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郑洞国的血性抗战

李金明

郑洞国,湖南石门人,是最早参加抗日战争的国民党将领之一。同时,在国民党将领中,像他这样参加过长城古北口战役、平汉路保定会战、台儿庄大战、徐州会战,并远征缅甸的,实属凤毛麟角。

血战长城

1933年初,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三省后,大肆进犯长城各口。在国难日深、全国人民强烈要求停止内战、举国抗日的情势下,蒋介石抽调中央军组建第十七军开赴古北口对日作战。当时,旅长郑洞国正带着第二师四旅在河南洛阳休整,接到参战命令,全旅军心振奋:官兵早已厌倦了长期内战,早就盼望有机会为国家效命疆场。

3月20日前后,郑洞国率部到达北平。此时,古北口前线长城抗战正酣。日军占领承德后,派一个旅攻击古北口,守卫该处的东北军王以哲部节节败退,形势十分危急,每日数封电报急催第十七军增援。

3月12日凌晨4时许,郑洞国率部接防古北口南天门阵地。该阵地右自潮河岸的黄土梁起,左至长城上的八道楼子,正面约10华里,阵地以421高地为主据点。天亮后,郑洞国观察到日军正频繁调动,不断增援。他一面命令抢修工事,修筑阵地内的交通,以利炮兵机动,一面派出别动队,去骚扰敌人。当天,师属各部队都出动了别动队,以短枪、手榴弹伏击敌人,毙日军军官1名,士兵数十名,炸毁军车数辆,并陆续将公路破坏,使敌人的后方补给中断多次。

4月20日凌晨,敌人在汉奸的带领下,占领了八道楼子制高点。郑洞国率部反攻未果。

4月23日7时,日军利用八道楼子俯射之利,配合飞机猛烈轰炸、炮兵疯狂射击,向第四旅主要阵地421高地发起进攻。疯狂的日军像波浪一样一波一波冲来。郑洞国传令:没有命令不许开火!部队官兵静静地趴在战壕里,敌人越来越近,一两百米、七八十米、二三十米……郑洞国突然发出射击命令,阵地上的轻重武器一起开火,打得敌人人仰马翻,死伤无数。日军深受武士道精神毒害,一批被打倒,后面一批又跟进。他们几度号叫着冲进阵地,与中国军队扭打在一起。郑洞国看到形势严峻,立即下令预备队投入战斗,终将日军击退。这一天,日军发起4次进攻,均被郑洞国指挥官兵打退。阵地前到处是日军的尸体和伤兵,第四旅也伤亡三四百人。

24日凌晨6时,日军再次发动全线进攻,他们先是对中国军队阵地施以轰炸,摧毁工事,再以步兵分队梯次轮番进攻。郑洞国沉着指挥,命令部队近距离开火,击退敌人多次进攻。从20日持续到25日,郑洞国几乎没有合眼,每天坚守在阵地上指挥全旅战斗。几天来,虽然给予敌人大量杀伤,但该旅也伤亡惨重。在这种情况下,郑洞国奉令与第二师各旅一起将阵地交给第八十三师,后撤休整、补充。撤退时,见到黄埔一期同学、第八十三师师长刘戡。郑洞国与刘戡紧紧握手,嘱咐说:“麟书(刘戡的字)兄,阵地就交给你们了。老百姓都看着咱们呢!”

此后数天,日军多次发动对南天门阵地进攻,遭到第八十三师的坚决抗击。月底,敌人停止进攻,调兵遣将,补充给养、弹药,直到5月10日,再次重新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当夜,郑洞国正率领第四旅开往密云县进行后方补充,忽然接到上级十万火急电报,要该旅星夜增援。郑洞国来不及多想,急令部队调头跑步奔向南天门阵地。在路上,他得到敌情通报,得知敌人当天集中70余门火炮,2000多骑兵猛扑笔架山阵地,第八十三师鏖战一天,已经伤亡三分之二。

11日11时左右,郑洞国率领先头部队赶到阵地,接替了第八十三师的部分阵地。他们喘息未定,日军即出动四五千兵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分几路攻来。此时,郑洞国上来的部队不过2000余人,兵力单薄,且一夜行军,疲惫不堪。接火后不久,各单位开始告急。生死关头,郑洞国脱掉军装,只穿白衬衣,提着手枪,带着警卫排亲自到阵地督战,以示必死的决心。经过一天血战,总算守住了阵地,赢得了后续部队增援的宝贵时间。当夜,敌人又开始夜袭。在郑洞国的指挥下,将士们将敌人击退。次日天亮,敌人复加兵力继续进攻。连续的战斗中,郑洞国不顾危险到各团阵地上督战,一直坚持到5月14日。此时,第十七军参战以来,已经毙伤敌军四五千人,自己伤亡八九千人,损失兵力过半,如不补充,实在无法再做有力之抵抗。经报告批准,该军各师开始移动。郑洞国带领第四旅含恨离开阵地,回撤怀柔、顺义一线。

古北口战役失利后,日寇步步逼近,整个战局由此急转直下。5月31日,国民政府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这个协定实际上承认了日本帝国主义占有我国东北三省及热河,察北、冀东为日军自由出入区。郑洞国接到消息,悲愤交加,多日不语。

再战华北

1935年6月,国民政府与日本签订了《何梅协定》。据此卖国协议,中国政府被迫取消河北的党政机关,撤离驻河北的中央军和东北军。同时,第十七军番号被撤销(后改编为五十二军)。接到调防和取消番号的命令后,用郑洞国自己的话说:“……大家心头仿佛笼罩着厚厚的浓云,我辈身为军人,守土有责,现在不战而退,实在愧对华北和全国父老啊!”随即,第四旅撤离北平,调防徐州、蚌埠。不久,郑洞国接任第二师师长,晋升为陆军少将。

1937年7月7日,发生了震惊全国的卢沟桥事变。五十二军和友军一道驰援华北。五十二军一路风餐露宿,行军千里赶到河北境内,并很快在保定、新安镇一带赶筑防线。当时,日军的气焰非常嚣张,沿着平汉路、平绥路、津浦路进攻,还放出狂言“3个月内消灭中国”。9月22日晨,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保定外围满城、漕河发动进攻。保定保卫战拉开序幕。第五十二军只有郑洞国的第二师和第二十五师两个师,却守卫着40华里的防线,兵力严重不足。

第二师坚守的漕河一线是大平原,无险可守,且漕河水浅,日军随处可以徒涉。战役打响后,郑洞国乘吉普车离开保定南门的师部,亲临20余华里外的漕河前线进行指挥。敌人依仗着强大炮火优势,向第二师阵地发起一次又一次凶猛的攻势,幸军队士气旺盛,加上郑洞国鼓励,多次将敌人击退。午后,郑洞国刚刚驱车返回保定师部,漕河前线报告:日军后继部队源源而至,攻势更加凶猛,敌机不断低飞扫射轰炸,重炮也隔河齐射,将漕河南岸中国军队阵地几乎全部摧毁。郑洞国接到急报后大声喝令:一寸阵地也不能丢。有逃跑者,格杀勿论!敌人在战车的掩护下,涉河轮番进攻。战斗至黄昏,第六旅旅长邓士富向郑洞国求援,郑洞国立即命令从保定城内抽调一部分兵员增援上去。入夜,战斗仍在持续,火光映红了半边天。

23日,就在郑洞国调兵遣将加固第二师漕河防线时,没有想到左翼满城防线上的第二十五师被敌人突破。军部和二十五师撤退。日军趁机从左翼包抄,袭击了第二师后方机关。第二师辎重部队、医务队和电台失散。郑洞国感到事态严重,赶紧派出几组人员去寻找军部和第二十五师。深夜,派出的人员失望归来,报告说军部和第二十五师已经不知去向。同时,右翼友军第十七师也撤了。郑洞国心急如焚,苦思一夜没有良策,只得紧急收缩部队到保定古城坚守待援。

24日天刚亮,日军对保定城发动了总攻,敌人多架飞机发出凄厉的尖叫声在上空俯冲扫射,几十门重炮也开始猛烈射击。不多时,城内便硝烟弥漫,火光冲天。据守在城垣上的中国士兵被炸得血肉横飞。没过多久,城垣被炸开了几个口子,日军千余步兵乘机拥入,郑洞国连发几道命令,要求各部利用城内建筑和街道两侧民房射击敌人。第二师官兵临危不惧,将大量日军毙伤在城垣缺口两侧,街道上到处是日军横七竖八的尸体。但是,敌人越来越多,继续拥进城内,并向两翼扩展以发展战果。

郑洞国正大汗淋漓地指挥战斗,向五十二军阵地靠拢的友军第四十七师师长裴昌会带着几个人冒险赶到第二师师部。郑洞国吃了一惊:“你怎么来了?部队呢?”

裴昌会说:“部队在城外呢,我来了解一下情况,要不要立刻开进来参加战斗。”

郑洞国请参谋长舒适存扼要介绍了城里敌我战斗情况以及第二师面临的险恶处境。随即,郑洞国进行了补充。他说,敌军已经对保定完成了战略包围,我军孤军奋战,恐难挽回战局,且有被敌人消灭的危险。

到了上午11点多,第二师守军已防守不支,日军逐渐占领了大半个古城,并对守军实施分割包围。此时城内一片混乱,郑洞国已经失去对部队的掌控。再坚持下去,就有被日军消灭的危险。参谋长舒适存焦急地对郑洞国和裴昌会说:“依目前情况,我们很难支持多久。现在或是战死殉城,或是乘机自动撤退,以全实力。望两位师长速决断,否则就来不及了!”

郑洞国何尝不知道危险,只是没有接到撤退的命令,实在难以决断,现在不能再拖延了。他对裴昌会说:“我们并未奉死守到底的命令,况已经抵抗两昼夜,孤军难支,应撤出保定保全部队。将来若有问题,由我承担,不知裴师长意见如何?”

裴昌会说:“我同意郑师长的决定,此事还是大家共同负责,赶快行动吧!”郑洞国乃下令撤退。这时,日军已经逼近师部,他指令骑兵团、工兵营、通讯营、山炮营、特务连等直属队且战且退。保定古城遂告陷落。

郑洞国带领部队南撤,一直走到唐河,也没有看到军部和第二十五师。他还以为军部会在唐河设立阵地接应第二师,结果一个人影也没有。后知他们在唐河没有停留,一直向南去了。郑洞国没有办法,过河后开始收拢部队。部队的辎重粮草已经丢光,部队没有饭吃。郑洞国不断鼓励大家坚持。在他的鼓动下,再加上沿途老百姓的支持,部队总算保存下来。事后得知,因为郑洞国率领的第二师与后方消息隔绝,人们以为第二师已经在保定全军覆灭,有的报纸还发表了郑洞国“壮烈殉国”的消息。

会战台儿庄

1938年初,日军主力第五师团由保定开到青岛,沿胶济路西进,企图夺取鲁南重镇临沂,与在津浦路南段淮河流域的第十师团会攻徐州。国民政府最高军事当局遂决定抓住日军孤军深入,冒险轻进的弱点,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以确保徐州。随即,命令张自忠的第五十九军、第二十二军团的孙震预备队、汤恩伯所属的第二十军团部分部队、第二十四集团军孙连仲部、第十一集团军李品仙等部开向战场。时任第二十军团五十二军二师师长的郑洞国接到命令后,带领部队火速开进。

3月中旬,郑洞国接到率领该师开到运河以北之临城附近集结的命令。他没有耽搁,立即以第六旅先行,师部和第四旅跟进,直奔临城。3月18日,郑洞国率部刚刚进入徐州地区,得知战场形势骤变,滕县已经失守,中国守军师长王铭章等2000余将士殉国。此时,日军距离运河已经很近了,在运河以北临城一线迎击敌人的计划已无法施行。参谋长舒适存向郑洞国建议,师主力停止前进,在运河南岸占领阵地,以确保徐州的安全。郑洞国知道这不符合第五战区的部署,正在考虑之际,军长关麟征已经跟随军部上来,他赶紧找到关麟征,请求改变部署。关麟征同意了他的意见,并返回第五战区去说服上司。

在请示过程中,郑洞国急令所属第六旅在沙沟占领阵地,掩护主力在韩庄、利国驿一线集结。部队正在集结之中,工事还没有构筑好,日军已奔袭而来,郑洞国命令部属节节抵抗,自己则率领师部和第四旅驰援。下午2时许,郑洞国率部赶到利国驿,看到日军已经占领了韩庄,数千步兵在十几辆战车的掩护下向第六旅疯狂进攻,企图强渡运河。郑洞国看到情况危机,即命令第四旅冒着敌人的炮火进入阵地布防,暂时遏制了日军的攻势。约1个小时后,日军又得到兵力增援,再度发起攻势。适逢二师配属的炮兵营赶到,该营装备12门榴弹炮,火力比较强。郑洞国命令炮兵立即投入战斗。几分钟后,12门榴弹炮开始怒吼,将日军的进攻队伍打得七零八落,死伤无数。阵地上的士兵看到这种情形,高兴得大声呼叫。

日军强攻不克,吃了不少亏,不敢贸然过河,遂以炮兵还击,双方展开炮战。至夜晚,日军主力东移,沿枣庄进攻台儿庄。次日,郑洞国遵照命令,将防线交给第一一○师,夜里秘密循运河南岸穿过台儿庄开往项城向郭里集运动。22日下午,日军对台儿庄中国军队发起猛烈攻击,著名的台儿庄战役开始。敌我双方遂源源不断地将兵力投入战场,开始逐城逐村的争夺。

3月26日,郑洞国率领第二师主力向枣庄城东日军阵地发起攻击。按照作战要求,第五十二军和第八十五军应各以一个师的兵力从东、北两个方向会攻枣庄。但第二师在开阔地势上艰难推进时,第八十五军只从抱犊崮派来一个旅配合作战,该旅只派出几个排在枣庄外围骚扰一阵后便撤离,使得日军可以集中兵力抵抗第二师的进攻。郑洞国发现这个情况,一边向军部催问,一边加强攻势。经过两昼夜的苦战,第二师歼敌近半,一度占领了大部分市区。后来有临城的日军1000多人赶来增援,第二师在枣庄城内与敌拉锯争夺。

这时,台儿庄战事处于白热化状态,日军凭借优势炮火,竭尽全力向固守台儿庄的中国军队进攻,并再度从城寨东北角攻入城内。守城部队终因伤亡过大,退到台儿庄西南角堡垒死守。危机时刻,上级命令第二师南下增援。郑洞国接到命令后,率部奔向台儿庄侧翼,并在北大窑附近与敌人展开对攻,给台儿庄围困之敌很大威胁。

日军为保证侧翼安全,不得不从台儿庄方面抽调有力部队向第二师反击。郑洞国严令各旅长、团长,必须与阵地共存亡,不许丢掉一寸阵地。全师官兵士气高昂,全线与敌人殊死搏斗。战斗最激烈时,敌我双方在阵地上混战成一团,展开了白刃战,飞机、大炮都失去了作用。激战两天后,日军伤亡惨重,被迫撤至枣支线附近。郑洞国指挥部队进逼,并奉命进攻枣支线上的重镇峄县。

4月6日夜间,敌人突然向第二师及五十二军其他阵地疯狂反扑。郑洞国判断敌人可能要撤退,他一边给军部报告,一边命令部队做好追击准备,各级官佐全部到达一线。深夜,敌军果然仓皇撤退,郑洞国遂命令全线反击,并亲自率部追击。台儿庄中国军队也从庄内杀出,与各部一同追击日军。一路上,敌军遗弃的车辆、尸体无数。

台儿庄战役,中国军队共歼敌1万余人,这是继平型关战役后的又一次重大胜利。此战役中,郑洞国率领第二师立下卓越功勋。

远征缅甸

1939年底,郑洞国任第十一军(后改番号为第八军)军长,不久即率部参加枣宜会战,并担负宜昌以西、宜都以北长江一线防务近两年之久。1943年初,郑洞国在述职返回途中,被召到重庆,面见蒋介石,接受了远赴印度担任中国驻印度新一军军长。

3月初,郑洞国带领军部人员乘飞机赴印度。他先在昆明拜会了盟军在东南亚的最高指挥官史迪威将军。因为行前蒋介石反复嘱咐郑洞国要与盟军处理好关系。郑洞国见到史迪威后仔细听取了他的意见,然后稍作停留,便飞赴印度加尔各答。在兰姆珈训练基地,他详细了解了1941年中国远征军在缅甸作战及失利的经过。那次远征作战,不仅没有完成预定的作战任务,反而失去了我国西南唯一的国际运输线,远征军损失巨大,10万人回国时仅剩4万人。其中一些部队撤到印度,在史迪威将军的支持下,他们在印度兰姆珈建立了训练基地,接受美国的训练和装备,为重新打通滇缅公路做准备。

郑洞国任职的新一军,辖新二十二师、新三十八师,每师达到1万余人,后又从国内空运新三十师归属新一军。同时,新一军直属队也很强大,有3个炮兵团、6个战车营、1个汽车团、2个工兵团、2个化学兵团、1个辎重团、1个特务营。

郑洞国到任后即与史迪威将军商量,从新一军派出2个工兵团与美军2个工兵团一起修路,并派出第三十八师一一二团掩护。到1943年11月,4个团共修筑了116英里的列平——新平洋公路。雨季刚刚结束,路还没有完全修好,郑洞国与史迪威将军下达命令,新一军分三路向新平洋、于邦一线挺进。进攻前他们得到的情报是这里有少量日军,战斗打响后,才知道这里是日军第十八师团的主力。日军凭借兵力优势,据险防守。

新一军部队与友军一道勇敢进攻,几经血战,攻克新平洋,随即继续向于邦进攻。于邦敌人据点坚固,顽强死守,新一军攻击一再受挫,部队伤亡较大。日军趁机反扑。第一一二团坚守阵地,挫败了日军的进攻,第一一四团一营在奉命支援中,被日军包围。该营在后勤支援补给完全断绝的情况下,以芭蕉、树叶、毛竹为食苦撑数日,打退日军多次进攻,保住了阵地。12月中旬,郑洞国腾出手来,派出新三十八师第一一三团、一一四团及炮兵营向于邦支援。同时,美军空军和炮兵也积极配合中国军队的进攻。各方努力下,终于将于邦之敌击溃。

于邦之战后,中国军队完全控制了大龙河西岸各据点。12月28日,新二十二师、新三十八师分为左右路,继续向大伯卡及甘卡等地攻击。到1944年3月,各部已经扫清了沿途日军据点,完成了北、南、东三个方向对重镇孟关的包围。夺取孟关后,郑洞国命令各师主力沿公路南下,追击残敌。随即,新一军主力在郑洞国的指挥下,以势如破竹的攻势突破布山天险,并攻克拉班、卡拉斑、沙杜渣等要点。此时,新三十师已经训练完毕,很快投入缅北战场。空运到新平洋的中国军队第五十师、新十四师也很快开赴前线。由此,远征军兵力大增,军威日振。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