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1927年,刘少奇在白鹿洞书院巧退敌民团

李桂芳

1927年7月9日,经中共中央批准,积劳成疾的刘少奇离开武汉到庐山,一边隐蔽,一边养病。当时,在林伯渠的弟弟林祖烈(时任九江专员)的安排帮助下,刘少奇住进了庐山牯岭街“小梅别墅”。

刘少奇在山上住了10多天后,听说他所熟悉的汪精卫、唐生智、陈公博、朱培德要上庐山避暑开会。为了避免与他们接触,在庐山大林寺圆通和尚的帮助下,他离开小梅别墅,迁居庐山南麓海会寺。

在海会寺,刘少奇借住在一间僧房中。在海会寺住持及其徒弟的帮助下,刘少奇化装成一个养病的教书先生,白天闭门不出,只有晚上才出来活动活动身子。当时,海会寺门庭冷落,只有一老一少两个和尚。他们从不打听刘少奇的来历,但在生活上极细心地照顾他,一日三餐虽是素食,倒也不缺油水,给刘少奇买药煎药,也都是由小和尚亲自操办。刘少奇到海会寺不久,因汪精卫、唐生智等人要来海会寺巡游朝佛,大批军警事先前来清场,刘少奇随时有被发现的可能。在住持老僧的指点下,刘少奇继续以教书先生的身份转移到更偏僻的白鹿洞书院隐居休养,住在书院的御书阁。

白鹿洞书院,位于江西庐山东南五老峰南麓,在星子县城北9公里处。它建于公元940年,南宋时经朱熹重建扩充,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所完备的书院,与当时的岳麓书院、应天府书院、嵩阳书院并称为“四大书院”。

在白鹿洞书院,刘少奇还遭遇了一回险情,但他巧用书院前贯道溪中的“枕流”石刻为自己解了围。

原来,汪精卫公开反共后的一天,星子县民团的一个团丁,发现在白鹿洞书院养病的教书先生有些可疑,马上报告了民团头领,头领立即带领十几名团丁直奔书院而来。刘少奇一时来不及转移,情急之下,抓了一本《三国志》便来到贯道溪中朱熹亲笔题写“枕流”的石刻旁,坐在石头上“读书”。民团头领率人来到溪上的“枕流桥”上,见一名教书先生正在摇头晃脑地读着《三国志》:“枕石漱流,吟咏缊袍。偃息于仁义之途,恬淡于浩然之域。高概节行,写真不亏……”头领大声喝道:“嘿!你在干什么?”教书先生痴痴迷迷地指着“枕流”二字说:“我正在研究此二字。古人明明说‘枕石漱流,朱熹却题成‘枕流。流者,动也,既動之,又安可枕乎?不知长官有何高见,还请赐教。”头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此人满口之乎者也不知在说些啥。他又问了几句,教书先生仍是摇头晃脑,满口文言。头领气恼地说:“十足一个烂无用的书呆子,哪会是什么共产党,瞎忙乎半天……”说着,骂骂咧咧地带人走了。刘少奇就此化险为夷,避开一难。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