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独臂将军彭绍辉的抗战经历

欧阳伟

彭绍辉与毛泽东都是湖南湘潭韶山冲人。1933年3月,时任红三军团五军一师师长的彭绍辉指挥部队担任草台岗(江西境内)主攻任务,在抢占霹雳山战斗中,为抢救战士,自己被敌人重机枪子弹打中左臂,臂骨被打成粉碎性骨折。他被送进红三军团医院后,在没有麻醉药、医疗条件相当简陋的情况下,截去了左臂,成为我军历史上第一位独臂将军。抗日战争时期,他担任八路军一二○师三五八旅旅长,在山西抗日前线屡立战功。

突破敌人封锁钱

1939年4月18日,彭绍辉接任八路军一二○师新三五八旅旅长,从冀中来到晋西北上明镇新三五八旅旅部。

8月16日,八路军抗日军政大学总校副校长罗瑞卿率领抗大、陕公、鲁艺等单位7000多名男女干部学员,对外称“八路军第五纵队”,从延安出发,路经晋西北,转往晋东南办学。彭绍辉部奉中央军委电令,护送这支特殊的大队伍过同蒲铁路封锁线。

这次护送任务是新三五八旅历次护送任务中人数最多,规模最大且难度最高的一次。接到任务后,彭绍辉连夜派出旅司令部一科科长带领一支小分队赴原平、忻口侦察地形、道路、河流及敌情。

为便于指挥、协调,彭绍辉与罗瑞卿等商议,决定将抗大总校7000多人分成3个梯队,分3批过同蒲铁路封锁线。

8月28日,彭绍辉亲自率领新三五八旅主力七一四团掩护第一梯队出发。所走的路线都是些乱石不平的山谷,运动起来十分不便。为了不惊动敌人,部队只能隐蔽前进。第一梯队随着彭绍辉的队伍,一队一队前进。为了防止跌倒,每个人都拄着一根棍子,摸索着前进。虽说是凉爽的秋夜,指战员们的衣裤仍汗得透湿,一个个上气不接下气……连续几天几夜的急行军,人困马乏。第7天晚上,第一梯队安全通过了同蒲铁路封锁线。

9月10日,七一四团护送第二梯队东进。部队于17日晚顺利通过同蒲铁路封锁线。9月19日,彭绍辉率七一四团护送第三梯队出发,历时6天,安全通过同蒲铁路封锁线,到达预定地点。

11月22日,彭绍辉奉一二○师首长命令,护送一批弹药前往晋察冀边区。

时值严冬,晋西北高原,北风呼啸,大雪纷飞,地面上积雪有一尺多深,地与路简直无法分清,又无向导。彭绍辉亲自率领七一四团两个营,顶风冒雪前进。部队不仅要随时准备对付敌人的偷袭和铁甲巡逻车,而且还要与严寒饥饿作斗争。部队翻过一个个山坡,路滑坡陡,那些骡马驮着笨重的弹药也是举步维艰。天天在山谷里和风雪中行军,寒风的刺骨和大雪的深厚不亚于长征时的夹金山。指战员们脚上的鞋子,在冰雪地里不到3天就烂了,几乎所有的人都生了冻疮,两脚红肿、起泡、破伤、流水。彭绍辉执意把自己的马让给伤病员骑,自己拄着棍子走。

12月6日,彭绍辉率领部队到达一二○师师部所在地平山会口村,胜利地完成了护送弹药的任务。

12月16日,彭绍辉率七一四团两个营从会口起程,返回晋西北。

12月25日夜,彭绍辉率七一四团两个营通过同蒲铁路封锁线。次日清晨,到达岔上以西地区宿营。彭绍辉刚睡下不久,突然接到报告:关口日军100余人到垃岔居、井沟间与我独立一团发生战斗,该团第三连被打散,连长李国斌阵亡,部队撤到赤泥社。敌人来得太突然。彭绍辉立即下令:七一四团第二营埋伏在井沟南北沟的山坡上,三营两个连埋伏于赤泥社、耀子村之间,以侦察排即向赤泥社搜索,遇敌时即行两方夹击,将敌消灭在赤泥社沟内。三营由耀子村出发后,绕川北的小道到赤泥社。三营正在与日军激战,突然井沟方向又冒出了一支日军。二营从耀子村南山压下来,敌人陷入八路军包围之中。彭绍辉命令二营十连向对面小山坡之敌发起冲锋,不可一世的日军在八路军一阵手榴弹猛攻之下死伤大片,未被炸中的落荒而逃,高桥队长被当场打死。耀子村一战,打死打伤敌人40多人,俘敌4人,缴获轻机枪1挺,步枪10余支,小型无线电台1部,步机枪子弹数千发。

晋西北反顽斗争惩凶顽

作为晋绥抗日根据地主要部分的晋西北,是八路军最早开辟的敌后抗日根据地之一,阎锡山顽军对此虎视眈眈。12月31日,中央军委发出反顽斗争的指示,八路军副总指挥彭德怀下令:一二○师主力紧急回师晋西北。

贺龙、关向应等一面抓紧回师准备,一面给彭绍辉发出指示:机动灵活地迅速打击敌顽赵承绶的骑一军,夺取方山,迫使其重新部署,以争取时间,集结力量,与之决战。

1940年新年第一天,彭绍辉下达作战计划:部队分左右两纵队,从岚县出发,经赤坚岭,向临县、方山地区赵承绶、郭宗汾军反击,以掩蔽决死二纵队和晋西独立支队继续北上,到达安全地点为目的。

1月10日,决死二纵队迅速进到离临县县城2.5公里处,将城东的敌顽打了个措手不及。右纵队转移到窑头村、吴家湾一带发起攻击,敌顽溃不成军。左纵队之二十团、三十六团由城庄以东及东南方向,猛烈突击城庄南北之敌顽右侧背,主力则由南向北突击。其时,三五九旅七一七团团长刘转连率部东渡黄河,于磺口以东截击敌人两个团。各部合击临县,歼敌400余人,缴获马匹400余匹及大量枪支弹药,攻取临县县城。

赵承绶、郭宗汾丢弃县城,率残部退过离(石)汾(阳)公路,逃向晋西南。晋西北反顽斗争第一战役胜利结束。

为巩固晋西北抗日根据地,肃清盘踞晋西北的顽固派武装,彭绍辉又奉命率新三五八旅向北扫荡。2月6日进到兴县张家焉,7日消灭了阎锡山部游击第三师。

此时,阎军白志沂、杨集贤部西渡而来。白志沂部进到大小捻焉,杨集贤部已到沙坪、河合、五花村一线。

2月13日,彭绍辉令三十六团到唐家会断敌退路,警备六团由吕家焉攻击大小捻焉白志沂部,七一四团由五门楼进攻沙坪、河合、五花村之敌。独立一团为预备队。杨集贤、白志沂两股叛军立足未稳,突然遭到八路军的袭击,边打边退,丢下几百具尸体,仓皇逃往黄河以西。至此,晋西北地区的反共顽固势力全部被肃清。

粉碎日军大“扫荡”

没过多久,日军北方面军对晋西北抗日根据地发动春季大“扫荡”。

2月23日,敌人1.2万余人从北、东、南3个方向,分作6路,在飞机配合下扑向晋西北根据地。贺龙、关向应指挥八路军一二○师主力及新军向敌展开了反“扫荡”。

……

春季反“扫荡”从2月23日开始,到4月1日结束,前后近40天。一二○师和新军部队紧密配合,共进行战斗60余次,毙伤日伪军约1000余人,恢复岚县、临县、方山县3座县城及11个村镇,保卫了晋西北抗日根据地。

不久,凶残的日军又集结兵力2万多人,紧跟着来了个夏季“扫荡”。这次妄图一举摧毁晋西北抗日根据地,消灭抗日民主政权。

5月2日,一二○师师部命令,新三五八旅改编为独立第二旅,旅长彭绍辉、政治委员张平化、参谋长李文清,所辖七一四团、独立一团改为第五团,警备六团改编为第六团。

彭绍辉令第六团一营向偏关以南及其西南地区活动,开展游击战争,摧毁敌伪组织,建立抗日政权,肃清民族败类和敌人的奸细,维护人民的利益。当时这些地区的汉奸组织“黑布狼”极其猖獗,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一营到达活动地区后,首先就是打击“黑布狼”,缩小敌人的活动范围,大量摧毁敌伪组织,把汉奸伪村长赶跑,使敌人不能在离城2.5公里以外地区活动,不仅缩小了敌人活动地区,更主要的是把敌人弄成了瞎子。

彭绍辉指示一营灵活地运用游击战术,迷惑敌人,袭扰敌人。于是,一营虚张声势地要求每个伪村长赶紧造4副高的梯子,每个村子要准备20副担架……摆出一副八路军马上要攻城的样子。城内敌人得到消息,非常恐慌,缩在乌龟壳内不敢伸出头来。借此机会,一营一直活动到西沟,逼近城关,破坏了敌人的工事,毁坏了敌人用九牛二虎之力构成的铁丝网,烧毁了敌人的岗棚。

敌之偏关部队不断受到彭绍辉派出的游击部队的打击和威胁,企图来一个报复行动。5月10日,日军1000余人乘60辆汽车,浩浩荡荡开到偏关。

面对来势汹汹的敌人,彭绍辉不慌不忙,对敌情进行了冷静的分析,命令第五团由保德开往河曲、巡镇驻防,第六团即刻从碓臼焉转移。当晚,第六团一营一连机动地转移到了南焉,突然向正在运动的敌人发动火力袭击,毙伤敌人几十人。凶残的敌人公然违反国际公约向八路军施放毒气弹。一连指战员猝不及防,又无防毒准备,当场大批人员中毒,轻者30余人,重者24人,但指战员们仍英勇顽强地继续战斗。半天后,敌人由辉塔、上庙、祁家焉踏入巡镇。敌人满以为胜利了,正当他们得意的时候,彭绍辉指挥第一团特务连、第六团骑兵连和第一营一连又从敌人侧面一齐发动突然袭击,英勇顽强地与敌人激战一天一夜,打得敌人抱头鼠窜,退出了巡镇。

百团大战中打出神威

1940年夏秋,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彭德怀等中央领导洞察全国战局,下决心粉碎日军对华北的全面进攻,粉碎其“囚笼”政策,使全国抗战局势发生根本性好转。八路军总部决定发动一次集中100个团兵力以破袭正太路为中心,对华北日军交通线大规模进攻的战役。这次战略反攻又称为百团大战。

8月8日,朱德、彭德怀、左权3人联名下达了关于大举破袭以正太铁路为中心的《战役行动命令》。

8月14日,病中的彭绍辉命令独立第二旅七一四团由驻地出发,去神池、朔县、偏关执行破袭任务。

8月20日夜,天黑得像个锅底,又淅淅沥沥下着雨。突然,正太铁路两旁腾起一颗颗红色信号弹,八路军对日军交通线的总破袭战打响了。彭绍辉指挥独立第二旅七一四团扑向同蒲铁路宁武、朔县一段,拆毁铁路多处,全歼守敌50余人。紧接着,彭绍辉又指挥七一四团袭击宁武、朔县间日寇重要军事据点阳方口,烧毁车站,破坏铁路,将守敌全部消灭,生俘日军4人,伪军10余人,缴获机枪2挺、步枪20余支、电话机4部。第六团在雁北夜袭战斗中,消灭敌人20余人。

第二天早晨,大雾弥漫,彭绍辉指挥部队摸到指定位置破坏铁路。五团破坏铁轨2公里,七一四团破坏铁轨2.5公里。大雾散去后,宁武守敌出动8次之多,来援阳方口,被彭绍辉指挥部队击退。神池敌人出动200余人,分三路向阳方口赶来增援。彭绍辉指挥七一四团、五团各一部,给敌人迎头痛击,毙伤敌人50余人。

……

大破袭战开始以后,经过10多个昼夜的连续战斗,正太铁路线上,许多地段被八路军指战员夷为平地,曾经一度被日军看作“钢铁封锁线”的正太铁路,转眼之间变成了一条瘫痪的死路。

百团大战是抗战以来在华北战场上空前未有的自主积极地向日寇进攻的大会战,是在抗日战争处于困难时期取得的重大胜利。

8月31日,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发出一份继续扩大战果的电报,建议把晋察冀、晋西北、晋冀豫抗日根据地连成一片。

9月15日,彭绍辉率七一四团二部、五团全部继续破袭同蒲铁路。日军由西栈沟出动200余人,被彭绍辉全部歼灭。当晚,彭绍辉率部经西栈沟,在长珍与轩岗之间,破坏了大牛店与轩岗之间的铁路。通过敌人封锁线时,又与增援的日伪军展开激战,打退敌人3次进攻,顺利地通过了封锁线。同蒲铁路的交通再次中断。

在这次大破袭战中,彭绍辉不断地研究、娴熟地运用破击战术,率领部队打了一个又一个胜仗。在这次盛况空前的大破袭战中,彭绍辉率独立第二旅各部共进行战斗l32次,破坏铁路6.5公里,控制了阳方口至宁武之间的交通线四五天,给了敌人沉重的打击。

华北地区的日军遭到八路军2个多月的沉重打击以后,深感共产党和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的厉害以及对其华北驻地的威胁。于是,陆续调集重兵,对华北抗日根据地进行残酷的冬季“扫荡”。

10月19日24时,朱德、彭德怀、左权联名下达了第三阶段的作战命令。华北抗日根据地又展开了一场悲壮顽强的反“扫荡”战斗。

11月5日,中央军委命令成立晋西北军区,彭绍辉任独立第二旅旅长、第二军分区司令员,张平化任政治委员,下辖第七一四团、第五团、第九团、暂一师部第三十六团、第三十七团、特务团,所属神池、五寨、岢岚、保德、河曲、偏关和朔县一部分。

彭绍辉指挥所属各部,在敌据点和交通线上采取声东击西、神出鬼没、虚虚实实等游击战术,积极地打破敌人的修路计划,断敌交通,打击和消灭单个出来活动之敌,从根本上摧毁敌人的冬季“扫荡”计划。

在艰苦的反“扫荡”斗争中,晋西北军民先后作战217次,歼灭日伪军2500余人,破坏公路120多公里,破坏桥梁23座。日军到处挨打,惶惶不可终日,被迫于1941年1月下旬全部撤出晋西北抗日根据地。

1942年6月,中共中央批准,彭绍辉去延安中央党校学习。1943年10月,彭绍辉任抗大第七分校校长。在抗日战争关键时期,抗大第七分校为我党我军培养输送了大批人才。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彭绍辉亦结束了他的抗战使命。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