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第六十五集团军:百战铸军魂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18个集团军序列中,最后的番号是现驻张家口的第六十五集团军。

在第六十五集团军“红军师”的军史馆里,我们看到了这支部队的“精神”——“敢打头阵的大渡河精神、视死如归的狼牙山精神、勇猛如虎的清风店精神、官兵友爱的吕顺保精神”。

这支部队的前身是红一师。1933年6月7日,在江西永丰藤田镇,由红三军第七、九师和红二十二军军部及第六十六师合编成立红一方面军第一军团第一师,师长罗炳辉,政委蔡树藩,参谋长耿飚。

红一师的历史,波澜壮阔。她成立后,就参加了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和二万五千里长征,长征途中的表现更是可圈可点。在突破四道封锁线、两渡乌江、四渡赤水、强渡大渡河、巧战直罗镇、激战山城堡等著名战役战斗中,他们不畏强敌,打出了威名。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首长先后3次到该师传达遵义会议精神,部署作战任务,赞扬该师执行命令坚决,作风英勇顽强,为保证红军主力战略转移立了功。

十八勇士锻造“大渡河精神”

在我们这一代人心目中,红军强渡大渡河绝对是一篇英雄传奇。

1935年5月24日晚,红一师一团团长杨得志率一营冒雨赶到大渡河安顺场。同时到达这里的,还有红军总部的参谋长刘伯承、红一军团政委聂荣臻等。

红一团一营营长孙继先是小跑着来到安顺场的。

在半山腰的一个煤棚里,孙继先看到了脸色严峻的刘伯承和聂荣臻。刘伯承说:“一营长,现在给你下达任务:一、消灭安顺场的守敌;二、最快的速度找到过河的船;三、立即过河;四、过河后迅速抢占滩头阵地,掩护后续部队过河。”并约定每完成一项任务,点一把火为信号。

后来,笔者采访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杨得志时,他说:“过大渡河时,我们团先袭击了安顺场。安顺场有七八十户人家,我们到那里时,敌人正在喝酒、打牌。他们的哨兵喊口令,问是哪个部队,我们一直往前走,敌人就开枪,我们很快就把他们打散了。

“大渡河的河水很急,两边都是高山峻岭,悬崖陡壁,找了一个晚上,我们找到一条船和几名船工,同时选出17名官兵组成渡河敢死队。第二天上午,勇士们冒着敌人密集的枪弹,分两次乘船穿越激流,胜利抵达北岸。在滩头会合后,迅速抢占了渡口要地。当时选的17个人,第一船过了9个人,带领第二船的就是济南军区副司令员孙继先。那时,他当营长。第二船8个人加上孙继先也是9个人。我是团长,是第三船过去的。

“过河时,河水那么急,敌人又在对岸打枪,怎么成功了?这里还有个幕后英雄赵章成。他是上级配属给我们的炮兵连连长。他带的炮兵连,只有3门迫击炮,我问他带了多少炮弹,他说一共才只有3发,1门只有1发。我的天哪!我说你要打准呐!他那个时候打炮之前要画十字,把十字画完了就打一家伙。过河时,敌人在对岸的碉堡里疯狂扫射,赵章成“咣咣”两发炮弹,敌人的两座碉堡就上了天。这3发炮弹,最后还剩下一发。”

关于强渡大渡河究竟是17个勇士还是18个勇士,杨得志说,两条船上共有18个人。本来是17名突击队员。营长孙继先同志身先士卒,带队强渡大渡河,这不是18人吗?宣传的时候,就是说17个突击队员。没有说有领导干部。那时就是领导带头打仗,带头让荣誉嘛!

从此,“敢打硬仗、不怕牺牲”的精神,在红一师官兵心中深深扎根,融入血脉。

视死如归的“狼牙山五壮士”

1937年8月,红一师改编为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独立团,团长杨成武。平型关大战时,他们在腰站阻击敌人,保障平型关的胜利。同年10月,扩编为八路军独立第一师。后又兼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在此期间,他们打了雁宿崖、黄土岭歼灭战,击毙日军“名将之花”阿部规秀中将,举世震惊。在百团大战中,救助日本孤儿,谱写了一曲人道主义赞歌。

1941年9月,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接到晋察冀军区聂荣臻首长的电话,说日军要进行一次大“扫荡”,大约有7000多日军对第一军分区所在的地域进行“扫荡”。

这块地域内的狼牙山地形险峻,道路狭窄,易守难攻,可以此为依托,利用这里的天然屏障和敌人周旋。杨成武接到命令后,立即指挥部队和地方党政机关向狼牙山地区转移。

9月25日下午,杨成武带着主力部队去护卫晋察冀军区机关,只留一团等少数部队在狼牙山。第二天早晨,日军3500余人突然从管头、龙门庄、界安出动,从3个方向直扑狼牙山。

当时,被包围的除了一团,还有易县、定兴、徐水、满城4个县的党政机关人员,4个游击队以及狼牙山周围和进山的群众,有三四万人。

幸存下来的“狼牙山五壮士”之一宋学义回忆说:“那天,天黑以后,全团都聚集在狼牙山脚下待命。我们刚到,团长便派人叫我们七连上棋盘陀。刚攀到半山腰,团长便迎下来了。他和连长(刘福山)交谈了几句,便命令我们六班和二班站到连队前面去。”

“主力完全消失在黑暗里。连长命令二班守北山脚那道口子,我们六班守东口。二班走后,连长又详细交代了任务,挨个同我们握手,然后也带着部队走了。棋盘陀上只剩下我们六班5个人——班长马宝玉、副班长葛振林、战士胡德林、胡福才和我。”

敌人开始了进攻,马宝玉带领战士们沉着应战,等敌人走得很近时才令大家一起射击,手榴弹也接二连三飞进敌群,敌人一批批倒下。五勇士边打边撤,并有意将行动暴露给敌人。敌人以为我军主力就在山上,紧紧咬住不放。五勇士凭据险要地形,又击退敌人多次进攻,子弹、手榴弹用光了就用石头砸,最后连能搬动的石头也完了,日伪军发现他们没有子弹了,蜂拥向山顶冲来,并叫喊道:“捉活的,捉活的!”

面对拥上来的敌人,马宝玉整整军衣、正正军帽,大喊一声:“同志们,跟我来!”第一个纵身跳下深谷。葛振林等4名战士也相继跳下悬崖。马宝玉等三人牺牲,葛振林、宋学义幸存。

马宝玉等5名勇士的英雄壮举迅速传遍全军全国,被誉为“狼牙山五壮士”。

勇猛如虎战敌第三军

抗日战争胜利后,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部队于1945年9月改编为晋察冀野战军第二纵队,开国上将郭天民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1947年10月11日,晋察冀野战军命令第二纵队进逼徐水,围城打援。3天以后,敌人援兵出来了,驻固城敌九十四军和容城的十六军开始向徐水运动。当天晚上6点,野司来电,命令二纵四旅北上参加打援的战斗。

天黑时,野司接到情报,驻石家庄的敌第三军军长罗历戎率所部主力第七师及配属一个团北上保定,企图实现对我野战军进行南北夹击。

石家庄的敌人出来了!这是一个重要情况。敌变我变,野司首长立即调包括二纵四旅在内的主力6个旅南下望都以南,在这里打敌第三军。

敌第三军被我主力合围在清风店、西南合等十余个村庄内。

20日拂晓,晋察冀野战军四纵和二纵六旅、三纵九旅同时向敌发起进攻,将敌压缩至南合营、高家佐和东、西南合村的狭小地区。在这种情况下,三纵四旅奉命又急进50余华里,于当日傍晚渡过唐河,以神速勇敢的动作,直扑敌第三军军部、七师师部和两个团驻守的西南合村。21日凌晨,旅长萧应棠率两个团,分别从村西南角和南面展开强攻。

7时,四旅主力向敌军部猛插,彻底打乱了敌人的防御体系。此时各兄弟旅也先后攻入村内,将敌分割,各个歼灭。敌军长罗历戎率数百人向东南角突围逃窜,被俘。

当天晚上11时30分,战斗结束。

在清风店战役中,四旅先是围点诱援,然后北阻强敌,最后飞兵南下,直捣敌军部,对加速战役的胜利进程起到了重要作用。

清风店一战,四旅十团和十二团荣记集体大功,被分别颁发“勇敢坚决”“勇猛如虎”的奖旗,成为六十五军战史上著名的两个大功团。十二团一连还被纵队命名为“魏成科英雄连”,并记集体大功。

兰州城外战犹酣

1949年2月,根据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的命令,华北军区第八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五军,辖第一九三、第一九四、第一九五师。邱蔚任军长,王道邦任政治委员,萧应棠任副军长兼参谋长,王克斌任副军长,蔡顺礼任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

4月,第六十五军参加太原战役,他们从南门攻入城内,歼守军9000余人。6月,调归第一野战军建制,参加解放大西北的作战。

1949年8月,六十五军兵临兰州。这里是国民党反动派重兵设防的西北重镇。

8月21日清晨,兰州战役打响,外围阵地的枪炮声四起,古城岭上硝烟弥漫。六十五军一九三师五七九团的两个营在马架山南麓卜家路口向敌主阵地古城岭发起攻击,在周围地雷连锁爆炸中勇猛前进,越过铁丝网冲到第一道外壕。这时,近百名马家军狂徒突然从翼侧冲出。他们赤膊上阵,挥舞着大长刀,疯狂冲来,五七九团的战士们一阵手榴弹,把这一批亡命之徒打了下去。战士们不知道,这些亡命之徒冲锋前是喝了血酒,喊叫着“战死可以升天”往上冲的。当他们再次冲上来时,三营官兵上了刺刀迎上去,真是一场刀对刀枪对枪的血战。拼杀一个小时后,敌人丢下十几具尸体被打了下去。

不一会儿,又一群敌人从另一侧包抄过来,又是一场激战,一直打到太阳升起老高,部队还是没有突破敌前沿。上级命令暂停攻击,重新组织战斗。

第二次攻击仍未奏效。一九三师再次增加突击力量,调五七九团一营和五七八团三营加入战斗。下午4点,当部队冒着密集的火力冲到第一道外壕时,又有战士触雷牺牲。还未站稳脚跟,敌人又开始每次用一个多连的兵力连续反扑,新加入战斗的五七九团一连就连续击退敌10余次反冲击,壕内外堆满了敌人的尸体。但前进速度缓慢,战士们前仆后继,反复拼杀,终于在黄昏前夺占了敌人第一道外壕,并一鼓作气突破第二道外壕,接近到第三道外壕。

这时,敌人组织疯狂反扑,三营只得退回到第一道外壕。他们像钉子一样牢牢地钉在那里,一直打到深夜。敌人当晚向古城岭增调了一个营的兵力,也没有能够撼动这颗“钉子”。

8月21日,整个兰州外围攻击均不顺利,有的部位还严重受挫。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决定部队暂时停止攻击,总结经验教训,调整部署,做好充分准备后再发起总攻。

六十五军按照彭德怀的指示,调一九四师两个团上来,归一九三师指挥。同时命令部队冒雨挖掘工事,补充弹药、给养,并组织小分队昼夜袭扰敌人。

8月25日拂晓,兰州战役总攻开始。

炮火准备一结束,一九三师冒着敌人的炮火向古城岭再次发起攻击。部队踏着英雄们经过浴血奋战开辟的通路,勇猛冲杀。在第二道外壕前,正面进攻的五七七团突然遭到敌人交叉火力的封锁和压制,前进受阻。三连三排在排长赵山带领下,连续爆破敌人的外壕,打开了突破口。一连夺占了第二道外壕,七连三排也攻占了第二道外壕的3个地堡。此时,五七八团也从右翼攻进了第三道外壕。

马家军在督战队的砍刀和枪口的威逼下,挥舞着大刀,从侧翼疯狂地冲杀过来,与占领外壕的部队展开了殊死的搏斗。战士们吼叫着“宁死前进一丈,决不后退一寸”把敌人打了下去。

在5小时的拉锯战中,双方争夺20多次,阵地上尸横遍野,血流如注。

为加速战斗进程,一九三师师长郑三生令预备队全部上阵。厮杀中,五七八团三连忍饥耐渴,全连只有一壶水,一个人一天只能吃到两个土豆,但他们连续打垮敌人14次反冲击。一直到战斗结束,没有失掉一寸阵地。

五七九团六连不少战士的枪打坏了,刺刀拼断了,他们就用手榴弹用敌人尸体上的枪顽强战斗。五八二团在师的左翼加入战斗。经过激战,全部攻占第三道外壕,并迅速向纵深发展。

在一九三师全力攻击下,残敌开始向兰州市里溃逃。追上去!追上去!他们将红旗插上了古城岭主峰。午夜,马架山战斗胜利结束,

当日黄昏,友邻各部队先后攻占了兰州外围各阵地,守敌全线溃败。1949年8月26日中午,古城兰州宣告解放。

“英雄赞歌”唱《团圆》

电影《英雄儿女》及其主题歌《英雄赞歌》至今风靡大江南北,感动了无数的中国人!但很多人并不知道,这部电影和第六十五集团军有什么关系。

1952年,作家巴金作为志愿军慰问团成员,在朝鲜开城前线采访了志愿军六十五军五八二团团长兼政委张振川。张振川向巴金讲述了这个团三打红山包的战斗。他们六连副指导员赵先友和战友们坚守67高地(按惯例部队将海拔67米的该山头编号为67高地),视死如归、壮烈牺牲的事迹,深深打动了这位大作家。

——1952年10月2日,志愿军六十五军一九四师五八二团二营奉命夺取了敌人占领的67高地。它的面积不足1平方公里,距板门店只有5公里。

10月3日中午,李承晚陆战王牌第十一师为夺回67高地,动用坦克、飞机、大炮,狂轰滥炸,接着以两个加强连的兵力向高地猛扑。

二营六连坚守阵地打敌反扑。指导员、副连长负重伤被抬下阵地,副指导员赵先友与连长李才商量,敌火力太强,山上没有坚固工事,先把主力放在青山包下边的屯兵洞,必要时往阵地上增人。他自己带一个加强班坚守67高地。

10月4日凌晨,敌人又开始发起猛烈进攻,大约有两个排向山上冲来。他命令战士等敌人靠近后再打,40米,30米……赵先友一声令下,手榴弹、机关枪、冲锋枪同时喷出火焰,两侧的战士们向敌群夹击扫射,敌人狼狈地逃下山去。晚上,赵先友和战友把爆破筒埋在阵地前沿,用电话线固定在爆破筒的拉火管上,引到工事里,并在离工事较远的地方埋设地雷。天亮以后,敌人又集中兵力发起进攻,当进入雷阵时,赵先友命令拉火起爆,敌人又一次惨败。坚守期间,赵先友还总结作战经验,组织两个小组进行反冲锋,在敌欲溃逃之时,他们向敌人发起冲锋,十几分钟就结束了战斗。敌人被打得晕头转向。这一天,赵先友带领战士们连续打退了敌人5次冲锋。

10月5日上午,敌人使用飞机、坦克和上百门大炮,对67高地进行地毯式轰炸,炮弹、炸弹、凝固汽油弹,整个阵地浓烟滚滚,碎石横飞,山头被削下一米左右。敌人用一个营的规模,强行向高地发起攻击。赵先友率领六连战士与敌人殊死拼搏,激烈的肉搏战后,阵地上只剩下身负重伤的赵先友、负轻伤的刘顺武、二排副排长王桂印、战士李富4人。敌人还用飞机、炮火封锁了我军增援的通路,我军派去增援的一个班都伤亡在路上。

敌人从高地四面围拢上来,副排长王桂印、战士李富相继牺牲,阵地上只剩下了身负重伤、双目失明的赵先友和负伤的刘顺武。敌人嚎叫着越来越近,赵先友对着步话机喊道:“团长,敌人上来了,快开炮打吧!”

指挥所里张振川团长含泪下令炮兵向阵地开炮。

当反击部队夺回阵地后,他们看到,在67高地坚持了57个小时,打退敌人的17次冲锋,歼敌562名的赵先友、刘顺武等20位战友已经全部壮烈牺牲。

这次战斗中,六连被授予“英勇顽强守如泰山的钢铁连”光荣称号,赵先友荣立特等功,刘顺武等8位同志立一等功。部队将赵先友等烈士的遗体运送回国,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内。

巴金被赵先友等的英雄壮举深深感动。回国后,他很快写出小说《团圆》,发表在《上海文学》1961年8月号上。

《团圆》发表后,引起了人们注意,受到热烈欢迎。当时的文化部副部长夏衍指示长春电影制片厂改编成一部电影。这才有了电影《英雄儿女》。

红色基因,薪火相传

1953年10月,六十五军抗美援朝胜利回国,驻防河北张家口,开始了新征程。他们先后完成了战备训练、教育学习、国防施工、营建生产、天津抗洪等重大任务。虽历经多次调整改编,但红军的血脉,红军的传统,在官兵身上生生不息、代代相传。

改革开放以来,他们参加了著名的“802”华北大演习。演习期间,邓小平和其他中央领导在张北地区观看了六十五军“步兵师坚固阵地防御战斗实兵演习”。有5个方队参加了演习后的阅兵式。同时,该军两个连队与驻地万全县旧天子大队开展军民共建文明村活动,在当时开创了军民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先例。随后在光缆施工、张北抗震等重大行动中,都圆满完成多项急难险重任务。

1985年百万大裁军,六十五军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六十五集团军。进入新世纪以来,他们参加了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开闭幕式的6项表演和保障任务。在国庆60周年盛典上,第六十五集团军组建的步兵方队以铿锵有力的步伐,接受了祖国和人民的检阅,展现了官兵良好的精神风貌。江泽民到第六十五集团军视察时,为部队题词:“发扬老红军传统,为人民再立新功。”

新形势下,第六十五集团军围绕提高信息化条件下打赢战争的能力,积极完成从机械化向信息化训练转变。在落实军事训练教学责任制、深化士官制度改革试点、组建维和工兵大队赴利比里亚执行国际维和、参加“和平使命——2010”上海合作组织联合军演等多项重大任务中表现出色,受到了总部、军区首长的好评,为“红一师”战旗增添了新的辉煌。

编后语:

从2014年1月至今,“军史档案”共完整地介绍了陆军18个集团军的形成过程与辉煌战史,揭开了中国陆军集团军的神秘面纱。感谢著名传记作家董保存对本刊的大力支持,感谢广大读者对“军史档案”的关注与坚守。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