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土耳其总统和他的中国小孙女

徐鹍

1971年8月4日,中国和土耳其正式宣布建立外交关系,在中土两国关系史上掀开了崭新的一页。

建交初期,双方有个互相了解的过程,来往不算太多,但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情况有了改变。随着对我国了解的增加以及国际形势的变化,土方感到有同我国进一步发展关系的必要。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当时的土耳其总统埃夫伦于1982年12月实现了访华。作为回访。国家主席李先念于1984年3月访问了土耳其,从而开启了两国高层互访的先河。

第一位访华的土耳其国家元首

土耳其位于亚洲最西端的小亚细亚半岛,与我国相距万里之遥,但在历史上彼此却并不陌生,因为土耳其人的根就在遥远的东方,公元6世纪时发祥于阿尔泰山地区的突厥人就是他们的直系祖先。“突厥”这一名称最早见诸我国南北朝时期的史书上。突厥人强大后曾建立过突厥汗国,活跃于从蒙古到中亚的广大地区。虽然距离变得遥远,但中土两个民族间的交往却并未中断,著名的丝绸之路便是双方联系的纽带,伊斯坦布尔的托普卡珀博物馆中收藏的上万件中国古瓷就是这方面最好的证明。

纵观近现代历史,中土两国之间从未进行过元首互访,因此,埃夫伦便成了历史上第一位访华的土耳其国家元首。埃夫伦是从军界走上政坛的。1980年9月12日,他以总参谋长的身份领导军队接管政权,1982年11月12日经公民投票当选土耳其共和国第7任总统。担任总统后,他选择出访的第一个国家便是中国。这绝非偶然,它既是土耳其外交上的需要,也同埃夫伦对东方特别是中国的友好和重视有关。

土耳其共和国1923年成立以来,基本上一直执行面向西方的外交政策,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加入北约,更明显倒向美国。但西方各国只将土耳其视为小伙伴,对之并不平等,还动辄以其内政外交上的“问题”为由对之施压,甚至实行制裁,不时引起土朝野的广泛不满。埃夫伦就任总统后,在外交政策方面有所调整,在保持亲西方外交政策的同时,强调奉行“平衡多边外交政策”。他在同我国领导人会见时曾说过一段十分形象的话:人的脖子不能老是扭向一边,那样时间一久脖子就会发酸,所以过一段就要把脖子扭过来,向这边看看才行。因此,他上台后的首次出访选择中国和印尼,而不是传统的西方,也就不足为奇了。

访华期间,埃夫伦同我国领导人邓小平等进行了广泛深入的交谈,双方就进一步发展双边关系进行了讨论,还就世界形势和共同关心的国际问题交换了意见,气氛友好融洽。埃夫伦对中国的友好之情溢于言表。他说,土耳其人民对中国人民有着特别友好的感情,对中国更加繁荣和稳定感到高兴。他强调,作为第一位访华的土耳其国家元首,主动来华进行最高级别的接触,使中土关系的大门完全打开,他感到十分高兴。他还深情地说,他是为进一步发展关系而来,土中友谊之树业已种下,希望今后它能茁壮成长。

陪同埃夫伦访华的有十几名土政府高级官员,而且由于埃夫伦夫人已去世多年,他还带来了自己的长女谢娜依一同访华。整个访华期间他们都兴致高昂,在正式的会谈、会见和宴会之余,他们一行还冒着塞外凛冽的寒风,登上冬日的长城,饱览那雄伟壮丽的关山景色;参观规模宏大的故宫博物院,领略那红墙之内中国古代皇宫的非凡气势。

结束了北京的活动之后,埃夫伦一行来到了上海参观访问。

喜认中国小姑娘为孙女

在上海期间,发生了一件始料不及却又十分令人感怀的事,这就是埃夫伦总统在这里认识了后来认了孙女的一位中国小姑娘。笔者当时担任土耳其语译员,全程陪同代表团活动,因而见证了这件事的全过程。这位幸运的小姑娘姓王名晴,她与埃夫伦的偶然相遇改变了她的命运,也成就了中土友谊史上一段令人难忘的佳话。

埃夫伦非常喜欢孩子,根据我驻土耳其使馆的建议,上海市外办专门安排埃夫伦一行参观上海市少年宫。大概是王晴的英语水平在小伙伴中比较出色,而且长得比较可爱,少年宫领导专门安排她负责全程陪同埃夫伦。这位11岁的小姑娘果然不负重托,出色完成了任务。在少年宫参观期间,王晴一直用小手搀着埃夫伦。还不时用英语作些简单的介绍,每当遇有门槛时,她都提醒埃夫伦注意脚下,不要绊着。小姑娘的彬彬有礼和体贴入微给埃夫伦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由于王晴给埃夫伦留下的印象极为深刻,以至于他一回到国内就向我国驻土使馆提出,希望认这位小姑娘为孙女,并资助她来土学习,以便她长大后能为土中友谊大厦添砖加瓦。我国有关部门得知消息后也为王晴感到高兴,认为对她而言这是天大的好事,同时并没有把此事当作一件简单的私事来处理,而是认为这是埃夫伦对中国人民和儿童十分友好的感情的体现,对之格外重视。对于王晴而言,这更是一个特大喜讯。要知道,在20世纪80年代初,出国留学对于一般年轻人而言,是一件极具吸引力却又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更何况被一位外国总统“钦点”,成为其“亲属”出去留学?这种事平时是想都不敢想的。因此,得知这一消息,王晴自己也高兴极了,遂了埃夫伦的心愿。由于王晴当时年龄尚小,马上赴土学习尚有困难,埃夫伦同意待她在中国完成中学学业后再赴土学习。此后,她尽量抑制住兴奋之情,继续在上海的中学学习。为了感谢埃夫伦爷爷的善意和关爱,她一面勤奋学习,一面经常写信向他汇报自己的学习和生活情况。

这期间,我国有关部门还安排王晴作为中国少年儿童代表团的一员,应邀参加土耳其的儿童节庆典。其间,埃夫伦还把王晴接到总统府小住了几日,她在那里受到埃夫伦爷爷和谢娜依妈妈的关怀和照料,生活十分愉快。她还和埃夫伦爷爷的外孙女阿伊恰成了亲密的朋友,两人形影不离,无话不谈。对王晴来说,这也算是一次试当埃夫伦孙女的“预演”。来土耳其之前,王晴内心还多少有些忐忑不安,毕竟埃夫伦爷爷贵为一国总统,她作为一名普通职工家庭的小女孩,能够适应得了异国总统府的生活吗?但通过几天的朝夕相处,她的顾虑完全打消了。埃夫伦爷爷就像别的爷爷一样,和蔼、慈祥,对儿孙们,包括她,虽要求严格,却疼爱有加,她完全能够适应。谢娜依妈妈更是一位慈爱的母亲,待她如同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

安排中国孙女留学土耳其

20世纪90年代初,一直受埃夫伦总统关注、被他牵挂的王晴高中毕业,这时的她已从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心智也已成熟,她盼望已久的去土耳其学习的时机终于到来。同埃夫伦爷爷联系之后,通过我国有关部门的安排,她马上打点行装,告别家人,从亚洲大陆最东端的上海乘飞机来到亚洲最西端的土耳其,来到她思念已久的埃夫伦爷爷的身边。

在埃夫伦的安排下,王晴进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海峡大学留学,成为这座实行英语授课的土耳其著名高等学府的一名学生。学习期间,王晴几乎成了埃夫伦家的一员,埃夫伦一家从学习到生活各方面都给了她无微不至的关怀。甚至有时埃夫伦一家去土耳其南方海边度假,也要把她带在身边,这时人们向她投来的都是好奇和羡慕的目光。虽然后来王晴在学校有奖学金可以拿,但每逢节假日她还是要回到埃夫伦爷爷和谢娜依妈妈身旁,同他们及阿伊恰一起度过,在那里她可以享受到别样的家庭温暖。埃夫伦爷爷和谢娜依妈妈还经常勉励她好好学习,以便日后能用自己的知识和力量为祖国的强大和土中关系的发展做出贡献。

在埃夫伦一家的悉心照顾和呵护下,王晴不仅长大了,而且学有所成。这个上海姑娘本就天资聪慧,加上埃夫伦一家对她的悉心照顾,她衣食无忧,心无旁骛,可以专心攻读。通过4年的学习,她不仅专业方面学得很好,而且英语和土耳其语都讲得呱呱叫。从海峡大学经济管理系毕业后,她进入土耳其最大财团属下的一家商贸公司工作,从事对中国和东亚地区的进出口工作。她说,她永远不会忘记埃夫伦爷爷一家对她这个中国普通女孩的恩情,有空她经常去看望埃夫伦爷爷和谢娜依妈妈、阿伊恰。当然,她也不会忘记祖国和父母对她的培养,她要用自己的工作为增进两国关系的发展做些事情。

1989年11月,埃夫伦总统任满退休。不久,埃夫伦便以前总统的名义,作为中国政协的客人于1990年5月再度访华。这次,他除了在北京的活动以外,还到了我国南方的桂林、广州、深圳等地,所到之处受到了中国人民的热烈欢迎。

埃夫伦虽已离开政坛多年,但他为增进中土友谊所作的重要贡献以及培养中国小孙女的动人故事将永远留在我们的心中。笔者曾见证了事情的全过程,每每忆及,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