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神圣进驻: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组建、进驻始末

彭利华




1997年7月1日,一个中国人永远铭记的日子。这一天,中国政府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历经百年沧桑的香港重新回到了祖国的怀抱,见证这一历史时刻,国人无不欢欣鼓舞、心潮澎湃。

庄严的香港政权交接仪式上,悬挂了150多年的“米”字旗黯然落下,鲜艳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

尤其让全世界瞩目的是:这一天,作为中国政府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的重要象征——中国人民解放軍驻香港部队正式进驻香港,履行防务使命。

神圣进驻的背后,是使命高于一切的责任和担当。在迎接香港回归祖国的日子里,原广州军区在党中央、中央军委的坚强领导下,承担了具体组建驻香港部队的光荣任务,官兵们满怀对党、对国家和人民的无限忠诚,以实际行动谱写出威武文明、气壮山河的壮丽诗篇。

组建——“976”在行动

中国政府对于香港驻军问题始终坚定不移。面对英方的无理要求,邓小平代表中国政府和人民,一次次向全世界发出最强音:“我国政府有权在香港驻军。”“我们不能做李鸿章。”“不在香港驻军,还叫什么中国的领土!”……

1990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诞生。明确规定:“中央人民政府负责管理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防务。”标志着国家已赋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保卫香港安全稳定的神圣使命。

对于如何组建意义非凡的驻香港部队,党的第二代、第三代领导集体都高度重视,倾注了大量心血。

邓小平亲自抓中国政府在香港的驻军规划,明确驻港部队组建的时机、规模和肩负的使命,为组建工作指明了方向。

江泽民1990年10月在《关于香港驻军准备工作几个问题的请示》上批示:关键是进驻部队在政治上要特别过硬,事先要作过细的思想教育工作。这支部队的建设,必须高标准,严要求。

随着中国革命博物馆前中国政府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倒计时牌正式启动,组建驻港部队的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

1991年4月,“香港驻军筹备工作领导小组”成立。中央军委副主席迟浩田、张万年先后担任组长。总参谋部迅速成立了香港驻军筹备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代号为“976”,其中蕴义为1997年6月前完成驻军香港的全部准备工作。

1993年初,中央军委正式下达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的命令。

广州军区奉命直接承担这支部队的组建任务。军区党委高度重视,当作一项头等大事扎实推进,多次召开专题会议,并专门成立筹备小组,确保高效落实中央军委的部署要求。军区领导深入部队考察,以百里挑一、精选细挑的要求,物色堪当重任的优秀单位和指挥员。

这是一支由陆、海、空三军编成的现代化部队。

驻港部队陆军主体步兵旅的前身,是1927年秋收起义部队发展组建的“红一团”。该团经历过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参加过举世闻名的红军5次反“围剿”、二万五千里长征、平型关战役、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等,涌现出了大渡河“十七勇士”、击毙日军“名将之花”阿部规秀的“功臣炮连”“狼牙山五壮士”,锻炼培育出了罗荣桓元帅、粟裕大将、杨得志上将等共和国将帅142人。此外,在这支陆军部队里还有“大渡河连”“密云尖刀连”“牛角峰英雄连”“攻坚英雄营”等一批享有盛誉的英模单位。

驻港部队海军,拥有导弹护卫艇、巡逻艇、交通艇等现代化装备。在战争年代和保卫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斗争中,这支部队的前身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海上先锋艇”“海上英雄艇”和战斗英雄麦贤得就出自这支部队。

驻港部队空军前身,半个多世纪来,不仅为保卫祖国领空作出了贡献,而且多次完成了导弹、卫星等军事科研保障的飞行任务。当人民群众处于危急关头时,他们挺身而出,先后为邢台、唐山地震受难的灾民送医送药,抢运伤员,把党和政府的温暖送到灾区人民心上。

1996年初春的一天,深圳同乐军营,阳光和熙,军旗猎猎。驻港部队成立大会正在这里举行。原广州军区司令员李希林上将把一面鲜红的“八一”军旗授予刘镇武将军,站在军旗下的陆海空三军指战员,军容严整,士气高昂,齐声高唱着驻港部队的“军歌”:

“五星红旗飘扬在我们心中,八一军旗凝聚我们的忠诚,我们香港驻军,祖国钢铁长城……”

铸剑——争分夺秒“淬火”

宝剑锋从磨砺出。驻香港部队驻地特殊、使命特殊,对部队的整体形象、对官兵的能力素质都提出了特殊要求。面对严峻复杂的挑战,驻军党委迎难而上、下定决心:紧贴使命确立高标准,从点滴抓起,着力锻造让全国人民满意、让党中央、中央军委放心的威武文明之师!

“威武”源自能吃千般苦、能历万次险。部队始终坚持以训练为中心不动摇,一再提高训练难度。官兵们叫响“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的口号,个个以苦为荣,奋勇争先。

航空兵团官兵在团长、特级飞行员李国喜的带领下,进行了超强度的训练,提前完成了野外山头着陆、狭小场地起降、悬停上下人、掩护追踪及夜航、超低空飞行等高难度训练,做到当年改装新机种,当年形成战斗力。

海军舰艇大队官兵,参照香港的地理环境、水文气象条件,驾驶新型现代化舰艇,开展了紧急出航、海上救援和运送人员物资等课目演练,成绩日日刷新。

流汗流血最多的,要数步兵旅的官兵们。他们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每天清晨提前起床,双脚绑着五六公斤的沙袋、肩背手榴弹绕营区跑8圈,忙完白天课目后,晚上睡觉前又坚持4个“两百”:200个单杠练习,200个俯卧撑,200个哑铃挺举,200次仰卧起坐。官兵个个脸色黝黑,虎口皲裂,手指长满厚茧,膝肘部磨出疤痕。许多战士一年磨破五六双鞋子,蹭破三四套迷彩服,磨烂四五十套护肘护膝。有的战士肩窝被枪托磨破,内衣与血水粘连,痛得直咬牙,但不吐一个“苦”字。有的战士在做战术射击动作时,紧急卧倒在黄蜂窝上,右眼被蜇肿了,改用左眼瞄准,仍然发发命中。为了争夺越障碍冠军,他们身上背着比一般步兵战士多几倍的手榴弹,脚上绑上沙袋,天天练跨越高墙、铁丝网、独木桥和壕沟,直到翻墙过沟如履平地。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原三总部和原广州军区联合对该部队的严格考核中,抽考9个专业145项科目,受考237个连(次),优秀率97%、及格率100%,800多名官兵跻身“神枪手”“攀登能手”“越野冠军”行列。

1996年1月下旬,上午10时,500多名香港各界知名人士,在钱其琛副总理的带领下来到深圳驻港部队军营参观。一场战斗气息浓厚的军事表演随即拉开序幕。

陡然间,6发红色信号弹腾空升起。

轻机枪快速移动射击:射手们在1至2秒钟内,完成移动、据枪、瞄准和击发动作,100米距离的20个胸环靶全部应声坠落,原靶位上升起了“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保障有力”的一排方块标语。

步兵班对抗射击:一声令下,参赛射手奋起跃进40米冲向射击线,卧姿装子弹,出枪击发,其势如猛虎下山、蛟龙出水。11秒32,目标全部击落,打破该项目的广州军区记录。

多能射击表演:8名身着迷彩服的官兵,分别使用82迫击炮、榴弹发射器、狙击步枪、重机枪、轻机枪等7种兵器,对6种39个目标实施射击,个个弹无虚发。

狙击步枪对特种目标射击:在正前方150米处立着4个人体靶,按照头、大臂、小臂等分为10个部位。指挥员当场邀请来宾指定射击部位,考考射手能否指哪打哪,百步穿杨?

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喊道:“一号射手打一号靶右大臂。”话音刚落,“砰”地一声,一号人体靶右臂应声落地。香港嘉宾周女士示意:2号射手打2号靶头部。又听“当啷”一声,2号靶人头落地。又一位嘉宾指示打3号靶右大腿,话音刚落,枪响腿卸……来宾们一脸惊叹。

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委会委员李嘉诚激动地说:“强大的国防,是祖国统一、经济发展和社会繁荣的可靠保障,将来有这样一支精兵强旅负责香港的防务,香港一定会继续繁荣稳定,我充满信心。”

全国政协副主席霍英东连声赞叹驻港部队过硬的军事素质:“很好!这样出色的部队,进驻香港后一定能体现主权的标志,对香港的繁荣一定能起到促进作用。”

“文明”源自一点一滴抓养成。部队党委“一班人”头脑很清醒:要在资本主义制度下驻军,必须立场坚定,明辨是非,扎根群众,文明执勤。他们在百忙中始终把政治建设、精神文明建设摆到首位。

部队党委在全体官兵中开展了以树立良好形象为目标的法纪教育。制定了《香港驻军军人道德行为规范》,大到遵守《基本法》、文明上岗,小到日常内外卫生、待人接物、尊重港人生活习惯等,都作了明确规定,并要求做到人人熟记执行。

为了提高官兵的文化科学水平,部队有的单位举办夜大学,组织军官学习政治经济学、哲学、法律学;有的开辟了“英语角”;有的开办了大专学校函授班……营区处处充满了浓厚的文化气息:每个连队都有娱乐室,战士们都能登台唱卡拉OK,图书室的书架上,摆满琳琅满目的图书、报刊,阅览室挂着官兵们创作的一幅幅书法、绘画作品。

在文化气息熏陶下,一批文化人才脱颖而出。组织处干事刘巍参加军区“绿色年华”读书演讲获一等奖,专业军士钟诚的漫画刊登上《中国青年报》和《深圳晚报》,还有一批官兵在报刊上发表了小说、诗歌,或探家途中为欧美游客充当义务翻译,帮助国际友人排难解忧等,受到外宾赞扬。

树高千丈不忘根。部队始终不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满腔热忱为驻地群众办实事、解难事。深圳市的福田河、布吉河由于终年泥沙淤积,臭气熏人。驻港部队成立后,官兵们一次次跳入齐腰深的污水中,挖出4万多立方米的淤泥,让浊水河变得清澈见底。绿化梧桐山,修建深南路,创建卫生城……深圳特区20多项造福市民的工程中,都凝结着驻港部队官兵的汗水。据驻港部队统计,他们支援特区建设的劳动日超过8万个,出动车辆、机械3000多台次。深圳市委书记感动地说:“驻香港部队为特区两个文明建设作出的贡献,将永远铭刻在深圳人民心里。”

当人们进入驻港部队荣誉室。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幅字体迥异的题词、留言:“守法模范,文明标兵”“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盼雄师进香港,安定繁荣的保障”。这是香港各界人士参观访问驻港部队后,发自肺腑的感言,折射出驻港部队官兵为锻造文明之师所付出的心血和结出的硕果。

1996年4月21日,根據中英联合联络小组达成的协议,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首批40名先遣人员进入香港,任务是为人民解放军两个月后接管在香港的防务工作做好实际的准备,包括熟悉香港的军事用地、与英军及香港政府进行联络、统筹通讯支援等工作。

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人民解放军部队首次踏上祖国这片神圣领土。

激动人心的那一刻,越来越近了。

1997年5月25日,距离我国政府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仅仅只剩37天了。驻香港部队大渡河连迎来了一个特别的日子——62年前的今天,该连强渡大渡河成功,打开了红军北上的通道;62年后的今天,他们即将雄赳赳气昂昂跨过深圳河进驻香港,履行新的神圣使命。

上午10时,随着大渡河连第30任指导员郑华双臂有力地一挥,雄壮激越的《大渡河连之歌》顿时回响在营区上空。

“大渡河奔涌着当年志士的情怀,岁月磨不去十七勇士的风采……”

歌毕,郑华迅疾回到队列,大渡河连第49任连长徐继涛“啪”地一声跨出队列,箭步向前方的“思源井”走去,代表全连官兵舀起一瓢井水咕咕噜噜饮下。据了解,1996年6月,郑华作为特邀嘉宾参加《战士报》和《羊城晚报》联合举办的“重走长征路”活动,到达当年红军强渡大渡河的四川省石棉县安顺场时,当年冒险运送红军过河的老船工的孙子帅飞送给大渡河连一份特殊的礼物——瓶大渡河水。大渡河是官兵心中的“母亲河”,郑华把这瓶涌动着红军血性的大渡河水带回军营后,连队举行隆重仪式,把它倒进水井里。从此,官兵把这口井称作“思源井”。

紧接着,徐继涛转身步入队列前面的连旗下,坚定而有力地举起右手,领着全连官兵庄严宣誓:

“我是红军的后代,我是强渡大渡河十七勇士精神的传人,在‘连庆日,我宣誓:在新的历史时期,我们肩负雪洗百年国耻的历史重任,我们一定要按照江主席‘五句话总要求,分秒必争、顽强拼搏,高标准、严要求,做好各项准备,确保部队按时进驻香港,确保五星红旗在香港上空高高飘扬,确保部队进港后安全稳定,秋毫无犯,更好地履行神圣使命,让党和人民放心。”

掷地有声的誓言,代表了即将履行神圣使命的驻香港部队全体官兵的心声。

进驻——英雄劲旅耀香江

随着北京天安门广场“香港回归倒计时牌”上“的嗒的嗒”的钟声,人民解放军进驻香港的准备工作正紧张而有序地向前推进。

为了预先做好防务交接的准备工作,中英双方协定,我驻港部队将派出先遣人员,分3批进港。驻港部队的先头部队,将于1997年6月30日晚上9时开赴香港。7月1日,主力部队正式进驻香港。

全国人民翘首以盼的时刻,终于来临。

1997年6月30日,神州共庆,举国欢腾。

这天上午,江泽民主席发布了驻港部队进驻香港的命令。下午,在深圳同乐军营,欢送驻港部队进驻香港的盛大仪式隆重举行。

“命令你们进驻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于1997年7月1日0时开始履行香港防务职责。”这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军营上空回响。

总参谋长傅全有上将宣读江泽民主席的命令后,军委副主席刘华清上将代表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发表重要讲话。他勉励驻港部队官兵始终保持我军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的良好形象,不负重托,不辱使命,圆满完成各项任务,让党中央、中央军委放心。

同一天下午,与香港毗邻的深圳。花灯如潮人如海,大街小巷尽欢颜。10万深圳市民走上街头,用彩旗、气球和欢声笑语,热烈欢送驻港先头部队开赴香港。他们打出一条条横幅:“驻香港部队,一路顺风。”“光荣属于你们。”“深圳人民永远怀念你们。”

晚8时,509名官兵组成的先头部队满怀豪情,乘坐39辆军车,抵达亚洲最大的陆路口岸——深圳皇岗口岸待命。

广州军区司令员陶伯钧将军专程赶来,他握着驻港部队熊自仁政委的手说:“希望你们坚决执行江主席指示,保证准时到位,认真履行防务,让五星红旗在香港上空高高飘扬!”

熊自仁将军激动地说:“请党中央放心,请中央军委放心,请祖国人民放心。我们坚决完成党和人民交给的任务!”

晚9时整,先头部队的军车,像一条铁甲长龙,通过皇岗口岸,向香港昂船洲等军营开进。经过一个多小时行军,先头部队分别抵达10多处驻地。

此时,添马舰英军总部营门外广场海边早已停泊着两艘舰艇:一艘是6月30日午夜政权交接仪式后,接英国王储查尔斯及末代港督彭定康的不列颠尼亚号皇家游艇;另一艘是专程赶来为不列颠尼亚号护航的英国皇家海军快速舰“漆咸”号,大部分先期离开营区的英军已撤至该舰。据悉,待交接仪式结束,剩余的英军官兵也同乘这一艘舰。此前落日时分,该舰响起21响礼炮,英军总部举行最后一次落日降旗仪式,3名英军士兵降下了“米”字旗。

22时24分,获准现场采访的近200名中外记者一起进入交接仪式营区指定场地,等待着交接仪式的开始。22时30分钟,营区西侧人群一片欢腾,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政治委员熊自仁所乘的小车及同时开进的6辆大巴、中巴车,在两辆小车的引导下有序地开进营门,提示着一个伟大的时刻即将来临。

23时50分之前,英方卫兵已在门外站岗。这是英军在香港150多年来的最后一班岗。

23时50分,交接仪式准时进行。只见一支由18名英军海陆空三军组成的卫队,在一名上尉军官的指挥下,步入大门东侧就位。

23时52分,英方卫队向预定交接位置齐步走,到达预定位置后,面向我方站立。

23时54分,刚刚入营不久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18名陆海空军战士组成的威武雄壮的卫队,身着新式礼服,在上尉张洪涛的指挥下,迈着矫健的步伐进人西侧一方就位。当第一名卫兵进到右转弯位置时,英方卫队副指挥官下达“敬礼”口令,卫队行持枪礼。

23时56分。我两名陆军士兵从两支卫队中间走过,走到大门内两侧,持枪站立。我军士兵持武器在香港军营上岗,营门外上千名围观记者和市民响起一片掌声。

23时58分。英军和我驻港部队各一名中校指挥官从东西两侧迎面走来,在离记者席4米处停下,互致军礼。礼毕,英军中校埃利斯向驻港部队中校谭善爱报告:“谭善爱中校,威尔斯亲王军营现在准备完毕,请你接收。祝你和你的同事们好运,顺利上岗。长官,请允许我让威尔斯亲王军营卫队下岗。”

驻香港部队中校谭善爱朗声回答:“我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接管军营。你们可以下岗,我们准备上岗,也祝你们一路平安。”

话音落地的同时,双方上前一步,两名中校紧紧握手。

这时,英方指挥官下达口令:“撤离!”当英军卫队最后一名士兵走出营门时,时针指向23时59分55秒。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