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第四十集团军:“旋风部队”

董保存

“旋风部队”的称谓始于1946年的东北战场,是由国民党军最先叫出来的,指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集团军的前身——东北野战军(此前为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

最早的说法出自国民党军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杜聿明“调离”东北,离职时说过一句话:“在这里,最难对付的是韩先楚的‘旋风部队。”

后来,国民党军参谋总长陈诚出任东北行营主任。陈诚到东北后,调兵遣将,排兵布阵,声称“六个月内消灭东北的共军”。韩先楚指挥的第三纵队,和兄弟部队一道,围法库,打彰武,活捉了国民党军新编第五军军长陈林达。陈诚离职时,在日记中写道:“韩先楚是很难对付的‘旋风司令,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他的部队。”

再后来,卫立煌接替陈诚经略东北战场,也曾指挥部队与三纵交手,他说这支部队“动作之快,如同旋风般”。

再到后来,东北的国民党军第四绥靖区司令长官兼新编第六军军长廖耀湘,被第三纵队俘虏后,当面对韩先楚说:“韩先生,三纵……解放军的‘旋风部队就是阁下指挥的,领教了,领教了!”韩先楚却不以为然,说:“什么‘旋风部队?还不是你们嚷嚷出来的。”

这也应该是战场上的对手第一次当韩先楚的面称呼其率领的第三纵队为“旋风部队”。

纵横东北

东北野战军第三纵队是由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鲁中军区和冀热辽军区部分武装力量发展起来的。

1942年8月,以八路军山东纵队机关为主,组建了鲁中军区,辖第一、第二、第三军分区和军区直属团。1945年8月,鲁中军区主力部队改编为山东军区第三、第四师和警备第一、第二、第三、第四旅。1945年11月至12月间,为执行中共中央关于向东北发展,并争取控制东北的战略部署,鲁中军区所属山东解放军第三师、山东军区警备第三旅先后进至辽宁辽阳、鞍山地区。

1946年1月,根据中共中央东北局的决定,由山东军区第三师、山东军区警备第三旅和先期进入辽宁沈阳、本溪地区的原冀热辽军区第十六军分区的第二十一、第二十三旅等部合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程世才为司令员,罗舜初为政治委员。下辖第七、第八、第九旅,共2.6万余人。

第三纵队先后参加了辽阳、本溪地区作战、四平保卫战、四保临江作战等战役战斗。1946年冬,国民党军趁我军在南满落脚未稳之际,企图将我军赶进长白山高寒山区冻死、饿死、困死,而后进犯北满。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与友邻部队一道,在敌强我弱、力量悬殊的情况下,绝地求胜,采取内外线密切配合的方针,在临江、通化地区浴血奋战,连续击退国民党军3个主力师的4次猖狂进攻,粉碎了敌人“南攻北守,先南后北”的企图,一举扭转了南满和整个东北战局,改变了南满和东北敌我力量对比,使我军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为发动辽沈战役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47年9月下旬,东北解放军发起秋季攻势。此时三纵受领的任务是,歼灭开原县威远堡至西丰间的敌五十三军一一六师。几乎与此同时,新任第三纵司令韩先楚在一个叫“小四平”的村庄走马上任了。在韩先楚上任后的作战会议上,对如何打这一仗发生了争论。有同志认为应该集中全纵兵力,首先打击、歼灭西丰之敌。韩先楚却说,敌一一六师在开原以东的小镇威远堡,驻着敌一一六师师部、三四七团及辎重队、特务连,而这里只有临时修筑的野战工事,守军也只有一个营。我们长距离奔袭,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用“掏心”战术直插威远堡,打掉它的头!其他敌人一定会出援,我军就可在半路上伏击,将其各个歼灭。

两个方案都有道理,谁也说服不了对方,最后上报“东总”裁决。第二天下午,“林(彪)罗(荣桓)刘(亚楼)”的复电到了:“按先楚案实施战斗。”

于是,旋风刮起来了——

9月29日,三纵各师团冒着冰凉的秋雨开始向攻击和阻援地域运动。战士接到的命令是——要快,要快!还要隐蔽行动,急行军200华里,第二天凌晨进入指定位置。

夜色中,三纵七师前卫二十团和纵队炮团,陆续从威远堡的山下通过,那里的敌人毫无觉察。半夜时分,韩先楚带指挥所抵近威远堡,爬上距威远堡1公里多远的东山。这时部队已做好战斗准备。

天色渐明,国民党军驻地响起起床号声的同时,三纵攻击的枪炮声响了起来。顿时,威远堡火光闪闪,爆炸声此起彼伏。

敌一一六师师长刘润川听到枪炮声,连问什么情况,当确认是共产党的部队来进攻时,说:“他们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插上翅膀飞来的?”他给驻西丰、莲花街的三四六团、三四八团下令:立即赶来救援师部。又给友邻的三十师、一三○师发报求救。他手下的两个团接到命令赶来救援时,进入了三纵队布置好的伏击地域。

在“缴枪不杀”的喊声中,师长刘润川跑进了一片高粱地里,被三纵抓了个正着!战后,他说:从战术眼光看,你们可能打西丰,最厉害可能打头营子(即郜家店),万万没想到你们竟打到威远堡来了——这一招太厉害了!

威远堡战后总结时,第三纵队政委罗舜初说:这一仗,韩司令用兵有独到之处,不拘一格,有正有奇,我们要好好向他学习。

旋风要刮起来,首先要有内在动力。

1946年7月,第三纵七师二十团三营的教导员冯凯参加师政工会议后,针对士兵成员的变化和普遍的思想状况,在营里组织了“谁养活谁”的专题讨论,采取诉苦的方法,引导官兵用亲身经历控诉地主阶级和国民党反动派的剥削压迫,开展“查忘本”和“复仇立功”活动,解决为谁扛枪为谁打仗的问题,激发了战斗热情,密切了官兵关系。他们的活动,先是在三纵引起强烈反响,后被罗荣桓等领导大力推广,东北部队的战斗力空前提高。后来,毛泽东逐字逐句地修改了他们的诉苦教育经验,转发全军,使其成为全军性的新式整军运动的起源之一。

在1948年秋天的辽沈战役中,三纵的旋风越刮越猛。他们与兄弟部队一起,首克义县,主攻锦州,会战辽西,围歼国民党军廖耀湘兵团,活捉廖耀湘。

1948年1月,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第三纵队,属东北野战军领导。

解放海南岛

1948年11月,东北野战军第三纵队在辽宁省锦州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军。韩先楚任军长,罗舜初任政治委员,沙克任副军长,刘西元任副政治委员,卓雄任政治部主任,周辉任后勤部部长。原辖第七、八、九师改称第一一八师、第一一九师、第一二○师,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第一师调归第四十军建制,改称第一五三师。全军共5.9万余人。

1949年1月,四十军先遣部队进至河北香河地区参加平津战役。先攻占北平的南苑机场,后与兄弟部队共同完成包围、分割北平国民党军的任务。北平和平解放后,第四十军由北平向华中、华南进军,与第四十三军一起参加渡江作战,解放华中重镇武汉等10余个市县。7月,参加湘赣战役。9月至10月,参加衡宝战役,担任中路军正面突击,与兄弟部队共同歼灭国民党军白崇禧集团主力第七军军部及4个精锐师。

广西战役,他们连续追击国民党军白崇禧集团21个昼夜,全歼其第一二五军。而后,集结于钦州、防城、合浦地区。

广州解放后,大批国民党军逃到我国的第二大岛——海南岛,加上原驻岛的部队,共约10万人,还有50艘军舰和30多架飞机,构成了陆海空立体防御体系,以海南岛卫防总司令薛岳的字命名为“伯陵防线”。

1950年2月,渡海作战前敌指挥部在广州召开了攻打海南岛的作战会议。议定,5月底渡海作战准备完毕,6月渡海登陆作战。第四十军军长韩先楚却认为:“我们的渡海工具基本上是风帆船,要依靠谷雨前的季风过海,如果在谷雨前的5天内(4月20日前)不攻打海南岛,就要往后拖整整1年。”会后,韩先楚回到四十军,一方面进行准备工作,一面考虑向中央军委报告,陈述己见。

3月初,四十军征集到1058只风帆船,动员船工1417人。渡海船只和船工问题有了着落,他的报告也送到了军委。报告中甚至有这样的字眼:“如果兄弟部队四十三军没有准备好,我愿亲率四十军主力单独渡海作战。”足见旋风部队主官之决心。

中央军委迅速批示:四十军、四十三军另配属一个加农炮团、一个高射炮团及工兵、通信、后勤等部队,组成攻岛部队。并称韩先楚提出的“积极偷渡、分批小渡与最后登陆相结合的办法有效,即可提前解放海南岛”。

3月5日,韩先楚组织了一次“积极偷渡”,第一一八师三五二团一营800名壮士组成“渡江先锋营”。韩先楚给他们送行时说:“喝了这碗酒,同志们定能闯过琼州海峡,把红旗插上海南岛!”

“渡江先锋营”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3月6日下午1时40分,韩先楚看到了“渡江先锋营”成功登陆的信号,连说:“成功了!成功了!”

“渡江先锋营”的成功,鼓舞了部队士气。紧接着,3月26日和3月31日,第四十军、四十三军各一个加强团共6600多人,在刘振华、王东保、宋维栻率领下,乘169只风帆船,实行第二批偷渡。渡海过程中,和敌军发生激战,创造了木船打军舰的奇迹,除少数船只被敌击沉、少数人员伤亡外,偷渡亦获得成功。

经过充分准备,反复计算潮汐,中央军委和第四野战军批准了海南岛战役作战方案,决定4月16日大潮前发起进攻。

4月16日18时30分,韩先楚率领四十军和四十三军乘坐300多只风帆船,借海上东风,向海南岛进发。

这是一次既没有制海权也没有制空权的渡海作战。韩先楚决定随第一梯队指挥。4月17日凌晨3时,四十军的风帆船队冲破国民党军炮舰的拦截,在海南岛的临高角抢滩登陆。

三五五团政委夏其昌见了韩先楚说:“军长,你也上来了。现在太危险!”

“我怎么不能上岸?”韩先楚反问了一句。

“军长,滩头阵地还没有完全打下,快隐蔽一下!”夏其昌把韩先楚拉到一块岩石下。

“没有拿下滩头阵地,我们一起来拿下!”韩先楚站起身来往前走。

夏其昌转身对三营副营长杨立明下令道:“给你一个任务,你们派人把军长看起来,不让他再往前走,一定要保护军长的安全!”

……

这时,在北京总参作战室的代总参谋长聂荣臻焦急地问:“韩先楚在什么位置?”

值班处长向他报告说:“韩先楚已经上岛了。”

聂荣臻说:“韩先楚上了海南岛,就意味着胜利!”

仅仅14天,薛岳指挥的4个军苦心经营的“伯陵防线”土崩瓦解。4月30日,四十军把红旗插到了海南岛的最南端——天涯海角,海南岛宣告全部解放。战斗中,第四十军涌现出“登陆先锋营”“登陆英雄班”等战斗集体和一批英模人物。

朝鲜战场扬国威

1950年10月19日,第四十军军长温玉成率部入朝参战。10月24日接到志愿军司令部电令,立即派一个师赶赴志司驻地大榆洞。

第一一八师经过连续五昼夜的急行军,赶到志司驻地。师长邓岳见到了彭德怀司令员。

彭德怀把作战地图铺在桌面上,对邓岳说:“敌人攻占平壤后,正分兵冒进,我们的飞毛腿恐怕难以赛过他们的汽车轮子,很有可能赶不到预定地域进行防御了,你们过了北镇就要准备随时与敌人遭遇。”

北镇离志司驻地不过几公里的路程,邓岳说:“彭总,你这儿太靠前了,太危险了。”彭德怀说:“你们来了,我还危险什么?”彭德怀又说:“你们第四十军是先头部队,要打头阵。出国第一仗要打得漂亮,打出威风,打掉敌人的嚣张气焰,掩护我志愿军主力的集结与展开。目前还要按原计划,争取赶到预定地区进行防御。如果情况有变,你们就要独立自主,果断处置,运用阻击、袭击、伏击等各种手段,不失时机地歼灭敌人。”

邓岳留下一个连队临时给彭德怀当警卫后,率领部队向温井方向奔去。

10月25日凌晨2时,第一一八师将当面敌情用电话报告了志愿军值班首长、志愿军参谋长解方。解方当即报告洪学智副司令,请求要一一八师查明当面之敌。很快,邓岳报告说:“已查明,是李伪军。”

洪学智说:“是伪军?往里多放放,等他钻进口袋再打。”

洪学智和解方商议后,立即发电告诉已进至云山以北的第四十军一二○师,以一个团的兵力占领云山东北的间洞、朝阳洞、玉女峰一线。

天刚亮,云山方向的第一二○师三六○团首先打响了。

韩军第一师先头部队,在14辆坦克和自行火炮的配合下,沿云山至温井公路北进。三六○团团长徐锐命令放过敌人尖兵排,待敌主力进入阻击地域后,下令先敌开火,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还抓了30多个俘虏。

战斗中,第三连三班班长石宝山在迎击敌人第八次冲击时,弹药耗尽。他抱着仅剩的两根爆破筒,高呼“同志们,守住阵地,为祖国争光”扑进敌群。韩军士兵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所埋葬。

相邻阵地上的排长刘汉升等18名战士目睹此景,全红了眼,呐喊着跃出工事,用刺刀和石块将敌人赶出阵地。

第三六○团整整坚持了三天两夜英勇顽强的阻击战,直到27日下午16时将防务移交第三十九军。战斗中,第二连副班长秦永发用爆破筒炸毁了敌人坦克,第五连在机枪全被打坏,弹药大部消耗,伤亡很大的情况下,先后有4人代理连长指挥战斗,守住了阵地。

在三天两夜的战斗中,全团共击毁击伤敌坦克3辆,歼敌280人。从此,他们享有了诸多第一:打响了抗美援朝第一枪;打响了抗美援朝第一炮;出现了志愿军第一位与敌人同归于尽的英雄石宝山;产生了志愿军第一位“反坦克英雄”秦永发;活捉了第一批俘虏;击毁了敌军第一辆坦克。也有了第一个遗憾,团长徐锐为查明敌人番号和兵力,让赶紧把志愿军出国作战抓获的第一批俘虏后送。被美军的飞机发现,引导地面炮火,将这几十名俘虏炸得血肉横飞,剩下几个没死的也跑掉了。

……

第三六○团打响不到两个小时,第三五四团也打响了,而且打出了志愿军入朝第一个歼灭战。

10月25日8时50分,温井方向尘土大起。敌人来了。

隐蔽在山林中的三五四团将敌先头营放进伏击地域,由前卫第四连封闭口子,挡住后面的敌人。敌人的12辆拉着榴弹炮的汽车和车载步兵混杂着开过来了。陈耶政委这时才在第一营第三连电话上找到了团长诸传禹。

“老陈,你们定得好定得好,就这样打。你和老刘指挥全面,我来组织指挥一、三营出击。”

不料,第三五四团身后却先打响了。

原来,敌人的先头分队超越了三五四团设伏范围,闯到了第一一八师师部。

这时,三五四团参谋长刘玉珠大吼一声:“打!”

机枪手榴弹一通爆响,韩军被打得人仰马翻。第八连六○炮班班长何易清第一炮放倒几个韩军士兵,第二炮掀翻一辆汽车,燃起冲天大火的汽车堵住了敌人逃跑的路。这门炮后来作为抗美援朝第一功臣炮,永久陈列在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诸传禹团长一声令下,第一营、第三营端着刺刀冲杀了上去。

战斗从打响到基本结束,不到20分钟。

挡住敌人后续部队的第三五四团四连却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未放进来的敌人不断发起猛攻,但均被四连用手榴弹机关枪刺刀顶了回去。战斗最激烈的时候,第八班在与冲上阵地的敌人白刃肉搏中全部牺牲。敌人始终没有跨过这个门槛。

打扫战场清点核实:敌人番号是韩军第六师二团三营和加强的炮兵分队。此次战斗共毙敌325名,俘敌161名,缴获汽车38辆,火炮12门,各种枪163支。

军长温玉成一看战斗顺利,按捺不住就想趁热打铁,让第一一八师和第一二○师夹击温井,彻底解决韩军第六师第二团。

彭德怀接到温玉成的报告后,根据敌人战线拉得长、分散的特点,决定以军、师为单位分头迎敌,各以歼击敌1~2个团为目标。并向北京作了报告。

次日,毛泽东批准了这个方案,并通报了楚山、云山、熙川的敌情变化,对各军行动也作了具体指示。

25日晚,第四十军老军长、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赶赴第四十军,直接指挥温井战斗。

26日0时,第一一八师和第一二○师对温井之敌进行对进合击。凌晨2时战斗结束,歼灭韩军第六师第二团大部。

这时,他们才了解到韩军第六师第七团已于两天前从温井北上,经桧木洞、古场到达鸭绿江边的楚山了,还向中国境内开枪开炮。

当天,毛泽东的电报也确证了此事,并让彭德怀速作处置。

彭德怀当即决定第一一八师撤出温井,回师楚山,配合第五十军一四八师,歼灭韩军第六师七团。第一二○师和第一一九师由韩先楚指挥,仍在原地准备打增援韩七团之敌。

10月27日,韩军第六师、第八师各两个营向温井扑来。

28日,彭德怀令韩先楚指挥第四十军发起反击作战。

经两日激战,该敌大部被歼灭,仅第三五八团就抓了700多名俘虏,还缴获了20多门美式榴弹炮和一些汽车。

29日拂晓,前卫团第三五三团在龙谷洞以南将正在南逃的韩七团兜头截住。当日中午,邓岳率领师主力赶到,迅速将敌包围。战至30日清晨,敌人基本被解决,还俘虏了一个美军少校顾问。

几天后,在龟头洞和球场的第一一九师和第一二○师,也各自搜捕了三五百名韩七团逃兵。

史家称,第四十军揭开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为志愿军主力完成战役展开夺得了先机,打了第一场歼灭战,振奋了民心士气。后来,经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建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批准,将打响第一枪的10月25日,确定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入朝参战纪念日。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