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震惊世界:越南领导人黄文欢来华前后

李家忠

如今60岁以上的老同志大概都记得,越南有一位“老革命”叫黄文欢。1979年2月对越自卫还击后,他几经周折于当年8月来到北京,引起国际舆论极大轰动。笔者根据手头掌握的资料对这一事件的前后做一简要追述。

在越受到排挤打击

黄文欢于1905年生于越南中部义安省,早年追随胡志明投身革命,1950年1月中越建交后任越南首任驻华大使,自1951年起先后任越南党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国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是越南中央领导层重要成员,对中国有着深厚的感情。1969年胡志明逝世后,特别是1975年越南抗美斗争结束后,越南当时的领导人黎笋背离胡志明的路线,逐渐走向投靠苏联、全面反华的道路,黄文欢同黎笋一伙进行了面对面的斗争,被黎笋一伙视为眼中钉,不断遭到排挤和打击。1976年越南党召开四大,黎笋采取不正当手段使黄文欢落选,不再是中央委员,只保留没有任何实权的国会副主席头衔。黎笋等人还采取许多卑劣做法包围和孤立黄文欢。如暗中安排公安人员跟踪,在其住地近旁和医院病房安装窃听器,在群众大会等公众场合不安排黄文欢上主席台,指使记者拍照时不让黄文欢进入镜头等。到1979年黎笋迫使越南党中央通过反华决议后,黄文欢感到自己留在国内已无法发挥作用,便暗中决定离开越南前来中国。

就医途中机智脱身转道中国

1979年夏,黄文欢连续发烧,住在河内108军医院,体温始终高于37摄氏度。黄文欢怀疑自己患了癌症,但医生会诊后说只是肺部有一黑斑,怀疑是肺结核,建议他到医疗条件更好的东德进一步检查治疗。

黄文欢动身时,有一名秘书和一名医生随行。飞机中途在巴基斯坦卡拉奇稍事休息几个小时。越南驻巴基斯坦使馆派一名一等秘书前来卡拉奇迎接和照顾黄文欢,并与他共进午餐。此时黄文欢佯称身体有些疲劳,想在卡拉奇休息几天,等下一个航班再去东德,并说为了做好去东德的准备,可让他的秘书同大使馆一秘先走,只留下一名医生即可。就这样,大使馆一秘和黄文欢的秘书便乘当天的航班去了东德。

当天晚饭后,黄文欢让医生给自己打完针,便回房间休息了,医生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会儿后,黄文欢便悄悄地走出旅馆,坐上一辆出租车。由于他不懂英语,便连说带比划地来到了中国驻卡拉奇总领馆。当天正值星期日,总领馆休息。但黄文欢不停地使劲敲门,直到有人把门打开。黄文欢对来人自我介绍说他是黄文欢,但开门的是一个年轻人,不知道黄文欢是何许人。黄文欢的中文功底十分深厚,便在纸上写下自己的中文姓名,请年轻人去报告总领馆领导。不一会儿,中国总领事出来迎接,黄文欢说明事情的原委,表示要请总领馆帮助他同中国国内联系,让他尽快前往北京。双方商定第二天傍晚总领馆派车到旅店接黄文欢。之后,黄若无其事地回到了旅店。

中国驻卡拉奇总领馆立即将情况报告了北京,中方马上派中联部一位副部长前往卡拉奇迎接。第二天傍晚,黄文欢按照往常的规律让随行医生给自己打完针,待医生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后,他便从容地走出旅店,只见中国总领馆的汽车已在路旁等候。就这样,黄文欢顺利、安全地来到了北京。他事后得知,随行的秘书和医生都因此而被捕入狱。

8月9日,黄文欢在北京政协礼堂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有记者问黄文欢是用什么办法来到北京的。黄文欢回答说:“我是用一种特殊的办法来到北京的。”

北京治愈肺癌

来北京几天后,黄文欢被安排住进了医院,果然被诊断为患了肺癌,肿块为6×5厘米。经过一段时间的放疗,并辅助用熊胆、麝香等名贵中药配合,肿块缩小为5×4厘米。之后,黄文欢仍主张采取手术办法根治。为了诊断准确,中共中央把日本肿瘤医院院长和一名著名肺癌专家请来会诊,与中国专家共同研究治疗方案,双方专家一致同意进行手术。日本专家回国后,1979年9月5日,由北京301医院院长亲自主刀,手术进行了4个小时,非常成功。黄文欢住院两周后,刀口愈合拆线,回到住所继续治疗。身边有两名医生和4名护士昼夜执勤,照顾得十分周到。几个月后复查,癌症已彻底痊愈。黄文欢兴奋之余,用中文赋诗一首:

病入膏肓一载多,

神州有幸遇华佗。

如今病已连根治,

愿把残年谱战歌。

1979年8月,越共中央书记处决定开除黄文欢党籍。1980年6月,越南国内采取缺席审判的办法,以“叛国”罪判处黄文欢死刑。对此黄文欢先后以发表声明和答记者问的方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和态度,表示这些都丝毫不能动摇他的革命意志。

受到中国领导人礼遇

1983年9月30日上午,邓小平在钓鱼台养源斋亲切会见了黄文欢,并与他一起共进午餐。当黄文欢来到养源斋时,邓小平迎上前去同他握手拥抱,然后两人坐在沙发上交谈。邓小平关切地询问黄文欢的身体情况。黄文欢说,由于中国同志的关怀和医生的照顾,我身体好多了。今年夏天在青岛休养时曾游泳10多次,每次30分钟,如果不是医生干预,我可以在水里待一个小时。有时我故意瞒着医生少算时间。他的话引起了大家一阵笑声。邓小平说,游泳是很好的运动,我可以在水里待一个半小时。黄文欢听后风趣地说,你可以游一个半小时,我只能游30分钟,我们的差距太大了,我应向你的标准看齐。

在交谈中,黄文欢谈到了越南人民斗争的情况。他说,黎笋集团违背胡志明主席生前坚持的方针路线,他们出兵柬埔寨,控制老挝,对中国进行挑衅,这完全是祸国殃民的行为。邓小平称赞黄文欢为越南人民的革命事业付出的心血。他说,越南结束了抗法抗美战争后,出兵柬埔寨,共打了40年仗,这在全世界也算创纪录。又说,一个国家靠别人输血维持,怎能搞建设,人民怎能摆脱贫困?这样继续下去总会发生变化。虽然越南人民的斗争是长期的,但我不相信会再打40年,越南人民的斗争终将获得胜利。

在以后的时间里,黄文欢先后出版了回忆录《沧海一粟》《黄文欢文集》《黄文欢汉文诗》。

到20世纪80年代后期,随着中越关系逐渐趋向缓和,越南当局虽没有撤销对黄文欢的判决,但某些做法上已有所松动,如允许黄文欢的儿子到北京探视,还曾允许黄文欢的夫人来华小住。1990年北京亚运会期间,越南前国防部长武元甲作为特邀贵宾前来参加亚运会开幕式,其间还曾私下同黄文欢见了面。中方接待人员说,他们看见两人相见时还曾拥抱。新任越共总书记阮文灵曾对中国大使张德维说,他本想设法为黄文欢平反,然后将他接回越南,但得不到周围其他领导人的支持。

1991年1月,黄文欢因肺部感染、慢性心肺功能不全住院治疗,病情曾一度好转。但由于年迈体衰,重要脏器功能衰竭,症状急剧恶化,经多方抢救无效,于5月18日11时在北京不幸逝世,终年86岁。黄文欢病重期间,中国领导人江泽民、杨尚昆、李鹏、陈云、李先念、彭真、邓颖超、聂荣臻等都到医院看望。5月25日,黄文欢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大礼堂举行。礼堂正上方高挂“沉痛悼念黄文欢同志”的醒目横幅,黄文欢的遗体静卧在鲜花翠柏丛中。遗体前摆放着家属敬献的花圈。中方各界悼念黄文欢的花圈摆满了礼堂两侧。江泽民、杨尚昆、李鹏、万里、乔石、宋任穷、耿飚、方毅等中方领导人前去向黄文欢遗体告别。

黄文欢安葬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墓碑上镶有黄文欢的照片并刻有“越南老一辈革命家中国人民尊敬的老朋友黄文欢同志之墓”和“1905—1991”字样。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