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太原战役胡耀邦力打“攻心战”

陈利明

出任第一兵团政治部主任

1948年,徐向前率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接连发动了攻打运城、临汾、晋中诸战役,歼灭了山西军阀阎锡山军共10万余人。山西省会太原成为孤城,人民解放军从四面八方逼近太原。

8月,为适应形势大发展的需要,华北军区主力部队组成第一、第二、第三3个兵团,直属中央军委。第一兵团由徐向前兼任司令员和政委,周士第任副司令员兼副政委,陈漫远任参谋长,胡耀邦任政治部主任,下辖第八、第十三、第十五3个纵队,8万余人。

为了争取早日解放太原,中央军委于7月28日批准成立中共太原前线委员会,徐向前为书记,周士第为副书记,胡耀邦等5人为委员。8月4日,前委扩大会议在榆次县相立村召开,会上传达了中央军委关于对太原“围困、瓦解、军事攻击”的作战方针以及前委对部队的指示,号召各部队在思想上、战术技术上、后勤工作上,尽快完成攻打太原的准备。

太原位于晋中盆地北部,濒汾河东岸,东、北、西三面有高山拱卫,形成一道天然屏障,是一座易守难攻的古城,素为兵家必争之地,为华北战略要冲。在日寇占领时期,就修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阎锡山为了“保卫太原”,还特设了“碉堡建设局”,日夜赶工修筑各式各样的5000余座碉堡。全城碉堡星罗棋布,相互关联。阎锡山吹嘘:太原是抵得住150万大军的“碉堡城”。阎锡山防守太原的兵力有5个军、13个步兵师和3个暂编师10万余人,并有各种不同口径的火炮600余门。

为做好攻打太原的战备工作,中共太原前线委员会又在榆次县召开了团级以上干部扩大会议。徐向前在会上提出了“攻打太原市,活捉阎锡山,解放全山西”的口号,并且部署了组织与训练工作。作为第一兵团政治部主任、前委委员的胡耀邦主持了这次会议,并在会后立即着手部队的各项战备工作。

会后,胡耀邦于8月17日来到第十三纵队,参加了部队的庆功大会,与各部队的代表以及纵队的干部们进行了亲切交谈,详细询问了部队的情况,并且征求他们对于如何加强党的领导以及如何为攻打太原做好政治思想准备工作等重大问题的建议和看法。

9月6日开始,胡耀邦主持了兵团政治工作会议。会议整整开了8天,着重总结临汾攻坚战的经验,解决执行城市政策、纪律这两个方面的问题。随后,胡耀邦随徐向前来到河北平山县西柏坡,参加中央政治局召开的九月会议。会后,徐向前病重,一时难以坚持战役指挥。刘少奇便和徐向前商量,要他先到石家庄休息一段时间再赴前线,争取打下太原后再休养。徐向前即要胡耀邦先回太原前线,向兵团其他负责人传达中央会议的精神。

胡耀邦回到太原前线,先向兵团其他负责人传达了中央会议精神,后又根据兵团《关于攻取太原准备工作的指示》,主持召开了全兵团的政治会议,着重部署了关于攻打太原的有关政治工作。胡耀邦认为,这是前线部队工作的当务之急。当时,部队中编入了一大批俘虏(即“解放战士”)。因此,他在政治工作会议上,特别强调了改造俘虏和巩固部队的重要性,以强有力的政治思想工作,保证攻打太原战役任务的胜利完成。

接着,胡耀邦又抓了部队的整训工作。他深入部队各级领导层与基层连队,既抓党委集体领导与请示报告制度,又抓党群关系与士兵政治思想教育,使由从国民党部队投诚俘虏过来的解放战士与分地后征入的农民翻身战士扩充组织编成的新部队的干部无政府主义、游击习气,基层兵士逃亡现象、自由散漫现象及官兵关系紧张等,得到了很好的改善,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呈现出生机勃勃的气象。胡耀邦负责的两个多月的整训工作,保证了党对部队的有效领导,挑起了徐向前提出的“在思想上、战术技术上、政治工作上完成攻取太原的充分准备”的重担。

担负共同指挥进攻太原战斗重任

部队整训工作结束后,徐向前当机立断,抓住阎锡山兵分三路,沿汾河以东、同蒲路以西向南进犯的机会,计划提前发起太原战役。

为此,胡耀邦向前线各参战部队发出他连夜为兵团起草的《攻取太原紧急动员令》,号召全体指战员立即投入攻打太原的战斗!10月5日,太原战斗打响后,胡耀邦到前沿阵地作宣传鼓动讲话,说:“不拿下敌人四大要点,誓不罢休。”

战役中,太原城内四大重点阵地守敌之一的赵瑞率部举行战场起义,动摇了整个太原的敌人城防。

赵瑞率部起义后,徐向前派胡耀邦亲赴起义部队集结地去做赵瑞等的工作。因为这项工作做好了,直接关系着阎军内部的瓦解。到达起义部队集结地后,胡耀邦宣布:赵瑞起义部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独立第二支队。任命赵瑞为支队司令员,韩培义为支队政治委员。同时,发给赵瑞冀南票币500万元以资奖励。

11月下旬,徐向前肋膜炎严重复发,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致函徐向前,信中写道:

向前同志:

闻病极念,务望安心静养,不要挂念工作,前方指挥由周、胡、陈担任。你病情略好能够移动时,即来中央休养,待痊愈后再上前线。总之,治疗和休养是第一等重要,病好一切好办。

毛刘朱周任

11月29日

从此,胡耀邦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他与周士第、陈漫远3X共同指挥进攻太原的战斗。在他们3X指挥下,各路进攻纵队的指战员,按照徐向前总结打临汾的攻坚经验“火力掩护、单兵爆破、小组突击”的新战术,不顾牺牲,前赴后继,以生命和勇敢为代价,一寸寸艰难地向前推进。当时解放军的炮少,炮弹则更稀罕,一发炮弹一头牛,每打一发炮弹都必须预先经过上级批准;而阎锡山精心建造的碉堡之坚固,根本不是手榴弹和炸药包能炸毁的,有的甚至直到堆放达750公斤炸药,才能将其掀翻。这一仗打得十分艰难,呈胶着状态。经过19个昼夜反复激烈的争夺,我军终于攻下了东山,夺取了城南所有战略据点,歼灭敌人两万余人。

12月初,华野第一兵团及第八纵队在周士第、胡耀邦、陈漫远的指挥下,先后接连攻占了汾河以西及太原城东、城北等一些阎锡山军队的外围据点,封锁了红沟机场,将太原孤城紧紧地包围。接着,部队就地休整并展开以瓦解阎军为主的对敌政治攻势。

“攻心战”瓦解阎军3万人

为了打好“攻心战”,胡耀邦竭尽全力,冥思苦想,设计一整套军队政治工作的策略和方法,并认真组织实施,收到突出成效。

在一次兵团政工会议上,胡耀邦作了激动人心的演讲,把进行对敌政治攻势比作一场特殊的战斗,号召大家要认真作为一场战役来打,提出“政治攻势瓦解敌军做得好”,是攻下太原的四大要素之一。同时,胡耀邦将对敌进行政治攻势作战目的、对象、方法、策略、纪律等方面归纳为十大要点,予以具体阐述,并宣布成立一个由他指导下的对敌斗争委员会。对敌斗争委员会在日后的心理战中,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发挥了特殊的作用。

胡耀邦在论述如何攻心时说:“根据敌人内部情况,要‘从俘虏中来,到敌军中去。如李子法(原防守太原郊外南线阎军四十四师师长)被俘后向我们说了他们士兵的情绪,我们据此进行工作,就更能打中敌人的心坎,收到双倍的效果。因此,我们俘虏的敌人军官,无论新老大小,都可以做我们的‘参谋和‘顾问。”

在谈到派遣工作时,胡耀邦说:“可向太原选派打入的对象。现有三种人:一种是被我俘虏的阎军尉校级军官。如果每天放回去5个,一个月顶多只150个,假使这些人放回去都变坏了,也不过一个连的人数,没有给敌人增加多大力量,我们还可再消灭他;如果其中有几个人起了作用,其价值可能就更大。第二种是,可利用敌人的亲属朋友,如商人、女人、老头等带信进去。这些人不会被敌人抓兵,增加他们连队的兵员。第三种是,将阎军的重伤员救护后要尽量设法送回去,有人说这是我们自找麻烦,但不知道给我们找的是小麻烦,给敌人找的是大麻烦。这里须注意,不要派老百姓抬去,免得被阎匪抓去当兵。”

对黄樵松的工作,也是胡耀邦负责的。在太原攻城战役发起之前,徐向前了解到,驻守太原的蒋军第三十军军长黄樵松,抗日战争中是个有民族气节的将军,他指挥部队浴血疆场,英勇抗日,立下战功。他和邯郸起义将领高树勋(原国民党军十一战区副司令,率新八军和河北民军一个纵队起义。起义后,任刘邓部队的民主建国军总司令)有部属之谊。因此,徐向前在后方休养时,便找高树勋谈话,高欣然同意设法与黄樵松取得联系,动员黄脱离反动营垒,弃暗投明,率部起义。高树勋写信对黄樵松说:“希望当机立断,毅然举起义旗,坚决回到革命方面。”黄樵松打算起义时派军队直捣山西“督军府”,活捉山西土皇帝阎锡山以作内应,迎接我军入城,解放太原。

11月2日深夜,黄樵松派出亲信、中校参谋兼谍报队长王震宇(又名王正中),出城与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八纵队接洽,表示愿意立即交出该部防守的东、北两座城门,接应解放军进城。

徐向前授权胡耀邦全权负责与黄樵松接洽起义。11月3日天快亮的时候,胡耀邦、高树勋等人来到八纵指挥部。这时王震宇仍未起床,胡耀邦、高树勋先和八纵司令员王新亭交换情况。

清晨,双方会晤。胡耀邦向王震宇面交了徐向前至黄樵松的信:

樵松军长勋鉴:

来函敬悉,贵军长为早日解放太原30万人民于水火,拟高举义旗,实属对山西人民一大贡献。向前当保证贵军起义后仍编为一个军,一切待遇与人民解放军同。惟时机紧迫,更为缜密计,事不宜迟。至于具体问题,兹特请高总司令树勋将军,并派本军胡政治部主任耀邦,来前线代表向前全权进行商谈。

专此

顺颂商祺!

徐向前

11月2日

胡耀邦向王震宇问及黄军长举义的方案。王震宇回答:“军座已经在亲信部属中,作了部署和动员,尚无反对者。他的打算是,以最可靠的部队,把太原绥靖分署阎锡山指挥机关包围起来,逼阎交出指挥权,如阎不从,则以武力解决。然后通电宣布起义……”

胡耀邦听后深沉地说:“王代表,此事关系重大。围城后,请向黄军长阁下转达,对阎锡山老牌军阀,可要特别提防。况且,阎锡山统治山西近40年,还没有哪一派势力能征服他。在山西,阎锡山是有社会基础的,而且特别会耍手腕,千万千万要警惕!”

高树勋一旁插话说:“胡主任讲得有道理。王代表应尽快回城,将此忠告向樵松军长转达。”

经过双方协商,达成协议:王返回汇报后,黄樵松的三十军即起义,交出大、小东门等防地,引导解放军入城围攻绥署,消灭阎锡山所部。三十军撤出城外集结,接受改编。王震宇提出,现在商定的方案,回城后需报呈黄军长。同时,为了沟通城内城外联络,交换情报,请解放军派一名负责干部随他入城掌握起义部队。

事关大局,刻不容缓,胡耀邦走出与王震宇谈话的房子,要通了徐向前的电话:“徐司令,我亲自入城协助黄樵松举义吧!”

“啊!你亲自去?”徐向前没有当即决定,他要慎重考虑。

是夜,晋中的天气特别闷热,天上的繁星忽明忽暗,似眨着诡秘莫测的目光。胡耀邦双眉紧蹙,在室内来回踱步,脑海在快速地思索:“在争取蒋军起义的紧急关头,我应亲赴太原城,以解放全人类为己任的共产党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考虑成熟之后,他将想法深沉而坚定地告诉夫人李昭说:“我有一个重要的腹案,亲赴太原城,做瓦解敌军的工作,力争阎锡山部队战场起义。我这一去,可能凶多吉少……”

“你,非去不可吗?”未等胡耀邦说完,李昭睁大惊疑的双眼,急切地问,“是组织的决定,还是你自己的主意?”

“当然,这是我的要求,在紧急重任面前,我责无旁贷,从入党那天起,我们就把一切交给了党。”胡耀邦的话语,掷地有声,然后语气平缓地说,“不过,最后还得由徐司令决定,军人以服从为天职嘛!”

“好,我支持你的壮举,祝你机智勇敢地战胜敌人,报效祖国和人民。我期待着你胜利归来。”

当胡耀邦把自己的要求再次向徐向前汇报时,徐向前经过深思熟虑,严肃而关切地对他说:“你正气凛然、不畏牺牲的精神值得称赞,但你是一个兵团的政治部主任,打仗更需要你,你不能去!而且,那里的情况还没搞清楚。耀邦,我考虑再三,你去不得呀!还是另外派人去吧!”

胡耀邦只得听从徐向前的安排,经与第八纵队司令员王新亭、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张祖谅、政治部主任桂绍彬商量,决定派第八纵队参谋处长晋夫作为我军联络代表,持徐向前致黄樵松的亲笔信,与黄樵松的联络代表王震宇和晋夫的随员侦察参谋翟许友一道进入太原城。

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当黄樵松与晋夫共同制订了起义计划,将要高举义旗的时候,被他一手提拔为二十七师师长的戴炳南向阎锡山告密。黄樵松和参谋处长晋夫、侦察参谋翟许友一起被阎锡山逮捕。阎锡山从黄樵松身上搜得的徐向前的信中,误以为晋夫即胡耀邦,觉得逮捕了中共高级将领,可以邀功请赏,便将他们押送南京,交蒋介石军法处决。南京方面判处“胡耀邦”、黄樵松、王正中3人死刑。不久,晋夫、黄樵松和王正中3人在雨花台被国民党杀害,翟许友被判无期徒刑。晋夫临刑时英勇不屈,高呼:“共产党万岁!”黄樵松在监狱墙上留下了一首就义诗:“戎马仍书生,何处掏虎子?不愿蝇营活,但愿艺术死!”

噩耗传来,胡耀邦夫妇悲痛不已,怒斥阎锡山的罪行,发誓要为烈士报仇雪恨。

此后,胡耀邦并没有因为黄樵松起义的失败而动摇对敌“攻心战”的信心,他指挥各旅成立政治攻势委员会,团营成立政治攻势领导小组,连队成立政治攻势工作小组。群众性的“攻心战”全面展开。

不久,毛泽东发出缓攻太原的电令,其目的是缓取太原,稳住平、津敌人,不让他们因太原解放而渡海南逃。从此,太原被围困近半年之久,我攻打太原的部队向守敌开展连续的政治攻势。

太原前线瓦解敌军的工作在胡耀邦的指挥下卓有成效。从1948年10月到1949年4月,先后印发了近50种各式各样的宣传品和100万份传单,送出1万封信及大批“罢战安全证”“立功优待证”,共瓦解阎军近3万人,约占敌人兵力的25%,其中成建制单位投诚的近7000人。

解放太原重申《入城守则》

1949年2月,中央军委发布命令,将华北野战军第一兵团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兵团,徐向前任司令员兼政委,周士第任副司令员兼副政委,陈漫远为参谋长,胡耀邦仍为政治部主任。

随着平津的解放,根据中央军委命令,以十八兵团为基础,第十九、二十兵团于1949年3月底由平津调来加强太原前线,同时将第四野战军炮一师调入。由徐向前、杨得志、罗瑞9叭杨成武、李天焕、周士第、陈漫远、胡耀邦等8人组成中共太原总前委,其中徐向前、罗瑞卿、周士第、陈漫远、胡耀邦等5人为常委,徐向前为书记,罗瑞卿、周士第为副书记。并组成太原前线指挥部,徐向前为司令员兼政委,周士第为副司令员,罗瑞卿为副政委,胡耀邦为政治部主任,统一指挥太原前线我军约25万人。4月5日,总前委召开扩大会议,分析了敌我形势和总攻的必胜条件,决定了总攻方案:首先集中大部兵力,割裂敌人外围据点,歼其大部或全部,占领攻城有利阵地,而后集中全力从12个突破口攻城。

太原前线的形势发生了大变化:我军的兵力与敌人比占了绝对优势,把太原团团围住,水泄不通。“誓与太原共存亡”的阎锡山看到形势不妙,便于3月29日把随身的医生、厨师、理发匠、洋狗全装上飞机,急飞南京,逃之天天。困守太原城内的王靖国(太原守备司令兼第十兵团司令官)、孙楚(绥靖公署副主任兼第十五兵团司令官)、戴炳南(第三十军军长)等不识时务,仍企图顽抗。

4月20日,太原前线人民解放军发动外围战总攻。到22日上午9时,太原外围战斗全部结束,占领太原城外围全部敌据点,共歼敌12个整师。人民解放军兵临太原城下。

鉴于参战部队多,入城教育尤为重要。胡耀邦以太原前线政治部名义,向各部队重申《入城守则》,提出执行城市政策纪律的要求:“使全军所有同志,都能去严守纪律、去执行政策,并且能去监督和维护政策纪律,所有干部必须成为遵守纪律执行政策的模范。”

此时的胡耀邦,已考虑着如何在战后重建太原,他向部队的政治工作者交代,太原是山西的省城,也是华北的重要工业城市,有著名的太原兵工厂。夺取了太原,可以有力地支援解放全国的战争。在发起总攻前的一次兵团常委会议后,胡耀邦找来兵团政治部干部科科长,要他骑马3天内跑遍太原前线的团以上单位,看看他们是怎样贯彻前委关于城市政策的指示的。

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后,彭德怀返回西北,毛泽东要他先到太原前线视察。因为太原战役结束后,十八兵团将归属第一野战军指挥。

4月23日,彭德怀来到榆次的峪壁,看望了正在养病的徐向前。徐向前商请彭德怀留下指挥攻城,拿下太原后再走。中央军委于当天批准了徐向前的请求。

彭德怀对徐向前说:“明天我就上阵地看地形,找个年轻人陪我上阵地吧!”

徐向前对彭德怀说:“从打仗而言,应该由周士第副司令陪你去,但周士第是前线副司令,又是总前委副书记,他得向兄弟兵团介绍太原情况。要论年纪嘛,胡耀邦主任最小,就由他陪你吧!”

发起总攻太原城的那天凌晨两点多钟,彭德怀与胡耀邦一同到前沿阵地视察。两个湖南老乡并肩而行,逐一巡视前沿阵地,勉励指战员英勇杀敌,再立战功。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