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热门资讯 > 党政 » 正文

与苏里南印第安人交朋友

袁南生

印第安人是苏里南的原住民,是苏里南弱势的群体之一。关心帮助印第安人,有助于树立中国的道义形象。我出任中国驻苏里南共和国大使期间,把与印第安人交朋友作为公共外交的切入点,在当地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第一次邀请印第安人到官邸做客

勤劳淳朴的印第安人原是美洲的原住民,他们培育出了玉米、辣椒、土豆、番茄、烟草、橡胶、菠萝、可可等经济作物。但是西方殖民者到来后,对美洲这块土地上的主人印第安人大肆杀戮,使印第安人沦为了少数民族。我在出使苏里南期间,苏里南国民中,印度裔占了36%,爪哇人(印尼裔)占了22%,华人占了10%,印第安人总共才2.5万人,仅占全国人口的2%,是苏里南人口最少的族群。更有甚者,苏里南各族群都有自己的代表担任国会议员,唯独印第安人没有。自苏里南开国以来,就从来没有过印第安人出任政府部长或省长,印第安人的影响力根本不能与其他族群相比。即使是人数较少的华人族群,也出了苏里南开国总统陈亚先(祖籍广东),至今苏里南首都的一条主要大道仍叫陈亚先路;现在的总统鲍特瑟,是华人的女婿,总统夫人英格丽特,祖上来自于广东深圳;华人先后出任过教育部长、贸工部长和环境、土地和森林部长;国会中从来不缺华人议员。别说银行家、企业家、法官、教授等上流人士中,没有印第安人的影子,就是印第安人当中能够上大学的,也属凤毛麟角。

2009年8月29日,我抵达苏里南。9月8日,我向费内西安总统递交国书。10月8日,苏里南印第安人组织主席阿鲁玛等应邀到我家做客。印第安人朋友是我担任驻苏里南大使后,邀请到我官邸做客的第一批非官方人士。为什么要首先邀请印第安人到使馆做客呢?因为我希望通过这个行动向苏里南表明,中国人和印第安人心心相通,关心和帮助弱势群体是中国外交的题中应有之义。

这是中国和苏里南建交30多年来,苏里南印第安人第一次应邀到中国大使官邸做客。来做客的8位印第安人朋友,穿着有特色的民族服装,在阿鲁玛主席伉俪的带领下,于10月8日这一天早早地来到了中国大使官邸。苏里南印第安人是母系社会,苏里南印第安人组织主席阿鲁玛是女性。一见面,阿鲁玛主席就给我戴上印第安人的传统项链。

我们为欢迎印第安人朋友的到来,准备了富有特色的丰盛晚宴。什么特色呢?辣味菜肴。因为苏里南是辣椒的发源地之一,辣椒是印第安人培育出来的。吃着香喷喷的辣味菜,大家好像几十年没见过的亲戚似的,气氛一下子就热乎起来了。阿鲁玛主席说:印第安人对中国有特殊的感情,因为他们的祖先是从中国西藏过来的。她这么一说,立刻解答了我心头的一个疑惑。因为刚见面时,总觉得同他们似曾相识,他们的长相一点也不像当地拉美人,倒很像西藏人,现在他们自己说他们的祖先是西藏人,谜团一下子就解开了。

第一次与印第安人打交道,效果很好。阿鲁玛主席应邀到中国大使官邸做客后不久,对当地媒体发表谈话说:中国新任大使刚到苏里南,就邀请印第安人代表到官邸做客,一起讨论如何加强双方的友好往来与合作,印第安人对此充满感激和期待。

此后,我们又和苏里南印第安人进行了多次互动。例如:自2010年开始,每年的中国国庆招待会都邀请印第安人组织代表出席;2011年3月8日,苏里南总统夫人英格丽特和我的妻子应邀出任苏里南华人华侨妇女联合会荣誉会长,使馆隆重举行仪式,特意邀请阿鲁玛主席等数位印第安人妇女代表出席;2011年8月9日,我同苏议长西蒙斯、内阁公共工程部长阿h拉汉姆、教育部长萨伯恩、贸工部长米西金、社会福利与住房部长阿玛弗、青体部长阿贝纳等政界高层人士,出席了苏里南印第安人组织为纪念国际印第安人日举行的庆祝活动。庆祝仪式上,来自加拿大、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法属圭亚那及苏里南本土的印第安人表演了具有浓郁印第安部落风情的歌舞。我陪同苏里南政要同苏里南印第安人组织负责人和其他国家的印第安人代表一一合影;2012年9月18日,中国驻苏里南大使馆与大连集团联手,与苏里南总统夫人一起,一次性资助了200位贫困学生,其中多数是印第安人家庭的孩子;2012年12月底,中国驻苏里南大使馆邀请苏里南总统夫人一起出席使馆策划的华商圣诞义卖活动,邀请印第安人贫困家庭的代表以及来自孤儿院、老人院、残疾人中心等的弱势人员现场参与,并将义卖所得当场捐献。为此,苏里南总统夫人两次给我写来感谢信。

★策划印第安人风情专题画展

2012年初,湖南油画院院长蔡国胜、浙江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安滨两位画家向我表示,希望能有机会到苏里南写生。我因此冒出一个想法,苏里南总统鲍特瑟有部分印第安人血统,可以将两位中国画家的写生与介绍苏里南印第安人的风情文化、展示中国的艺术风采结合起来,写生结束后再举办一个专题画展,邀请苏里南总统等政要参观这个展览。

通过中国驻苏里南大使馆、苏里南共和国教育与人民发展部的联合邀请,2012年8月,蔡国胜、安滨两位中国画家来到被联合国誉为“地球之肺”的苏里南,进行了为期20天的写生访问活动。我陪同两位画家参加了正在举行的苏里南国际印第安人日活动,给他们创造机会尽可能多地感受印第安人,安排专人为他们的写生提供帮助。苏里南华人画家魏南光把描绘印第安人作为自己一生的艺术追求,我特意陪同两位中国画家造访魏南光,观赏魏南光的作品,让他们有机会从魏南光这样的当地艺术家身上吸取艺术营养。

蔡国胜、安滨在苏里南写生20天,创作了近百幅油画、水彩画作品。当时,中国国庆节来临,中国驻苏里南大使馆在节前将举办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3周年国庆招待会,我想到如果能把国庆招待会与介绍苏里南印第安人的风情专题画展结合起来,既可以丰富国庆招待会的内容,又可以扩大画展的影响。于是,在使馆举行国庆招待会的大厅外面左侧,我们举办了介绍苏里南印第安人的风情专题画展。苏里南总统鲍特瑟和夫人、副总统阿梅拉里和夫人、议长西蒙斯和丈夫以及十几位政府部长、各政党领袖、各国使节300余人观看了画展。在苏里南,从来没有一个艺术展览有这么多的政要、名流出席观看。不仅如此,在鲍特瑟总统和我分别在招待会上致辞祝酒后,还在屏幕上以幻灯片的形式,对近百幅美术作品一一作了介绍,在招待会上引起强烈的反响。鲍特瑟总统说:我非常高兴看到中国艺术家创作的以苏里南印第安人风情为主题的油画。他对两位中国画家的作品给予了高度評价。

我在招待会上当场把安滨的一幅作品赠送给鲍特瑟总统,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事后,为两位中国画家充当模特的印第安人苏珊娜非常激动地说,从来没有这么多人关注过我们印第安人,谢谢两位中国画家,更谢谢中国大使!第二年,鲍特瑟总统访华期间,特意到湖南省访问,他没有忘记到苏里南写生的画家蔡国胜是湖南人。在长沙,他特意收藏了蔡国胜创作的以张家界景色为题材的油画作品《晖洒群峰》。

2013年9月3日,由苏里南驻中国大使馆、中国驻苏里南大使馆、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共同主办,历时一周的“魅丽苏里南——安滨、蔡国胜水彩、油画写生展”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美术馆拉开帷幕。中国和苏里南的多家主流媒体,对蔡国胜、安滨到苏里南写生的情况作了报道。

★满足印第安人访华愿望

苏里南印第安人从来没有人访问过中国,在与阿鲁玛主席等印第安人朋友交往的过程中,他们一再表达了希望到伟大的中国亲自走一走、看一看的愿望。

苏里南印第安人代表团访华,首先要解决谁来接待他们的问题。经过我与国内联系,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以下简称中国对外友协)表示乐意接待。据中国对外友协传过来的消息,会长李小林说中国对外友协从来没有接待过印第安人代表团来访,友协乐于接待第一个印第安人代表团。这就是说,苏里南印第安人组织代表团访华,既是苏里南第一个印第安人代表团访华,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印第安人代表团访华。中国对外友协愿意接待,这意味着苏里南印第安人代表团在中国国内的费用由中国对外友协买单。接下来,我又安排使馆有关部门研究解决了苏里南印第安人代表团的国际旅费问题。

2010年4月7日至14日,苏里南印第安人组织苏里南原住民协会代表团应中国对外友协的邀请访华。代表团首先访问北京,中国对外友协会长李小林親自接见了代表团全体成员。随后,代表团访问了上海和云南少数民族地区。代表团出访中国前,我在中国驻苏里南大使馆设宴为他们饯行,一一回答了他们在席间提出的各种问题。代表团结束访华回到苏里南后,我又同他们见面,祝贺他们访华成功。

中国之行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阿鲁玛主席对我说:“中国的发展速度太快了,取得的成就不可思议,希望中国大使能够帮助他们,选送苏里南印第安人学生到中国留学。”我愉快地回答她,一定予以积极地考虑。

中国每年都资助一些苏里南学生到中国留学,现任苏里南驻中国大使洛伊德博士在中国的资助下,毕业于安徽大学,在中国先后获得硕士、博士学位。但资助苏里南印第安人学生到中国留学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中国每年资助苏里南学生到中国留学的名额,都给了苏里南教育部。苏里南教育部有一个选拔的过程,这个过程是全程透明的,按照成绩高低选拔,印第安人学生通常选不上。苏里南开国30多年来,苏里南印第安人学生从来没有谁出国留过学,根本原因是成绩冒不了尖。要想选拔苏里南印第安人学生到中国留学,唯一的办法就是拿出专门的名额,这就需要改变既定的选拔规则。在讲究公平公正和程序正义、新闻和言论自由的苏里南,这需要特别谨慎地操作,一个环节没有到位,一个本来得分的好事就很可能办砸,办成丢分的事情。

中国驻苏里南大使馆向国内有关部门专门报告了这一特殊情况,得到国内的积极回应,为印第安人学生专门增加一个名额。同时,此事也得到了苏里南教育部的理解、支持和配合,终于在2011年顺利选送了一名苏里南印第安人学生到中国留学。这名学生前往中国时,中国驻苏里南大使馆有关官员特意为他践行。苏里南印第安人组织的朋友们欢欣鼓舞,因为苏里南印第安人的历史揭开了新的一页:苏里南印第安人历史上终于有了第一个出国留学的学生。

★第一次组织中国外交官到印第安人部落采风

为了增加对苏里南印第安人的了解,促进双方的交流和合作,根据苏里南华人画家魏南光的建议,使馆于2012年先后两次组织馆员到伽利比印第安人部落采风。从首都到伽利比,要开车3个小时,然后再乘船1个小时。苏里南方面对此很重视,警方派一辆警车随行,当地印第安人导游积极为我们服务。

伽利比印第安人部落有800多人,以旅游、渔业为生,部落几乎是百分之百的原生态,没有工业,没有电视,没有影院,没有公路,没有医院,当然也没有警察,村民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代表印第安人利益的国会议员,经常做的工作就是阻止政府把公路修到印第安人部落,印第安人认为:公路修通之时,就是印第安人文明灭亡之日。由于没有公路,除了游客的到来,部落内外其他互动情况自然不多,中国外交官的集体到来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件大事。我们在印第安人部落里住了一晚,望着天上闪闪的繁星,听着海匕翻腾不息的涛声,吃着印第安人传统的食品,大家都感到不虚此行。我们先后走访了民居,参观了学校、动物园,向印第安人部落赠送了书籍、光盘、书包等物品。到苏里南印第安入部落采风,大大拉近了我们与苏里南印第安人的距离,在苏里南印第安人当中产生了非常积极的影响。

苏里南主流媒体对中国驻苏里南大使馆与当地印第安人交朋友,作了广泛的报道,说中国使馆在这方面的努力,集中诠释了中国外交“以人为本”的宗旨。

打赏本站 赞一个 ( )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