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黄埔一期生贺声洋被“错杀”之误

陈安生

近日,有人向我提供了贺声洋的史料:

贺声洋(1905~1931),又名沉洋,别字靖亚,1924年5月入黄埔军校第一期第二队学习,后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8月参加南昌起义,任第二十军代理参谋长。起义军南下失败后,被党组织派赴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29年回国,在上海参加中央军事部工作。1930年进入江西中央革命根据地,任红军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一分校学生总队总队长、闽西红军新编第十二军代理军长,参加了第一次反“围剿”作战。1931年春被以“阶级异己分子”嫌疑开除党籍,不久在扩大化的肃反运动中被错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追认为革命烈士。

以上说法(指贺声洋生卒年月,“1931年春被以‘阶级异己分子嫌疑开除党籍,不久在扩大化的肃反运动中被错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追认为革命烈士”),显然不符合历史事实。根据笔者所掌握的史料以及对贺声洋遗腹子贺文龙先生的采访实录,否定上述说法的理由有二:其一,郑洞国(贺声洋黄埔军校同学)在他的《我的戎马生涯》一书中回忆道,贺声洋“回国后,因犯立三路线错误,受到党内严厉处分,不久又犯了肺病,他在消极中脱了党”。《壮哉,黄埔——黄埔军校大纪事》一书也论述:“在长春市政府举办的一次舞会上,郑洞国认识了中共首席代表李立三。郑洞国马上想起了贺声洋就是因‘立三路线而落魄的,于是便急不可待地向李立三打听贺声洋的情况。”这就说明,贺声洋犯的是“立三路线”的错误,而不是肃反扩大化带给他的灾难;他是在极端消极中自行脱党,而不是因“阶级异己分子”而被开除党籍。其二,贺声洋因病去世这一年,恰好是他的遗腹子贺文龙出世的这一年,即1938年。这就令贺声洋于193l年被错杀这一说法在时间上不攻自破。“文革”期间,贺文龙因其父的历史问题受到审查。如果真如解放后贺声洋被追认为革命烈士的说法,贺文龙会受到几年非人的折磨吗?可见,贺声洋“被追认为革命烈士”一说与事实不符。

那么,贺声洋从1931年到1938年间,又做了些什么呢?离开苏区后,贺声洋回老家石门办了几件反响很大的事,其中一件就是动员其父将田产山林的一部分无偿地分给农民,并抱病亲自回家督办。此事长时间在临澧、石门一带传说,被农民群众称为“中国最早的土地改革”。贺声洋的“共产”故事,至今仍为家乡耆老所称道。之后的经历,临澧党史办的调查结论是:贺声洋离开苏区后,改名贺靖亚,以贺佛为笔名,潜心著述。1933年去上海一家军事杂志任总编辑,随后自行脱党,从事翻译写作工作,靠稿费维持生活。翻译苏联加仑元帅的军事著作、高尔基的长篇小说《我的大学》,编著有《论日俄战争》等书籍。1938年因病辞世,享年36岁。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