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巧妙应对津巴布韦饥荒

袁南生



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津巴布韦出现饥荒,一直延续到2009年,并且越来越严重,达到史无前例的地步。当时,我担任中国驻津巴布韦特命全权大使,面临的迫切任务是:既要稳定使馆馆员的情绪,应对好食品奇缺带来的严重挑战,又要帮助津巴布韦战胜饥荒,还要在应对饥荒、处理中津关系的过程中,平衡好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关系以及与津巴布韦执政党和反对党的关系。

★一场史无前例的饥荒

2009年年初的一天,津巴布韦外交部长穆本盖圭紧急约见我,请我接到电话后立即赶到津外交部,他在部长办公室等我。接完电话,我深感诧异,因以前从没有出现过这种紧急约见的现象,到底是什么事情这样十万火急呢?猜了半天,没猜出来。

放下电话,我带上大使秘书汤沈平立即赶往外交部。穆本盖圭外长开门见山地对我说:西方国家的制裁,加上旱灾,导致津巴布韦饥荒越来越严重,350萬人缺粮,每天都在饿死人,请求中国政府提供紧急粮食援助。我回复:立即向中国政府报告。

其实,对津巴布韦的饥荒,使馆不仅早就掌握了不少情况,而且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南非政府向津巴布韦政府捐送了15万个裹尸袋,用来安葬饿死的饥民。当时,粮食和其他食品奇缺,有钱也买不到,不仅大米、面粉、玉米等主食买不到,肉类、蔬菜、鸡蛋、牛奶断供,连油、盐、醋等所有调味品在市场上都见不到,这给驻津巴布韦外交使团,包括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馆,解决吃饭问题和举行外交招待会等,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为什么说津巴布韦的这场粮食危机是史无前例的饥荒呢?首先,是粮食危机与政治危机交织。西方指责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在刚刚举行的大选中作弊,宣布对津巴布韦实行经济制裁;其次,粮食危机与金融危机交织。当时,津巴布韦成了全世界恶性通货膨胀最严重的国家。我亲眼目睹了津巴布韦通胀的过程。仅仅几个月时间,津元如同滚雪球一样,从一周一贬到一日一贬,从一日一贬到一日数贬,津巴布韦储备银行发行的纸币面额,则由100元、1000元、10000元迅速发展到1亿元、10亿元、100亿元、1000亿元。到2008年7月时,通胀率竟写下天文数字:百分之二点三一亿。2009年1月,发行100万亿津元大钞,创下货币史上的一项世界纪录。我在津巴布韦期间,从1美元兑换3万津元一路飙升到了250万亿津元!由于通货膨胀太快,买一个面包有时需要几十上百万津元,面值几十上百的钞票,要装一竹篮才能把一个面包买下来。越到后来,人们越不愿意接受津元,在这种情况下,各种形式的以货易货便卷土重来,以致有人甚至连搭车都拎着两只活鸡充当车费;再次,是粮食危机与安全危机交织。公开抢劫甚至抢劫杀人的案件层出不穷,中资企业、华人华侨商店成为被抢劫的主要对象之一。湖南省派出的驻津巴布韦医疗队驻地被抢,湖南省卫生厅派出的前往津巴布韦慰问医疗队的出访团组也接着被抢。不少人不顾保护野生动物的法令,为了度过饥荒,公然猎杀大象、犀牛、狮子等保护动物;最后,是粮食危机与霍乱、瘟疫等交织。饿殍遍野导致霍乱和瘟疫流行,不仅津巴布韦老百姓谈此色变,即使是外交官员对此也忐忑不安。

津巴布韦本来是农业大国,为什么会发生史无前例的饥荒呢?津巴布韦独立后,是一个黑人掌握政权,白人控制经济命脉的国家。如果黑人对白人农场主的政策失当,津巴布韦农业经济就会遭到严重破坏;如果维持原状,广大黑人就不能实现“耕者有其田”。面对土地控制在白人手上的情况,广大黑人越来越强烈地要求土地改革。2000年3月,津巴布韦老战士强行占领1200个白人农场,并发生多起流血冲突,津巴布韦土地问题成为国际焦点问题。4月,议会授权政府无偿没收白人农场。不仅如此,穆加贝总统还废除了宪法中关于白人拥有20个固定议会席位的规定,剥夺了他们的政治特权。同年5月,穆加贝签署宪法修正案,允许政府在无须给予赔偿的情况下,征收白人农场主的土地,分给无地的黑人农民。这些做法招致了英国等西方国家的不满,它们不仅减少或停止对津巴布韦的投资和援助,而且还对津巴布韦实施经济制裁,先后有三四百家西方公司从津巴布韦撤走。激进的土地改革造成了农业衰退,并直接危及人民正常生活。政府无偿没收土地的做法,挫伤了白人农场主的生产积极性,迫使大批白人农场主纷纷出走或撤资。无地黑人农民在得到土地后,不仅缺乏资金和生产资料,也缺乏生产技术和经营农场的能力。由于经营不善,全国农产品产量大幅度下降,导致整个国民经济开始急剧下滑。粮食短缺成为恶性通货膨胀的诱因,恶性通货膨胀反过来又使各行各业,特别是农业形势不断恶化,由此形成恶性循环。津巴布韦经济自2000年以来一直为负增长,国内生产总值2000年到2006年间年均增长率为5.6%,2007年为5.5%。失业率由20世纪90年代末的30%上升至21世纪初的70%,2009年元月初超过80%,2009年2月失业率更达到94%。津巴布韦外汇和燃油也极为短缺。

★一次匠心独具的外援

津巴布韦经历史无前例的饥荒,对生活在饥荒中的津巴布韦人民,中国理所应当伸出援助的手,但是在考虑如何实施援助时却遇到了难题:即使北京立即发运粮食,海上运输也要一两个月,远水救不了近火,从北京发运救灾粮食的方案明显不可取;按照惯例,中国援助的粮食要交给津巴布韦政府,穆加贝总统大权在握,他会不会把中国援助的粮食只发给支持他和执政党的选民?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津巴布韦反对党和支持反对党的选民会怎么看待中国?美、英等西方国家肯定会因此指责中国,说中国“支持独裁者”,支持“非法政权”,等等。中国花了大钱不仅可能得不到理解和感谢,反而会招来无端的批评和指责。

从津巴布韦外交部回到使馆后,我想了很久,一筹莫展,后来终于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这就是由使馆向国内建议,由中国援助500万美元,请联合国粮食救济署在博茨瓦纳、南非、坦桑尼亚、赞比亚等津巴布韦的邻国购买粮食7000吨,装上袋子,袋子印上“中国援助”,由联合国机构直接分发给灾民。这样做有几个好处:一是快,赈灾济荒时间上来得及;二是成本低,省掉了从中国采购的昂贵运输费用;三是津巴布韦人不吃黄玉米,他们的主食是带黏性的白玉米,但中国主要产的是黄玉米,在南部非洲当地购买白玉米,能对上津巴布韦人的口味;四是请联合国机构出面分发救济粮,不存在穆加贝及执政党以权谋私、一党自肥的可能;五是粮袋子印上“中国援助”4字,津巴布韦饥民知道是谁援助了他们。

打定主意后,我立即找来使馆商务参赞胡明商量。想不到胡明对我说:“大使,你是我的领导,我一定支持你的工作。但是,你说的这个办法,百分之一万搞不成。”我问:“为什么呢?”胡明回答说:“新中国自成立以来,对外援助采取的方式都是面对面、政府对政府,中国从来不把外援资金交由第三者办理。”因为想不到别的办法,使馆立即召开紧急会议讨论这个方案。会后,使馆向国内发出特提电报,在报告津巴布韦严重饥荒的基础上,提出了上述建议。

特提电报发出后,使馆焦急地等待国内的答复。想不到,几天之内,陆续传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时任外交部长杨洁篪批了,商务部长陈德铭批了,最后温家宝总理也批了。使馆的建议很快变成了国家决策。时任中国驻联合国大使张业遂就此在联合国发表谈话说:“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对饥荒中的津巴布韦人民寄予深切的同情,中国政府将和联合国专门机构合作,对津巴布韦饥民紧急提供粮食援助。”我把中国政府决定对津巴布韦提供粮食紧急援助的决定第一时间通报给了穆本盖圭外长,他连声道谢,非常高兴。

随后,我约见了联合国驻津援助办公室负责人穆卡塔,并一直保持密切联系。在执行层面上,使馆官员和联合国驻津巴布韦官员就粮食援助一事也保持密切沟通,相互理解,相互支持,使这次救灾外交很快就圆满到位。

这次救灾外交,既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好评,更赢得了津巴布韦方方面面的赞誉。穆加贝总统当面向我表示感谢,反对党领袖、联合政府总理茨万吉拉伊给我专门写来感谢信。美国、南非、俄罗斯等国驻津使节、非盟、南部非洲共同体等国际组织驻津代表和我见面时,也都纷纷竖起大拇指。我回到国内述职时,外交部副部长翟隽对我说:“中国的对外援助历来是政府对政府,这次粮食援助,经第三者进行,这是外援方式的一个创新。中国驻津巴布韦使馆的实践对丰富中国的外援方式有帮助,它给我们的启迪是:中国外援还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来进行。”

★一场多方配合的战役

面对津巴布韦饥荒给中国驻津巴布韦使馆带来的困难,使馆和多方配合,全体馆员同心同德,千方百计,克服了使馆面临的困难。相关的工作包括:

使馆自己种菜。饥荒开始后,使馆将部分花园和草地改为菜地。花工是当地雇员,由种花改为既种花,又种菜。大使夫人和随任馆员张桂凤既做参谋,也一起参加种菜,厨师杨建国、招待员李海臣也帮助种菜、拣菜、分菜。津巴布韦土地肥沃,气候温湿,阳光充足,菜长得非常快。除了种菜,使馆自己还种了木瓜等水果。使馆自己种菜,满足了几大需要:一是在外交上宴请客人的需要。韭菜、红菜薹等菜,南部非洲没有,津国防部长穆南加格瓦、津国防军司令齐文佳上将等,吃到中国特有的这些菜,情不自禁地回忆起在南京陆军指挥学院留学的经历。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访问津巴布韦期间,在接见使馆馆员、华侨华人和中资企业代表讲话时,说使馆为他特供自己种的蔬菜,令他非常感动;二是使馆公共食堂的用菜需要;三是在物以稀为贵的情况下,将难得的新鲜蔬菜作为礼物送给当地朋友,包括使馆雇佣的几个当地雇员,起到了“礼轻情意重”的作用;四是将菜发给馆员食用,一个礼拜发2次到3次,每次每户4斤左右,共发菜92次,起到了解决困难、稳定人心的作用。

使馆将养孔雀的地方改为鸡舍,自己养鸡,多的时候养了90多只鸡。鸡肉和鸡蛋既用于宴请,也用于公共食堂。

接受中国驻津巴布韦邻国的有关使馆的及时帮助。例如,中国驻南非使馆在约翰内斯堡为中国驻津巴布韦使馆采购各种食品,经过长途运输,直接送到位于津首都哈拉雷的中国使馆;中国驻赞比亚使馆派车直接把盐、酱油、味精等东西送到中国驻津巴布韦使馆等。

使馆派人派车,走出津巴布韦国门,到马拉维共和国沿海地区直接采购海产品,既新鲜,又便宜。

使馆直接从中国采购食品。外交部服务中心供应处对驻津使馆所需食品和其他物资,特事特办,优先组织货源,优先發运。

使馆请津巴布韦有交情、有实力、有资源的老朋友提供帮助。例如,津巴布韦驻中国大使穆茨万格瓦拥有万顷农场,养了很多食用牛。为了体现他对中国的友好,特意宰杀了一头牛,送到中国驻津巴布韦使馆,使馆用美元支付了货款。一些有农场的华人华侨、中资企业也给使馆送来了他们的农产品。在当时食品奇缺、黑市猖獗的情况下,使馆在各方朋友的帮助下,能用平价买到食品,非常不易。此外,津巴布韦一些朋友经过办理合法手续、取得许可证后,邀请使馆馆员去打猎。例如,齐文佳上将邀请笔者和田学军武官等一起打猎,我们打到了一头400余斤的牯犊(一种非洲大羚羊)。使馆用牯犊肉改善馆员生活和外事宴请。

使馆为了应对津巴布韦的霍乱和其他瘟疫,请国内派人将疫苗送到津巴布韦。使馆每一位馆员都注射了疫苗。当时,在津巴布韦还有不少中资企业、中国医疗队、孔子学院、青年志愿者等国内派出的人员,使馆建议国内为这些同志也赠送疫苗。国内采纳了使馆的建议。当我们把疫苗转送到这些同志手上时,他们都非常感动。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