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黄克诚在“抢救运动”中大胆为同志辩诬

窦孝鹏

1943年夏,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召开会议,华中局代书记兼新四军代政委饶漱石在会上布置开展“抢救运动”。

新四军第三师师长兼苏北区党委书记黄克诚开完会回来,先在第七旅小范围内搞了一个试点。他亲自考察,掌握动向。他发现被“抢救”的几个人在硬逼的情况下就乱供一气,简直不着边际,于是立即通知苏北各地委和第三师各部队:一律不开展“抢救运动”。如果发生可疑情况,可按正常工作程序,由主管部门处理。

过了一段时间,华中局召开汇报会。会议期间黄克诚同第七师政委曾希圣住在一起,他们是老相识了,见面几乎无话不谈。可是这次,黄克诚发现曾希圣情绪有些不正常,成天闷闷不乐,很少讲话,就问:“老曾,你心里有什么事吧?”

曾希圣叹了一口气说:“怎么说呢……我爱人……”

“你爱人怎么啦?”黄克诚知道他爱人是上海来的大学生。

“她可能是特务……”曾希圣说得非常艰难,“是第二师政治部一个女干部供出来的。她和我爱人在上海上学时是同学,她说她们是一起参加特务组织的。”

黄克诚感到这件事不可信,就对曾希圣说:“你别急。你不好出面,我给你调查调查,把事情弄清楚。”

黄克诚通过第二师政委谭震林,把二师政治部那位女干部找来进行单独谈话。

看着她年轻的面孔,黄克诚感到心情很沉重,对她说:“我们党是讲究实事求是的。你不要有顾虑,要对组织讲真话,不能有半点虚假。否则,既对革命事业不利,又害了自己和同志啊!”

“哇——”那位女干部看着这位温厚的首长,突然放声大哭起来。她委屈地哭了好一会,才啜泣着说:“首长,我说的都是编造的假话。”

“那么,你为什么要说假话呢?”黄克诚问。

“运动刚开始时,我说的是真话,可人家不相信呀!硬要对我进行‘抢救,结果大会斗,小会批,我被整得没办法,只好瞎说一气。他们问什么我就交代什么。这样一来,反而受到了表扬、欢迎和优待。我就只好昧着良心乱供起来……”女干部越说越伤心,充满了愧疚之情。

黄克诚把了解到的情况,告诉第二师政委谭震林,问他:“你们二师共搞出多少特务?”

谭震林回答说:“每个团都有百多名吧!”

黄克诚故意问道:“哎呀,你一个团就有那么多特务,部队驻地离敌人那么近,你又在审查他们,还不都跑光了?”

谭震林笑笑说:“一个也没跑!”

黄克诚也笑着说:“快回去给人家平反吧,哪有这样的特务?”

黄克诚把情况告诉了曾希圣,曾希圣的一块心病祛除了,脸上绽出了笑容。

黄克诚随即又向饶漱石谈了运动搞得过了头的看法,建议对被“抢救”的干部进行甄别平反。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