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陈香成:凝情党史著新篇

李敏


在长沙市委党史联络组,组长陈香成被大家亲切的称为“香爹”,不仅是因为他名字中有个“香”字,更因为他是长沙市委党史联络组的“香饽饽”,在湖南党史界很吃香。

情缘党史,老骥伏枥欣然挑大任

陈香成,1938年出生于湖南邵阳县五峰铺镇田东村,1961年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后,被选送到湖南建设学院学习,同年分配到长沙县工作。从此,他与长沙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先后担任长沙县委常委、县委副书记、县长、县委书记,长沙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主任、长沙市委顾问等职务,而1999年退休后至今担任的长沙市委党史联络组组长则是他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个“头衔”。

说起陈香成与长沙市委党史联络组,还真是“情”有所“缘”。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时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他就成为《长沙党史》的特约作者,先后撰写《把党的基层组织建设成反和平演变的坚强战斗堡垒》《认真学习毛泽东反腐防变的理论,坚持与腐败行为作斗争》《围绕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切实加强党的建设》《毛泽东晚年对中国社会主义领导体制的探索》等系列理论文章,并多方位关心长沙党史工作。

1999年3月,陈香成刚从市人大主任岗位上退下来,就被湖南省委党史联络组和长沙市委党史研究室“瞄中”,作为即将调整的市委党史联络组组长最佳人选向市委报告并获批准任命。尽管陳香成这时还在被省、市抽调参加“三讲”教育活动,但他克服时间和精力不足的困难,很快把党史联络组的工作担当起来。

履新党史联络组组长,陈香成第一件事就是狠抓党史联络组机构和队伍建设。

当时,在长沙市各区县(市)党史联络组中,只有浏阳市的党史联络组机构健全、工作有成效。其他的区县,有的有机构缺办公场所,没有实质活动;有的有牌子空架子,“挂牌不营业”;有的有人员没领导,“无人主事”;有的甚至连机构都没有。

为了尽快改变这种局面,陈香成和市委党史研究室的同志一道,陪同省委党史联络组老同志,专程到长沙各区县(市)实地调研考察。他明确表示,一定要把长沙党史联络工作抓出实效来。

浏阳市委党史联络组以原市委书记张绍春为组长,有机构,有领导班子,有办公场所,有工作人员,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陈香成便组织各区县(市)党史联络组在浏阳召开长沙市党史联络工作会议,在全市推介浏阳经验。

接下来,陈香成又和省委党史联络组、市委党史研究室同志多次来到各区县,逐一抓落实。每到一个区县,他就找分管领导甚至是党委一把手沟通,就如何建立健全区县党史联络组,包括联络组领导班子人选、人员组成、办公场地、工作经费等方面提出建议和要求。有个区,由于人员异动频繁,联络组组长一职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落实,陈香成就三番五次去找该区主要领导协商,又亲自到候选人家里造访,动之以情,使该区党史联络组终于有了一个得力的组长和一支精良的队伍。

陈香成“苦口婆心”,换来了满园春色。除了长沙市本级,长沙市各区县(市)的党史联络组机构也逐步建立健全起来了。如今,长沙市、区县(市)两级党史联络组成员达90人,他们大多是从同级党委、人大、政府、政协等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老领导,阅历深厚,经验丰富,德高望重,又非常热爱党史工作,责任心强,成为一支非常敬业的党史编外队伍、一股非常坚强的党史力量,为全市的党史和党史联络工作立下了汗马功劳。

情系党史,夙夜在公潜心著新篇

陈香成对长沙党史情有独钟。几十年置身长沙这片土地,从一名学生到机关干部,最后到市级领导,陈香成既是长沙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历史的见证者,又是亲历者,既有亲历、亲为、亲见的“三亲优势”,又有德高望重的人脉优势、功底深厚的写作优势,更有无私奉献的品德优势。刚从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岗位上退下来,很多部门就纷纷请他“出山”“献余热”,他都婉言谢绝,甚至辞却了之前担任的老年科协会长一职,偏偏选择了党史联络工作这个清贫的“苦差事”,且乐在其中,一干就是18年。

长沙市各区县(市)党史联络组建立健全了,陈香成就组织各级党史联络组将协助党史部门征集整理党史资料、编撰审核地方史作为党史联络工作的首要任务。

长沙市地方史的编写工作,除市本级的《中国共产党长沙历史》是由市委党史研究室组织专人编写的外,9个区县(市)的地方史编撰工作主要是由党史联络组的老同志担纲。陈香成虽没有直接承担地方史的编撰任务,却担负了艰巨的指导编写和史稿审核任务。

近几年来,长沙市本级和各区县(市)的地方史陆续完成征编出版,他每年的审稿量高达200多万字。对于史料是否真实、书稿要素是否齐备、内容是否全面、结构是否合理、文字标点是否准确、图片是否恰当……陈香成“火眼金晴”,不放过任何一个疑点,对每本送审稿都要作出书面评价,提出修改建议。

陈香成常说:“从事党史工作,必须对历史负责,对后人负责。”“人家请你审稿,不能辜负了人家的信任。”18年来,他先后审读《中国共产党长沙历史》《长沙通史》《回忆与思考》和各区县(市)地方史、部门史等30多卷(辑),且每稿都是审阅2遍以上,累计审稿2000余万字,写出审阅意见和建议40余份,光是审读意见手稿就达9万余字。那一行行娟秀的小楷,见证着他的执着和严谨。一次,为了勘核某县党史正本送审稿中一个人名,他查遍了省、市、县三级出版的相关书籍,又与该书编辑部和作者多次交换意见,前前后后几个回合,最后才予以确认。

《中国共产党长沙历史》完成了一、二卷出版,9个区县(市)全部完成了地方史的编撰任务之后,陈香成“人不卸甲、马不卸鞍”,又转向指导区县(市)编写简读本,编制《口述史》《部门史》《村史》等。

撰写回忆文章,出版《回忆与思考》系列丛书,既是长沙市委党史联络组的一项重要职能,也是陈香成主抓的一项业务工作。目前,《回忆与思考》已编撰至第十辑,他撰写了《长沙县“飞鸟经济”发展》《“三农”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中的重要作用》《鏖战苏托垸众志降洪魔》等文稿,为老同志采写“三亲”回忆资料发挥了很好的引领作用。

除全程参与指导党史正本的编撰工作外,陈香成还挤时间撰写党史专题和纪念文章。如,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他亲自撰写《影珠山抗战遗址探访》。写作过程中,为了掌握更多的一手资料,尽管之前多次登上过影珠山,他仍然两上影珠山,仔细察看抗战战壕和烈士墓地,找当地知情人座谈,并反复分析当时战况,终于澄清了好几处疑点,还原了历史真相。直到这时,他才放心地交稿。

陈香成既有扎实细致的基层工作实践,又有长期主政一方的宏观驾驭能力,领导方法自然是“有几把刷子”,而通过典型以点促面推动工作更是他的拿手好戏。

宣传推介先进典型,是长沙党史联络工作的成功之举,也是陈香成的经验之谈。他常说,要把工作搞好,一靠典型来带动,二靠成功的经验来推动。因此,他把推介经验作为推动全市党史联络工作的抓手。譬如:长沙市党史联络工作,有编写地方史方面的,有党史宣传教育方面的,有编写部门史、口述史、乡镇史方面的,他根据工作需要召开不同内容、不同形式的经验交流会或全市党史联络工作年会,予以重点推介,从而实现全市各区县(市)的党史联络工作齊头并进、协调发展。

征编研究党史,其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资政、育人。为此,陈香成带领市委党史联络组一千人马,上下联手,左右联动,针对不同的对象,在全市开展多形式多层次的党史宣传教育。特别是其推广的雨花区党史进机关、进学校、进社区、进家庭的“党史四进”活动经验,与市老干局、市关工委等部门联手开展的老干部书画比赛,与市委组织部、市直工委、市委党校等部门院校合作开展的党史专题宣讲,积极参与的“五老四项教育”活动,在全省乃至全国都产生极大示范效应。

除了亲力亲为,率先垂范,陈香成还注重在尊重老领导、确保老同志身体健康的前提下,根据联络组每一位成员的特点,充分发掘他们的优质资源。比如,张惠民、易希文、张贤遵、袁汉坤、杜远明、董学生德高望重,就倚重他们的优势扩大社会影响;沈立人、王蔚深、刘湘皋、李海涛、宇庆华、温樾、陈军、胡瑞采、俞绍昌、刘良吉、青峰、黄乐道、徐金凯、刘启欣等文字根底深、史料掌握多,就请他们多写回忆文章,或组织人员去采访,抢救留存在他们记忆中的活史料;陈国风、范建勋有书画诗词才艺,就组织他们开展各类展览;李斌恺、王柏林、钟兴祥、李咏芳、姚五零、陈振坤、刘回等属于联络组的“年轻人”,就组织他们多参加联络组的相关活动;副组长唐得之是“秘书泰斗”,就请他在组织协调和文稿写作上掌舵把关;副组长刘耀杰是“理论大家”,就请他在著书立说和宣传教育上亮金字招牌;副组长毛求社会活动能力强,就请她在行政事务上多献计出力。

由于卓越的表现,陈香成赢得了大家的一致“佩服”和高度赞誉。在“班长”的带领下,全体联络组成员精诚团结,和衷共济,工作上兢兢业业,尽心尽力,创造了市委党史联络组史上最辉煌的时期。

情暖党史,殚精竭虑倾情谋发展

20世纪90年代,陈香成就曾被评为全国优秀县委书记,被称为“富民兴县的好班长”。担任长沙市委党史联络组组长后,他将“好班长”的精神风貌和工作作风带进了党史联络工作中。

为了党史工作,他破了自己“退休后尽量不找领导”的例,经常亲自向市委主要领导、分管领导、相关领导不厌其烦地作解释说明工作,逮住一切机会“挡领导的驾”,“婆婆妈妈”“哕哕嗦嗦”几句,争取政策和工作经费支持,为优化党史工作环境“敲边鼓”,献良策,硬是使党史联络工作这个“冷行当”逐渐热起来。

“他是一位慈祥的老人。”这是大家的一致感受。陈香成为人宽厚,平易近人,十分关心党史工作的发展。党史部门的编制、干部政治待遇等问题需要他出面做工作,他二话不说,到处“游说”;党史部门办公用房、工作车辆遇到困难,他多方联系,据理力争;年轻人因为经验的不足而出现工作失误,他从不苛责,而是耐心释疑,悉心指导。

“他是一位模范丈夫。”这是大家的一致认同。陈香成与夫人几十年相濡以沫如一日。近10年来,他夫人常年生病,每年要住院多次,需要全程陪护。尽管自己年事已高,加之党史联络工作任务繁重,陈香成深感力不从心,但他还是克服重重困难,亲自陪伴在医院,悉心照料夫人。拿他自己的话说,是感恩,是“补偿”,因为之前夫人对他太好太好,而他对家庭的贡献太少太少。近80岁高龄、职至厅级,陈香成还能如此“痴情”,如此用心,实在令人感动。

“他是一位低调功臣。”这是大家的一致称赞。长沙市委党史联络组在陈香成的带领下,各项工作有序开展,卓有成效,探寻出了一条党史联络工作健康发展的成功之路,多次得到中央党史研究室、省委党史研究室和省委党史联络组的赞扬。面对成绩,陈香成从不骄傲,更不居功,总是把成绩归功于组织,归功于他人,每次在荣誉面前,他都是竭力“推别人上岭”,而自己用一句“他们比我做得好”退居幕后。

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为了长沙党史联络工作,陈香成使出了浑身解数,付出了全部精力。

从花甲之年到耄耋将至,陈香成一直在为长沙党史联络工作奔忙着!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