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沙家浜》中郭建光的原型夏光

萧时升

郭建光是家喻户晓的京剧和影视剧《沙家浜》中的抗日英雄,其原型是湖南省武冈市邓元泰镇天心桥人夏光。

夏光,1908年10月出生,2012年1月逝于南京,享年104岁。他早年投身大革命运动,积极参加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武冈苏区的革命活动,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参加新四军,抗日战争中历任新四军第一支队和第三支队六团参谋、新四军江南抗日义勇军东路司令员、新四军第十八旅参谋长、新四军苏中一分区参谋长、苏中军区教导旅参谋长、苏浙军区第四纵队参谋长,解放战争中历任华中军区参谋处长、华东野战军参谋处长、第三野战军三十军参谋长、上海淞沪剿匪司令,参加过准海、渡江和上海等战役,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华东海军学校校长、中央海军联合学校校长、第二海军学校校长、第五海军学校校长,1959年被错误处理后历任柳州化工厂厂长、广西化工学院副院长、南京化工学院副院长、原江苏省委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副主任等职。

抗战阳澄湖

1937年春,夏光偕倖唤民回湖南省平江县参加游击队。不久,徒步长沙经八路军、新四军驻湘通讯处徐特立、傅秋涛介绍参加新四军。夏光被派到陈毅的第一支队当军事教员,由于工作出色,很快被调到陈毅身边做侦察参谋。1939年5月,新四军第六团团长叶飞奉陈毅之命,以江南抗日义勇军之名,从茅山出发,向苏州、太仓、昆山、青浦、嘉定地区挺进。9月,在顾山同“忠义救国军”打了三天三夜,因敌我力量悬殊,副团长牺牲,政治处主任刘飞受伤。担任作战处处长的夏光协助叶飞指挥作战,连续五天五夜未睡觉,未吃一顿饭,终因严重的眩晕症倒在指挥所,被送到阳澄湖后方医院。医院无房舍病床,分散隐蔽在阳澄湖、昆山之间的水网地区,由医护人员流动治疗,是典型的游击医院。

阳澄湖后方医院有36名伤病员,隐蔽在无边无际的芦苇荡中。医院缺医少药,仅有护士蒋淑芳一人照料伤病员,伤病员中夏光职务最高。日军得知这一情报后,在湖周围布下数十个据点,日夜围剿他们。

為保留革命火种,夏光向全体伤病员宣布3条铁的纪律:一不能生火,二不能唱歌,三不能随便出港汊。36个伤病员在这里经历着人们难以想象的困难。一次,因日伪军日夜巡逻扫荡和封锁,伤病员连续七天未进食物,伤员谢汤生就挖芦根给大家吃,这芦根既解渴又能充饥。还有一次,鬼子拉网式围剿他们,又是几天没吃饭,伤员赵何山忍不住,外出半天,捉到十几只大螃蟹放在大家面前,许多人见了直流口水,恨不得一口吞下去。夏光说:“生火烧蟹暴露目标,会人头落地。生吃,大家饥肠辘辘,一定抵抗不住会拉肚子,可能有生命危险。我看不能吃,我们要坚持,坚持就是胜利。”大家异口同声地说:“还是不吃的好,坚持就是胜利。”

中共常熟县委十分关注芦苇荡中的伤病员,多次冒险送去粮食和药品。县委负责人、“民抗”司令任天石通过东来茶馆老板吴广兴传递消息,告知夏光他们日伪军即将重兵扫荡他们隐蔽的沙家浜,让他们迅速组织伤病员安全转移。是年冬,任天石给夏光送来毛泽东《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一书,书中论述:“依据河湖荡汊发展游击战争,并建立根据地。”夏光心胸顿觉亮堂,36个伤病员基本恢复健康,正渴望回部队杀敌立功。正在这时,上级派杨浩庐前来传达指示:“主力西移待机,留在阳澄湖地区的部队人员与地方党配合,重新组织武装,坚持原地斗争。”夏光与杨浩庐立即前往东塘市找到东路特委组织部长张英、常熟县委书记李建模、常熟“民抗”司令任天石等面商。

1939年11月3日,由张英主持,特委、县委的领导参加,组织夏光、杨浩庐等在东塘市的破庙里召开会议。经过讨论,会议决定:成立江南抗日义勇军东路司令部,由夏光任司令、杨浩庐任副司令兼政治处主任,黄烽任政治处副主任;继续保留“江抗”东塘市办事处,蔡悲鸿任主任;常熟“民抗”恢复活动,扩充部队,仍以任天石为司令,薛惠民为参谋长,李建模为政治处主任。这样,夏光以36个伤病员为核心走出芦苇荡,在地方党和群众的协助支持下,搞到40多条枪,于11月6日在常熟东塘寺成立“江抗”东路司令部。

他们设关防,贴布告,声势浩大,点燃了抗日的“芦荡火种”。人们奔走相告:“新四军又回来了!”一天早上,夏光得知梅里鬼子据点要换防的情报,立即拟定伏击计划。午后,他将部队拉到梅里桥附近隐蔽起来。不一会儿,敌人来了,夏光下令:“打!”顿时枪声四起,全歼鬼子25人,缴获1挺崭新的重机枪和24支步枪。首战告捷,大大鼓舞了部队和群众抗日的热情。接着,他们又取得了桐城、杨墅园、张家浜等战斗的胜利。不久,上海地下党也动员1000多名优秀青年赶来参军,“江抗”东路军发展到近4000人,很快恢复发展了阳澄湖根椐地。

谭震林1940年11月7日撰文记述:“东路司令部成立了,它虽然只是在破庙中成立的,虽然它只有卅多个愈员的队伍,然而它有着钢铁般的意志,有着火山般的战斗热情,在夏光同志机警、灵活、正确的指挥之下,在全体同志努力奋斗之下,在千万个民众热烈的爱戴之下,渡过了难关,克服了危险和困难。在不断的进攻和还击中,成长起来了。”

统战地方武装

“江抗”东路军艰难起步之时,苏、常、太地区的各种地方势力和胡传魁式的人物也处在窥测观望、谋求东山再起之中,尤其是与“江抗”存在矛盾的各路地方武装领导人更是心思不定。国民党顽固派以“正统”“合法”自居,加紧收编地方游击队,将常熟西乡杨墅园的马乐鸣、赵北部收编为江苏省保安第三纵队,将无锡、常熟交界的丁松林部收编为江苏省保安第六纵队。他们还派人送委任状到“民抗”,将“民抗”收编为江苏省保安司令部第三十一团,委任任天石为团长。那天,正好夏光去“民抗”研究工作,遇到送委任状的人,任天石要夏光处置,夏光接过委任状将其撕碎,对来人说:“两方交兵,不斩来使,你告诉你上司,手不要伸得太长了!”他们深感做好地方武装的统战工作,对“江抗”的生存发展至关重要,决定加重统战工作的分量。

常熟县何家市的殷玉如原任“江抗”独立二大队队长。“江抗”西撤时,独立二大队没跟上队,殷玉如害怕损失,便将队伍分散,将4挺机枪和几十支步枪埋起来。夏光等多次登门耐心细致地做工作,商定其部仍以独立二大队的番号在何家市活动,派陈岳章去该部队任教导员,并派1个排的人员去加强这支部队,使殷玉如取出埋藏的枪支,召回分散人员恢复活动。夏光将司令部转移何家市时就与其部一起行动,司令部转移别处时,仍留其部在原地活动。这样使殷玉如消除了顾虑,主动将独立二大队交给 “江抗”东路司令部指挥。

陆巷的周嘉禄部也是这样争取过来的。“江抗”东进时,周嘉禄部曾编为五路第二支队,夏光当时兼五路参谋长,是周嘉禄的上司。夏光在陆巷养病时了解其部不是开小差,是在西撤途中掉队而返回陆巷的情况后,便和周嘉禄交上了朋友,反复向其宣传中共的抗日政策。“江抗”东路司令部成立后,夏光还任命周嘉禄为参谋长,周嘉禄也慷慨地将自己收藏的2梃机枪和10条步枪交给司令部,并动员原部下献枪归队。在获得国民党江苏保安第三纵队欲向“江抗”进攻的情报后,周嘉禄心有怯意仍向夏光如实汇报情况,并请求去上海治病。夏光说:不要怕,他们敢来,我们跟他干。周嘉禄很佩服夏光的胆识,又交给司令部9条枪。他去上海治病时,夏光赠其500元治病经费,周嘉禄感激不尽。

“江抗”东路司令部成立不久,获悉国民党忠义救国军为拉拢胡肇汉,拟委任他为先遣支队司令。号称“阳澄湖王”的胡肇汉,系湖南省岳阳人,生于1906年,初中文化,抗战前在青浦县警察局任职,1938年流落到阳澄湖一带,先后在国民党忠义救国军第七支队、独立第四十五旅第三团任副官、连长,因对上司不满,将所部拉到太平桥独立,自称民众自卫队,与当地豪绅联手,成为阳澄湖的“草头王”。“江抗”东进时,胡肇汉部被收编为原“江抗”独立一支队,胡任支队长。“江抗”西撤时,胡肇汉将人枪隐藏,途中装病,要求离队休养,获准后即带几个警卫回到阳澄湖。国民党顽固派也企图通过收编胡肇汉来敲开根据地的南大门。夏光和杨浩庐商量,决定联名写信给胡肇汉,邀他任“江抗”东路军副司令。可是,一连好几封信给他,都不见回音。夏光认为,胡肇汉曾受过“江抗”总指挥部的收编,既是同事关系,又有老乡关系,应耐心争取。于是,他几次把部队转移到其活动区域,以期“邂逅相遇”。后得知胡肇汉在阳澄湖北岸的车渡有个秘密的家,于是一天黄昏,夏光带部队移驻车渡。部队安顿好后,夏光便习惯性地到村口湖边查哨,远远看见一条小篷船驶来,船快到岸时,忽然停了下来,既不进,也不退。夏光警惕地喊道:“靠岸,不然就要开枪了!”听到夏光的喊声,船缓缓靠了过来。夏光又诈问一句:“是胡司令吗?”胡肇汉神情不安地钻出篷船,连声向夏光问好。晚上,夏光、杨浩庐和胡肇汉同住在一家地主的大屋里,向胡肇汉说明“江抗”主力西去执行任务,不久就会回师。上级已命令组建“江抗”东路司令部,拟委任胡肇汉为副司令。胡肇汉考虑了一晚,第二天清晨主动对夏光说,其部队下午来车渡接受改编。夏光深表歡迎并决定开个联欢会,胡肇汉连声说好。下午,两支队伍集合在一起唱歌、表演、聚餐,联欢会上夏光与胡肇汉先后讲话。当晚,夏光率部返回东塘市。此后,胡肇汉态度明显转变,经常给司令部来信,为部队提供一些给养。

两栖歼敌顽

“江抗”东路司令部所部在夏光的指挥下穿插在日伪军据点之间,两栖攻击,使鬼子汉奸寝食难安。

1940年2月6日(农历十二月二十八日),夏光率部队在横泾与东唐市之间八字桥成功伏击从常熟城下乡抢粮的日军汽艇。当晚,部队转移到苏州、昆山、常熟的边境阳沟溇。这里水网交错,地处偏僻。部队打算隐蔽在此,与当地群众过个愉快的春节。2月7日除夕夜,这里充满节日气氛,大人小孩换上平日舍不得穿戴的新衣裳,迎接新年。大年初一(2月8日),部队安排了春节军民联欢会,由部队文艺宣传队表演文艺节目。上午8时许,司令部安排的人正在搭戏台,忽然听到东北方响起“哒哒哒、哒哒哒”的枪声。夏光立即下令:“准备战斗!”这时,三连来报:“昆山巴城镇的日军汽艇偷袭过来,日兵从阳沟溇东北田泾口登陆,向我们进犯!”

夏光和杨浩庐快速登上高处,用望远镜观察敌情,只见日军百余人已登岸,正在架设机枪,组织偷袭包抄进攻。夏光随即发出命令:三连原地坚持,二连从阳沟溇北侧支援三连,一连从田木溇向田泾口迂回包抄敌后。阳沟溇四面环水,兵力难以展开,敌我只能凭村落房屋背水作战,双方逐屋争夺,战斗十分激烈,枪炮声比过年的鞭炮声还要密集猛烈。“江抗”东路军战士凭借熟悉的地形猛打猛冲,侧翼部队包抄到敌人后方,将日军指挥官、巴城警备队队长萨一岛击毙。战斗进行到下午5时许,夏光率部将敌人全部击溃。此战是江南抗日义勇军东路军建立以来的一场硬仗,共击毙敌军20余人,也算是送给日军的一份新年“贺礼”。新四军也有17人壮烈牺牲,杨浩庐左臂受伤。打扫完战场以后,夏光当晚率领部队和伤员转移到常熟苏家尖地区进行休整。

1940年4月,谭震林被派往苏常太地区组织东路军军政委员会,将江南抗日义勇军东路司令部改名为江南抗日救国军东路司令部。他考察了阳澄湖的情况后,在《大众报》上发表文章称赞:“没有夏光同志独当一面的斗争精神,和机警、灵活应付当时的环境,那么是不能够有今天这样顺利的发展的。”“因为只有这样的斗争才能战胜日寇,才能控制长江、控制京沪、沪杭、苏嘉三条铁路,才能迫敌于死地。”“因此我们更要有数百个数千个能够像夏光同志这样的能干、坚决和机智灵活的干部,人人所爱的人才。”

夏光和他的战友们就是这样为巩固江南抗日革命根据地,坚持到抗战胜利。夏光本人,也因此成为《沙家浜》中抗日英雄郭建光的原型。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