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回忆在津巴布韦的关爱行动



在我出使津巴布韦期间,在津巴布韦中资企业和华人华侨的支持下,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馆发起了以救助艾滋病患者和孤儿为主要内容的关爱行动,中国驻津外交官员、中资企业人员和华人华侨认养了3000多名艾滋病孤儿,受到当地和国际社会的广泛好评。关爱行动是慈善外交的一大创新,彰显了中国外交“以人为本”的宗旨,在中津友好的历史上写下了新的浓墨重彩的一页。

发起关爱行动

2006年底,我前往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出任中国驻津巴布韦特命全权大使。

我在报纸上读到的关于津巴布韦艾滋病孤儿的情况触目惊心。据津巴布韦官方《先驱报》报道,津目前是世界上艾滋病感染率和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有1/4的成年人患有艾滋病,15%的5岁以下儿童感染上了艾滋病毒。每天平均因艾滋病死亡500人。2007年,准备前往中国留学的20名津巴布韦留学生候选人在津当地进行体检时,竟有一半人携带艾滋病病毒!2004年6月17日,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贝在17日召开的全国艾滋病大会上首次公开承认,他的数名家庭成员感染上了艾滋病毒。针对津巴布韦艾滋病肆虐的情况,联合国曾派人前往调查。他们发现,10年前,津巴布韦人平均寿命61岁,如今却不到40岁,双亲因艾滋病死后留下的“艾滋病孤儿”日益增0袁南生多,当时津已近百万。2008年8月,我和中钢津巴布韦公司总经理邓建访问津巴布韦的克罗希尔学校,亲眼所见500人的学校中就有136个艾滋病孤儿。鉴于津巴布韦的严峻形势,我第一次拜会穆加贝总统夫人格蕾丝时,格蕾丝问我:台湾的星云法师、慧礼法师在津巴布韦建千人孤儿院,中国大陆方面可否给津巴布韦的艾滋病孤儿们提供药品、书包和铅笔?

这些,对我的触动很大。经过调查研究和反复思考,我产生了发起关爱行动的想法。具体来说,就是中国驻津使馆工作人员、中资企业人员、华人华侨联手,在2008年底实现认养1000名津巴布韦艾滋病孤儿的目标。使馆与津巴布韦孤儿院达成谅解:认养者1年捐100美元给孤儿院,就算是1年内认养了1名孤儿。当时,津巴布韦内阁部长1个月的工资如果按美元换算是49美元,津巴布韦气候温暖,穿的费用很低,主粮是玉米粉,价格不贵,加上当时津巴布韦通货膨胀,1美元兑换几十万津元,所以100美元1年养活1个孤儿没有问题。所谓认养,不是把孤儿领进家里,而是为孤儿提供生活费,孤儿仍然生活在孤儿院。

发起和开展关爱行动,离不开使馆工作人员、驻津中资企业、各侨社和广大华人华侨的理解、支持和参与。使馆统一认识以后,由我出面,开了3个会进行动员和宣传:一是使馆全体馆员大会,要求外交官员及其家属要站在慈善外交、公共外交的高度,充分认识关爱行动的重大意义,积极参与关爱行动;二是中资企业负责人和侨领会议。会前,我和华商会会长李加奇、副会长郭法新、秘书长赵科、湘商会会长谢晨辉等多次沟通,要求他们积极回馈当地社会,获得热烈响应。2008年7月,7家中资企业到使馆座谈,大家一致同意在津正式发起“华商关爱津艾滋病患者、孤儿和残疾人行动”(简称“关爱行动”)。7家企业成为关爱行动的发起单位,他们是:中钢津巴布韦有限公司、中非镍业公司、中烟天泽公司、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江西国际公司、津巴布韦中国旅行社、康利克投资公司。三是记者招待会,回答媒体关切,积极引导舆论,扩大关爱行动在当地的积极影响。2008年8月7日,我在官邸举行记者招待会,郑重宣布发起华商关爱行动,号召华商“献一分爱心,尽一分责任,树一分形象”,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物出物。

紧接着,我和妻子贺丽娜以及关爱行动7家发起单位的代表一起,载着捐赠物品,分乘11辆车,前往黎明艾滋病中心,举行了物品捐赠交接仪式。华商们为该中心捐赠了牛肉、面粉、玉米面、食用油、鸡蛋、自行车、毛巾等大量物品,使馆也捐赠了电视机、收录机和玩具等。艾滋病中心主任马格丽特说中国大使夫妇是第一个这么做的大使夫妇。在中心现场,我把2万美元现金和其他捐助物资交给中心负责人,现场回答了记者提问,同时看望了艾滋病人。这一行动在津巴布韦产生了轰动性的影响。

作为大使和大使夫人,我和妻子贺丽娜走在关爱行动的前列。一是带头认养了3名孤儿;二是妻子每半个月一次,定期从超市搜集卖不完的蔬菜,募集其他食品用品和美元,和使馆其他女性馆员一起,送到黎明艾滋病中心;三是妻子经常走访艾滋病患者家庭,给他们送去温暖。有一次,妻子和使馆一等秘书钟星祥等一起,在黎明艾滋病中心主任马格丽特的陪同下,前往首都郊区去看望7户艾滋病人的家庭。他们看望的7户艾滋病患者,紧挨着住在一块。这些家庭没有一个成年男性成员,作为丈夫和父亲的男主人都因艾滋病在30岁左右就去世了,女主人艰难地抚养着小孩们。有的家庭孩子的父母都去世了,只剩下奶奶带着孙子。更可怜的是,有的家庭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不在了,只剩下几个孩子艰难度日。

这7户人家事先不知道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夫人会去看望他们,大使夫人的到来令7户人家的大人和一二十个孩子欣喜不已。妻子等从车上拿下为他们准备的食物,并为每一户人家准备了2000万津元现钞(相当于津巴布韦大学教授月工资的四分之一),给在场的每一个艾滋病家庭成员1张津元,有的500万,有的1000万,有的2000万。所有家庭成员们站成半月形,唱起了“谢谢你,我的主”的感恩歌,边唱边舞,他们是那样尽情,那样高兴,仿佛悲哀不幸统统都不存在了。

请艾滋病孤儿到官邸做客

在各国驻津巴布韦大使馆中,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馆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把艾滋病孤儿请到大使官邸做客的使馆。2008年8月24日,我和妻子在大使官邸举办了“关爱津巴布韦艾滋病孤儿”联欢会。马格丽特女士从黎明艾滋病中心、琳达校长从克罗希尔小学分别领来了22个艾滋病孤儿,中国钢铁津巴布韦公司总经理邓建和津巴布韦华商会秘书长各派1辆车将他们接来。

孤儿们来到官邸后,首先让他们穿上为他们准备的新的服装,我的妻子贺丽娜和使馆政务参赞贺萌先领着孩子们游览官邸花园,然后舉行联欢会。贺丽娜陪孩子们做游戏,给他们讲故事,还组织他们观看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录像。孩子们互相分享得到的书包、笔记本、玩具等礼物,沉浸在快乐之中。

我在致辞中首先欢迎孩子们来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官邸做客,表示驻津使馆、在津中资机构、华侨华人一贯关心津慈善事业,支持津民生项目。中国驻津使馆组织在津中资机构、华侨华人企业正式发起了华商“关爱行动”,将以各种方式长期帮助津弱势群体。我强调,我将积极推动关爱行动,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津社会公益事业做出积极贡献,相信这一行动会得到津各界的支持并获得成功。

开午饭了,来自于湖南省长沙市长沙饭店的厨师郑成功为这些孩子精心准备了午餐,为他们提供了卤蛋、油焖大虾、红烧牛肉、香酥鸡块、爆炒荷兰豆、蘑菇肉汤、水果、听装饮料、葡萄酒等食物、饮品。我妻子亲自为几个孤儿喂饭。饭吃完了,她告诉孩子们:想把自己用过的餐具带回去的,可以带回去。

用过午饭,告别的时间到了。我妻子请中钢的邓建总经理和华商会会长李加奇为每一位孤儿提供了一袋水果、一个特大面包和一大袋饼干,这让孩子们高兴不已。黎明艾滋病中心的负责人玛格丽特修女衷心感谢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馆为孩子们精心准备这样一次美妙的联欢活动,使孩子们感受到幸福并对未来充满希望。

很快,关爱行动在津巴布韦的慈善事业中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馆总共认养了100名孤儿,中资企业和和侨商总共认养了3000名孤儿,华商会长李加奇1人认养了15名孤儿,华商霍文才认养了50名孤儿。中钢津巴布韦公司宣布为孤儿院捐赠20万美元,该公司还和中烟天则公司宣布对口扶持2所小学,并将学校分别改名为中钢克罗希尔学校和中津天则烟草学校;华为公司和天则公司各自定点扶持1所孤儿院;华津水泥厂等单位对雇员中的艾滋病人,保证其工作机会,对因病不能上班者照发工资;艾滋病雇员去世后,天则公司等资助其子女直到高中毕业的学费;晶牛玻璃厂宣布为所有需要玻璃的农村学校免费提供玻璃,等等。

推动建立中津友好孤儿学校

入籍南非的台湾人慧礼法师在津巴布韦建立容纳千名孤儿的孤儿院,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夫妇出席了奠基典礼。我与总统夫人、慧礼达成共识,由中国大陆为孤儿院提供汉语教师,从山西请传佛僧人、从少林寺请武僧来津任教等。在我协调下,穆加贝总统夫人于2007年5月到中国访问了少林寺,会见了释永信方丈和嵩山少林武术职业学院刘海超院长,落实了大陆僧人到津任教事项。期间,她还参加了在山东泰安举行的泰山玻璃纤维公司、台商和津方合资在津开采铜矿的商务活动,泰山玻璃纤维公司捐款4万美元用于津孤儿院建设。

为了有利于加强对津巴布韦艾滋病孤儿的教育,中国驻津使馆向国内建议,为慧礼法师在津建立的孤儿院配套援建1所容纳800人的中津友好孤儿学校。中国商务部援外司司长王世春、财务司副司长徐加爱一行特意来津巴布韦考察这一项目,并很快批准立项。中钢津巴布韦公司为孤儿院捐资20万美金,华为等企业为孤儿院提供网络、电讯设施等,中国驻津使馆也为孤儿院提供部分捐助。这些举措,扩大了中国在当地慈善事业中的话语权,加强了中国在当地的软实力,有利于防范台独在当地的影响。

关爱行动在津巴布韦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津巴布韦通讯社、津国家电视台、津《先驱报》以及中国新华社、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等媒体对关爱行动予以重点报道和高度评价,表示这是外国在津商人首次发起这样的行动。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夫妇和反对党领袖、联合政府总理茨万吉拉伊等对关爱行动都当面向我夫妇表示赞赏和感谢。

2009年8月,我奉命转任中国驻苏里南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离任时偕大使秘书汤沈平等到津巴布韦外交部辞行。津外交部领导人恩增扎对我说:“大使在津巴布韦工作的时间不算长,但您的影响永远留在津巴布韦。”她的话当时我没有听懂,她解释说:被认养的3000多名艾滋病孤儿,无以为报,不少人改为跟我姓了,如史蒂文森·袁南生、罗伯特·袁南生、伊丽莎白·袁南生等,津巴布韦和非洲从此多了一个姓氏。

当时,津巴布韦进行了礼宾改革,津外交部官员只出席到任大使的招待会,不出席离任大使的招待会。然而,津外交部常秘马关兹不仅出席了我的离任招待会,而且特意在招待会上发表讲话并说明理由。他说: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是唯一深入到津巴布韦艾滋病患者、艾滋病孤儿和残疾人当中去的大使,是唯一发起关爱行动的大使,我特意出席他的离任招待会,是借此机会对他表示由衷的感谢和敬意。第二天早上5点,我前往机场乘机经南非回国。我惊奇地发现,在上百人的欢送人群里有马关兹。他告诉我,津外交部安排他来送行,这是多年来津外交部第一次作这样的安排。

我离开前,募集了2.8万美元特意留给新任大使忻顺康,在作工作移交時,我建议他到任后尽快去看望艾滋病患者和艾滋病孤儿,告诉他我留下的美元,是特意为他进一步推进关爱行动而准备的。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