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我所了解的军中“女包公”彭钢

李敏杰

2014年5月,路过北京,得知彭钢住进了解放军总医院,我打电话要前去看她,被她谢绝了。但万万没想到6月24日,她却在医院匆匆离开了人世。6月30日,她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医院举行。人们含着无限的深情和泪水送别了这位有党性、有原则,刚直不阿的军中“女包公”。

和伯父彭德怀在一起生活

我知道彭钢,是20世纪90年代的事。从她撰写的回忆伯父彭德怀的文章中,得知她1938年11月生于湘潭,是彭德怀最小的侄女。彭德怀一生没有子女,彭钢是与他生活时间最长、也是交流最多的晚辈。从12岁住进中南海永福堂开始,她断断续续和伯父一起生活了15年。

彭钢是革命烈士彭荣华之女,其父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时,她还不到1岁,为了避免全家被斩尽杀绝,只得隐姓埋名度日。新中国成立后,由组织接到北京,在伯父彭德怀的身边生活,1950年入北京华北小学,1953年考上北京师大附中,1959年8月考取西安军事电讯工程学院电子计算机专业,并将原名彭玉兰改为彭钢,决心做一名钢铁战士。1959年庐山会议后,是彭德怀一生中最为惨淡的日子,彭钢历历在目。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不久,彭钢和伯父之间的联系被掐断了。她知道伯父就在北京,却咫尺天涯,不能相见。小报上、大街小巷的传闻中,伯父受难的消息不断传来,彭钢心如刀绞,到处打听消息,最后只得到允许,可以到卫戍区给伯父送些必需的生活用品。1973年,彭德怀被确诊患了癌症。直到这时,彭钢才获准可以到名为治疗、实为关押的医院探视伯父。

不久,这位身经百战的共和国元帅榜上排行第二的“布衣元帅”,终于走完了他的一生。那一天,是1974年11月29日。此时,彭钢首先想到的是如何把伯父生前留下的文字材料隐藏好。

伯父临终前对彭钢说:“多么希望死后能和我的两个弟弟、你的父亲葬在一起。但我没有这个资格。我被打成反革命,而他们是烈士。”

军中“女包公”

1965年7月,彭钢大学毕业后,由于受到伯父不白之冤的牵连,转业后先后任北京汽车修理公司职员、技工学校教员、北京汽车制造厂技术员。1978年12月,中央为彭德怀恢复名誉,平反昭雪。彭钢回到部队,到总参谋部气象研究所工作,1979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底被评为工程师;1980年调解放军总后勤部指挥管理自动化研究室工作,先后任工程师、室主任;1983年借调到总后整党办公室工作;1985年任总后勤部政治部干部部副部长、部长。

1988年,彭钢任总后勤部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1990年起任解放军总政治部纪律检查部副部长、部长,1991年6月被授予少将军衔。在中共十三大上当选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在中共十四大、十五大上当选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务委员。为了做好纪检、监察工作,她自学法律,1994年10月获得了律师资格证书。同时,她还兼任全国妇联副主席。

在军队,提起彭钢,常会听到两种极端的评价:“厉害得很,不讲情面,见到她都躲着走”;“讲原则,办事认真,踏实,很值得交的朋友”。彭钢曾有个雅号叫军中“女包公”,从后勤部的专职纪委副书记到总政治部纪检部部长、中央军委纪委副书记,彭钢在纪检工作岗位上干了整整10年,她的认真、较劲,远近闻名。

1995年5月,我有幸见到了彭钢。她带领工作组到兰州军区对党风党纪问题进行调查研究,我不仅参加了她召集的座谈会,还与她进行了个别交谈。这次,她在军区了解到后勤部机关自1986年以来,先后有9名二级部正副部长、19名团以下干部因贪污受贿、玩忽职守等违法乱纪行为受到党纪国法惩处,其中1名被判处死刑。这些干部的违法乱纪行为在军内外造成了极大影响,严重破坏了领导机关形象,损害了军队声誉,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

“兰州军区油料案”已于1993年结案,当事人也已分别受到党纪国法惩处,但这并不意味着事情的结束。老班子不存在了,新班子投入运转。所有问题真的随老班子的解体烟消云散了吗?制度还是原来的制度,工作流程也没有任何改变,干部手中的权力如此之大,动不动就可以批几十万上百万,如果不从根本上铲除产生腐败的土壤,不重视新班子的自身建设,谁能保证不出新的“油料案”?要知道,老班子的成员也曾经都是部队里优中选优选拔出来的精英啊!

彭钢借祝贺中纪委监察部为兰州军区纪检部门记二等功的机会,帮助兰州军区后勤部党委总结“油料案”事件的教训,以防微杜渐,防止此类事件再度发生。

开始,有些领导对这个问题没有足够重视,说:“过去的事都过去了,1993年以后的班子就很好了。”彭钢说:“我这次来不是追究某个单位或某个人的责任的,而是来总结教训的。”在短短的10天里,彭钢和纪检部的同志们一道,分别找后勤的5位党委成员和13位二级部长及处长一一谈话,召开了两次常委会,并在后5天时间里帮助后勤整出一份《变教训为财富,变压力为动力,切实加强对领导干部的教育管理》的材料。这份材料,得到总政领导好评,成为当年全军政治思想工作会议的参阅件。

那时我们编研室的办公室同军区纪检部的办公室紧挨着,纪检部的一位朋友感慨地对我说:“彭部长每天都工作到深夜,她真是一块钢,不仅办事认真,而且思路清晰,真不愧是彭老总的后代。”

2009年9月23日,是宁夏回族自治区解放60周年纪念日,我有幸被邀请参加了这次活动。当时参加活动的人员都住在银川市柏悦大酒店,恰巧又碰上了年逾古稀的彭钢率领的原第十九兵团司令员杨得志的女儿杨秋华、政委李志民的女儿李新星和副司令员兼参谋长耿飚的女儿耿焱等组成的“娘子军”参观访问团,因此和彭钢有了第二次会面和握手。本来想借一起乘车、散步之机请她介绍一下陪伴彭德怀最后15年所受的苦难和挫折,以及她在党的纪检岗位上的业绩,结果她在知道我退而不休,仍在参加《西北军区史》和《兰州军区史》等征编工作后,反而要我介绍彭德怀率领西北野战军解放大西北的故事和业绩。

由于我的紧追不放,最终彭钢这位仅比我大两个月的小姐姐,不好意思地说:“我干的工作很多都是需要深入调查研究的,很多人和事都是上级领导难于处理的。领导既然派纪检干部处理,毫无疑问是和党性、原则、公私分明联系在一起,不能与谦虚随和、友好宽容等字眼连在一块;那些犯了党纪国法的腐败分子,见我爱较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就说我冰冷无情,面黑心硬,厉害得很。”她还举了个例子说:“海军原副司令员王守业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免职。2006年审判时,他对所有罪行供认不讳,但只有一项拒不承认:他曾给某军事学院批了几千万元款项收回扣一项。检察官认为,凭他一贯的贪腐作风不可能不收回扣。王守业说:‘我敢吗?那个铁姑奶奶的侄子在那里工作,我收回扣不是往铁姑奶奶的枪口上撞嘛!这铁姑奶奶指的就是我这个老太婆。”彭钢最后谦和地说:“其实,我也是个有血有肉,热情好客,讲情理,重感情的人;但我不能不讲原则、不讲政策、不讲纪律和法制去办事!”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