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导弹击落敌机的消息传到中南海

尹家民



外界不相信中共会有“神秘武器”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是中国的多事之秋。不说别的,就是天空也不曾平静过,神秘事件接二连三:

1959年10月7日,国民党空军一架RB-57D高空侦察机闯入北京上空侦察,突然消失;

1962年9月9日,国民党一架美制U-2高空侦察机侦察大陆,在华东地区也神秘失踪。新华社说是“被我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部队击落”,而外电却纷纷猜测:中共当时最先进的飞机不过是苏制米格-19战斗机,那种飞机根本爬不到U-2飞行的22000米的高度,高射炮更是鞭长莫及了。于是都说,不是飞行员叛逃就是机件故障而落地坠毁。

如果是一架飞机自行跌落还说得过去,以后又一架,又一架……总不至于全是叛逃或故障吧?

西方和港台舆论纷纷猜测,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合众社记者从台北报道:国民党军事情报专家们在绞尽脑汁,希图弄清楚这架失踪的飞机究竟是由于机件发生故障呢?还是驾驶员叛变,或高射炮的火力,抑或是从苏联借来的火箭袭击——这仍然是个“谜”。

香港《新生晚报》干脆说中共击落U-2是吹牛。他们认为,即使苏联也无法用战斗机至6万英尺以上的高空拦截这种间谍飞机,更何况中共?

台湾的一些专家则认为:是俄国人操纵的地空导弹击落的。情报消息表明,俄国在撤回军事顾问以后,今天在中国大陆仍然驻有许多战斗单位。除非这架高空侦察机的引擎发生故障而下降到常规高射炮射程以内,否则,它一定是被俄国人操纵的对空导弹击落的。

只有巴黎的《战斗报》说得有点根据。他们报道:中国空军对“不速之客”的有效干涉,证明北京目前是拥有高度准确的最新式高空或地空火箭的。它的出现和使用虽不说全面改变了远东力量的平衡,但是改变了那里的战略条件。

中国到底有了什么新式武器?

谜底后来揭开,是中国拥有了地对空导弹。

我在空军部队呆了40余年,也有幸在打下美制RB-57D、U-2飞机的地空导弹部队呆了多年,虽未曾目睹击落敌机的壮观场面,却听战友和老首长讲过不少的战例。

毛泽东仰望天空,为防空力量不足而焦躁

百废待兴的新中国偏偏又遇上了朝鲜战争,原已拟订好的攻台计划不得不搁置。朝鲜战争结束了,蒋介石又在台湾叫嚣“反攻大陆”。正在把主要精力转向大规模建设的毛泽东,不时仰望天空,情报部门送来的敌机入侵、搜集情报的消息令他焦躁不安。

国民党空军依仗其所谓的“高空优势”,不断派遣低空低速飞机和高空战略侦察飞机,窜入大陆纵深地区进行电子侦察。仅1957年就出动B-17等飞机窜入大陆侦察53架次,我航空兵部队出动歼击机69架次进行拦截。1958年3月至12月,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直接策划下,美国飞行员驾驶U-2飞机,从台湾起飞,多次入侵中国内地侦察,大量拍摄中国正在建造的军事设施和其他重要战略目标照片。中国政府为此提出强烈抗议。而当时解放军口径最大的100毫米高射炮,对这么高的飞行器望尘莫及。解放军航空兵虽然时常紧急起飞,四处追杀那些胆大妄为的空中间谍,但U-2在大陆上空来去自由,新中国的防空力量面临严重挑战。

一贯沉稳的毛泽东也坐不住了。他在一份报告上批示,责成国防部长彭德怀“督促空军全力以赴,务歼入侵之敌”。《人民日报》不时刊登中国政府对美国派机侵犯大陆领空提出的严正警告,但这些都是隔靴搔痒,入侵之敌没有任何收手的意思。

同样肩负整个国家命运的周恩来也发出指示:“告诉刘亚楼同志,我们应用一切方法将美机击落,否则影响太坏。”

地空导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出现的一种新式防空武器。当时中国自己还无法制造这种地空导弹,只能向苏联老大哥求援。

1957年10月15日,中苏两国在莫斯科达成协议,苏联向中国提供地空导弹援助,主要是SA-2型(即萨姆-2)。

1958年7月,中央军委副主席彭德怀在军委扩大会议上宣布:“防空部队除继续加强高射炮、雷达部队外,还应建设一定数量的防空导弹火箭部队。”并指示SA-2型地空导弹部队由空军负责组建。随后由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副司令员成钧亲自筹划,于1958年下半年开始组建第一支地空导弹兵部队。

经过各单位的反复审查挑选,第一批人员于9月底前往北京清河西三旗空军高级防空学校集结。

1958年10月6日,地处北京郊区清河的高级防校礼堂戒备森严,解放军第一支地空导弹部队在此举行成立典礼。身着三星上将服的刘亚楼庄严宣布:“中国空军地空导弹兵第一营正式成立!”为保密起见,规定地空导弹兵器的代号为“543”,地空导弹部队因此称为543部队。全营共186人,干部全是高职低配。营职干部由团职干部担任,连职干部由营职干部担任,以此类推,足见这支部队的重要性。

当时我国计划从苏联进口4套地空导弹装备,准备给空军2套装备部队。于是空军决定再组建2个营和1个训练基地。空军党委又从北空、南空抽调精锐人员,分别组建了二营、三营。一营于10月11日进驻京郊长辛店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教导大队集训。五院教导大队原是中央马列学院旧址,地处一个丘陵坡地上,周围村庄稀少,院落不大,只有东西两栋工字楼和两栋小办公楼。保密要求十分严格,院内各区使用不同颜色的通行证,各区之间不准互相串门,未经特批和持有号码铜牌,不得擅自出入营门。

11月23日晚,中苏边境小城满洲里的火车站,一列从苏联开来的国际专列悄然进站。专列前后闷罐车厢里坐着押送货物的俄罗斯军人,中间一节节长长的平板车上,褐色帆布紧箍着神秘货物,这就是苏联根据协议向中国出口的4套萨姆-2导弹。萨姆-2运抵北京后,刘亚楼亲手解开系在导弹上的红绸带,满含深情地对在场的官兵们说:“彭总说了,这是苏联老大哥过继给我们的‘儿子,祖国把他托付给你们了,你们可要把他当作亲生儿子看待呀!”

这一夜,空军司令部灯火通明,刘亚楼和全面负责组建地空导弹部队的副司令员成钧中将在这里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1959年4月19日,地空导弹第一营首次实弹打靶,在共和国领空第一次成功发射了地空导弹,命中目标。

首次击落敌机,元帅们纷纷到场祝贺

自1958年2月28日,一架RB-57A型飞机在山东半岛地区被我海军航空兵击落后,国民党空军不敢再使用这种飞机。于是美国亲自出马,由美国飞行员驾驶U-2型飞机入侵中国内地侦察。在中国政府多次提出抗议后,美国便改变方式,用2架RB-57D型高空侦察机武装国民党空军。1959年1月14日,国民党空军首次使用这种侦察机,对我沿海地区进行侦察活动。在10月7日之前,该机窜入大陆20架次,有两次曾进入北京地区上空。

10月7日上午,一架爬高可达2万米的RB-57D高空侦察机从台北起飞,以每小时七八百公里的速度,从浙江温岭上空窜入大陆。解放军歼击机照常奉命拦截。但终因飞行高度不够而无法攻击,只好眼睁睁地看着敌机朝内地飞去。狂妄的敌机飞行员熟门熟路地沿津浦路上空直线北窜,毫无顾忌地往北京通县上空闯来。

可这次它打错了算盘。据上级情报:“敌机可能到北京地区。”地空导弹二营早已严阵以待。指挥所命令二营:我歼击机距你阵地125公里外退出战斗,你们要坚决消灭敌机!

敌机距离阵地100公里时,营长岳振华命令:三发导弹接电准备。65公里时,导弹车转入自动跟踪。三具导弹发射架缓缓地举了起来,昂首随着制导雷达的天线转动,追踪着天空上肉眼看不见的敌机。12时4分,敌机飞临距离阵地28公里处时,岳振华果断下令:发射!

随着火焰腾入长空,远处传来三声闷响,雷达上的目标消失了。刚才还逍遥自在的RB-57D顷刻粉身碎骨,残骸坠落在通县东南18公里处的一片水塘中,飞行员虽然跳伞,但伞绳被飞机碎片切断,当即毙命。

组营不到1年、装备武器不过4个月的中国空军导弹二营,在北京通县上空击落RB-57D,首开世界防空史上用地空导弹击落敌机的纪录!为保密起见,这次战斗未作宣传。外界纷纷猜测,但中国新闻机构始终保持沉默。唯有苏联人心里清楚:自己的“学生”,竟然先于“老师”创造了一个世界纪录。

消息传来,党和国家领导人,军委、总部领导都非常高兴。当天下午,副总参谋长张爱萍上将到北空指挥所听取汇报,然后赶到敌机残骸处视察。8日上午,朱德委员长及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到敌机坠落处视察,并看望二营。9日,贺龙、徐向前、聂荣臻等元帅,国务院副总理李富春,全国妇联主席蔡畅,中央军委副总参谋长杨成武在空军刘亚楼司令员、成钧副司令员陪同下,先是看了飞机残骸,后到二营阵地视察。17日,总政治部主任谭政大将也到二营看望部队。那一段时间成了地空导弹兵的盛大节日。

RB-57D折戟神州后,美国最先进的高空侦察机再也无法像以前那么逍遥自在了,2年多时间里,没敢再对大陆纵深地区进行战略侦察。而我地空导弹部队抓紧时间,又新组建了5个营。但“树欲静而风不止”,美国中央情报局通过各种渠道获悉,中国正从事导弹、原子弹的研制,原材料生产工厂、科研部门、试验基地大都设在西北广袤地区,而且研制工作已取得实质性进展。这项“监控”必须继续,最佳选择就是重新使用U-2高空间谍飞机进行抵近侦察。然而,随着中苏两党关系恶化,苏方停止供给原计划装备5个营的兵器。刚组建起来的5个导弹营只好解散。

说起U-2飞机,这曾是美国人最为自豪的一件杰作。它是美国洛克希德飞机公司总设计师凯莱·约翰逊设计的。它比前几次入侵中国大陆的RB-57D更为先进,是专门用来侵入别国领土进行高空间谍活动的一种飞机。它的机身没有任何标记,涂满了青黑色的特殊颜料,这种颜料对雷达电波有很强的吸收能力,使它在荧光屏上的回波信号变得很弱,稍不注意就“溜”过去了。它是一种机翼特别长的喷气飞机,在空中停止发动机以后还能滑翔很长时间。引擎的力量又特别强大,飞行速度一般在每小时800公里以上,可以长时间在2万米以上高空飞行。续航能力长达八九个小时,可摄取大面积地幅的目标。它在高空时可以停止引擎,悄无声息地进入他国领空,一旦被对方地面雷达或警戒飞机追踪时,又可以迅速逃走。正由于它有如此“魅力”,所以得了个“黑小姐”的美称。

美国人驾驶的U-2侦察机早在1958年就入侵过中国大陆,但在世界舆论面前,美国不再由他们自己的飞行员驾机入侵,一则担心世界舆论的压力,二则怕飞行员送命。因为飞机虽好,但远程侦察毕竟非常危险,美国飞行员都不愿冒险,而培养一名优秀的高空侦察机飞行员要付出昂贵的成本,万一有失,势必影响美国朝野情绪。在两难中,美国中情局看中了台湾。由国民党空军飞行员驾驶U-2深入大陆,不存在国与国之间的入侵问题,而且还不殃及美国飞行员的性命。

1958年冬,经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授权,美国巨型运输机把2架盖着蒙布的全黑U-2和美方相关人员运到台湾后,台湾空军第35中队正式组成,对外称“空军气象侦察组”。因其队徽设计特别,黑猫图案代表机身(红色底漆加一个黑猫头),一对金亮的眼睛象征高空摄影机,猫又是昼夜皆可出没的动物,预示着飞机全天候均可钻进别人天空实施窥视,所以被称为“黑猫中队”。神秘的U-2飞机,被台方亲热地称之为“黑猫小姐”。

据台湾U-2首批飞行员、后定居美国的华锡钧透露:“在很长时间里,这个中队是台湾最高军事机密,知道其真正使命的除蒋介石、蒋经国父子外,不过寥寥数人。”

击落U-2的消息传到中南海,毛泽东亲自接见英雄们

1961年4月,“黑猫中队”开始名为“打开天窗”的侦察大陆之行,任务由美国中情局直接下达,连侦察目标、航线和飞行高度都事先制定好了。飞机回台后一着陆,美国人直接将情报取走。当然,国民党方面也可以分享侦察得来的部分情报。国民党空军的U-2飞行员每人一月大约出一次任务。每次飞行拍回的照片,情报人员要判读一两个星期。U-2历经8个月的沿海打转,侦测到大陆一些重要工业设施、军事部署等情报后,开始执行全程监控中国核弹和远程导弹武器发展过程的密令。

1962年1月13日,星期五,“黑猫中队”少校飞行官陈怀奉命首航西北。事前,美国人相告:“给你首航机会,是你的福分。你就放心地飞吧,放心地拿奖金挂奖章吧。中共没有飞弹,他们的飞机怎么靠近你,攻击你,你都不要怕,也不要逃避,他们根本动不了你一根毫毛。”

陈怀在甘肃双城子一带进行了长达2小时的搜索,在油料接近返航所需的极限时,发现并拍摄到了沙漠深处的导弹发射架。他返回台湾时,蒋经国亲临桃园机场相迎,相赠一块Universal(宇宙)特制手表,表面上有一个大U字。

1961~1962年间,正是国际大气候最不利于中国大陆之际。“黑猫中队”活动频繁,蒋介石派遣的“反攻救国突击队”也常来骚扰,天上地面遥相呼应。

因我国飞机的爬升高度不够,对空导弹营又少得可怜,只好眼看着“黑猫中队”在天空肆虐。空军部队咽不下这口气,空军司令员刘亚楼肝火上蹿。他与有关人员精心研究战情后,果断地将手中有限的几个导弹营机动设伏,实施“导弹游击战”战术。

1962年夏天,按照空军指示,5个营伪装成地质勘察队,官兵一律着便服,隐蔽机动至内蒙萨拉齐一线部署,虽然敌机没有出现,但部队积累了摩托行军铁路运输和隐蔽伪装方面的经验。6月至8月,二营奉命由北京转移至湖南长沙地区,后于8月27日夜,又从长沙秘密进入了江西南昌向塘的新阵地。

刘亚楼在北京接到阵地配置报告后很满意,笑称这是“一锤子买卖”。

一个星期过去了,“天外来客”仍不见踪影。待在山区艰苦阵地上的指战员们着急起来。

远在北京的刘亚楼此时虽忙于主持召开空军党代会,一半的心思却在这支“543部队”上。他和成钧经过谋划,决定变“守株待兔”为“引蛇出洞”,或曰“引鱼上钩”。

于是,随着一道密令,一个大队的轰炸机群从南京起飞呼啦啦直奔南昌向塘机场。次日,一架大型轰炸机又从南京直飞江西樟树机场。刘亚楼摆的迷魂阵是要让台湾海峡那边感觉到福建方向的航空兵有调动。为了弄清真相,U-2飞机肯定要出来侦察。

果然,国民党空军出动了。

9月9日6时许,一架U-2飞机从台湾桃园机场起飞,7时32分经福建平潭岛,从2万米的高空进入大陆上空,直飞江西境内。

空军指挥所里,刘亚楼上将亲自督战,他紧握话筒,下达死命令:“这回不准放过敌机!”

距二营阵地500公里时,部队进入一等战备状态。

刘亚楼习惯性地摘下军帽,解开衬衣的扣子,对电话那边的岳振华说:“看准了,给我把它敲下来!”

近8时,敌机飞至南昌75公里时,开始侧飞临近,二营打开了制导雷达天线,当即抓住目标,正要开火,敌机像是觉察到了什么,在距南昌70公里处向鄱阳湖方向飞去,而且越飞越远,最终飞出了二营的射击范围之外。

岳振华没有气馁,果断下令关闭制导雷达天线,解除导弹接电准备,继续等候时机。他判断敌机还会回头。

果然,敌机飞过鄱阳湖、九江市后,突然左转,从黄梅、广济方向直逼南昌。为了防止敌机察觉,直到距离只有38公里时,岳振华才下令发射。几乎就在同时,U-2突然改变方向,但为时已晚,它被导弹紧紧“咬”住。片刻后,敌机在导弹的爆炸声中坠毁。全营一片欢呼。

U-2残骸落在南昌市东南18公里罗家集的稻田里,机体被弹片炸得蜂窝一般。飞行员陈怀虽然跳伞成功,但被飞机碎片刺穿心肺,开始时还有微弱呼吸,急送医院后,抢救无效而死。按刘亚楼司令员指示,遗体用棺木埋葬于一座有小树林的山坡上。

陈怀是“黑猫中队”第一批完训的5名成员之一,深得蒋氏父子器重。谁也没有想到,正是这个设计队徽并首航西北深入大陆腹地成功侦察的“高空骑士”,成了“黑猫中队”被地空导弹击落的第一人。他丧生后,蒋介石亲临台湾空军剑潭公墓献花培土,致以祭悼,并到教堂为信基督的陈怀做礼拜,赐名“怀生”,修建“怀生堂”。蒋经国事后也写下《看不见,可是你依然存在》的追忆文章,文中说:“即使你死了,我不愿悲伤。死神不能把我们永久隔开。”

543部队开展机动作战后终于获得了第一次战果。

这是中国击落的第一架U-2飞机,也是世界上第一次用导弹打下U-2飞机(1960年苏联是用飞机还是用导弹击落一架U-2,至今仍是个谜)。周恩来第一个给刘亚楼打来电话祝贺:“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美国U-2飞机前几天侵入苏联境内,他们只提了抗议,我们却把这种飞机打掉了!”

国防部部长林彪也给刘亚楼打来电话:“很高兴。伏击成功。不久前,你们到我这里说,估计U-2一定会到南昌,证明空军的同志的判断完全正确。空军很出力。说明有得力的领导人,就一定能把一个部门搞好。对这次胜利,要传令嘉奖。同意你们去看一看,研究一下。”

击落U-2飞机的消息传到中南海,毛泽东也为之欢欣鼓舞。他问周恩来,这支部队在哪里,他要见见他们。1962年9月21日,中南海怀仁堂小礼堂会客厅中间的一大圈沙发上,坐满了中央领导:刘少奇、朱德、邓小平、彭真、陈毅、贺龙、聂荣臻、叶剑英……

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带着他的地空导弹二营营长岳振华坐在后排。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