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全力以赴处理莱索托袭击中国人事件

陈来元




1997年12月下旬,我抵达莱索托这个南部非洲的高山王国履新中国驻莱索托大使,1998年2月12日向莱索托国王莱齐耶三世陛下递交了国书。谁知就在我递交国书后的第二天一早,突然发生了莱索托首都工人、市民大规模袭击我大陆侨民和港台同胞的严重事件。 风云突变,中国同胞情势危如累卵

2月13日早上,我们使馆的人刚上班,就看到不少车辆向大使馆开来。车子开进使馆大院以后,我和使馆政务参贊杨乐蓉等人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些大陆侨民和港台同胞到使馆来了。当时我就感到事情有点儿蹊跷,心想这些人既没有受到大使馆的邀请,事前也没有向大使馆打招呼,怎么一大早就都拥到使馆来了呢?这显然是不正常的。我预感是出了什么事了。果然,他们一见到我就你一言我一语地对我说:“啊呀,大使啊,不好啦,出大事了!当地人见到我们中国人就打,见到中国人的车辆就砸、就掀翻、就放火烧,我们都是被追打得没有办法,逃到大使馆避难来了,大使馆赶快救救我们吧!”

我和杨参赞把他们请到使馆客厅。落座后我对他们说:“事情紧急,时间紧迫,你们有谁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赶快简明扼要地给我们使馆讲一讲。”这时,一位姓郑的香港同胞要求发言。这位郑先生是莱索托中华工商联合会的会长,知道情况多,讲话有代表性。

郑先生说,事件源于在莱索托首都马塞卢市郊工业区的一家台资服装厂。因劳资纠纷,该厂厂主张希达被该厂当地工人扣押在工厂的一间房子里。在纺织工会一名头头的煽动下,工人要求他答应增加工资。他认为给工人的工资标准符合莱索托劳工法的规定,坚持按已签协议执行,不同意增加,于是工人就不放人。在此情况下,厂里其他台湾管理人员就打电话求助于当地警方请求解救张希达。2月13日晨,工人与前来处理问题的警察发生冲突,一名警察在混乱中开枪打死、打伤工人各一名。受伤的工人被送到医院后救治无效,不久也死去。

事发后,愤怒的工人受那名工会头头的误导,以为是厂方指使警察开枪杀人,于是一场对中国人实行打、砸、抢、烧的大规模报复行动首先在市郊厂区爆发。煽动闹事的那个工会头头素有政治野心,却官场失意。为显示自己的组织、领导“才能”,扩大自己在政界和工人中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他挑起了这次事件。鉴于台湾和香港同胞在莱索托开办的工厂基本上都集中在首都郊外这个工业区,所以报复行动很快就扩大到在这一地区的其他台资和港资工厂,使得这一工业区的港台同胞都成了被袭击的对象。接着,袭击行动又迅速从郊外厂区向首都市内发展。愤怒的工人和市民在厂区和首都大街上见到中国人就用拳脚、木棍和砖头乱打,见到中国人开的车就砸、就掀翻、就烧,少数人还浑水摸鱼,乘机抢劫中国大陆侨民和台湾同胞的商店,还放火焚烧香港同胞工厂的库房,局势一片混乱。这样,一些被追打的大陆侨民和港台同胞就逃到大使馆来了。郑先生讲完以后,其他人都说情况大体就是这样,要求大使馆赶快采取应对措施。

面对这一严重的突发事件,我作为新任中国驻莱索托大使,心急如焚,实实在在地感受到肩上保护我同胞的担子有多么沉重!因为我们在莱索托全国有3000多名大陆侨民和港台同胞,若不迅速制止这场袭击行动,他们很可能都会成为受袭击的目标,如果是这样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这时,我向他们表态说:“大使馆将集中全部力量立即处理这一袭击事件,全力以赴地救护大家,请大家放心。同时也请你们打电话把我的话转告给广大大陆侨民和港台同胞。”讲完后,我让使馆人员给他们送上茶水、糕点,并吩咐厨师为他们准备中午便饭,为他们压惊。 把握政策,紧急动员处理危局

了解完情况后,我让杨乐蓉参赞立即打电话给莱索托外交部,说我要求紧急会见莱索托外交大臣马霍佩,处理中国人遭当地工人和市民袭击的严重事件。电话打过去后,莱索托外交部礼宾司答应马上报告外交大臣,让使馆等消息。在等待莱索托外交部答复的时候,我抓紧时间立即与大使馆一等秘书以上的外交官开了个十分简短的碰头会,紧急分析形势、确定事件的性质和研究处理方案。根据郑先生以及其他华侨、华人反映的情况,遵照我国关于护侨工作以及保护港台同胞合法权益的有关指示和政策精神,我认为这一事件的性质既不属于莱索托人民反华排华,更不是友好的莱索托政府的官方行动,而是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在极个别坏头头的蒙蔽和煽动之下发生的一起突发事件。对于如何处理这一突发事件,我提出了双管齐下开展工作的处理原则和工作方针,这就是:一方面立即与莱索托政府进行交涉,要求莱索托政府立即制止这场袭击行动,并且妥善处理善后。在处理这一事件的过程中,大使馆要与莱索托政府积极配合。另一方面,大使馆要立即指导、组织中国大陆侨民和港台同胞实行自救和自我防范,帮助他们排忧解难,同时对他们多做安抚和疏导工作。与会人员一致赞同我的意见。与此同时,大使馆将这次突发事件以及使馆应急处理的情况和工作方案向国内作了报告,请求国内指示。

于是,大使馆有关人员按照分工,与在大使馆临时避乱的侨民和港台同胞一起,打电话向在莱索托的中资机构、专家组等大陆侨民以及港台同胞通报事件的情况,希望他们暂时停工、停产、关厂、关店,不要上街,并且要加强自我防范和自我保护。同时告诉他们,中国大使馆和他们在一起,做他们的坚强后盾,大使馆正积极采取措施全力处理危局,陈大使已紧急约见莱索托外交大臣进行交涉,要他们沉着应付,不要惊慌,有情况随时向大使馆反映。

与此同时,使馆又派人兵分两路,冒着人挨打、车被砸的危险,外出到第一线去救护我们的侨民和港台同胞。其中一路由经商参赞徐双全带领,任务是指导和帮助我们中资公司在外地施工的人员紧急向公司总部集中,以防他们孤立无援遭到袭击。另一路由杨乐蓉参赞带领,任务是到港台同胞所在的厂区去看望他们,帮助他们。后来,考虑到莱索托的实际情况,大使馆决定将部分中国大陆侨民和港台同胞撤退到南非边境一侧的小镇莱迪布兰德避乱。

但是,把那么多人从一个国家紧急撤到另一个国家,有一个问题必须得到妥善解决,这就是入境签证问题。我们在莱索托的港台同胞平时经常出入南非,他们大多数人都有南非共和国颁发的多次入境签证,不少人在莱迪布兰德还有房子。而大陆侨民大多数却没有南非签证,更没有一个人在莱迪布兰德有房子。怎么办?怎么让他们以及一部分没有南非签证的港台同胞都能顺利撤到南非?我得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但这个办法不能按常规去申办签证,那是来不及的,不现实的,而是要采取特殊办法加以解决。这时,我想到了我的同行、刚结识不久的朋友—南非驻莱索托的高级专员(南非和莱索托都属英联邦国家,英联邦国家相互派出的大使称为高级专员,简称高专)。我就打电话给他,说明中国在莱索托的侨民和港台同胞正在遭受当地人袭击,人身安全处于危急之中,请他考虑这个紧急特殊情况,破例帮助他们暂免签证去莱迪布兰德避乱,同时建议由中国使馆和南非在莱迪布兰德的移民局一同派官员到边境,一起核实、登记中方到莱迪布兰德的避乱人员,以便在局势平静后补办有关入境手续。南非高专听了我的说明、要求和建议后,一口答应帮忙。于是,他打电话与南非在莱迪布兰德的移民局联系,要移民局视这一特殊情况采取变通办法,派人到边境与中国驻莱索托大使馆的外交官一起,一同处理中国人暂无签证入境南非的有关事宜。在这位高专和莱迪布兰德的移民局的大力帮助下,我们的同胞一个个顺利地撤到南非边境的小镇莱迪布兰德。 全力以赴,莱索托政府迅速制止了袭击事件

莱索托外交大臣马霍佩获悉中国大使要求紧急见他,商谈处理袭击事件的消息后,立即与有关方面和有关领导通气、协调,接着与我会见。为保证我的安全,莱索托政府命令当地警方派了两辆武装警车到我们使馆,一前一后地护送我的车子往返莱索托外交部和中国驻莱索托大使馆。我见到马霍佩大臣后,向他简明扼要地阐述了事件的起因、经过和当时的情势,强调了事件的严重性以及处理这起事件的紧迫性,同时说明了中国大使馆对事件性质的认识,这就是既不是莱索托人民反华排华,更没有政府背景,而是个别坏人蒙蔽、挑动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而发生的一起突发事件。最后我向莱索托政府提出4点要求:第一,立即采取紧急措施,火速制止袭击行动;第二,调查事件的幕后操纵者,对其依法惩处;第三,采取切实有效措施,确保此类事件不再发生,确保我同胞人身财产安全不受威胁;第四,双方共同努力,多做双方群众的工作,以使两国人民经长期努力建立和发展起来的传统友谊不因这次事件而受到影响。但是,当前的燃眉之急是立即制止袭击行动。

马霍佩大臣认真听完我的陈述和所提要求后,连连点头。他说,我所讲的关于袭击事件的情况与他所掌握的情况基本一致,同时认为事件的幕后操纵者也是在给莱索托政府出难题,表示完全赞同我对事件性质的认定以及所提出的要求和工作思路,并且要我暂时留在他的办公室,与他一起办公,共同处理这一事件。接着,他拿起电话话筒,接通了警察总监,以中央政府的名义指示警察总监立即命令警察部队开赴厂区、市区制止袭击行动,保护中国人以及他们的工厂、商店。随后,他又打电话给国防军总司令米尼肯,要求军队待命,以便随时支援警察部队平息暴力行動。警察总监和国防军司令都表示,坚决执行政府的命令。

马霍佩大臣打完两个电话后,问我还有什么要求。在外交大臣打电话的时候,我的大脑并没有休息。因为我要紧紧抓住与外交大臣进行交涉和与他在一起工作的机会,尽量把事情考虑得周全一些,一鼓作气地解决问题,绝不能煮夹生饭,不能出现反复。我静下心来再一想,感到刚才在匆忙间我向外交大臣提出来的4点要求比较原则,比较笼统。为了更有效地妥善处理这起事件,我应该在制止暴力袭击、保护我侨民和港台同胞的具体措施上再提一些具体要求。现在正好外交大臣问我,于是我就又向他提了5点具体要求。这5点具体要求是:第一,请莱索托政府指示全国各地警察局对所辖地区的中国人严加保护,以防袭击事件向首都以外的地区蔓延;第二,考虑到要去南非避乱的侨民和港台同胞分散在莱索托首都马塞卢的各个地方,他们在去莱索托和南非边境的路上难免不遭到袭击,于是我提出莱索托政府派警力协助中国大使馆一路护送,保证他们的安全;第三,我告诉大臣,中国援助莱索托医疗队的14名医生在所工作的医院和住处已无端地受到不明真相群众的谩骂和围攻,他们的人身、财产安全都受到了严重威胁,所以需要立即派警力对他们的工作场所和驻地实行保护;第四,要求派警力对中国援建莱索托国家会议中心的中资机构——山东齐鲁集团公司的驻地以及对首都几个中国人居住比较集中的社区加强巡逻和保护;第五,为防止坏人趁乱冲击中国大使馆,我们大使馆也需要莱索托政府派警力保卫。

马霍佩外交大臣边听边记,听完后二话不说,随即又给警察总监打电话,把我提出的5点具体要求一一交代明白,警察总监表示坚决照办,并报告外交大臣说,警察部队正在开赴厂区、市区制止袭击中国人的行动。马霍佩外交大臣如此全力以赴,办事如此认真、果断、高效,令我十分感动。最后,外交大臣又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我,叫我有事随时与他直接联系,可以不通过莱索托外交部礼宾司转达,他将全力协助。我紧紧握住外交大臣的手,向他并通过他向莱索托政府、警方、军方表示衷心感谢。

由于莱索托政府、警方、军方高度重视,并且及时采取了有效措施,袭击行动很快就得到制止。与此同时,警方拘捕了策划和煽动闹事的那个工会头头。为了防止袭击事件再度发生,警方在首都和全国各地都加强了巡逻,以保护中国大陆侨民和港台同胞的人身、财产安全。 我们大使馆将我们在前方的工作情况及其工作结果陆续向国内作了报告。中国外交部对莱索托发生袭击我大陆侨民和港台同胞的事件十分重视和关心,指示我提高级别,约见莱索托政府首脑,以进一步加大保护我侨民和港台同胞的工作力度。于是,我按国内指示又约见了莱索托代首相莫西西利,按照国内指示向他表示了中国政府对莱索托政府果断、有效处理这一事件的谢意,同时要求莱索托政府采取进一步措施,加大保护中国在莱索托的侨民和港台同胞的工作力度,善始善终妥善处理好这一袭击事件,并确保今后不再发生此类事件。同时,我向他表示,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保护首都市郊工业区的警力似乎不足,而且警方又刚刚误伤了工人,一些群众对警察一时仍存有一定误解,因此希望莱索托政府最好向厂区派出一支军队协助警方巡逻,从而加强对我港台同胞以及他们工厂的保护。莫西西利听后表示,莱索托政府是一个民选的、有权威的民主政府,它决不允许袭击中国大陆侨民和港台同胞的事件再度发生,将进一步加强措施,确保在莱索托所有中国人的人身、财产安全。同时表示,莱索托政府将应中方要求,立即派军队协助警方加强对市郊厂区的保护。 处理善后,广大同胞交口称颂

混乱局势得到有效控制后,我们大使馆又按国内指示立即投入到妥善处理善后的有关工作中去。首先是帮助撤退到南非避乱的中国大陆侨民和港台同胞解决生活困难,妥善安置他们,保障他们有吃有住,伤员、病号能得到及时治疗。为此,大使馆将他们安置在莱迪布兰德一座教堂里暂住,并给他们送去食物、饮料等生活必需品,同时派中国援助莱索托医疗队的医生给伤员和病号看病。我和杨参赞、徐参赞等使馆领导看望、安顿好在南非边境小镇避乱的侨民和港台同胞之后,又不分白天、黑夜去医院慰问被打成重伤的住院病人,走访、看望其他受伤、受惊的港台同胞和我们中资机构、医疗队的人员,稳定大家的情绪。同时针对他们中一些人对莱索托工人、市民袭击他们的抱怨情绪,开导他们。我对他们说:“中国和莱索托同属发展中国家,两国关系友好。参与袭击行动的当地群众绝大多数并不了解事实真相,是受蒙蔽的。冤有头,债有主,那个煽动闹事和袭击行动的工会头头现在已经被拘捕,他将得到应有的惩处。莱索托政府和广大人民对中国是很友好的,这次事件不属于莱索托人反华排华,更不是政府指使群众干的,我们绝不能因为这次事件影响两国人民之间的传统友谊。”经我做疏导工作,绝大多数同胞对我讲的这些话都是理解的,也是赞成的。

此后,我又与莱索托劳工大臣联系,请他派高级官员协调处理台胞张希达工厂的劳资纠纷,以化解双方矛盾。劳工大臣赞同我的意见,随即派出主管局长等官员到工厂做双方工作,并取得了积极的工作成果。

在做完上述各项工作之后,我和使馆的同事们才松了一口气。

由于我们大使馆和莱索托政府及时采取行动,妥善处理了这次事件,有效地保护了我们大陆侨民和港台同胞的人身、财产安全,这不但加强了中莱两国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也加深了中国大陆侨民、港台同胞与中国驻莱索托大使馆之间以及一国三地的中国人相互之间血肉相连的亲情关系。对这样一个良好的结果,大陆侨民和港台同胞均众口一词地予以称赞,对大使馆和莱索托政府深表感谢。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