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第四十二集团军:“岭南雄师”

董保存



广东惠州驻有一支被称为“岭南雄师”的部队,这就是隶属广州军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二集团军。

绝无仅有的“第五纵队”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二集团军的前身是东北野战军第五纵队。

熟悉军史的人都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几大野战军——西北、华北、中原、华东野战军都没有第五纵队,只有东北野战军有第五纵队。为何?

1936年10月,西班牙叛军和德、意法西斯军队准备向西班牙共和国首都马德里发起进攻时,叛军将领摩拉在广播讲话中扬言,他的4个纵队正在进攻马德里,而第五纵队(指正在共和国后方活动着的地下军)已在首都等待着进行内应。从那以后,“第五纵队”便成了叛徒和特务间谍的代名词。

“第五纵队”的说法在中国流传开来,还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那时,法西斯德国向与之交战的国家和中立国派遣了大量的特工。这些特工也被称为“第五纵队”。在相当一个时期,“第五纵队”就是指内奸。

谁愿意用这样一个名字呢?各战略区在成立野战军时,都不愿意使用“第五纵队”这一番号。

1948年3月,东北野战军组建第三批部队时,也碰到了这个问题。前面已经有了4个纵队,现在又要组建几个纵队,第五纵队这个番号用还是不用?

东野首长有点不信邪,说:“就按顺序排!”

于是,3月31日,东北野战军第五纵队在辽阳地区成立,万毅任司令员,刘兴元任政治委员,吴瑞林任副司令员,唐凯任副政治委员,下辖第十三、第十四、第十五师,全纵队兵力3.6万余人。

这个3.6万人的纵队是日本投降后,由山海关内几个解放区进军东北的部分部队的骨干一步步发展起来的。1945年金秋时节,陕甘宁边区、晋察冀、华中和山东等解放区抽调了一批部队和干部奉命开进到辽东地区。他们参加了创建与保卫辽东革命根据地的斗争,配合主力部队参加了四保临江战役和东北夏季攻势、东北秋季攻势作战等。这批部队和干部后来发展成了3个独立师,成为东北野战军第五纵队的前身。

辽沈战役中打响以后,组建不久的东北野战军第五纵队在彰武东南及西南地区阻击国民党军廖耀湘兵团西援锦州,尔后协同兄弟部队在黑山以东地区围歼廖耀湘兵团,歼灭国民党军1.7万余人,生俘国民党军新编第一军中将军长文小山。这让五纵崭露头角。

1948年11月,中央军委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第五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二军,万毅任军长,刘兴元任政治委员,吴瑞林任副军长,唐凯任副政治委员,郭成柱任政治部主任,第十三师改称第一二四师,第十四师改称第一二五师,第十五师改称第一二六师,东北军区独立第九师调归该军建制,改称第一五五师,全军有4.7万余人。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毅)”

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的第四十二军首任军长万毅,是一位经历十分传奇的战将。

万毅的军事生涯是从东北军开始的。1929年,他考入东北军陆军军士教导队,毕业后在张学良司令部副官处当上士。后被录用为张学良副官处少尉副官。在沈阳北大营任过军械官。后又考入第九期东北讲武堂。考试成绩在2000名学员中名列第一。张学良为此特奖给他一块怀表和一把指挥刀。东北军进行军制改革时,张学良悬赏征集“标准连长”方案,他的应征文章又获第一名,张学良奖给他一支新式派克笔。1930年他被分配到东北陆军第二十旅当了少校团副。不久东北易帜,张学良就任国民政府陆海空军副总司令,万毅随同去了南京,任张学良卫队少校营长。

1935年,万毅担任东北军一○五师三旅七团代团长。与红军作战时,他的一个连队被红十六师包围,他率一个营突破红军警戒线,打进包围圈,救出了这个连。而国民党中央军八十五师赶上去试试身手时,反被红十六师打了个落花流水。

万毅再一次引起张学良的注意。6个月后,张学良把他调到总部工作。1936年,29岁的万毅被破格提拔为东北军最年轻的团长。

西安事变后,他被逮捕入狱,七七事变后出任东北军第五十七军六七二团上校团长,参加过南京保卫战,全团战没,只身幸免。1938年1月,他出任六六七团团长,3月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国共产党特别党员。

徐州会战时,万毅率部攻打圣宫山,重创日军,缴获甚多。徐州失守后,万毅率部转战连云港,在孙家山滩头抵抗日军登陆,收复大桅尖阵地。随后,他又率部夜袭合肥机场,炸毁敌机4架、装甲车2辆,这时他首次与新四军取得了联系。随后,他率部回师苏北,袭宿迁,打归仁集,守罗圩子,消灭了大量日军。日伪军中开始有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毅)”之说。

1940年初,万毅任东北军第五十七军一一一师三三三旅代旅长。此期间,他组织领导了九二二锄奸运动,将反共和勾结日军的军长缪澄流赶出部队。此事惊动了国民党军高层,万毅被逮捕关在鲁苏战区监狱。从监狱逃出来后,万毅跑到了一个小村庄,在村长的引导下,来到了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二旅六团三营九连驻地。二旅旅长孙继先和政治部主任孙繁彬接待了他。

1943年1月,由东北军一一一师为基础改编的新一一一师,成为共产党领导的一支人民武装。7月,山东军区授予其番号为八路军山东军区滨海支队。万毅任滨海军区副司令员兼滨海支队支队长,王振乾任支队政委。

万毅指挥这支部队打了石井伏击战,冰天雪地中歼灭日军一个中队。在后来的一次战斗中,敌人的子弹从万毅的腮部一侧打进,从另一侧打出,牙床被打得粉碎,7颗半牙被打掉。当时援华的奥地利医生罗生特为他做了手术。他对万毅说:“伤势不要紧,今后你会变得更加漂亮,因为你多了个酒窝。”万毅也因此被称为“酒窝将军”。

万毅率部破袭津浦路时,生俘了日军少将原山方雄。从此,“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毅)”的说法传得更加远了。

更为传奇的是,万毅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当选为中共第七届中央候补委员。刊登七大消息的《大众日报》到部队后,老战友梁兴初对他说:“老万,你看中央委员里还有一个姓万的,叫‘万镊,你好好干,也是大有希望的!”万毅当时也没在意,后来才知道,这个“万镊”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是大众日报把“万毅”错排成“万镊”了。为此,《大众日报》还刊登了更正启事。

1945年8月9日,毛泽东在延安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声明,号召举行全国性的大反攻,同时为配合苏联红军在中国境内作战,接受日、“满”、伪军投降。为此,党中央连发三道电令,调万毅重返东北。

第二道命令下达时,万毅率领的滨海支队正在胶东前线与伪军作战。接到命令后,他立即和支队政委王振乾赶赴山东军区所在地大店山。罗荣桓对万毅说:“你们把原东北军一一一师的干部集合起来,带到东北去发挥作用吧!”

山东军区立即组建了东北挺进纵队,任命万毅为司令员,周赤萍为政委,关靖寰为参谋长,王振乾为政治部主任。

3天后,他们从驻地出发,几经周折,劈波斩浪,在辽宁兴城钓鱼台上岸,踏上了东北大地。

抗美援朝,打出军威

朝鲜战争爆发后,四十二军作为志愿军先头部队,于1950年10月16日开始秘密入朝,比其他兄弟部队早了3天。

出身红四方面军的军长“瘸子”吴瑞林,率领齐装满员的四十二军奉彭德怀司令员命令,昼夜兼程赶到长津湖附近地区,执行第一次战役中的东线阻击任务,阻击美第十军。

美第十军由精锐的美陆战一师、美七师、韩军首都师、韩三师等部队组成,在人数和火力配备上都远远超过四十二军。

10月25日上午10点多,韩军首都师大摇大摆地向黄草岭攻来,韩军以为当面之敌是朝鲜人民军,遭到四十二军迎头痛击后,又连续发动进攻,但都被击退。双方打了6天,韩军首都师和第三师伤亡惨重,不得不退了回去。这时他们才知道,对面的“硬骨头”是中国军人——中国已经出兵参战!

11月1日,美陆战一师开上来了,他们一定要突破这道防线。用极为猛烈的炮火轰击四十二军的阵地,整个阵地上火光熊熊。然而当他们的步兵发起冲锋时,四十二军的勇士们从火光中跃起,死死顶住了美军的攻势。

美陆战一师还没有遇到过这样顽强的敌人,他们呼唤空军支援,调来更多的地面炮兵,强攻死打,要把四十二军的阵地化为灰烬。

吴瑞林采取主动防御的方针,灵活阻敌,避敌锋芒,打其弱点。到了夜里,派出小股部队,夜袭敌营,搅得美军不得安宁,还炸毁火炮和坦克20余门(辆)。他们白天守、晚上攻,就是不让美军前进半步……就这样顶了13天。直到11月7日,西线战斗胜利后,四十二军才奉命撤出黄草岭地区。

黄草岭阻击战,四十二军毙伤美韩军3000余人,同时也付出了1800余人的伤亡。第三七○团四连两天之内打退敌人20次进攻,歼敌250余人,第三七一团四连坚守烟台峰阵地。

在整个抗美援朝作战中,四十二军战果辉煌,共歼敌2.8万余人,涌现出了“黄草岭守备英雄连”“烟台峰守备英雄连”“三八线尖刀英雄连”“石城岘英雄连”和关崇贵、安炳勋、员宝山等一批英雄单位和个人。

四十二军在朝鲜战场上的表现,军长吴瑞林向毛泽东汇报朝鲜战场的情况时,有详尽的叙述。1951年5月下旬,党中央、中央军委要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率第一批出国赴朝作战的三十八、三十九、四十、四十二军4位军长回国向毛泽东汇报。吴瑞林有了被毛泽东单独召见并交谈3个多小时的机会。事后,他有如下的回忆:

毛泽东握住吴瑞林的手说:“你太瘦了!我听说你在战场上累得吐了血,是怎么回事呀?”

吴瑞林:“那是内伤,过去的伤口破裂而出血。经治疗现在已经很好了。”

毛泽东又问:“是突破三八线时伤口破裂的吧?能坚持吗?”

“是的,当时我虽然吐了血,但对群众采取保密,下面干部都不知道。当时彭总都把他的药送给我了,以后军委和东北军区专门送药给我。突破三八线时,我坐着担架指挥战斗。”

毛泽东说:“正是有了你们这些同志坚持指挥战斗,我们什么也不怕了。”毛泽东说完,又幽默地说:“美帝国主义有飞机、大炮、坦克的优势,我们有山头,有石头嘛!”

吴瑞林汇报了对抗美援朝战争的认识,讲起入朝作战在军事方面做的准备工作。谈对付敌人空中优势,志愿军采取夜战、近战、不良气候条件下作战;对付敌人坦克、装甲车,则依靠地形地势,利用爆破箱、小包炸药等我军传统战法……当谈到对付敌整体装备优势的炮兵,采取集中火力重点使用,将劣势变成优势时,毛泽东说:“好呀!你们抓住了要害,解决问题具体,方法对头,这是我们的优势嘛!”

……

毛泽东问:“过鸭绿江,你们军在一夜之间,3个步兵师、l个炮兵师和运输车辆都过去了。远的,过江后还前进了六七十里,近的也走了30里,你们是怎么这样快过桥的呢?”

吴瑞林说:“过江前,我和副军长看了3天地形,了解到步兵从火车道上走障碍多,步伐很慢,我们就设法把木板搭在枕木上,与铁轨镶平,用爪钉钉住,火车通过没有问题,步兵4路纵队通过也没有问题,1个团40分钟就过完了。另外,我们还在江水浅的地段用石条铺水下桥,桥头两面修急造公路,修一段伪装一段,车辆马匹从水下桥通过,可以防空袭,万一桥被炸,就从水下桥上通过,做了两手准备。”

毛泽东听后大笑道:“好呀!好呀!北朝鲜江河多,均可采用。这个办法现在可用,将来也可以用,这就叫天无绝人之路嘛!”接着,毛泽东饶有兴趣地问:“我从电讯上看到你们在公路上炸石头,炸毁、炸伤敌人的坦克车10余辆,你说说,是怎么回事啊?”

吴瑞林说:“第一次在黄草岭作战,敌人出动坦克沿着山边的公路向我们进攻。我想起在抗日战争期间,看见过日本鬼子修公路炸石头。我就采用了这个办法,叫工兵在山缝中塞上小包炸药,扩大口子,再装上200公斤炸药,电发火,用电话机起爆,飞起的石头一下子炸毁敌人坦克车5辆,炸伤8辆,敌人不知道我用的什么战术和新式武器,地面部队五六天不敢行动。第四次战役在3个不同的方向(龙头里、元宝山、中元山)都使用这种方法,炸坏了敌人大批坦克。”

……

毛泽东拿起吴瑞林递给他的两份表格说:“我看了这两份表,你们打了近3个月的防御战役,还有两万九千人啊,还有一个2000人的完整团呀!”

吴瑞林说:“这是主席的中国革命战争战略问题的教导嘛!”

毛泽东问:“你保持一个2000人的完整团的意义是什么?”

“我当时考虑留这个团的作用有二:一是防止敌人空降,防止敌人从海上偷袭登陆,保证侧翼安全;二是万一哪个地方出了漏洞,就用来补漏。”

毛泽东说:“好嘛!打仗要有预备队,以防万一嘛!你考虑得很细、很好呀!高级指挥员要有各种应变能力,这是非常必要的。”

……

毛泽东问吴瑞林:“我听说从敌占区找回来的朝鲜人民军部队指挥员,都想找你谈谈,是怎么回事呢?”

吴瑞林回答说:“那是因为我熟悉他们的干部比较多,时间也长些,他们想找我了解我们志愿军的情况。他们想知道,我们支援他们参战,是长期的还是短期的,对此,他们心中没数。我是根据彭总的指示,和他们30多个师团级干部、4个军级干部谈了话。这些人中,有我在3个不同时期认识的3批人,他们都认识我或者知道我。”

“这很好嘛!这对朝鲜人民军的建设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嘛!”

……

接着,毛泽东和吴瑞林讨论起抗美援朝作战的艰难程度,吴瑞林讲到有时弹药供不上,有时衣服穿不上,有时粮食吃不上,就发动官兵自己打草鞋,自己做棉袜子,打垮了敌人,用缴获补充自己,保持战斗力。毛泽东感叹地说:“是啊,抗日战争时期不是有个歌,‘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吗?这在红军时期是如此,抗日战争也是如此,解放战争还是如此,抗美援朝也是这样嘛!”

……

当毛泽东讲到如何理解和贯彻积极防御的战略思想,在今后的抗美援朝战场上采用“零敲牛皮糖”的方针,进行杀伤战、消耗战时,吴瑞林说:“抗美援朝战争往战略上看,我们是防御的,战役、战术指导思想是积极防御,而不是消极防御。我们在出国作战集结准备时,就组织各级干部学习,强调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如何贯彻执行杀伤敌人的战术。第一次战役就采取正面守侧面攻,以后的战役运用得更多些。在第四次战役中,致使敌人的进攻每天只能前进0.75公里。再就是打反击杀伤敌人,大的反击如反击横城、砥平里、原州等,小的反击在我军近70华里的正面防线中,差不多天天有。我们吃掉敌人一口就走,一夜之间,就在好几个地方袭击敌人,这是我们杀伤敌人的战术。采取积极防御杀伤战术,我军伤亡1人,敌人就要付出3至4人的代价。”毛泽东说:“好呀!我想的就是杀伤、消耗敌人的战术嘛!”当吴瑞林讲“这也是被敌人逼出来的”时,毛泽东说:“逼出来的也好嘛!我敢与蒋介石作战,敢与日本人作战,都是被逼出来的。我们的所有对策都是被逼出来的,我们干革命也是逼出来的,中国人民头上有三座大山压顶,因为压迫得没有办法生存,就得闹革命,逼迫人民闹翻身,逼迫人民起来推倒三座大山。我去重庆,不是被逼迫的吗?抗美援朝战争,是美国人逼出来的哟!”

毛泽东和一个军长谈兵论战3个多小时,这在全军野战军的军长中是少有的。正如毛泽东后来谈到的:“我与吴瑞林谈了3个多小时,他讲得实在、具体、生动,符合我军历来的‘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的方针。”

驻守岭南,再创辉煌

1952年11月,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四十二军奉命回国。

朝鲜人民的领袖金日成亲自举行宴会为他们送行。这在野战军中也是不多见的。归国后,四十二军调防华南地区,岭南有了雄师镇守。

1979年边境自卫反击战中,第四十二军是东线的主攻部队,在失去友邻配合的情况下,单独对敌方最大的城市发起攻击,横扫对方最精锐的陆军第三○八师的防线,追过奇穷河 ,出色完成了自卫反击作战主要战役任务。

1985年中国军队整编,第四十二军改编为第四十二集团军。部队实力得到了充实,装备进一步改善,战斗力进一步增强。

香港回归前夕,中央军委组建驻港部队步兵旅。经过严格的考核和综合对比,决定从第四十二集团军抽调4个步兵营、1个团机关,和第四十一集团军“塔山英雄团”的一部,组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步兵旅,进驻香港,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使主权。这是第四十二集团军的光荣,也是党和人民的信任。

1998年夏,长江发生特大洪水,第四十二集团军应声而动,奉命奔赴湖北荆江抗洪抢险,与洪水英勇博斗。集团军某团四连被中央军委授予“抗洪抢险英雄连”称号。

……

党的十八大以来,第四十二集团军按照“能打仗、打胜仗”的要求,在军政训练中取得了可喜的成就。2012年12月,习近平就任军委主席以来首次到一线部队视察就来到了第四十二集团军。习近平仔细看了他们的训练,和官兵促膝交谈,对他们按照实战要求练精兵的做法给予了充分肯定。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