀专家,了解了许多事件的处理经过,每想起这一桩桩、一件件平凡而感人的故事,都使我激动不已,对战斗在第一线的中国外交领事人员肃然起敬,因为他们时时刻刻在关注和保护海外同胞的安全和利益,是他们在海外同胞与政府之间架起联系和沟通的桥梁,是他们及时向政府传递海外同胞的需求和心声,也是他们及时把祖国政府的关怀和温暖送到受难同胞的心坎上。在每一个故事的背后都浸透着我外交领事人员的汗水和心血。

下面我和读者分享的每个故事,都是在海外发生的真实的故事。故事虽然短小,但所涉及的事情却是人命关天,个个感人肺腑、震撼人心。

学做心理医生,救助精神病人

2005年10月中旬,外交部领事司接到一封紧急求助信,写信人信中称,在美国留学的一名中国女学生是他的亲属,因为在国外遇到的矛盾和纠纷太多,导致她不堪重负患上了精神分裂症,病情日趋严重,该女学生的父亲已专程赴美打算带她回国治疗,但她就是不听劝告,不同意回国,希望大使馆协助。领事司立即与我驻美国大使馆联系并请求给予协助。

大使馆很快就与女学生的父亲取得联系。女学生的父亲表示,由于其女儿目前病情严重,情绪很不稳定,说死说活就是不愿回国,实在没有办法,决定打算强行带女儿回国,希望使馆协助将其女儿送上飞机。

这给大使馆出了一个大难题。根据美国法律,由于该女学生是成年人,有独立行为能力,如果她父亲强迫她回国并强行将其带上飞机,就构成绑架罪,美国法律是不允许的;如果有充分证据证明其女儿是精神病患者,父亲有权据此向美国法院申请恢复其对女儿的监护权,在获得法官同意后才能强行将其女儿带上飞机回国,但是提供和审查证据等整个申请程序费时、费事、费钱,又没有十分把握。鉴于这种情况,大使馆在女学生父亲的同意下,决定派员学做心理医生,尝试对女学生进行心理疏导和安慰并劝说其回国。

主管领事先与该女学生见了面,关切地询问其身体状况并探询她不愿回国的原因。初接触时,女学生提防心很强,不透露任何原因,听不进任何劝说,断然拒绝回国。于是使馆决定改派领事参赞出面继续做工作。

领事参赞开始同她拉家常,诱导她说出自己的想法、顾虑和愿望,从多方面安慰她,女学生在谈话中透露了她在美国有几起官司未了,对回国同家人团聚并治病表现出犹豫不决。

为了进一步赢得女学生的信任并从根本上解除她的顾虑,大使馆在友好律师的帮助下,首先帮助她妥善解决了几起官司。女学生的精神状态开始有明显的好转。

经过大使馆派员两个多月的疏导、抚慰、劝解,并帮助排忧解难,这位女学生终于被感动了。2006年1月,在各方关心和劝导下,她同意自愿回国接受治疗。

“异国之家,侨民救星”

前往乌干达打工的安徽青年工人凌先生,二十五六岁,在一家华商公司工作。

2006年6月20日前后,凌先生觉得身体不适,继而发烧、头痛、腹泻,怀疑是染上了疟疾,服用抗疟药并注射针剂后病情仍不见好转,随后住进一家当地医院,但是发烧、呕吐、腹泻等症状仍然不减。6月24日,转到乌干达首都坎帕拉国际医院,当晚病情进一步恶化,出现昏迷、体内渗血,肾脏等器官衰竭,病情十分危急。院方通知,患者生命垂危,救治没有把握。

6月25日,该华商公司负责人和部分华商紧急到中国驻乌干达大使馆及其经商处求援,大使和经商处的领导十分重视,立即动员和组织各方力量对患者进行抢救。首先要求医院采取特别的抢救措施,将病人安置在重症监护室,采取了使用呼吸机、胃管等一系列急救和治疗措施。使馆还立即通知在乌干达的中国医疗队派医生紧急赶赴坎帕拉医院重症监护室,与主治医生商量救治方案。

由于凌先生病情危急,一旦发生意外情况,都需要有家属在现场处理。于是大使馆领事部一方面设法通知凌先生家属,同时以最快的速度向安徽省公安厅发电,请求协助迅速为凌先生家属办理护照等出国手续,并给乌干达驻华大使馆发照会,请求为凌先生家属来乌干达申请签证提供便利。安徽省公安厅急事急办,一天之内就协助凌先生家属办好护照。凌先生家属也准备好在需要时随时出国。

经过对患者进行各项医学检查,院方初步确诊为急性疟疾并伴随多项并发症。由于病情恶化速度太快,院方对救治缺乏信心。中国医疗队医生坚持认为,必须立即进行血液透析,做最后的挽救。医院接受了中国医疗队的建议,立即准备进行血液透析。但是,如何采集到供透析使用的大量血液成了关键问题。

大使馆紧急通知中国同乡会,联络侨界尽快查找出对应血型的人员准备献血。消息传开后,患者公司的同事、坎帕拉的华商、中国同乡会会员以及许多素不相识的同胞都踊跃报名查血准备献血,保证了进行几次透析所需要的血液。

在透析治疗期间,大使、使馆政务参赞、经商参赞、领事部的官员在处理繁忙的日常事务的同时,也先后几次抽身到医院探望和慰问病人,要求并鼓励院方竭尽全力抢救,鼓励病人坚定信心积极配合治疗。中国医疗队派医生轮流值班看护,许多同胞也到医院看望慰问病人。

经过4次血液透析,病人奇迹般地摆脱了死神的威胁,逐步摆脱了对呼吸机的依赖,胃管也随之拔掉,体内各器官机能逐步恢复。7月12日,患者康复出院。患者出院后,精神状态良好,体能恢复也很快,国内的家属也感到欣慰。

凌先生从起死回生的经历中,充分感受到中国大使馆、驻乌机构和旅乌侨胞们所展现的“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兄弟情谊和互助精神,他和同事一起先后到中国大使馆及其经商处、中国医疗队、同乡会和医院表示感谢。他特别感谢中国大使馆在挽救自己生命的关键时刻所做出的果断决定和采取的一系列组织抢救的措施,向大使馆赠送了“异国之家、侨民救星”的锦旗。

“救命之恩,永世不忘”

在日本九州大学医学部学习的中国留学生杜先生夫妇,来自辽宁省农村。农村艰苦平淡的生活环境造就了他们纯朴与执着的性格。在日本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勤奋好学,使得自己的学习与生活逐渐走上正轨,还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宝宝,为他们单调的学习生活增添了活力和欢乐。但是不久,杜夫人凭借其对医学现象的敏锐,发现丈夫身体出现了异常情况:皮肤经常起红泡,一有伤口就流血不止且不易愈合。一丝惶恐掠过她的脑海,莫非是血液出了问题? 她劝丈夫去做血液检查。一周后出现的检查结果对她来说如同晴天霹雳:再生障碍性贫血——人们谈之色变的白血病。

杜先生无奈住进了九州大学医学部附属病院。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杜夫人顿时陷入一筹莫展之中。她凭借着执着的性格与命运抗争,白天一个人四处奔走,夜晚则拖着疲惫的身躯扑进暗小的家门,还得照看孩子,辛酸的泪水不时冲洗着内心的悲痛与无奈。经过医生们会诊,院方提出的治疗方案是立即进行骨髓移植。医生要求在1周内安排杜先生的4位直系亲属赴日接受HLA(白血球型号)检测,以便从中找出合适的骨髓提供者。医生说,尽管这个方案的成功概率只有25%,但却是目前能做到的最佳的治疗方案。

面对医生提出的最佳方案,杜夫人脑子里茫无头绪,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丈夫的亲属都是农民,从未出过远门,更不要说出国了,况且还有办理日本入境签证这道难关,要让他们在几天之内到日本来简直是天方夜谭。杜夫人只是连连摇头不语。医生见状,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要不找找中国总领事馆?”一句话提醒了杜夫人,她立即打电话给中国驻福冈总领事馆请求协助。

主管领事接到电话后觉得事情十分紧急而且棘手。因为当天已经是星期四,按照医生的要求,杜先生的亲属最迟不能晚于下周一抵达日本,申办出国手续和日本入境手续按常规在两三天内是无法办到的。主管领事立即向总领事做了汇报,总领事指示要想尽办法给予协助并分头着手落实各项措施。主管领事等人马上展开了一系列紧张的内外组织联系工作:紧急给辽宁省外办打电话并发传真,要求尽快协助杜先生的亲属赴日办理护照等出国手续;给日本外务省发照会,请求对方从人道主义出发为杜先生的亲属申请日本签证和入境提供便利;协助杜先生的亲属办理出国手续,由于杜先生的亲属无出国常识,领事官员又在电话中一项一项地告诉他们如何申办护照和签证,如果碰到困难应该去找谁帮助。

杜先生的亲属,从村里跑到乡镇,从乡镇跑到县城,再从县城跑到省城,一天内乘车颠簸数百公里,而领事官员就像一位无形的向导,通过电话随时为他们提供咨询并排忧解难。

在国内和日本方面有关部门的大力协助下,杜先生的亲属在星期五晚上拿到了护照和签证,第二天坐飞机到达福冈。

在总领事馆的关照下,患者及其亲属按照医生的安排积极准备进行骨髓移植手术。

几天后,杜夫人向主管领事报告了手术成功的消息,话语中掩盖不住兴奋与激动,连连说“领馆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啊”。杜夫人还专门给总领事写了感谢信,上面写着:“救命之恩,永世不忘。”

“祖国亲人,血脉相连”

2007年9月5日,中国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总领事馆收到香港特区政府入境事务处的传真,告香港居民钟先生在伊斯坦布尔工作访问时突发疾病,情况危急,请求总领事馆进行救助并协助他返回香港。

总领事馆立即启动应急机制。总领事亲自指挥,制定紧急救助方案。副总领事带领领事部人员立即赶往钟先生住处看望钟先生并表示慰问。经询问得知,钟先生曾患精神病并有几次发病史,此次出行由于旅途劳累等原因再次犯病,接近昏迷。副总领事一方面在钟先生清醒时耐心安慰以稳定他的情绪,请他解除一切顾虑,尽快返回香港治疗;另一方面积极做他同伴的工作,促使该同伴同意护送钟先生返港,同时疏通土耳其航空公司,设法为他们预定尽可能早的返港机票。

在赶赴机场的前夕,钟先生的意识又突然发生混乱,表示不愿返港。总领事馆人员想方设法对他进行安抚,亲人般的语言和耐心说服使钟先生的情绪又慢慢稳定下来,表示同意返港。

总领馆特派专车由馆领导和相关人员护送钟先生奔赴机场,协助办理登机手续并护送他登上飞机。

9月6日,钟先生顺利安全抵达香港。

香港特区政府入境事务处专门致函总领事馆对救助钟先生表示感谢,钟的母亲也在电话中表示感谢,感动地说:“祖国亲人,血脉相连……”(未完待续)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