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在毛氏宗祠聆听

张志初


“总是流连忘返,总是梦绕魂牵,每来一回都是一回洗礼,每到一次都是一次震撼……”伴着《韶山,我永远的迷恋》的歌声,我又一次来到毛氏宗祠。

这是韶山毛家的总祠堂,始建于1758年,砖木结构,青砖青瓦,建筑面积约660平方米。由于宗祠与铜像广场、纪念馆连在一起,凡来韶山的客人,大都到此探寻伟人毛泽东从偏僻小山村走出去“改造中国与世界”的秘密。

我来过毛氏宗祠近百次,这次是应韶山管理局长晏晓明之邀,到此编审现场教学文本并聆听效果的。不到半小时的聆听,我的心潮一次次被讲解员毛婉瑶、曾洁的现场教学激荡着,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聆听几副对联的诵读,我真切感受到文脉的深厚。宗祠大门两侧,是一副“注经世业,捧檄家声”的对联,上联说的是毛氏祖上注解《诗经》世代传业的典故,下联讲的是先贤毛义出仕养母又守孝辞官的故事。戏台两侧柱对联云:“不大地方可家可国可天下,寻常人物能文能武能胜神”。敦本堂两侧隶书联曰:“太极所生历钟瑞气,华胄之后代有达人”,上下联第一字嵌入了先祖毛太华的名字。婉瑶深情地讲述道,少年毛泽东在这样厚重的文脉中耳濡目染,“孩儿立志出乡关”就成了必然。

聆听非凡少年的呐喊,我真切感受到红日的朝晖。这个祠堂里,传颂着毛泽东小时候智勇超群的佳话。当年有个叫毛承文的农民,敢于与土豪劣绅对抗,地主与族长勾结,诬其“破坏族规”,将他押进祠堂,准备毒打。少年毛泽东闻知,非常愤慨,与贫苦农民一道冲进祠堂,带头与族长论理,迫使族长释放了毛承文。听着婉瑶的讲述,我的心中仿佛升起了一轮朝阳。

聆听农民夜校的歌声,我真切感受到骄杨的崇高。曾洁指着一块黑板,模仿当年杨开慧办夜校的情景,声情并茂地唱道:“金花籽,开红花,一开开到穷人家;穷人家要翻身,世道才像话……”这是1925年开慧随毛泽东回到韶山后,自编许多歌谣中的一首,以此唤醒民众,很快形成了“红旗卷起农奴戟”的革命热潮。曾洁又延伸讲解着,作为一位母亲、一个妻子、一名党员的开慧,1930年被敌人杀害前,留下这样一句话:“死不足惜,惟愿润之革命早日成功!”此时此刻,我情不自禁地默诵起毛泽东为自己的千古绝唱《蝶恋花》所做的注解:女子革命丧其元,焉得不骄?

聆听血染门板的悲壮,我真切感受到初心的可贵。曾洁指着廊柱和门板,讲述了一个血洒宗祠的故事。1925年,毛泽东在自家楼阁上主持了5名新党员的宣誓仪式,并成立了韶山特别支部。这5名同志先后牺牲,被誉为“韶山五杰”。毛新梅是五杰之一,毛氏宗祠见证着他英勇就义的情景。那是1927年6月,毛新梅因叛徒告密被捕,敌人将他绑在宗祠廊柱上严刑拷打,后又将他押到湘乡斩首示众,将头颅割下挂在木杆上。地下党员和亲属取下头颅,同身体包在一起运回韶山。大家将宗祠的大门拆下一扇,把烈士的遗体放在上面,用针线小心地将头颅和身体缝在一起……

走出毛氏宗祠,我感慨萬千,意犹未尽。与其说,这是一次审稿和聆听,不如说,这是一次初心的拷问和灵魂的洗礼。

“韶山,你是世人敬仰的圣地,你是我永远永远的迷恋!”这首由我10年前作词的新红歌,正在铜像广场滚动播放着,在毛氏宗祠的上空回荡着……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