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革命伴侣翦伯赞与戴淑婉的生死情

罗永常




牵手戴淑婉

1923年中秋节,一抹云霞悬挂在苍穹,是那样的温馨迷人。

常德一中校长、知名数学家翦奎午从著名法学家戴修瓒家赴晚宴回来,一路晚风拂面,惬意极了。人逢喜事精神爽么!

晚宴上,心直口快的戴修瓒自荐为月下老人,要为翦奎午的长子翦伯赞续弦。自从大儿媳李守箴不幸去世后,长子的婚事就像石块一直压在翦奎午的心头。

翦奎午回到家里,径直去了长子书房。十分憔悴的翦伯赞正抱着本《资治通鉴》在看,听到脚步声,便掉过头来:“爹,您回来了?”

翦奎午拖过一把椅子坐下,望着日渐消瘦的长子,心里隐隐作痛:“伯赞呀,守箴已走了一年多,你老是这么一蹶不振,也不是个办法呀!”

翦伯赞不无自责地说:“守箴才23岁,为我们翦家做牛做马,我愧对她呀!”

父亲安慰他:“天灾人祸,我们也是无能为力呀,你也不要太自责了!”他见儿子缄默不语,又说:“在今天的饭桌上,修瓒说要为你做月下老人,他有个堂妹……”

翦伯赞不耐烦地打断了父亲的话:“爹,我哪还有心情续弦呀!”

父亲也来了气:“就算你不愿成家,那3个年幼的孩子咋办?”

翦伯赞沉默了,心中开始动摇。

翦伯赞与戴淑婉第一次见面,安排在表姐家。见面后,彼此初步印象均好,言谈并无拘束。翦伯赞想了解一下戴淑婉的文化及谈吐,于是便有了这样一些对话,成为翦伯赞一生中最美好的记忆。

翦伯赞问:“你是在哪里上的学?”

戴淑婉答:“家馆。跟我爹学的呢!”

翦伯赞又问:“读过哪些书?”

戴淑婉有些不好意思:“《三字经》《百家姓》,都是些小孩子读的书呃。”

翦伯赞笑着摇摇头:“《三字经》可不简单,虽说是启蒙读物,可是书中的知识、道理却很高深。此书只用了100句话,300个字,便把中国5000年的历史讲了一遍。这真是一部最简明扼要的‘中国通史呃!”

戴淑婉说:“《百家姓》也很重要!”

翦伯赞笑道:“《百家姓》是一本杂字书,除了记载姓氏外,没有其他意义。优点是四言韵文,便于小学生背诵。”

戴淑婉却不以为然:“《百家姓》不全是杂字,也讲历史,也有姓氏以外的知识哩。”

翦伯赞连连摇头:“说《百家姓》讲历史,并不可信。如宋王明清《玉照新志》上说:《百家姓》‘似是两浙钱氏有国时小民所著。其首云:‘赵钱孙李,盖钱氏奉正朔,赵乃本朝国姓,所以钱次之;孙乃忠懿(钱俶)之正妃,又其次。次句云:‘周吴郑王,皆武肃(钱俶),而下后妃。这都是推论之词,不能成为信史。”

戴淑婉便一字一顿地辩驳:“我说的《百家姓》讲历史,不是你所说的‘四言杂字,也不是《三字经》的王朝兴亡史;而是讲史事,讲人物,具体生动,引人入胜。”

翦伯赞半信半疑:“真的?那你从头说一遍,让我听听!”

戴淑婉便一板一眼地:“我所说的《百家姓》,每一句,既是姓氏,又是历史。请你仔细听着:

孔师阙党,孟席齐梁。(孔子、孟子事)

高山詹仰,邹鲁荣昌。(孔孟桑梓之邦受其荫惠事)

温公纪古,左史公羊。(司马光、左丘明、公羊高事)

刘巫井宿,项毕乌江。(刘邦、项羽事)

郭汲童马,武牧狄羊。(郭汲,苏武事。汲通伋,狄通羝)

卓许司马,施贲范郎。(卓文君、司马相如、西施、范蠡事)

燕向王谢,鱼勾严姜。(王谢二家、严子陵、姜太公事)

翦伯赞边听边点头,連声称赞:“好极了!好极了!”但他仍有不解之意,便很客气地问:“这是哪一种《百家姓》?我咋从没听说过!”

戴淑婉嫣然一笑:“听说你当年考过李守箴,所以今天我也来考考你!”

翦伯赞回到家里,父亲问及他对戴淑婉的印象时,他脱口而出:“戴与李相比,秀丽不及,聪慧过之。”

就在这年的春节,翦伯赞和戴淑婉结为伉俪,成就一段美好的婚姻。

伉俪情深善待儿女

1924年,知了一声声地叫着夏天。

在陬市沅水码头,停泊着几艘破旧的轮船,随着波浪有节奏地摇晃着。翦伯赞一手拎着简单的行李,一手挽着新婚的妻子,款步朝码头走去。

走着走着,翦伯赞打住脚步,心事很重地说:“淑婉,我就把3个孩子拜托给你了!”

戴淑婉爽然道:“我会像亲妈那样对待他们,你就放心去美国留学吧。”

翦伯赞愧然作色:“真难为你”

戴淑婉娇嗔一笑:“我们既然结为夫妻,你的难处就是我的难处,何必还分彼此?”

轮船汽笛一声长鸣,催促旅客赶紧上船。

翦伯赞松开妻子的手,一步三回头地上了船。

岸边,戴淑婉一个劲地招手:“伯赞,到了美国赶紧给俺来信哟!”

翦伯赞不停地招手:“一定一定!快回吧……回吧!”

轮船在戴淑婉的泪眼中,渐行渐远……

丈夫走后,戴淑婉最难的是如何面对这3个年幼的孩子。次子翦天聪不足周岁,又无奶吃,她就熬米糊,一勺一勺地喂养。3个月后,翦天聪开口说话,第一声叫她妈妈,那种甜蜜的滋味,是难以用文字表述的。但已满6岁的长子翦斯平,却长时间沉浸在失去母亲的悲痛中,对她这个后妈也非常抵触。后妈叫他,他不予理睬,扭头就跑。一次,被爷爷碰上,揪住他的耳朵,训斥道:“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快给我叫妈!”

翦斯平把头一扭:“她不是我妈!”

戴淑婉便说:“那你就叫俺阿姨吧!。”

翦斯平倔得像头犟牯牛:“我不叫!”

翦奎午扬起巴掌就要打。

戴淑婉上前,兀自抬手拦住了公公的手:“爹,孩子一时拐不过弯来,给他一些时间吧!”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